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情宋家就是看上了蒙靜的脾氣性格,所以才會願意聘娶蒙靜。

0

對宋家這門婚事,蒙成將軍不樂意,嫌棄宋安平配不上自己的閨女。

蒙太太卻心花怒放。

蒙太太的理由很強大,眼看蒙靜要留在家裡做老姑娘,被親朋好友議論紛紛。如今終於有人肯娶蒙靜,而且還是戶部尚書的長子,這門親事,平日里打著燈籠都找不了,現在自然沒理由嫌棄。

至於宋安平混賬不成材,這有什麼關係。宋安平有個好爹,拼爹就能讓宋安平舒舒服服的過一輩子。而且宋家豪富,就算將來分家,宋安平作為長子也能分到不少。一輩子吃喝肯定是不愁的。

而且這門婚事還有個好處,宋安平是文官之子,文不成武不就,落到蒙靜手裡,肯定干不過蒙靜。蒙靜嫁過去,不用擔心宋安平仗著家世好就欺負她。

蒙太太點出了這門婚事許多好處,認為應該和宋家聯姻。

蒙成將軍很煩躁,他一方面覺著自己老婆說的有理,一方面又嫌棄宋安平,覺著虧待了閨女。

蒙成將軍一共五個孩子,只有蒙靜最像他,從容貌到脾氣再到武藝。因此,蒙成對蒙靜最為偏愛,一直想將蒙靜許配給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可是這麼多年,家世相當的人家,都看不上蒙靜。家世不如蒙家的,蒙靜自己又看不上。

拖來拖去,蒙靜已經是十九歲的大姑娘了。再不出嫁,真的會變成別人口中的老姑娘。

蒙成將軍很苦惱,最後對蒙太太說道,「能不能請侯府的大少奶奶回一趟國公府,問問國公夫人的意思?」

蒙成將軍口中的侯府,指的是南江侯府,大少奶奶指的是顏笑笑。

蒙太太想了想,說道:「要不顯問問閨女的意思?」

蒙成將軍點頭,「行,還是先聽聽閨女的意思再說。」

蒙將軍夫婦都以為蒙靜會反對這門婚事,不料蒙靜卻說願意和宋家接觸。她想先看看宋安平是個什麼樣的人,如果還能入眼的話,她願意嫁給宋安平。

蒙將軍嚇懵了,「閨女啊,你千萬別因為婚事艱難,就飢不擇食……」

「女兒沒有飢不擇食。」

蒙靜不客氣的對蒙將軍說道,「女兒相信宋家的家風,覺著宋家挺好的。」

「可是宋安平不好。」

蒙靜昂著頭,一臉得意地說道:「他打不贏我。我要是真嫁給他,我肯定管著他。他要是不聽我的話,我就揍他。我相信宋大人願意聘娶我為兒媳婦,也是希望我能替宋家管著宋安平。」

蒙成將軍無話可說,只能再次問道:「真願意?」

蒙靜一臉無所謂的態度,「先看看吧。眼看著就要過年了,婚事不急在這會。」

蒙太太想說,過了年又大了一歲。二十歲還沒出嫁的大姑娘,這可怎麼得了。

既然蒙靜不反對,蒙太太就去了侯府見了顏笑笑。想通過顏笑笑給宋安然傳個話,蒙家母女想先和宋安然見個面,試探一下宋家的態度。

之所以見宋安然,而不是直接去宋家見小周氏。是因為蒙家打聽出來,無論宋安平的婚事,還是宋安傑的婚事,宋子期宋大人都沒讓填房小周氏插手。她們去找小周氏也沒有用。

反倒是已經出嫁的宋安然,能在宋安平和宋安傑的婚事上起到決定性的作用。

顏笑笑爽快的答應了,給娘家遞了帖子,得了回復后,趕在過年前,顏笑笑帶著蒙家母女來到了晉國公府。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宋安然在小花廳里見了蒙家母女。

顏笑笑也在旁邊作陪。

顏笑笑非常不客氣地問道:「大嫂,你怎麼想到將蒙靜嫁給你的兄弟?你這不是亂來嗎?」

宋安然先瞥了眼蒙家母女。蒙太太臉色發青,顯然很不滿顏笑笑這麼說話。

至於蒙靜,倒是挺平靜的。要麼她不在乎,要麼就是心性沉穩,不會輕易暴露自己的情緒。

宋安然對顏笑笑說道:「二姑奶奶什麼時候關心起宋家的的事情?你這手伸得這麼長,就不怕我一刀斬斷它?」

宋安然語氣溫柔,可是說出口的話卻像刀子一樣。

顏笑笑的臉色瞬間變了,「大嫂,宋家想娶蒙家的姑娘,我身為蒙家的宗婦,當然要關心。」

宋安然嗤笑一聲,說道:「真沒聽說過宗婦還要插手族人的婚喪嫁娶。二姑奶奶,這世上不是你一人在做宗婦,你別忘了我也是顏家的宗婦。我就不像你,我不會一天到晚沒事瞎操心。」

顏笑笑氣的臉色發白,「大嫂對我這麼不客氣,是不是對我有成見。」

宋安然輕聲一笑,說道:「成見談不上,就是不想聽二姑奶奶在我耳邊嘮叨。說句大實話,二姑奶奶,你沒資格坐在這裡『指教』我。」

宋安然徹底撕破臉皮,不給顏笑笑留半點情面。

顏笑笑騰的一下站起來,臉色漲紅。宋安然當著蒙家母女的面落她的面子,實在是太過分。

顏笑笑怒道:「大嫂,我先去見老太太。此事我們晚一點再理論。」

顏笑笑氣呼呼的離開了。

宋安然轉頭一笑,對蒙家母女說道:「讓你們看笑話了,請多包涵。」

金牌銷售是如何煉成的 蒙太太趕緊說道:「夫人太客氣了,是我們給夫人添麻煩。」

宋安然笑著,招呼蒙家母女喝茶。

接著宋安然同蒙家母女敘家常,了解一下蒙靜平日里在家裡做些什麼。

蒙太太想說蒙靜每天在家裡繡花看書,卻不料蒙靜直接拆台,直說自己整日里在家裡舞刀弄槍。將蒙太太氣了個半死。

萬界登錄之我有億萬弟子 宋安然笑道:「蒙太太別生氣。我就喜歡蒙姑娘直爽敢言的性格。」

頓了頓,宋安然又說道:「宋家並不要求女子必須會針線。像我三妹妹,自小就學不好針線,家父也從來沒有指責過她一句,更沒有為此拘束著她,要求她必須如何如何。宋家養十幾個針線娘子,針線的活,交給針線娘子去做就行了。正所謂術業有專攻,沒必要勉強一個人去學他不擅長的東西。」

聽宋安然這麼說,蒙太太鬆了一口氣。蒙靜則睜大了眼睛,一副很好奇的樣子。

宋安然含笑說道:「蒙太太今天帶著蒙靜過來,肯定是有什麼問題想問吧。蒙太太不用拘束,有任何問題不妨直接問我。婚事成不成在其次,至少我們兩家都能做到坦誠相待。」

蒙太太斟酌著說道:「夫人說的極是。今日我過府,的確有些疑問。」

猶豫了一下,蒙太太又繼續說道:「宋家安平少爺的脾氣性格,我們也了解了一下。想必宋家事先也了解過我家蒙靜的脾氣性格。我就想問一問,宋家之所以看上我家蒙靜,是不是因為我家蒙靜像個野小子,能夠管得住宋家安平少爺?」

宋安然放下茶杯,笑了笑,說道:「不瞞蒙太太,宋安平的確有些不像話。他讀書不肯用功,習武也沒興趣。

雖說家父並沒有完全放棄他,依舊逼著他每日讀書,可是他卻將讀書的時間完全浪費了。不僅如此,如今他還喜歡破罐子破摔,時不時的就搞出點事情出來。

家父想要管教,卻有心無力,畢竟沒辦法一天十二個時辰都盯著他。就算家父派人在他身邊守著,他也只能老實一段時間。時間一長,他老毛病又犯了。

前段時間,家父還暴揍了他一頓,讓他好好反省。不過我們都知道,他不可能誠心反省,過段時間他又會故態復萌。

說實話,我有點心疼蒙姑娘,讓蒙姑娘嫁給宋安平,實在是太委屈蒙姑娘。如果蒙家不同意這門婚事,我們完全能夠理解。宋家絕對不會對蒙家有怨言。」

蒙太太聽到宋安然如此坦誠的說話,先是緊張,接著又鬆了一口氣。

宋安然如此坦誠,看來宋家是很有誠意的。

蒙太太想對宋安然說,蒙家願意這門婚事。

卻不料蒙靜搶先問道:「我能問夫人幾個問題嗎?」

諸天金手指 宋安然含笑點頭,「蒙姑娘請問。」

蒙靜不顧蒙太太給她使眼色,擲地有聲地問道:「如果我嫁給宋安平,我能管教宋安平嗎?」

宋安然笑了起來,「當然。不瞞蒙姑娘,宋家從一開始,看中的就是蒙姑娘的勇猛無畏。」

蒙靜有些不好意思,不過她還是繼續問道:「那我能動手打宋安平嗎?要是我動手打了他,宋家會不會說我不守婦道,竟然敢對夫君動手。」

宋安然抿唇一笑,鄭重說道:「蒙姑娘如果嫁給宋安平,當然可以動手打宋安平。不過前提是有理有據,同時不能將人打殘打死。

如果蒙姑娘因為心情不好就打人,這肯定不行。既然嫁給了宋安平,蒙姑娘就不能生出二心,必須對婚姻忠誠。同時也不能做出有損宋家家族利益和臉面的事情。」

蒙靜大聲的說道:「我肯定會對婚姻忠誠。如果嫁給了宋安平,我就是宋家的一員,我自然不會做有損宋家臉面的事情。如果我要對宋安平動手,我肯定是關起門來悄悄打。不會大張旗鼓,鬧到人盡皆知。」

蒙太太捂臉,她都快被直腸子閨女給打敗了。真是什麼話都敢說。口口聲聲的說要打宋安平,這怎麼得了。

更讓蒙太太感覺不可思議的是,宋安然竟然給了蒙靜肯定的回答。

蒙太太睜大了眼睛,心想宋家人果然不走尋常路,全都是奇葩。

宋安然有些喜歡蒙靜的性格。她笑著問道:「蒙姑娘,你還有問題要問嗎?」

蒙靜這會才感到不好意思,臉頰有點紅,「夫人,剛才是我放肆,請你見諒。」

宋安然含笑說道:「我說了,我就喜歡蒙姑娘直爽敢言的性格。」

蒙靜偷偷一笑,說道:「多謝夫人欣賞。」

宋安然轉眼看著蒙太太,「蒙太太,不知蒙家對這門婚事是怎麼打算的? 木蘭無長兄 如果蒙家不願意的話,宋家絕不會勉強。」

蒙太太笑著說道:「夫人多慮了。能和宋家結親,是我們蒙家的榮幸。不過我們想先見一見宋安平,方便嗎?」

宋安斟酌了一下,說道:「不瞞蒙太太,宋安平之前被家父暴揍一頓,現在還躺在床上養傷。如果蒙太太想見他的話,要等到正月才行。」

蒙太太連忙說道:「正月可以。」

宋安然說道:「此事我會和家父商量,等確定好了時間,我會派人同告訴蒙家。蒙太太,你看這樣可以嗎?」

蒙太太連連點頭,太可以了。蒙太太第一次見到態度這麼誠懇,說話這麼坦誠的相親家屬。宋家毫不掩飾宋安平的缺點,這一點讓蒙太太特別滿意。

就憑宋家這樣的行事作風,宋安平再壞,也不會比京城真正的紈絝子弟壞。宋安平的壞,最多就是小打小鬧,遠遠沒上升到敗家的地步。

蒙靜能夠嫁到宋家這樣的好人家,也是一種幸運。畢竟,這個世道對女子太過苛刻。宋家不嫌棄蒙靜,能夠接納蒙靜,就說明宋家不是那種刻板,不知變通的人家。相反,宋家很開明,允許家裡的成員有不同的想法和喜好,前提要是積極正面的。

和宋安然的一場談話,讓蒙太太安心下來。

蒙太太決定先行告辭,不等顏笑笑。

顏笑笑說話實在是太不客氣,既不給娘家人面子,也不給夫家人面子。以後還是盡量少和顏笑笑打交道。

宋安然送走了蒙家母女,這才前往上房見顏笑笑。

顏笑笑正陪在顏老太太身邊說話逗趣。並且趁機給顏苗,顏婷婷說媒。

去年,顏瑤瑤出嫁,嫁給了鎮北侯世子。如今,府中適婚的姑娘就只剩下庶出的顏苗,和嫡出的顏婷婷。

顏苗和顏婷婷都是二房的姑娘,也是顏笑笑的妹妹。

顏笑笑想替兩個妹妹說媒,這是好意。

不過當顏老太太和二太太得知顏笑笑看中的人家后,紛紛皺起眉頭,心裡頭怪顏笑笑做事不靠譜。

讓自己的妹子給人做填房,這是什麼腦子,才做得出來。

二太太很不高興,顧及著顏笑笑的面子,才沒有出言呵斥。

顏老太太暗自嘆氣,顏笑笑以前做姑娘的時候挺靠譜的一個人。自從嫁給了蒙野,顏笑笑就狂奔在不靠譜的道路上。一去不回頭。

顏老太太主動轉移了話題,免得大家尷尬。

顏笑笑看出大家對她有意見,心裡頭也很不高興。

正好這個時候宋安然過來,顏笑笑就將矛頭對準了宋安然。

「大嫂,蒙太太和蒙靜人呢?怎麼沒帶她們過來給老太太請安?」

宋安然先給顏老太太,二太太孫氏見禮。然後才回答顏笑笑的問題。

宋安然說道:「蒙太太和蒙姑娘已經回去了。她們讓我轉告二姑奶奶,感謝二姑奶奶陪她們走這一趟。改天她們還會親自上門道謝。」

顏笑笑蹙眉,不高興地說道:「連聲招呼都不打就走了,真是一點禮數都沒有。」

顏老太太瞥了眼顏笑笑,沒理會她。

顏老太太問宋安然,「大郎媳婦,你兄弟的婚事說定了嗎?」

宋安然躬身說道:「蒙家願意同宋家結親。不過還是想先相看一下安平。」

顏老太太笑呵呵的說道:「這麼說來,過一段時間就能喝到安平的喜酒。」

宋安然笑著說道:「孫媳婦也喜歡此事能夠順順利利。畢竟蒙靜這個姑娘挺好的,安平能夠娶到她,也是福氣。」

本來沒人理會顏笑笑,卻不料顏笑笑在這個時候突然插話,說道:「蒙靜那姑娘男不男,女不女的,到底有什麼好?為什麼宋家會看上蒙靜?宋安平要娶妻,蒙家的好姑娘多的是,沒必要只盯著蒙靜一人。」

顏老太太微蹙眉頭,輕聲呵斥道:「笑笑,不會說話就不要說話。」

二太太孫氏也怒道:「笑笑,你是怎麼回事?你大嫂正和老太太討論宋安平的婚事,你插什麼話。無論是蒙靜,還是宋安平,同你有什麼關係?」

宋安然冷笑一聲,說道:「二姑奶奶的手太長,總喜歡伸到不該伸的地方。」

顏笑笑連著被三個人斥責,心裡頭很是委屈。

顏笑笑絞著手絹,說道:「我說的都實話。雖說話不好聽,但是我的出發點是好的。」

二太太孫氏很生氣,大吼一聲,斥責道:「笑笑,你還沒認識到你的錯誤嗎?不管你的出發點是什麼,你也不該用這樣的態度來議論宋安平和蒙靜的婚事。

作為親戚,如果這門婚事有問題,我們私下裡提醒一句就行了。如果沒有問題,大家就真心的祝福。你在哪裡陰陽怪氣的,誰樂意聽?

你知不知道你這樣說話,將人都得罪了。別說你大嫂不高興,就是為娘也替你臉紅。這麼大年紀了,連怎麼說話都不知道,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當年我教你的那些道理,你都忘記了嗎?」

顏笑笑沒有想到自己的親娘會當著大家的面,如此嚴厲的怒罵自己。

顏笑笑感情上受不了,哇的一聲大哭起來,哭得不能自已。

顏老太太暗嘆一聲。顏家的姑娘到底是怎麼了?為什麼小時候看起來樣樣都好的姑娘,長大后一個個性子都這麼怪異。

顏飛飛是這樣,顏笑笑又是這樣。

目前看來,還是顏琴同顏瑤瑤比較穩重,兩個人出嫁到夫家,都沒鬧出什麼是非來。

二太太孫氏也心疼閨女,可是她不能縱容顏笑笑。

二太太孫氏怒罵一句,「你還有臉哭!你自己想一想,這些年你回娘家說的那些話,做的那些事情合適嗎?你怎麼就從來不知道反省?」

顏笑笑哭著說道:「我反省什麼?我沒錯,我憑什麼反省。娘,你是我親娘嗎?你為什麼對我這麼殘忍。」

「你……」

二太太也被顏笑笑氣了個夠嗆。這死丫頭,腦子裡面都是水嗎。

二太太孫氏乾脆拉著顏笑笑出了上房,打算帶顏笑笑回二房好生教導教導。

顏笑笑被二太太孫氏帶走了。

顏老太太嘆了一聲,一臉疲憊。

顏老太太對宋安然說道:「安然,不要和笑笑計較。笑笑在蒙家過得不如意,心裡頭積累了太多的怨氣。每次回娘家,就是她發泄怨氣的時候。老身看她這樣子,的確很不像話。不過好在你二嬸娘是個明白人,沒有縱容笑笑亂來。」

宋安然點頭說道:「老太太放心,孫媳婦不會和二姑奶奶計較。孫媳婦就是心疼二嬸娘,二姑奶奶出嫁這麼多年,二嬸娘還要替她操心。」

顏老太太無奈嘆息,「兒女都是債。看笑笑這樣子,你二嬸娘到死都要替她操心。」

宋安然輕聲說道:「二姑奶奶去年終於生了兒子,如今她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顏老太太哼了一聲,「不就是那些老問題。什麼婆媳不和啊,夫妻不睦啊。就笑笑那個脾氣,誰能和她和睦相處?她自己不反省,宗是怨這個怨那個,老身都聽煩了。老身也苦口婆心勸過她,奈何她根本聽不進去。罷了,罷了,兒孫自有兒孫福。老身是管不了那麼多的。」

「老太太還需放寬心。二姑奶奶的事情,總會解決的。」

宋安然說著不要錢的安慰話。對於顏笑笑的情況,宋安然根本沒指望。顏笑笑的脾氣就那樣,想讓她改,何其艱難。

與其讓顏笑笑改變性格,不如讓顏笑笑將精力都用在孩子身上。好好教養孩子,將孩子健康養大,讓他們成才,有個好的未來。這樣做還實際一點。

不過顏笑笑未必會接受這樣的堅毅。

宋安然不關心顏笑笑的生活,見顏老太太累了,宋安然趁機告辭。

顏笑笑被二太太孫氏教訓了一通,也不知道聽沒聽進去。反正傍晚的時候,二太太親自將顏笑笑送出二門,一路上殷勤囑咐。

……

年底很忙,忙著過年。

今年過年,國公府比往年又要熱鬧一些。一是孩子們一年年大了,跑跑跳跳,添了不少人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