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茹立馬說道。

0

「好,小風的事情就麻煩你們了,他不好意思找人,那隻好我來了!」

陳蘭道謝著說道,語氣是那麼的義不容辭,「今天不說了,我們先吃飯!」

幾人這才拿著筷子吃起了飯。

「哇……這個魚的味道……簡直太好吃了!」

方茹吃了一口魚,然後說道:「剛剛葉風說這個魚的味道是世界上最好吃的,我還不信,現在來看,真的好吃啊!」

「那當然了,這種魚是我培育出來的!」

葉風沒好氣的說道。

「你培育出來的?」

陳蘭連忙問道,「難道說那個池塘里突然冒出來的魚是小風你弄的啊?」

「嗯,是這樣的,我還沒來得及說,就被村民們打起來吃了!」

葉風也是略微心累,幾十萬大洋就這麼沒了。

「我說呢,這好好的一個小池塘里,怎麼突然冒出來那麼多的魚,原來都是小風你弄的啊!」

陳蘭恍然大悟,「那這個魚是不是很貴啊?」

「還沒對外出售,這一條魚起碼也要上千塊吧!」

葉風隨意的說道,眼前這個魚很大,起碼也有個五斤,真要把這個魚做成食為天的招牌菜,那上千塊也不算什麼。

畢竟那是寸土寸金的天海啊。

更何況,食為天的定位就是高端市場,作為其中的頂級招牌菜,上千塊一道菜也不算什麼了。

上……上千塊!

方茹和凌笑笑等人拿著筷子的手都略微定了定,沒想到,每吃一塊魚,都是幾十塊啊!

真特么貴!

「葉風啊,你可真不是一般的人!」

方茹略微感慨著說道,同時心裡就更加的可惜了,這麼一個有本事的男人,那方面卻有問題!

一定要找個偏方治好葉風的病情!

「那當然了,我家小風一直都是最棒的!」

每次聽到有人稱讚葉風,陳蘭都是最激動的,彷彿那就是在稱讚她自己一樣。

「是,是,是,永遠都是你家的!」

方茹一陣無奈,這蘭蘭還真的是領地意識強烈啊,不管是什麼時候都不會忘記強調一下葉風的歸屬權問題。

「對了,茹姐,我今天怎麼聽說學校那邊施工進度停了啊?」

吃著飯,陳蘭忽然好奇的問道。

聽到這話,葉風也表示了關注,看著方茹,想聽聽她是怎麼說的。

「哦,你說的這個啊!」

方茹的眼神里也是一陣慌亂,隨即放下了筷子,解釋道:「沒什麼大事,水泥供應商那邊出了點小岔子,馬上就能恢復了,不會耽誤進度的。」

「要是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你就跟我說,也許我能幫上忙!」

葉風從方茹的神色里看到了一點不尋常的東西,似乎不是那麼的簡單,便主動的開口問道。

「沒有,我能搞定的!」

我有一條光陰長河 方茹立馬保證著說道。

「那就行!」

既然她如此堅定,葉風也就沒有再問了,「只要你能保證按期按量按質交付,有什麼別的問題,還可以找我!」

「那我就先謝謝了!」

方茹點點頭。

「你們一說起工作就這麼的嚴肅,現在是吃飯時間,輕鬆點嘛!」

陳蘭在中間打著圓場,又夾起一塊魚肉放在葉風的碗里,「多吃點魚,補身體!」

「對的,多吃點補的!」

凌笑笑也是一樣,夾著一塊雞蛋就丟進了葉風的碗里。

「哈哈!」

方茹看著這一幕,忍不住笑了起來,葉風這是被當做老弱病殘對待了啊。

真可憐!

葉風也是沒辦法了,快速的吃完飯,便回了自己的房間里,乾脆不出來了。

陳蘭等三個人則是收拾著碗筷,也各自洗漱去了。

葉風在自己的房間里,修行著《神農經》,也算是樂在其中吧!

第二天一早,葉風還沉浸在夢境里呢,就被人給吵醒了。

「葉大哥,葉大哥,你快起來啊!」

凌笑笑直接強行推開門闖了起來,將葉風的被子掀開,頓時便見到了崛起的小葉風。

「啊……」

凌笑笑一聲尖叫傳來,閉上了眼睛,都不敢睜開。

「怎麼了,怎麼了,笑笑,是不是小風欺負你了!」

方茹和陳蘭兩個人聽到叫聲,快速的跑了進來,關心的問道。

「沒……沒有!」

凌笑笑臉色羞紅的搖搖頭。

「蘭蘭,你在想什麼呢,葉風那啥都不行,他就是想欺負也不行啊!」

方茹忽然想起了什麼,便說道。

「是哦,我都給忘記了!」

陳蘭一拍腦袋,「要是小風能欺負你那就好了,起碼那啥就沒問題了啊,哎……」

什……什麼?

這話說出來,一屋子的人都看著陳蘭,一臉的不可思議!

「怎麼了,我說的話有問題嗎?」

陳蘭見幾個人都難以置信的看著她,不解的問道。

「好像也有那麼點道理!」

方茹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無奈!

無語!

無Fuck可說!

「大早上的喊我幹嘛啊?」

葉風坐在床上,看著這三個女人,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俗話說,三個女人一台戲,這句話是真的一點都沒錯啊。

「葉大哥,你快去看看吧,你昨天帶回來的魚苗全都跑出來了!」

凌笑笑聽到葉風的話,這才想起來,連忙說道。

啥?

跑出來?

葉風一陣不解,幾條魚,怎麼還跑出來了。

「對,對,全都跑出來了,掉在地上呢!」

陳蘭也點點頭說道。

什麼鬼?

掉在地上!

葉風聽到這裡,也坐不住了,連忙起身,走了出去,到了廚房一看,頓時傻眼了。

站在門口,他便聞到一股極其濃烈的魚腥味,廚房裡也全都是一條條跳動著的大魚,一片狼藉!

「這……這是昨天那幾個魚苗長的?」

葉風看著這些每一條都足足有五斤重的大魚,有些目瞪口呆。

這長的也太快了吧!

昨天還只是一個小魚苗啊!

僅僅一個晚上,就成這樣了!

太可怕!

「葉大哥,你是怎麼做到的啊,這也太快了!」

凌笑笑站在身後無比的好奇,她好歹也是個大學生,對生命科學的基本原理還是知道的,這典型的是違背了最基本的生命科學啊!

「怎麼做到的你就別管了,你可別忘記了昨天我們之間的打賭,現在你輸了!」

葉風轉過頭來壞笑的說道。

賭約!

一提到這個,凌笑笑頓時滿臉通紅了起來!

那可是個賣身契約啊!

完蛋了!

「什麼賭約啊,你們賭什麼了?」

陳蘭一臉狐疑的看著這兩個人,她總覺得這兩個人之間似乎有什麼瞞著她的大秘密。

「沒……沒什麼!」

凌笑笑可不敢跟蘭姐說這個賭約的事情,萬一她生氣了那可不好。

說來也是奇怪,這些魚雖然跳出來了,沒有水的保護,卻還是活蹦亂跳的,一點都不見衰相。

葉風拿著籃子將這些魚給裝了起來,放在外面的大水缸里,等會還要帶到城裡去給夏夢看看。

吃過早飯,葉風便直接出發了!

妙醫聖手葉皓軒 一路轉車去了天海,直接趕到了食為天的那棟大樓前面。

僅僅過了兩天的功夫,大樓已經修繕一新,和之前完全就是兩個樣子。

「想不到這夏夢能力是真強啊,這麼快就弄好了外表,裡面估計都差不多了!」

葉風心裡忍不住贊了一句,對夏夢的能力又提高了不少。

「站住,幹什麼的!」

葉風剛抬腳準備走進去,門口兩個精幹的保安便一把將葉風給攔下來了。

他們兩個觀察著這個農民工很長時間了,一看就不是個好東西,很有可能是想到大樓里偷東西的,必須要阻止下來。 第159章

這兩個保安,一個叫陳剛,一個叫陳慶,是兄弟倆!

他們都是剛剛應聘上這食為天的保安,飯店老闆夏總待人很實在,雖然只是最底層的保安崗位,也給他們兩個開了四千一個月的工資,加上各類獎金和全勤獎,一個月也能拿個五千塊!

在這天海,一個保安能拿到這麼多,已經是很厚道的了。

所以他們兩個工作的時候也很上心,現在飯店還沒有開業,有很多的騙子小偷的,容易混進來鬧事。

眼前這小子一身的農民工打扮,窮逼一個,手裡提著一個蛇皮袋,又在大樓附近溜達了一圈,時不時的還露出迷之一般的微笑,這種人一看就是個騙子。

「我找你們夏總!」

葉風被攔了下來,也不意外,畢竟現在飯店還沒有開業,一般人也不會進這裡,被攔下來,說明這兩個保安還算盡職盡責。

找夏總?

兩個保安打量了一圈,他們實在搞不懂,這樣的人找夏總能有什麼事情?

夏總那般地位的人,會跟這麼一個農民工混在一起?

「你是什麼人,找夏總有什麼事情?」

陳剛直接問道。

「我是葉風,也是這家飯店的股東之一,你們還不認識我也正常,你去通報一下就行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