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原本還打算低調的硃砂,想低調都不行了。

0

她當眾表示道:「我家這小吃店的飯菜,吃了不會讓人變天才,但可以讓你的智商不下降。」

啊?

大唐第一敗家子 可以讓智商不下降?

這也是個好東西啊。

硃砂就差拍著胸脯給大家保證了:「我家小吃店的食材,都是我小姑精心挑選而成,包含了各種膳食營養,不管是蛋白質、氨基酸還是維生素之類的,都能保證得足足,我不敢說大家吃了我家的飯菜會聰明,但絕不會變笨,大家儘管放心。」

這些學生,都是從書本上了解,人需要這麼些物質來維持生命。

可是,這年頭,許多人才勉強的解決了溫飽,甚至許多偏遠農村,連溫飽都沒辦法解決,又何談什麼膳食營養?

而城裡的不少家庭,從溫飽線上掙扎過來后,又感覺,現在有這個條件能吃好些,當然就拚命的吃好,以補償那些年對自己肚子的虧欠。

所以,大家都在談吃的,連問候的第一句都是「你吃了沒有?」

這吃是人生第一大事,在吃飽了又想吃好。

至於什麼營養不營養,搭配不搭配,並不是很在意。

現在聽著硃砂提及膳食營養,就是感覺特別的高大上。

見得大家兩眼發放的看著自己,似乎想知道更多,硃砂就屈著手指,給大家一一的細數:「比如鋁,要是大家吃了含有這樣的食物,偶爾一點點沒關係,要是多吃了,肯定會記憶減退,引發老年痴獃都有可能。再比如大家喜歡吃的皮蛋之類的,這中間的鉛含量高,要是大家食用過度,肯定會造成思維緩慢,腦功能受損……」

一眾學生,都嚇得心驚膽跳。

這什麼涼粉啊、皮蛋啊,還有什麼泡泡糖、油條啥啥的,都是大家的最愛,可現在,這些居然吃了會讓人變笨?

大家都一致的懷疑,自己是不是因為以前吃過了這麼多的泡泡糖之類的,現在就有些笨笨的。

「硃砂,你說的是不是真的啊,不是故意嚇我們的吧?」有同學質問著。

這年頭,根本沒有互聯網,也沒有多少的科普讀物,大家對於這些,都是重視不足。

在一個全民都才得以剛剛解決溫飽的時代,跟他們說這樣吃了不好、那樣吃了有害,沒有幾人會相信的。

要是換在一些老人面前說這種話,她們會直接呵呵你一臉,吃了有害?餓你兩頓,不給你吃的,你啥都沒害了。

「相信我,我肯定不會拿這樣的話來忽悠大家,這是有研究資料證明的,只不過,我現在也沒空再慢慢去查資料了。總之,你們要是相信我,以後,就放心來我們這小吃店吃東西,我們的食物,科學搭配,營養豐富,經得起檢測。要是不相信,我肯定也不勉強。」硃砂很淡定的回答:「畢竟,到時候智商下降的,也不是我。」 這一下,搞得大家的心中,更是七上八下了。

自己有不有變笨,這不好評價,似乎自己小時候,就特別聰明的,可現在長大了,越來越感覺腦子不夠用,是不是就是智商下降的關係?

「好,硃砂,我就信你這麼一次,以後就在你們家的小吃店吃飯了。」有學生就立刻表態。

反正他天天要吃飯,家中也有這個經濟條件,讓他吃好一點,他為什麼不在這「辣妹子」小吃店吃飯?

另外的一中的幾個讀書成績好的學生,也表示,以後就在這兒吃飯了。

他們也不指望,吃了這兒的飯菜能變得聰明,可就按現在這樣,只要智商不下降,按他們現在的成績,也是妥妥的上大學。

「行。」硃砂笑著應對。

「那長期吃,有不有優惠啊?」更有學生追問。

硃砂旗幟鮮明的反對:「同學,我剛才說了半天,都說了,這些食材,是我小姑起早摸黑精挑細選的,這是對大家的身體有保障的。自古以來,就是一分錢一分貨,我們在食材的選擇上就是保證最好的,這個價格,肯定是不能少了。」

她的價格,一直明碼標價,價格是一分也不讓。

可就是這麼一種強硬的態度,倒讓這些學生心中格外認同。

看樣子,她家的飯菜,還真的挺好。

也只有質量好,才有底氣維持這個價啊。

看著同學們愉快的掏錢,紛紛表示以後就在這「辣妹子」小吃店消費后,李果在一邊,看得目瞪口呆。

這樣子的忽悠也行?

李果摸了摸鼻子,又感覺,硃砂姐的這一番話,不是忽悠啊。

自己就是最大的直接受益人,以前自己讀書就不中用,又還長得又瘦又矮。

自從硃砂姐來了后,自己的個頭蹭蹭蹭的長高了,這學習成績也蹭蹭蹭的上升了。

這大概也因為,是硃砂姐弄了伙食有關係?

可惜,自己的成績,還沒有象硃砂姐這樣亮目,否則,自己也可以現身說法,自己家的飯菜有多好了。

李果心中暗暗發誓,自己的成績,也要更好,也一定要考第一。

這樣,自己也可以拍著胸脯,大言不慚的告訴大家,自己能這麼聰明,考試考第一,就是因為吃了自家的飯菜。

「辣妹子」小吃店這邊是熱熱鬧鬧,顧客盈門。

相反,「鑫鑫」小吃店門口,就是門可羅雀了。

這些別的學校的考生,許多都要找飯吃,可「鑫鑫」小吃店自己沒有準備啊。

也不怪別人不在他們家來吃飯了。

朱貴明和張金芳就眼紅紅的看著「辣妹子」那邊的生意爆棚,卻又是無可奈何。

這怨不了誰啊,只能怨自己。

兩人非常鬱悶。

是非常非常的鬱悶。

何以解憂?唯有數錢。

與其在門口,看著「辣妹子」小吃店生意爆棚而眼紅,不如關上門來數錢錢吧。

朱貴明兩口子,索性就關了店門,進了裡面的裡間,將收錢的柜子搬出來,開始進行每天的數錢活動。

這數錢,是她們兩人每天最大的愛好了。 兩人開心的數著錢,看著那些鈔票在手指間滑過,這樣的感覺,真是太爽。

果真幹個體戶賺錢的感覺真好啊。

難怪以往投機倒把搞得這麼嚴的時候,都有人冒著風險要投機倒把,確實這看著鈔票,真的令人開心。

數著數著,朱貴明心中的高興勸慢慢的下去了,另一層疑惑,卻是漸漸湧上心頭。

「張金芳,怎麼這錢不對啊。」朱貴明遲疑著出聲。

張金芳正數得興高彩烈:「怎麼不對,昨天不都是數過了嗎?四百七十六塊,我可是記得清楚。」

「你另外拿錢出來存著了?」朱貴明詢問著。

「沒有啊,不都是在這錢櫃中,你說天天都要買菜,需要錢周轉的嘛。」張金芳回答得理直氣壯。

這一下,朱貴明更納悶了:「那更不對啊,說起來,我們這個店,都開了這麼一段時間了,就算一天只賺二十塊錢,這也應該賺了幾百塊錢嘛,可怎麼這錢,沒有多呢?」

經過這麼一提醒,張金芳也想著不對。

確實啊,這天天錢在周轉,又有賺的,這錢櫃中的錢,應該是一天比一天多啊。

怎麼現在數著,跟以往的還是差不多呢?

張金芳就看了朱貴明一眼。

她還沒有說話,朱貴明倒是劈頭蓋臉的質問著她:「說,張金芳,是不是你看著小吃店賺錢了,所以,就偷偷拿錢,去補貼你那兄弟去了?」

畢竟以往,張金芳也喜歡補貼一下娘家。

次次回娘家,總要帶些什麼米啊,面啊之類的回去。

以往看在張金芳給自己生了這麼一個聰明的女兒,朱貴明也就懶得計較。

可現在,這是直接拿錢補貼娘家,朱貴明可就極不樂意了。

朱貴明話音才一落,張金芳卻是氣得豎了眉:「朱貴明,你啥意思?你這是倒打一耙?我還正準備問你,是不是偷偷的藏私房錢了,留著去買煙喝酒,結果你倒敢先反咬一口,說我偷偷拿錢補貼給我兄弟?」

「誰藏什麼私房錢了,這沒憑沒據的事,你少來冤枉人。倒是你,這麼大聲是什麼意思?心虛了,想大聲一些,好混淆視聽?」朱貴明可一點也不相信張金芳。

作為兩口子,彼此是太了解了,那一點點手段,誰不清楚啊。

「誰太媽的心虛了啊,我這錢,就是根本沒有動過,你卻來冤枉我,說什麼我拿錢補貼我兄弟,我不跟你急,跟誰急?」張金芳更是扯著嗓子直嚷。

兩口子在這兒爭執起來,甚至還嚷得這麼大聲,在後面補瞌睡的兄弟張金全也是被吵醒了。

本來這作為家務事,又還是涉及著錢的問題,張金全感覺自己是不方便去插嘴。

結果這麼一聽,這爭吵的問題,還跟自己有關?

不是張金全想偷聽啊,這吵得這麼大聲,就一個店中,想不聽見也難。

張金全聽著這些話,心中也是騰騰的火氣起了。

他天天在這兒累死累活的,干到現在,該得的工資還沒有到手。

結果這姐夫的意思,自己還在這兒佔了便宜? 張金全直接就揪開布帘子,一個箭步竄了過去:「誰說呢?誰她媽的拿錢補貼我了?」

張金芳一看自家兄弟來了,頓時就找著了撐腰的人。

出嫁的女人,為什麼許多時候願意貼著娘家?

神醫小農民 許多時候,不就是希望娘家的人給力,自己在婆家受了欺負,好有娘家的人幫著出頭撐腰?

張金芳現在看著撐腰的人來了,立刻伸手,向著朱貴明一指:「就是他,他在這兒紅口白牙的,什麼我拿錢來補貼你了。」

「呵,這是你們兩姐弟合著伙來算計人?」朱貴明看著張金全站到張金芳那一邊,也是氣不打一處來:「還說什麼沒有偷偷的補貼?我看,這完全就是作賊心虛。」

張金全可不是一個好脾氣的人。

也不知道是不是天天靠著火爐撐勺的原因,反正他的火氣也是大。

現在聽著朱貴明直接這麼說偷偷補貼,還兩姐弟合著伙欺負人,張金全也不多話,直接提了缽大的拳頭,就一拳打了過去。

這當廚師的,手上的功夫,可都不小。

這一個拳頭過去,朱貴明的鼻血就被打出來了。

朱貴明可沒料得,這個小舅子,直接就出手。

果真是個栽舅子啊,這還下手不留情,連鼻血都打出來了。

朱貴明氣不過。

雖然直接動手打他的,是張金全這人。

可在朱貴明的眼中看來,是張金芳叫的人來打他。

朱貴明摸了摸滿臉的鼻血,一記耳光就扇在張金芳的臉上:「張金芳,你個死潑婦,敢叫你兄弟來打我,簡直是反了。」

張金芳也是愣住了。

她也沒有料得,張金全會氣得直接動手啊。

她也知道自己的兄弟脾氣大,這上來就動手,還將朱貴明打得鼻流血了。

怎麼說朱貴明也是她的男人,這結婚十幾二十年了,怎麼也是有感情的。

正準備心痛一下朱貴明,替他擦擦臉上的鼻血,哪料得,他居然把怒火轉到自己的頭上,給自己來了一記耳光。

於是,張金芳也就潑勁上來,哪還顧得上心痛朱貴明,她心痛自己都來不及。

「朱貴明,你敢打我,我跟你拼了。」張金芳就跟朱貴明直接哭鬧開了。

而張金全看著自己的姐姐挨打,更是不肯善罷甘休,衝上前去,替自己的姐姐出氣,要狠狠的教訓著朱貴明。

一時間,兩個男人扭打得不可開交,連桌椅都碰倒了不少。

最初,張金芳還由得自己的兄弟跟自己的男人打架,她就是坐在一邊,披頭散髮的哭著,數落著朱貴明的種種不是。

不外乎就是她當初瞎了眼嫁給朱貴明,然後怎麼省吃儉用,怎麼賢惠持家,結果朱貴明這個沒良心的,還這麼對她,這完全是良心被狗吃了,她不想活了……

她們這邊又打又鬧又哭的,哪怕關著店門,這麼大的動靜,還是讓經過的人聽得真真切切。

這年頭的房子,都不要想隔音效果有多好。

就連這邊「辣妹子」小吃店的一眾吃飯的人,都能聽見這邊屋子中的各種打罵聲,還有桌子椅子倒地的聲音。 「這是打架了?」一眾學生面面相覷。

李果關注了下,也一臉興奮的跑到硃砂的面前:「硃砂姐,他們自己一伙人內訌了?」

雖然受了硃砂的提點,李果也不屑去跟朱貴明這些人作些小心眼的事,可現在看著敵人內訌,這幸災樂禍一下,還是可以的。

硃砂也是無語的抽了抽嘴角。

總裁誘妻成癮 這朱貴明兩口子是錢賺夠了?還是太閑了?居然關上門來打架?

果然啊,這人就是不要太閑。

這一閑,就生出各種事端啊。

硃砂也就抱著看好戲的心情,作壁上觀了。

她自己還沒功夫去找朱貴明兩口子的麻煩,這兩口子自己願意作死,自己起內訌,硃砂當然是樂見其成。

倒是有當老師的,隱隱表達了一下擔心:「要不要去看看啊?這打鬧的動靜挺大的,會不會出大事啊?」

譚校長老神在在的回答:「不會不會,沒聽那哭訴的女人中氣十足,這控訴的聲音,是不慌不忙嗎?證明事情並不太糟糕,人家關上門來砸東西,說不定,只是想圖個心情舒暢。這把氣出夠了,人家自然也就住手了。」

那老師一聽,可不是嗎?那個尖銳的女高音,哭訴的節奏還不錯,哪有半點驚慌失措的樣子。

搞不好,人家就是心情不好,關上門砸點東西發泄發泄,這發泄夠了,也就好了。

張金芳確實是在哭訴,把這些年來的種種事,數落了個夠。

數落著數落著,她也發現不對勁。

這兩個男人扭打在地上,是紅著眼互相瞪著對方,是誰也不肯先撒手,再看摔倒在地的桌椅,這真要壞了,再拿錢買也是心痛啊。

張金芳顧不得再數落,趕緊過去,要拉開這兩個男人。

萌寶歸來爹地要排隊 可這兩個男人,彼此身上都受了傷,急得紅了眼,誰也不肯先撒手。

張金芳看著沒撤,終於還是打開店門,跑到外面來呼救了:「來人啊,幫幫忙啊,快來幫幫忙啊……再不來,要打死人了……」

她都跑出來求救了,那些學生和老師們看不過眼,趕著過去幫忙了。

魔幻科技工業 人多勢眾,這一眾的人,還是成功的將朱貴明和張金全給分開了。

看看,朱貴明一臉的鼻血,象個血人一樣,看著都是猙獰。

再看看張金全,同樣好不到哪兒去,鼻青臉腫,門牙都缺了一顆。

就算是被眾人給強力拉開,兩人都還不解氣,還互相踢著空腳。

「姓張的,你有種,這事我跟你沒完。」朱貴明再度捏著袖子,抹了一下鼻血。

而張金全也是咆哮著道:「姓朱的,誰怕誰啊,要不是看在我姐的份上,我早就揍死你個龜兒子……」

學生們都無語的看著。

看吧,這個小吃店的老闆,還真是凶啊,這個掌勺的師傅,看著也是怕怕啊。

別校的學生,還沒多大的感覺,只是想,這麼大的兩個男人,打得個你死我活的,象什麼話。

不明真相的女生心中暗暗八卦,這兩男一女關著門來打得你死我活,這中間,是不是有什麼不可描述的關係啊? 只有一中的學生在旁邊看著,簌簌發抖。

好可怕啊。

這「鑫鑫」小吃店的老闆、老闆娘太可怕了。

這自已人關著門來都打得頭破血流,萬一自己在這兒吃飯,不小心得罪了他們,自己也被打得頭破血流怎麼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