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人人都是期盼著呂布軍能夠殺來,救大家於水火。

0

只是呂布現在也是被一個小小的箕關限制了前進,所以只能是製造更多的攻關器械。

等著這一次勝利之後,呂布就能夠獲得足夠多的經驗,以後再遇到這種事,完全的是沒有任何的問題。

李儒對董卓軍燒殺劫掠的事情給董卓進行過彙報。

但是董卓說,這些人都是跟隨他很多年的老兵了,作戰經驗豐富,這洛陽人多,玩幾個也沒有什麼。

對於此李儒也沒有別的說辭,只能是希望之前的計謀得逞,讓呂布退了再說。

之所以這樣,主要還是覺得呂布可能會帶動其他的州郡勢力,如果大家都來進攻董卓,那麼之前的那麼多準備可能都要沒有任何的意義了。

洛陽的百姓們怨聲載道的,使得洛陽也是出現了很多的問題。

這個作為大漢帝國最中心的地方,本應該是人傑地靈的,但是卻發現最近總是有一些邪魅出現,霍亂國家。

不是這裏大火。

就是那裏屋倒。

還有巨大的烏蛇在房屋上繞樑不走。

也有半夜雞鳴,讓人不知時辰。

混亂還不止這些,天空中居然還出現了流火。

這讓很多的人感覺,這洛陽城馬上就要有大災禍一樣。

而就在這一日。

董卓睡到了太陽當空,他才是從幾個美姬的床榻中小心翼翼的下床。

精神不集中的吃着一名侍女所侍奉的肉糜湯。

正在吃的時候,突然又有點瞌睡,然後就擺手讓人下去。

侍女美姬都回去了之後,他側卧在一個床榻上,馬上就睡着。

而就在這個時候,洛陽北部尉曹操不滿董卓暴政久已,於是和一些忠誠們商議之後,準備兵行險著,然後親自來刺殺董卓。

時間選的這日,他來到了府內。

求見董卓。

董卓對曹操這些人可以說是恩威並施,非常的器重,如此進行稟報之後居然直接的是來到了董卓這裏。

他才走到們口,卻見四下無人。

還聽到屋內有人打鼾。

於是好奇之下從門縫中向內觀看,發現裏面一人正呼呼大睡。

認得是董卓之後。

曹操朝着四處看了看,一點也不猶豫的打開一人寬的門縫,就閃身進入。

進入裏面,聞到屋內肉糜香味還在,應該是剛剛的吃了飯食睡下了。

對於董卓每日間所做的事,他曹操其實還是非常清楚的。

所以他小心靠前。

「國相?」

一聲呼喚,對方不予理睬。

「國相?」

再次呼喚,對方無動於衷。

「董卓?」

連續呼喚,對方鼾聲四起。

機會到了。

曹操發現連續的呼喚都不見董卓響應,於是依然明白,自己的機會來了。

於是從懷中拿出一把鑲滿寶石的短刀,然後兩手用力,刀刃出鞘,寒光閃爍。

就在曹操要向前一刀刺死董卓之時,突然門外有人跑動的聲音。

曹操眼疾手快,大步上前,但是就在這時,董卓似乎清醒了過來,他翻轉身體正要詢問屋外何事,為何奔跑出聲。

卻見一個莽漢撲通一聲。

快速的跪倒在董卓的榻前。

然後手中刀入鞘,雙手捧上。

大聲說道:「明公在上,今日得到一口寶刀,名曰七星,今日特地獻給明公。」

「好刀!」

董卓迷迷糊糊間,看着寶刀上珠光寶氣,然後頗感滿意。

然後讚不絕口的說道。

這句話說完,曹操已經是把寶刀遞給了董卓,董卓剛剛的接住,屋門被推開,董旻帶着一群禁衛沖入。

董卓看到是自己弟弟,於是疑問道:「何事?」

「聽聞有人報,曹操攜刀前來,恐有閃失。」

「愚昧,孟德乃是獻刀於我,快快退下。」

董旻看到了董卓手裏的寶刀,於是趕緊等人退下。

此刻的曹操心中已經是慌亂,於是他對着董卓說道:「明公,寶刀以獻,操就先回去了。」

「孟德無礙,我之你忠心於我,且安心。」

「諾!」

。 如果說那個橘子味汽水般的少年只屬於盛夏,那麼無垢,多半算是龍舌生命中,只存在於夏天裡,那短暫且尖銳的蟬鳴。

「快停下啊,無垢,快恢復到進入箱子前的樣子吧。」龍舌扯下頭巾,綠色頭巾與白髮少女映入無垢眼帘。

「啊啊啊。」全身蒼白的無垢捂住腦袋。

「感覺到一股令人不安的查克拉。」仙人模式下感知大幅提升。

但無垢此時散發出的氣息,鳴人無感,就這水平?和自家狐狸精差遠了。

隨著身體不斷扭曲,充滿文藝氣息,圓頭圓腦且不失骨感,長有兩對巨大翅膀的奇特生物出現。

如此看來,現在輪到鳴人在盛夏把那個橘子味汽水的少年*出蟬鳴。

高高鼓起上半身,「悟」變形過程很像電池鼓包,而電池鼓包的原因有十種:

1.多次用不同型號的充電器充電。

2長時間充電,充電器不拔出來。

3.長期高電壓大電流充電,充電口會燒焦發黑

4.充電器不規律性頻繁拔插。

5.充電電壓不穩。

6.兩個以上的充電器-起工作。

7.國內外標準不同

8.直流電和交流電交叉使用。

9.電充滿了,插頭不拔。

10.充電時動用了其它輔助散熱裝置,導致電池極度不穩定發生內泄。

[極樂之箱內不斷被無為投入不同人的查克拉,查克拉不規律性頻繁沖入拔出,多個人一起吸收……

或許都會導致箱子產生種種異變,車速過快,不能再想了。]

鳴人搖頭打斷一本正經的胡思亂想。

化身為悟的無垢抬起巨爪,手臂揮動帶起強烈氣流,抓起癱在地上不能動彈的牛頭馬面,扔入身後張開四面嘴巴的極樂之箱。

「風遁?螺旋手裡劍。」九尾查克拉爪輔助鳴人凝聚螺旋手裡劍,悟輕鬆升天躲過,趁此機會,鳴子迅速清場。

拉著剛剛有點知覺就想往上沖的無為,「你兒子只是欠打,打一頓就好了。」

「你好像,並不恐懼我?我感知不到你內心的恐懼。」悟揮動翅膀,降落在房頂。

「長得丑就會讓人害怕?」鳴人雙手合十,「木遁?木人之術。」「木遁?木龍之術。」

要不是查克拉受限,高低給你整個大佛出來。

木人與悟相同大小,拳對拳角力,木龍趁機纏繞悟的身軀。

「金剛封鎖。」

六道金色鎖鏈釘住悟,體內九尾睜大雙眼。

打它,對就是這樣打,先綁起來在用木頭砸,當年受的委屈太多,九尾狠狠吸了一口維他,該。

「天有不測風雲,你有禍福旦夕。」捆成粽子的悟顯然不復剛剛猛獸出籠時的氣勢。

千年後終於出來透透氣,幸運的避開上一世縱橫天下的強者,姑且不論柱間和斑害不害怕他。

就樹界降臨真數千手和須佐能乎力劈大山的全屏攻擊,悟能不能跑還是兩說。

感知到了,速度不夠,無差別aoe技能從天而降,逃無可逃。

可是沒想到鳴人發育太快,剛剛露頭就被制服,如今面臨的局面是臉貼臉吃一發「仙法?風遁?螺旋手裡劍」。

高速旋轉帶來嗡嗡作響的氣流聲,金剛鎖與木龍雙重壓制使悟動彈不得,木人緊緊握住悟的雙手,將它當做護墊放在面前。

強大的攻擊從背後飛來,手裡劍接觸的瞬間膨脹成百米直徑的球體,以悟為中心包住,球體裡布滿無數比針更細的查克拉,不停地攻擊悟。

悟痛苦哀嚎的同時不斷向四周發射出背後羽毛,鬼燈城監獄的所有房頂都遭到滅頂之災。

風暴漸漸平息,悟消失不見,無垢靜靜躺在木人手中。

「唰。」鳴人閃現至無垢身邊。

「看起來,你清醒多了。」

「謝謝。」虛弱的聲音傳來,無垢近乎赤裸,唯獨腿部猶如穿戴綠巨人的特殊短褲。

無論衣服如何破爛損毀,剩下的褲子仍然堅守在自己的崗位頑強的保護著無垢的個人隱私。

「走吧,我有很多事情要和你父親談談。」

————————

監獄長辦公室。

「我認為我們可以談談。」鳴人靠著椅子。

身旁龍舌懷裡抱著氣喘吁吁的無垢。

無為坐在桌子對面,身後站著鳴子與漩渦少昊。

「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

無為傾盡所有就為了讓兒子重新出現,如今無垢就在對面。

「「極樂之箱……」」

鳴人剛剛張口就被無垢打斷:「你可以把它帶走,我已經不需要它了。」

「那襲擊雷影的人?」

「他叫百變,事後我可以發表聲明澄清。」

「我需要見他一面,他的變身術很有趣。」

「工藤小五郎,聯繫百變。」無為轉頭看向鳴子。

「。。。」鳴子露出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

「不好意思,他們是我的分身。」鳴人開口打斷靜止的局面,空氣中瀰漫起尷尬的氛圍。

「那聯繫其他人。」無為很快接受心腹在無人知曉的情況下被替換的事實。

「很不好意思,如今鬼燈城的獄警,都是我的分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