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動身後的魚尾,劍齒一邊警惕的觀察着四周佈滿電石礦的裂縫,一邊再次遊動出一段距離。

0

“我明明看見了那道電光的啊,不然怎麼會找到這個地方。但怎麼一隻能發出電光的生物都沒有?”

劍齒再次沿着裂縫搜索了一大段距離。無論是劍齒的精神感應還是劍齒魚們的眼睛都沒有發現什麼異常,不大不小的電石礦裂縫之中,除了浮游生物、偶爾遊過的小蟲子和水生植物外,根本沒有什麼能發出電光,甚至威脅到自己的生物。

“可惡,未知的才讓人不爽。怎麼都好,就算你給我冒出一隻雷霆獸都好啊,混蛋。”

搜索了好一段時間,就連劍齒都不得不懷疑自己剛剛是眼花了。

“難道真的是我神經過敏了?看來來到這個世界後亂七八糟的煩心事太多,現在終於開始出現神經過敏之類的事了。”

見同伴中有些個體已經疲憊不堪,而臨時巢穴中還有一大羣等着電石礦救命的患者,劍齒在心中重重的舒了口氣,壓下疑惑。

“算了,現在還是走一步算一步吧。先去把其它劍齒魚們叫來,治好電石缺乏症再說。”

下定當前計劃,劍齒立刻帶着魚羣迅速向現在的臨時巢穴游去。

“對了,你們幾個留下來守礦。”

突然想起電石礦這兒也應該有幾隻劍齒魚守衛,或者說是以防萬一,如果自己忘記路的話,還可以通過感應它們大略位置到達這個地方。

於是,十幾只劍齒魚留在了電石礦周圍。

※※※

淺海海底世界已經逐漸繁忙起來,前端時間的連續大地震好像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現在的生物們仍然各自生存着,沒有誰會想起那些給自己或前輩帶來巨大傷害,但也改變了世界的自然運動。

魚類自從最初的脊柱出現之後,也逐漸繁盛起來。

一條頭甲魚正在水中緩慢遊動,爲了保護頭腦,它們不惜一切增強頭骨性能,但這導致頭骨太重,從而一次也只能移動一小段距離就需要休息上一會兒。

突然,頭甲魚的雙眼似乎看見什麼危險可怕的東西,奮力晃動魚尾,趁着還沒有力竭,頭甲魚躲到了一堆水生植物之中。

遠遠的,有一條長蛇般的巨型生物形狀物體緩慢移動着。

是移動哦,不是遊動更談不上走動,是完全沒看見其有什麼動作就能以貌似緩慢,實則較快的速度向前行動的移動着,彷彿是按着慣性在做接近勻速運動一般。

這是一條什麼生物呢?超級獵食者?海底巨獸?史前大烏賊!啊不,現在比史前還史前啊。

如果會思考的生物遠遠看見這條巨獸的身體,就會冒出這樣的疑問吧。特別是偶爾還有一輪電光環,圈住其身體從其頭前沿圓筒狀的身軀向後直達尾部,更是顯示出極大的威懾力。

當然,在這樣的威懾力之下,其周圍和前進道路之上的生物們都逃之夭夭。

獵食者?

它或許是一條強大無比的獵食者,而對於這條巨獸而言,沒有獵食者能獵食它吧。(旁白菌如是想到)

對於眼前可能的食物似乎被自己嚇跑,巨獸沒有一絲不滿地繼續移動着,銀白色泛着電光的身軀盡顯超級獵食者風範。不愧是巨獸啊,一點不爲生存擔憂。(旁白菌已經爲其定性)

接近了!

龐大無比的巨獸緩緩接近了旁白菌所在位置(大霧)。

在巨獸的中段,貌似胃部的位置微微鼓起了一些。

原來如此,看來它才吞掉一隻大型生物不久吧。

(旁白菌腦補中)在不久前的某段時間,一條渾身佈滿鱗甲的銀白色蛇形巨獸正沿着岩石間隙在昏暗的水中游動,靈活的接近一隻茫然無知的大型動物,然後張開其血盆大口,將才發現巨獸而驚慌失措的大型生物整個吞入口中,然後巨獸便悠閒的一邊消化腹中的食物,一邊閒庭信步的在海中巡遊,宣揚自己的強大。(腦補結束,旁白菌打了一個寒顫。)

嘛,我們回到劍齒處。

剛剛返回巢穴的劍齒幸運的發現魚羣此時沒有遭遇獵食者。

“所有傢伙都快出來,我發現電石礦了。”

影帝帶我上熱搜 心中爲自己的行爲補上一句臺詞,好不容易發現了電石礦的劍齒高興的控制着所有的劍齒魚們游出巢穴,在巢穴上方再次組成一隻龐大的劍齒魚羣。

“向前,我們的目標是可口的電石礦。”

錘子大魔王 魚羣在劍齒的控制之下開始緩慢移動,不過很快問題就再次出現。

一些病重的劍齒魚移動過於緩慢,和健康的劍齒魚漸漸拉開距離,龐大的魚羣一分爲二。

“真是多災多難啊!”

“拋掉移動緩慢個體?”

這基本不做考慮,劍齒魚們累死累活找了這麼久的電石礦,主要還不是爲了保住它們麼。當然,還有整個劍齒魚羣的消耗也是重要原因。

“讓整個魚羣減慢速度?”

這更是攸關生死的事。如果讓整個魚羣減緩速度,那這個病怏怏的龐大魚羣不就是在向其它獵食者們廣而告之:“這裏有大型移動食物倉庫”不是嗎。就算能趕跑大部分獵食者,劍齒對於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也是極力避免的。

在這種緊要關頭,一個點子從劍齒的意識中冒出。

然後,一個怪異的魚羣出現了,比較健康的劍齒魚們在魚羣外圍遊動,而移動緩慢的犯病劍齒魚們則再魚羣內部,由健康劍齒魚帶動着向前移動。 染指帝婚:1001夜總裁濃情愛 這樣速度相當來說提高很多。

不過這樣整個魚羣移動速度雖然加快,接近正常速度,但魚羣面對危險的反應能力卻大大降低。

“現在也只能做到這個程度了。”

無賴的選擇這個相對而言較好的辦法,劍齒帶着這個彷彿被拉長的梭子樣魚羣繼續向前。

這個怪異的魚羣產生了奇特的作用,緊密的長條狀龐大形體,使得其遠遠看起來就像一條海底巨獸般。普通的動物,無論獵食者還是素食者,遠遠看見這樣的龐大體型,就已經嚇得逃掉或躲藏起來。就算大型獵食者仍然會靠上來,但在劍齒控制魚羣隔一段時間一次電力爆發下還是將其趕跑。至於超級獵食者,想要遇上可是件極爲困難的事。

“看起來我臨時想出來的東西還是不錯嘛。”

對這個臨時性的僞·巨獸,劍齒感覺不錯,不過……

看着眼前本來已經開始變得繁忙的淺海世界,在自己的魚羣帶領着偶爾閃現的電光路過時,除了浮游生物和無法移動的植物,就沒一隻動物出現。

“真是荒涼啊。”

“不過這種魚羣移動方式,也就現在急切需要趕往電石礦時可以用用,平時用的話,放電的營養消耗太大了,而且食物都被嚇跑了,讓我吃素根本就不夠嘛。”

對於現在的情況,劍齒也有些無語。在向電石礦移動途中,劍齒綜合考慮這種移動方式的作用和消耗,認爲其限制太多,屬於特殊情況的專用方式,不可推廣。

……

電石礦終於出現在僞·巨獸魚羣前方,前方也出現了劍齒魚。

可是,它們似乎在於什麼東西對持着。

隨着逐漸接近,前方的劍齒魚們看見這個龐大的陣勢,有些騷動。魚羣也漸漸出現在劍齒的視線中,一隻、三隻、十隻、百隻……

“等等,我只留下了十幾只啊,怎麼一回兒就出現幾百只劍齒魚?”

疑惑的劍齒散開陣勢,讓成年劍齒魚居前應對。此時,與這幾百只劍齒魚對持的生物顯現出來。

正是留守的十幾只劍齒魚。

“原來如此。”此時的劍齒大概也瞭解了問題之所在了,“看來是從前分流出去雷擊蟲進化的魚羣,沒想到在這兒遇上。”

只要是獨立個體,相互之間就會有爭執,何況這些劍齒魚以及分流出去很久了。起初這幾百只劍齒魚還有些抗拒,但隨着劍齒的靠近,但劍齒魚們進入劍齒的精神感應之內後,慢慢的,劍齒魚們停下了對峙,重新匯合爲一個一千多隻劍齒魚的大魚羣。

“剛開始發出電光的生物,應該就是這些傢伙了吧,可能是見到我的劍齒魚羣之後就跑掉了。”之前的電光看來有了解釋,這些分流後進化的劍齒魚們在這塊電石礦周圍聚居,發現劍齒它們後便帶着整個族羣過來,大概是想趕跑爭奪礦脈的同族,誰知是主意識的族羣。不過這都不重要了。如果不是主意識的族羣,它們可能還會爭奪一下,但有主意識在,它們的首要事項就是聽從主意識的吩咐。“幸好只是對峙還沒打起來,看來至少劍齒魚不像人類那麼喜歡內鬥。”

劍齒的心情很好,電石礦找到了,而且還遇見了從小細胞開始就沒遇上的同族遭遇事件。帶領着病怏怏的劍齒魚魚羣們如同最初雷電蟲們一般,圍着電石礦聚居下來。

“現在這兒住上一段時間,休整繁殖一下之後再繼續登陸吧。”

讓一直躲在魚羣內部,因而消耗很少的犯病個體一邊以浮游生物和植物爲食,填飽肚子;一邊慢慢補充電石礦,恢復身體。劍齒自己則帶着消耗較大的劍齒魚們分批獵食因爲僞·巨獸的消失而漸漸出現的動物們。 「我就知道,」於部長笑了一聲,「我去她宿舍找了三次,讓她加入學生會,她都沒有理我,怎麼可能會主動找我。」

張向歌疑惑更重:「你主動找她三次?因為她長得好看?」

外聯部主要看顏值,秦苒那顏值,張向歌覺得也不是特別難理解。

「什麼長得好看,我們學生會要這麼好進還是京大學生會嗎?」於部長嘖了一聲,「你不知道嗎?那個秦苒今年京大的新生王,高考狀元,我們校長好不容易請過來的,前後都有物理系的江院長把控著,哪裡會隨意加社團學生會。」

這樣的學生不需要靠學生去找人脈進實驗室一類的。

他們只要專心搞學術,其他的博士院長或者學校都能解決。

於部長之前還找過秦苒兩次,後來江院長給於部長打了個電話,於部長就遺憾的放棄了。

「張總,您如果沒有其他事情的話,我就掛了。」於部長開口。

張向歌沉默了一下,「麻煩你了。」

他手上還拿著杯酒,把手機放下,這杯酒一飲而下。

「怎麼了?」包廂里剩下的三人看張向歌這樣,不由詢問了一句,「事情不順利?」

張向歌搖了搖頭,然後把酒杯磕在桌子上,「你們知道秦小姐在京大吧?」

「我知道,圈子裡還傳著雋爺花了不小的代價。」一人開口。

這件事在六月初的時候就開始流傳,也不知道從誰嘴裡傳出來的,還說臉程老爺子都有參與。

「都是謠言,」張向歌看著三人,扔下一句話:「秦小姐是今年的高考狀元。」

**

雲錦小區。

秦陵今天放假,一直在房間玩遊戲,直到得到了秦苒肯定的回答,他眼睛才亮了亮。

拉開門出來,秦漢秋還是坐在桌子上,那位秦叔坐在他對面。

「還沒看完嗎?」秦叔拿了桌子上的一份數據,沉聲開口。

秦漢秋羞愧的低頭:「還沒有,秦叔。」

「電腦呢?」秦叔按了一下額頭,詢問。

秦漢秋立馬回書房,把自己的筆記本電腦搬過來。

秦叔看了身後的中年男人一眼,中年男人拿了一個優盤把裡面的軟體拷上去,「中秋三天,看完文件,再把這電腦上的代碼整理好給我。」

秦漢秋一陣頭大,不過還是點頭:「是,秦叔。」

吩咐完,秦叔才跟中年男人一起離開。

中年男人按了電梯,「秦管家,二爺沒受過系統教育,現在能看得懂文件,這半個多月,已經是極大的進步了。」

這半個多月,秦叔給他找了不少私教,完全是填鴨式的教育。

秦漢秋雖然人憨,但是腦子卻挺靈光。

「我知道,但還不夠,」秦叔眉心擰著,「這麼大家業,還有四爺跟歐陽家虎視眈眈,他扛不下來。」

眼下秦家已經早不如以前,附庸的家族也一個接著一個去投奔歐陽家。

兩人走到樓下,司機已經在等了。

打開後車門。

秦叔坐好之後,感覺到手邊有一個東西,他讓司機打開後面的車燈一看,就看到了一個優盤。

「這……」秦叔一愣。

中年男人聽到秦叔的聲音,也往後面看了看,「這不是給二爺的優盤嗎?」

「是今天技術部送來的半成品,跟二爺的優盤弄混了。」秦叔按了下太陽穴。

中年男人一愣,「那把車開回去再換回來?」

車子已經開出了雲錦小區,駛到了大路上,秦叔想了想,搖頭:「算了,二爺資料都不一定能看的完,中秋讓他輕鬆一下吧,下次再給他。」

聽秦叔這麼說,中年男人點點頭,也沒再多說什麼。

車子開走。

801。

等秦叔他們走了,秦陵才從裡面出來。

秦漢秋頭疼著翻著一堆文件,看到秦陵:「小陵,你怎麼出來了?餓了?」

「不是,」秦陵搖頭,他拿著手機,看著秦漢秋,臉上沒什麼表情,但眼睛挺亮:「姐姐明天中午會過來吃飯。」

他說的姐姐,從來只有秦苒。

秦漢秋聽完,眼前一亮:「真的?那我明天早上要早起買菜。」

霸道總裁竊心妻 他很會做飯,以前跟寧晴在一起的時候,也多是他做飯。

手藝不錯,住在雲錦小區,秦叔雖然經常說不用他做飯,但秦漢秋一直也改不掉這個毛病。

「小程也來的吧?」秦漢秋再次詢問。

霸情:惡魔的枕邊人 這個秦陵沒問,不過想了想,還是回答:「程大哥才不會不來。」

「好。」秦漢秋臉上浮現出十分明顯的笑意,然後就拿出來一個單子開始寫明天的菜單,至於電腦就被他隨手放在了桌子上。

**

翌日。

秦苒起得不算早,她下樓的時候,程雋晨跑完,連澡都洗了,也才剛吃飯。

程溫如雙手環胸,筆直的坐在凳子上,氣勢很足。

看到秦苒下來,她臉色瞬間破冰,「苒苒,今天中秋節,你有什麼活動沒?姐姐帶你出去玩,晚上再帶你去吃飯。」

秦苒走到餐桌邊坐下,拿了筷子,十分抱歉的開口:「我今天要去我弟弟那裡。」

「你弟弟?」程溫如一愣,她從來沒有聽秦苒提過家人。

只是從陸照影那裡聽說秦苒的外婆去世了。

所以一直沒敢在秦苒面前提起親戚之類的,這會兒聽說她還有個弟弟,但也不好問,只是十分遺憾,面上還若無其事的:「沒事,你跟弟弟好好玩。」

她低頭,給程老爺子發了條微信。

想了想,又問了秦陵的年齡跟喜好后,又讓李秘書送來了一個禮物。

限定版的奢侈品遊戲機。

這件事程雋早就知道,兩人吃完了飯,在樓下跟程溫如聊了一個小時左右,就出發去雲錦小區了。

雲錦小區不在校區周圍,但地段也不錯,今天過節,人流量大,程雋開車開了獎一個多小時才到達雲錦小區。

車子後座還放了三個禮品袋,一個是程溫如給秦陵的,兩個是程雋讓程金準備的。

秦苒看了看,沒看出來禮品袋是什麼,大多也就補品之類的。

程雋把車鑰匙遞給了秦苒,自己輕鬆的拎著三個袋子進了電梯。

到達801的時候,秦漢秋拿了個鍋鏟來開門。

他現在形象也有了大變化,穿著名牌衣服,因為骨相好,四十歲的年紀,這半個月一直沒抬出門,也沒打工,臉上看不出太大的風霜,拿到外面也是能擺得出來的。

「你們倆先坐,我還有兩個菜。」他讓秦陵給兩人泡了茶,又去廚房噼里啪啦的做菜。

程雋放下禮品袋之後,就脫了外套,又將襯衫卷了幾道。

看了眼坐在桌子上的秦苒姐弟二人,他就去了廚房幫忙。

「在編程序?」秦苒拖了張椅子,坐在秦陵身側,他在擺弄一個班成形的程序,「挺厲害啊。」

秦陵才剛接觸這些,秦苒列給他的書單,他沒有完全看完,只略微寫了一點運轉代碼,就卡殼了。

聽完秦苒的誇獎,秦陵撓了撓頭:「這個是秦爺爺給爸爸的任務,讓爸爸中秋期間完成。」

「他?」秦苒翹著二郎腿,「你確定?」

秦家那些人瘋了吧,秦陵都搞不定,還交給秦漢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