既然已經安排了探子在周圍,對黃忠的信息,想必林牧是很容易打探清楚。故而,林牧想要打探的消息不是黃忠一家人的,而是其他人,如今他一出現在蔡陽城,林牧馬上出現在眼前,結果顯而易見。

0

聞言,林牧點點頭。

「呵呵,林司馬為了打探我一個山野匹夫的消息,布置二十位地階初段、中段的武將於其中,消耗人力物力頗為巨大啊!」張仲景對於林牧的布置,沒有惱怒,反而古怪一笑,輕聲道。

林牧聽到張仲景的古怪之語,微微一笑,道:「有醫神之稱的張機先生,如何是一山野村夫可比的。」

「兩位先生的大才,老實說,我等非常渴望!如今我們領地,蓬勃發展,可在巔峰的力量上,頂尖的人才上,一直缺乏統御一方,獨當一面的將帥之才。」

「漢升的能力,可謂是武將星辰中最耀眼一個;而仲景先生的能力,是統御醫術的最好人選。神州大地,能與兩位先生比肩的人,屈指可數,寥寥無幾!」林牧沉聲道。

「哈哈,林司馬就這麼有信心能招募我等為你效力?」黃忠豪邁大笑道。對於林牧的誇讚,張仲景微微一笑而過,而黃忠,亦是如此。

對於黃忠來說,其實並不反感諸侯的招募,只是因其兒子的情況,才一直沒有活動而已。

他的嚮往,就是戰場!

「若是此人真的能治療好自己兒子,先跟隨一番無不可。」黃忠心中暗道,不著痕迹的打量著林牧。

此時的林牧,腰間的七星鎮魂佩已經卸下了,只有一個郡別部司馬的印信而已……

林牧的不凡,身為神將的他已經感受到。

林牧的根底,也在之前的特意交談中,也了解了一二。

「我知道頗為冒昧,但我還是直接說吧。漢升有通天之力,可卻一直隱居於大世之下,想必是有難言之隱。打探一番后,方知道,原來是因足下之子黃敘。」

每個武將都有其人生歷程,而黃忠的人生歷程之一,就是黃敘!

收服黃忠,其實,有很多途徑。但林牧不想要搞什麼幺蛾子,只想以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進行。

此時黃忠的,其最大的弱點就是其獨子黃敘。

百善孝為先,無後為大!

黃敘目前病卧在床,談何家族傳承!對於觀念頗為傳統的黃忠來說,此事更是致命的弱點!

兒子的命運、家族的傳承,是黃忠心底深處最大的柔軟之地!

抓住其最致命的弱點,就是最有效的方法。更何況,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特別是神將的兒子!這人情,杠杠的!

而且,黃敘身為神將的兒子,黃家的獨子,想必其本身的資質能力也是不弱,虎門無犬子!

另外,林牧也想通過黃忠認識張仲景,也想要把領地的寶貝煉成寶丹!

這一舉動,可謂是一石五鳥!

聞言,黃忠、黃瑛和張仲景三人,都沉默著盯著林牧,期待接下來的話語。

「漢升之子的病,我略有耳聞,故而我在前段時間一直收集天地奇物,想要為救治其盡一分綿力。」

「果然,蒼天不負有心人,無意之間,我獲得了一份天地奇寶萬年石鐘乳。此物應該能有療效吧。」林牧說到最後,望著張仲景。

「天地奇寶萬年石鐘乳?」張仲景與黃忠驚呼道。

緊接著張仲景又道:「你身上還有如此之物?我本來以為你身上就只有九葉無花果呢!」

「呃,仲景先生知道我身上有九葉無花果?」聞言,林牧也是一驚。

華娛是一種生活 「嘿嘿,林司馬身上的藥草等物,只要是最近獲得的,身上的氣味沒有消散前,我都能聞出來。」張仲景輕笑道。

這鼻子,絕了!林牧臉色古怪點點頭。

「哈哈,本來,我以為能為賢侄定髓氣數年的,掉命數年再尋他方。可現在又有萬年的石鐘乳,只要配上其他輔料,就能完全根治其病了!好,哈哈,好!」張仲景想了想,驚喜跳了起來道。

對於藥草醫學方面,張仲景可謂是瘋狂。

少頃,張仲景緩緩把情緒恢復,旋即又凝聲問道:「林司馬,你的寶物萬年石鐘乳和九葉無花果,有多少?其品質如何?」

「應該夠吧!」林牧模糊道。

為了黃忠,他都準備大出血了。

繼而,林牧把裝載九葉無花果的玉盒拿了出來,輕輕打開后,讓專業的張仲景看。

「嘶……本源之果,竟然是本源之果!」張仲景神色猛變,抽了一口涼氣驚呼道。

「這,這還是我第三次見到如此頂尖的本源之藥草!」張仲景輕輕托著玉盒,低語道。

旁邊的黃忠黃瑛等人,並不知道其價值,不過卻也凝重盯著玉盒。

嘿嘿,只要引起你的興起就好,林牧心中大定,絲毫沒有一絲拿出寶物會被人洗劫的覺悟。

「有了此物,再加上其他……應該能煉出【神髓造化丹】……」張仲景輕輕摩挲著玉盒,不斷嘀咕著。

【神髓造化丹】?!林牧在旁邊聽到這麼一個丹藥的名字。

果然,與這等人物交集在一起,就會有驚喜!

林牧心中的期待又提升了一籌! 「神髓造化丹?!!」旁邊的人,除了林牧一臉驚喜外,更興奮當屬魁梧漢子黃忠。

「仲景,你提到的,可是早前提到過可完全恢復敘兒的丹藥?」黃忠不確定問道,語氣中縈繞著一抹期待。

其實在早前,張仲景已經給黃忠提到過幾種超級丹藥的,也讓他留意各種天才地寶,其中就有九葉無花果、石鐘乳等珍稀寶貝。

聞言,張仲景回過神來,頗顯激昂道:「沒錯!漢升,你之前不是提到過你獲得了【七星洗骨花】、【紫尨根】等珍稀藥草嗎? 今生與君若相惜 加上林司馬的兩樣主葯,即可煉製【神髓造化丹】。若是順利,煉成的丹藥應該會蘊含一絲本源之氣的丹藥,這可頗為難得,賢侄的病應該無大礙,甚至還能更進一層,把那種天賦徹底掌控。」

張仲景說到最後聲音略顯自信,他對其煉藥之術有十足的信心!

說完,張仲景又提了一句:「漢升你終於可以鬆口氣了!」

「呼……好!」黃忠深深呼了一口氣,沉聲道,旋即扭頭望著林牧,輕輕抱拳一禮,身子微微一躬。

「林司馬,你之目的,我早然就知曉。從你派遣探子過來查探信息開始,我就知道會有某種因果牽連在我們之間。但不管如何,單是你能救我兒子,黃某就願意鞍前馬後,鞠躬盡瘁!而且,從之前的交談中,你也不是一個平庸之人,明主不明主我也能感受出來,故而,選擇於你,並不是太差。若你能援手,我願意加入你的領地!」黃忠凝聲道。

黃忠說的非常直白。林牧的目的,可謂是三歲小孩子都能感覺出來。

眾人聞言,都隱隱能體會到其中深沉的感情,一個父親、一個長輩的心酸;體會到一個常年奔波,常年焦慮的父情……

「父親……」黃忠身後的黃瑛剛想說話,剛想要行大禮,卻被黃忠一手挽住。

黃忠知道,這丫頭可能想要下跪求林牧,對於他哥哥,小丫頭也非常非常重視。

不過,他卻不能讓自己的女兒如此做,一切有他承擔即可,有父親阻擋著風風雨雨就行。身為兒女,在庇護下安然成長就好……

旁邊的張仲景,看到一臉凝重的黃忠,微微點點頭,嘴角噙著淡淡的笑意。其實,林牧在他心中的第一印象,也是頗為不錯的。

林牧身上那股神秘而又熟悉的氣息、談吐不凡、氣度坦蕩等等因素,都給其加了不少分!

並且,在之前的交談中,其顯露出來的信息,也許只是冰山一角。見微知著,其底蘊應該頗為深厚。不然不會一下子布下如此之局,直接想收服他這個神醫和黃忠這個箭神!

想要兩位擁有天地神號的通天之才效忠,付出的代價肯定很大的,他既然敢想,定能有解決之道。不然一下子招募兩位神才,傷運!

雖然他不是走龍廷聚運之道,可身卻也在這個大染缸中,多多少少會知道一點辛密的。呈一股金色貴胃之氣,加上飛天升騰之勢的林牧,在他看來,算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

林牧不知道張仲景等人如何想。

對他來說,聽到黃忠的話語后,一股深沉執著的氣息撲面而來,彷彿能感受到站在他面前的黃忠,如同一座大山,巍峨而又堅定,沉沉甸甸!

「加入領地?」旋即,林牧稍稍回神,心頭猛地一顫,黃忠果然會加入領地!

自己重生后,最大的優勢終於發揮出來了。

在黃忠最悲望之時,及時出現,幫助他渡過這一悲哀的歷程。

招募其到麾下,順理成章!

收服神將神謀,最大的困難是什麼?

不是吸引其的底蘊,不是事從主公是明主,而是能認出神將神謀,在合適的時機出現,幫助其渡過難關!

連神將神謀的樣子都不知道,何談結交,何談後面的攻略行動。

神話世界的武將,雖有很多變化,可也延續了現實中古代那種重禮之行,對於救命恩人,一飯之恩等等恩情,都是湧泉相報的!

當然,在這個過程中,底蘊、明主等因素,也是非常重要的。

若林牧是一個江湖俠客,黃忠哪裡有領地來加入,哪裡有戰場可以馳聘!

若林牧是一個昏庸之輩,黃忠或許也會考慮一番。

「漢升,些許兩種藥草而已,何談救命大恩。不過,你之才,我確實垂涎三尺。說句坦白之話,從我得知你之才能開始,就殫精竭慮,想了各種方法來招募你,探子之事,乃是下策中的下策,無可奈何而為之。」

「單一的藥材,服用效果非常低,浪費了。故而我拿出這兩樣珍寶,也是想要向仲景先生幫忙,煉製成成品丹藥。若成品丹藥能幫助到黃敘,那就更好不過了!。」林牧沉聲道。

黃忠凝重的臉色緩緩散去,鬆了一口氣。林牧的意思,非常明顯,若丹藥有幫助,可給黃敘。

本來,林牧是可以直接服用萬年石鐘乳提升自己的資質的。可稍稍思忖了一番后,就暫時放棄了。

因為洪荒之玉其內蘊含的規則之力太強大,讓他心中隱隱有種不安,若是直接服用寥寥可數的萬年石鐘乳,而沒有提升一階資質,那就虧大發了!

所以林牧就作出了一個長遠的打算,積攢藥材,尋找能煉製神階丹藥的煉藥師,煉製成藥效更好更凝合的丹藥!

結交張仲景等神醫藥神,就是其目的之一。

聞言,張仲景看了看林牧,彷彿想到什麼,神色微動。

「呃,林司馬,漢升,其實,那個……那個,以我現在的實力,一份藥材,我就只能煉製出一枚神髓造化丹而已。」拿著那清冷的玉盒,望了望玉盒中那枚九葉無花果,張仲景頗顯尷尬插聲道。

本來,一份藥材是可以煉製多枚丹藥,但以其目前的技藝,煉製神階丹藥,就只能煉製成一顆,這是他的極限,當然,這是在完全有信心煉製出來的情況下的。

張仲景猜出,其實林牧搞材料,也是想要為他自己煉製一份能提升資質、潛力的丹藥,可如今,黃忠收集的材料與目前手中的這枚九葉無花果,他只能煉製出一枚丹藥而已,恐怕到最後,林牧會失望。故而他輕輕提了一句,以防意外。

聞言,林牧輕輕一笑,道:「仲景先生,這樣的材料,其實我還有一份。並且,萬年石鐘乳,我也並不是只有一滴。」

說著,林牧又拿出一個寒冰靈玉玉盒。

精緻清冷的玉盒內,又一枚奇異的『蘋果』安然躺在其中。 在來這裡前,林牧就準備充分。九葉無花果、萬年石鐘乳,都被他分開盛載,擺放在空間戒指中。

他拿出一份藥材,是以防萬一。如今黃忠都如此好說話了,他就不怕竹籃打水一場空了,也不怕強取豪奪了!

若是普通的寶物,林牧或許不會如此謹慎,畢竟,張仲景、黃忠等人的品質一直都是杠杠的,沒有絲毫流言蜚語等反面信息,一直都是值得世人稱頌之人。

可涉及到本源之物,神階之物,眾人又不是已經歸附大荒領地的人,也不是如擁有親近關係的應龍龍褚那般,謹慎一點是好的。

九葉無花果和萬年石鐘乳,可是涉及到他資質從八階升到九階的關鍵之物,更是非常慎重。

在獲得可以攜帶回現實世界的神階之物后,林牧可是仔細琢磨過的。

現實世界,是他的根!神話世界,是他的本!

根與本,都重要。

沒有神話世界這個本,談何將根發展壯大!沒有現實世界的根,就更不用談本這個問題了。

兩者之間的平衡,非常重要,需要細細斟酌、考量。

九葉無花果,乃是神階之物,若是拿到現實中,效果肯定霸道無比。

但是,把它拿到現實世界,付出的代價是什麼呢?林牧考慮過這個問題。

以前,他是轉移過本源之物到現實中,可那都是非常普通的物品,只需要些許聲望就可搞定,至於地階以上,甚至神階的物品,他就沒有嘗試過,不知道是否有其他代價。

若說沒有代價,他肯定不相信,有得必有失!

所以這個『根』,因其不確定性,暫時可不發展。

而在『本』上,用兩枚本源之果,收穫一名神將、一枚可晉陞到九階資質的丹藥,如此收益,價值更大!

並且,若資質提升到九階,還會有一個驚喜!這是應龍龍褚說的!

斟酌一番后,林牧就把將九葉無花果轉移到現實世界的念頭掐斷了。

未來,這樣的果實,還會有的,林牧心中如此安慰自己。

「又一枚本源之果!!」眾人在林牧拿出玉盒后,驚呼道。

張仲景稍稍查看一眼后,就確定其與手中這枚果實一般無二。

「真羨慕你們這些聚攏氣運的人,擁有修此道的福源。氣運高,遇到的天材地寶的機會就高,甚至寶貝都會自動送上門。不像我們這般,想要獲得一份珍稀藥材,得穿山越嶺,鑽山澗趟水澤……更鬱悶的是,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積攢到一份完整的藥材。」張仲景深吸一口氣,臉上浮現一抹羨慕,嘆息道。

「哈哈……仲景先生之才,何須到荒山野林中吃苦,只要加入我們領地,遇到的所有珍稀藥材,任你所用!」林牧見縫插針道。

我的伯爵夫人 聞言,張仲景微微一笑,不語,沒有拒絕也沒有應承。

沉吟半響后,張仲景開口問道:「林司馬準備好藥材,想必是想要提升你的資質,從八階提升到九階吧?」

張仲景如此說,肯定是鑒定出林牧的資質。

「沒錯!」林牧沒有意外。

「如此的話,就無需煉製神髓造化丹了。神髓造化丹乃是二效之丹,治癒先天之氣缺失,體元髓氣缺失之病。而林司馬的目的,單純是提升資質、潛力,煉製其他丹藥更好,比如【九葉提元丹】、【萬年地髓丹】等等效果專一的丹藥。」

「這些丹藥需要的藥草頗少,稍稍添加一些普通輔料即可。而神髓造化丹需要的材料頗多,漢升這些年收集的材料,也只是收集到一份輔料而已。」

『咦,對了,你擁有萬年石鐘乳,那,有沒有百年石鐘乳、千年石鐘乳,甚至,地髓之心?!』張仲景帶著一抹希翼問道。

「先生真是料事如神。沒錯,當時收穫萬年石鐘乳時,也順帶收穫了你所說之物,不過,地髓之心已經被我用了!只剩下些許石鐘乳而已。」林牧沒有隱瞞道。

望了望一臉希翼的張仲景,林牧又道:「當然,先生為我等煉丹,若先生有需要,儘管開口。」

找人煉丹,肯定是需要付出代價,不然,人家煞費苦心為你煉丹,干白活?

天底下沒有這樣的事情!

「可惜,地髓之心沒了……不過,千年、百年的也算不錯。我需要用到這些奇物,希望林司馬能勻點給我。」對於張仲景來說,奇異的藥材的吸引力,可是非常大的,如同一個武將看到神兵利器寶驅神騎般。

「沒問題!」林牧大手一揮,應承下來。石鐘乳遺留下來,本就是為此刻做準備的。

「這些藥材,我就交給先生了!希望先生能早日煉製出丹藥,解除黃敘之病」林牧輕輕把一些玉盒遞給張仲景,輕聲道。

雖然臉上如此說,可他心中還是有些許不安的。

這可是兩枚九葉無花果、四滴萬年石鐘乳、十滴千年石鐘乳,三十滴百年石鐘乳啊!

「林司馬放心,我當盡全力。」張仲景卻沒有說什麼,輕飄飄一句后,就全神貫注,埋頭查看藥材。

對於他來說,那些所謂的猜疑、人情世故等,都沒有藥材重要。

看到張仲景如此,林牧心中大定,嘴角漸漸浮現一抹微笑。

「仲景兄,這是我收集的藥材。」在林牧把藥材遞給張仲景后,黃忠也走上前來,把一個古樸的戒指遞給張仲景。

「好!」張仲景隨手一接,就把戒指放到懷裡。

「既然藥材集齊了,那麼,接下來就是煉製了!我需要到一個地方煉製丹藥,你們若有事,可暫時離開,等到……等到一個月吧,你們再來此地,到時候賢侄的病就沒問題了。」沉吟一會後,張仲景一臉喜意道。

聞言,黃忠和林牧都點點頭。張仲景應該有自己的秘密。既然人家答應了,肯定會做到!

說完,專註的張仲景就馬上收拾東西,頗像一副逃命的樣子。若是普通人,真可能會誕生一種『他拿了寶物亡命天涯』的感覺。

然而,黃忠與林牧卻都沒有如此想,反而都淡然坐下來,喝著茶水,望著忙碌的張仲景。

「先生,你平時都是親力親為嗎?怎麼不收幾個學徒來幫忙?」在盯著張仲景忙碌一番后,林牧高聲問道。

「呵呵,你是想要塞弟子過來我這裡吧!」面對林牧的問題,張仲景一笑,反問道。

「這些器具,都是我親自打造的,就看這個葯勺吧,這可是關鍵器具,它可是我花費一個來月打造的,不可大意損壞它!那些小學徒,連基本的保養都不會。」張仲景小心翼翼把一個葯勺拿起來,輕輕一動,就裝進空間器物中。

「至於教導弟子的問題,恩,我暫時沒有這個心思,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還未到開宗之際。」張仲景收拾好后,微微一怔道。

聞言,林牧眉頭一挑,心中一動。張仲景如此說道,想必是有開宗的念頭。

半個時辰,張仲景收拾好東西后,就獨自一人離開了這個院落。對,就是直接離開了!打了個招呼就走了……

林牧看到一臉急切,匆匆而走的張仲景,微微一笑。只有如此專註之人,才能有如此輝煌的成就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