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莫正在思考應該是契約大型史萊姆還是小型史萊姆。

0

他現在最想要的技能就是這岩元素飛彈,小型史萊姆也能學會這個技能。

但現在最大的問題在於,方莫不知道現在契約這些小傢伙,他們是直接和方冰他們一樣,繼承自己的一個技能然後再進化一次,還是單純的繼承自己的一個能力。

沉思了半晌,方莫擠出自己的一滴淚晶餵給了那隻大型史萊姆。

進化的光芒驟然出現。

等到那史萊姆身上的光芒淡下去,方莫感受著從對方身上傳來的熟悉感,他輕聲道:「從現在開始,你就叫方岩了。」

「姆~!」那岩元素史萊姆興奮的叫了一聲。

……………………….

姓名:方岩

種族:岩元素幻形史萊姆(低等變形類元素生物)

等級:Lv.16

技能:撞擊Lv.9(低等),蹦跳Lv.8(低等),岩甲Lv.12(高等),岩元素飛彈Lv.8(高等),岩元素免疫Lv.Max(???),元素幻化Lv.1(超等),眷族Lv.1(超等),從命Lv.Max(???)

眷族:無

…………………

看著方岩的狀態欄,方莫臉上一喜,成功了!

方岩新出來三個技能。

除開那從命技能,這大型元素史萊姆,一共繼承了自己的一個技能,還有進化出來一個技能。

這絕對是自己最想要的組合。

方莫拍了拍他的腦袋,笑道:「去把剩下的小型史萊姆全部契約了。」

「姆!」方岩開心的叫了一聲,隨後走向了那些小型史萊姆。

在方岩忙活的時候,方莫檢查了一下自己的狀態欄,果然獲得了方岩的岩元素抗性技能。

就目前看來,方冰,方火,方岩都是朝著自己期待的方向發展。

根本就不像是隨機繼承技能。

如果是隨機的話,那自己現在很有可能獲得蹦跳,撞擊這兩個技能。

所以這天命技能更像是用上帝視角來對自己的隨從進行個性化的定製。

心中多少有了一些底,方岩那邊也已經完成了收復眷族的任務。

看著又多出來的五隻史萊姆,現在的方氏一族已經有十五隻史萊姆了。

方莫分裂出一個身體,兩個機體帶著這些小傢伙離開了這個礦洞。

…………………

「好了,今天我們就在這裡練習吧。」

方莫將這些小傢伙放下。

方冰和方火很自覺帶著自己的眷族跑到一旁練習起了變形技能。

這些小史萊姆,似乎是因為種族變化的原因,變形已經成為了他們的本能,之前方冰用了三四個月才熟練掌控的技能,他們半個月時間就已經快完成了。

目送走方冰和方火,方莫對方岩笑道:「歡迎你加入我們這個大家庭,因為我們現在的處境問題,歡迎儀式就免了,我直接開始給你們布置任務吧。」

很顯然,方岩聽不懂方莫所言的歡迎儀式是什麼。

但方莫有任務交代下來,他自然是沒有半點意見。

方莫道:「你有想過連發飛彈嗎?」

「姆?」

「沒事,這個我教你,你只要變換成六管機槍就可以了。」

加特林,這是方莫想了七八天想出來新形態。

目前,戰機形態的攻擊方式非常的單一,只有元素導彈而已。

導彈丟完了,方莫也就只能在天空上干看著。

所以思來想去,他決定給戰機增加機炮,也就是加特林的攻擊手段。 第一節比賽的上半程,基本上就是安東尼的個人秀。

面對萊昂納德的防守,安東尼每一次都可以沖入內線,無論是強打籃下還是中距離跳投,效率都很高,給籃網隊的防守造成了很大的麻煩。

而在防守端,尼克斯意外的給籃網隊製造了一些麻煩。尼克斯這套陣容,將安東尼推上大前鋒位置上之後,機動性是很強的。在籃網隊完成擋拆,由庫里直面內線球員的時候,安東尼的腳步和他外線球員的防守習慣,相比較其他大前鋒、中鋒,對防守庫里稍微有效一些。霍華德在湖人渾渾噩噩的歲月里,錢德勒基本上是聯盟中最好的防守型內線,兼具出色的護框能力和協防補位,給籃網隊在罰球線附近做配合的戰術製造了麻煩。而布魯爾這個在公牛時期練成的肌肉bang子,頂防韋斯特的工作做的也還真不錯,韋斯特幾次強打沒有得手,讓人有些意外。

而JR史密斯登場之後,更是將籃網隊打懵,先是突破了雷阿倫的防守沖入籃下隔扣洛佩茲得分,隨後遠距離跳投命中三分,然後搶斷庫里的傳球,助攻安東尼暴扣得分。轉眼間率隊連得7分,將奇才隊原本只落後5分的分差瞬間拉大到了12分。

面對尼克斯氣勢如虹的進攻,史蒂文斯不得不叫出暫停,打斷一下對方的節奏。

JR史密斯這把神經刀,要是抽起來,基本可以視為一個全明星球員了。單從技術打法上來講,史蒂文斯也挺喜歡這種手段全面,可持球可無球,硬仗不拉胯的球員的。只不過,JR史密斯過於混亂的私生活和有些怪異的秉性讓人太不放心了。

雖然只是第一節比賽,但在客場大比分落後絕對不是一件好事。

尼克斯隊內,以前掘金的球員很多,這幫人下手那叫一個沒輕沒重,不然,問保羅就知道。

「必須將比分咬緊追回來!」

思索了片刻后,王霄扭頭看向科沃爾。

「凱勒,你上場,替下大衛。」

庫里,雷阿倫,科沃爾三個歷史級別的射手再度聯袂登場,就是在外線用三分球來跟對方周旋。

尼克斯隊幾名防守球員,守住禁區的能力還算不錯,但是你讓他們跟着這三位無球跑動的大師到處跑位,補防,顯然是為難他們了。

科沃爾、庫里相繼命中三分,尼克斯的領先優勢在縮小,萊昂納德跟安東尼對抗了10分鐘,終於跟隨着安東尼一起下場。新登場的巴恩斯面對同樣是剛剛登場的香波特,卻沒有在怕的,一記漂亮的翻身跳投拿下2分,進一步為球隊縮小分差。首節結束,雙方的差距被縮小為4分。

第二節開場,史蒂文斯換下了庫里,雷阿倫,將進攻的重心更多的放在了內線的韋斯特和洛佩茲身上,利用兩個人內線嫻熟的進攻在錢德勒下場后尼克斯的禁區內興風作浪。被作壁上觀的斯塔德邁爾佔了2000萬的薪金空間,尼克斯隊補強板凳陣容的空間並不大,同時又不具備江銘亮這種淘寶的能力,尼克斯的板凳實力尤其是內線板凳實力真的有些慘不忍睹。也逼迫着安東尼在第二節僅僅進行了2分鐘,就重新披掛上陣。

史蒂文斯見安東尼登場,隨即換上萊昂納德,目的很簡單,就是用萊昂納德今天跟安東尼耗到死。

某種意義上來講,現在的尼克斯隊,跟籃網隊前幾天交手過得76人隊有些類似,他們在進攻端都非常依賴於球隊的核心,都有一個傷病困擾,幾乎賽季報銷的內線核心,雖然兩者之間也有不同,哈登組織能力更強,安東尼更習慣於去得分,但是萬變不離其宗,耗死他們的核心球員,比賽就贏了一半。

一節的時間下來,萊昂納德對於安東尼的強度逐漸適應,也算是琢磨出一些手段來限制安東尼,這不,登場之後,安東尼的第一次進攻,就以干拔跳投打鐵而告終。

林書豪接到洛佩茲的傳球。連續的變向,都被菲爾頓所干擾,不過在高速的運球中,林書豪眼睛地餘光卻看清了對手的位置,隨着一個背轉身,球迅速的飛到了右翼四十五度角的位置。

科沃爾迅速的接球起跳,球尚未出手,就被人硬生生的從半空中奪了下來。

「JR~史密斯!」DJ的吶喊聲響徹了整個球館。

完成了蓋帽,史密斯迅速持球發動快攻,面對洛佩茲的防守,用一個假的逼真的歐洲步晃開了洛佩茲,挑籃命中!

海浪一般地歡呼聲響徹了整個球館。在這一次進攻受阻之後,籃網隊的進攻竟然突然啞火,連續的五次投籃不中,甚至連林書豪的一次空位中投也砸筐而出。

相反尼克斯隊卻依靠一次次衝擊,讓麥迪遜花園,接連不斷的在歡呼跳躍着。

替補球員難得的給主力挖坑,庫里登場的時候也是嘟了嘟嘴,有些無奈,局面確實不是很好。

在比賽重新開始后,現場的球迷驚異的發現,籃網隊的進攻節奏明顯的上了好幾個檔次,球員迅速的半場滲透,不斷利用隊友的掩護穿插移動跑位,球權也絕不僅僅控制在庫裏手中。

貼身防守的基德,似乎感覺到了庫里的變化,

一道黑影從眼前飄過。,在基德回頭觀察的瞬間,庫里已經迅速的逃脫了他,迅速的向尼克斯隊的內線穿插。

韋斯特似乎明白了庫里的意圖,球似乎沒有粘手,到手即傳。庫里接球後接球拋投,直接將球拋進籃筐里,卓越的手感,讓庫里在進攻端可以隨心所欲的選擇多種投籃方式。

傳球,擋拆,傳球,擋拆,尼克斯的進攻打地很有耐心,球不停在幾名球員手中傳導,一直試圖在尋找籃網隊防守上的漏洞,不過最後的結局有些悲催,最後還是安東尼的單打。

在庫里的帶領下,籃網隊有條不紊的將教練的意圖全部發揮出來,分差也在一點一段縮小。

幾分鐘內,兩位數的分差便被籃網隊隊追到個位數。

斯況不妙,伍德森立刻叫了暫停,同時,派上了自己的最強陣容。

板凳球員最多只能左右比賽的勝負,決定勝負的,終究還是自己的實力。。 「我不是威脅你,只是想見你一面,真的。」牛高語氣很誠懇。

為了不讓他跑公司來搗亂,喬安夏還是去了對面的咖啡廳。

牛高穿着長大衣,像是可以打扮過,衣服也是新的,只是臉上難掩憔悴和憂鬱,「你來了?快坐吧。」

他來自大山,對咖啡廳什麼的並不熟悉,顯得有些靦腆,也喝不來這咖啡,都快涼了也沒怎麼喝。

「找我有事嗎?」喬安夏沒點咖啡了,沒打算坐多久,「我快到上班時間了,有話快說吧。」

牛高有點緊張,「其實,我們也就在裏頭待了半個月就回山裏去了,我爸媽為了錢誣陷了你,還設計了我,連着我也設計了你,對不起啊,安夏。」

「這段時間我想了很多,根本沒法安夏在家待着,所以,我又來帝都了,我想回清水灣工地去,可以嗎?」

喬安夏實在是不想再招惹他,「你還是不要去了吧,以後,也別再來找我!」

牛高被拒絕,有點着急,「可我真的想去那裏,你還說過,要請我去做肉餅呢,你忘了嗎?」

喬安夏眸色冷了下來,「別忘了你們對我做過什麼,牛高,我本來敬你是條漢子,把你當朋友,你卻跟別人一起來陷害我,如果沒有你們的助攻,我又怎麼會流產!」

正因為這樣,牛高才越覺得心裏有愧,想留在帝都保護她,雖然他知道她不需要他保護,但他就是希望能為她做點什麼,哪怕是一點點都好,「我是來贖罪的,希望有一天,你可以原諒我。」

喬安夏吸了吸氣,「你不需要贖罪,那件事已經過去了,我不會再去想,但也不會原諒你們,以後別再讓我看到你。」

「夏夏!」牛高喊住了她,「你就讓我留在清水灣工地吧?我會建竹樓,會種瓜果,我種的水果保證好吃,我還會養雞養鴨,能養出山裏的味道,我這次回去后,跟村裏人商量過,到時候,讓他們多孵些小雞仔出來,等養大點了就運到農莊給客人們吃,夏夏,你相信我,我能養出讓你滿意的雞鴨!」

喬安夏停住腳步,他的話也有些道理,牛高家的雞鴨她都吃過,羊肉也吃過,真的好吃,也許,他真能為農莊出把力。

「夏夏,李大叔給我打過電話的,他很希望我能來,他說,希望我能說服你。」

喬安夏愣了愣,原來連李大叔也看好他?好吧,自己坦坦蕩蕩,沒什麼見不得不人的,「好,那你先去工地,一切都聽李大叔的,如果被我發現你心懷不軌,我一定不會饒你!」

「好,謝謝你,夏夏!」牛高對着她鞠了一躬,開開心心的走了。

喬安夏回了喬氏。

李清又泡了杯牛奶過來,「這也是龍總交代的,你喝點暖暖身子。」

喬安夏端起牛奶,臉上略過一抹紅暈。

門口來了位小夥子,手中捧著一大束嬌艷欲滴的紅玫瑰,「請問是喬安夏小姐嗎?這是送你的花,麻煩簽收一下。」

喬安夏簽了字,拿過花束上的小卡片看了眼:記得要開心點,丫頭。署名是一個龍字。

字是手寫的,沒錯,這是龍夜擎的字跡,想不到他這麼忙,還有時間去花店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姜寧想到了在茶樓的時候,煜王說過的話。

他說,只要他想,他就可以接她回去。

原來是直接找到大統領那裏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