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探子來報,在隊伍的正中間,有一個騎神駿白馬的將軍。

0

張任上次陪同劉璋在涪水迎見劉備,曾經與劉備騎馬相見,看到他座下一匹神駿異常的白馬,當初自己都有些眼紅。

既然白馬出現在軍中,料必是劉備親自領兵而來,張任心中火熱,這次要是能夠射殺或者抓獲劉備,這可是不世之功!

不但成都之危自解,這染指荊州,也是大有可能的!

張任心中狂喜,但並沒有影響他的情緒,他安排神射手手專門瞄準白馬,並吩咐手下軍士,好好隱蔽身形,不可驚動敵軍,把前面的軍卒,盡數放過去,只等騎白馬的敵將過來,再一起放箭。

龐統和魏延商量良久,沒有可行之計,魏延雖然立功心切,但因為劉備一再不讓龐統前來,他也害怕龐統出事,就建議原路返回。

龐統當然知道,現在已經被敵軍發現,已經沒有了奇襲的效果,原路返回是穩妥之計!

但龐統性喜奇謀,就這樣被張任逼回去,心有不甘!但要耗費大量兵力強攻,就算他不在乎,魏延也不會贊同。

龐統想起諸葛亮的來信和彭羕的預言,心裡也有點發毛,剛想同意魏延的提議,抬頭看到了魏延身後飄揚的旗幟,猛醒過來,心生一計。

現在雖然是秋初,但在這山澗之中,秋風吹過,透出陣陣涼意,而風的方向,剛好是朝谷口而去。

前幾天,泠苞想要掘開涪江,水淹魏延、黃忠大營,今天龐統又被張任埋伏,他這做軍師的還沒有出計,就被對方連番算計,自然想要還以顏色,卻是無意中發現了一個很好的火攻機會。

龐統心下定計,更不遲疑,吩咐部分軍士開始砍伐樹木,先斷開火路,免得火勢倒轉。

然後讓一部分軍士大量收集枯枝、落葉等易燃之物,分放到數個易於生火的地方,準備一齊點火。

張任手下的三千人馬,得到不許暴露的命令以後,只能趴下身子,藏身在山坡雜木林中,被蚊蟲叮咬,雖然強忍下來,但癢的越來越難以忍受,很多軍士開始放下兵器,互相抓癢。

一個時辰過去了,張任的哨兵還是沒有發現劉備軍出現。

張任心中疑惑,劉備肯定不會在這進退不得的山谷內安營紮寨,他遲遲不出來,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劉備已經發現了自己的埋伏。

但張任也不太擔心,就算是劉備發現了自己的埋伏,也是束手無策,當初挑選埋伏的地點,迫費了他一番心思。

這裡是峽谷內最為狹窄的部位,而且兩面山體陡峭,難以翻越,這裡的地勢太危險,谷底兵力施展不開,就算有千軍萬馬,也難越雷池一步!

張任心想,也不能在這裡乾等,就開始揣摩劉備的心思,設身處地一想,自己碰到這種情況,也只有退卻一途。

張任立功心切,自然不想放過這個立功的機會,想著劉備可能會退走,正想著要不要領兵追殺,猛然間,從谷內有數股濃煙,滾滾而來,轉眼之間,濃煙散開,整個峽谷有如被一層薄霧籠罩。

雖然山谷內還是朦朧可見,但濃煙中有一股刺鼻的味道,軍士們已經開始嗆咳,不少軍士直不起腰來。

山風吹來,帶著一股暖意,張任猛醒過來,這可不是單純的煙熏,而是劉備在準備火攻。

張任大驚失色,這裡地勢險要,如果真的火起,軍卒們從山坡下到谷底就頗為不易,要想跑出山谷,還需早點行動,急令全軍疾退。

張任的帶領軍士們,從埋伏地點站起來,扶著樹枝、冒著濃煙,堪堪從山坡下到山谷,張任剛要下令退出山谷,忽聽得一聲炮響,只見谷內有一彪軍馬殺出。

當先一員大將,面如重棗,舞動一桿八十斤的大刀,領軍殺將過來。

張任透過薄霧看得分明,來者是劉備手下大將魏延,當初他們在演習中用劍交過手,給他留下的印象是招法嫻熟,臂力過人,他可沒有把握能夠贏得了他。

張任軍立足未穩,戰意全無,他也不想迎戰,只能在士卒的裹挾下,一齊往山谷外退去。

但士卒們埋伏了大半天,體力消耗可不小,現在遇到危險,都是爭先恐後,往谷口逃去。

山路狹窄,擁塞山谷,張任退兵緩慢,魏延領兵不停砍殺,蜀軍自相踐踏者不計其數,雖然死者不多,但被魏延趕鴨子一樣,順勢趕出了山谷。

張任領軍城,雖然沒有立下軍令狀,還沒有和敵軍正經對陣,三千軍馬就折了將近三成,出谷以後,還是被追殺不休。

張任心有不甘,待要擺開陣勢與魏延對陣,但手下士卒已經膽寒,谷外大路開闊,軍卒們根本不聽他的號令,一哄而走。

就這數十息的時間,魏延領軍衝殺而出,出谷的軍馬越來越多,一轉眼功夫,已經超過五千,後續還在源源不斷湧出,正不知劉備有多少人馬!

魏延出谷以後,並沒有停留,而是擺開錐形陣,尾隨蜀軍,不緊不慢地追殺。

張任雖然也想與魏延見個高低,但手下軍士已經退走,他可沒有孤身斬殺魏延的底氣,只能隨著軍卒們一起敗退。

魏延一路追趕,張任剩下的軍馬越來越少,已經不到四成,照這樣下去,還沒有回到雒城,三千軍馬就會一個不剩。

張任可不認為,回去以後吳懿還會撥軍馬給自己,為了保住這最後的一點本錢,他一咬牙,就要翻身與魏延爭鬥,也好給手下校尉爭取收攏敗兵的時間。

張任挺槍向前,還沒有和魏延接陣,他的背後有鼓聲響起,從雒城方向,塵埃起處,有一彪軍馬軍殺出。

張任暗暗叫苦,以為又中了劉備之計,因為出城之時,張任聽得軍報,劉備是分兩路殺來,難道另外一路大軍已經抄了自己的後路? 後面有兵馬殺來,張任固然嚇得汗流浹背,魏延也不安心,更不敢乘機攻擊。

魏延如臨大敵,手上紅旗接連搖擺,軍卒開始變陣,一陣眼花繚亂之後,錐形陣就演變成一個防守嚴實的方陣。

魏延及時變陣,自然是要應付來軍。

因為他知道,劉備在大路上緩緩推進,沒有這麼快包抄過來,來者肯定是敵非友。

果然,來人是吳懿的心腹將領吳蘭、雷銅。

吳懿和劉璝領軍,在大路上邀戰劉備軍,他不放心雒城的安危,留下他們兩個心腹守城。

吳蘭是成都吳家的傑出代表,他本來屬於劉循部下,跟隨劉循鎮守梓潼,被委以守衛葭萌關的重任。

吳蘭也不負所望,守關多年,從來沒有讓張魯軍攻破關隘,上次因為手下校尉擅自出戰,差點被馬超攻破,也給他敲響了警鐘。

龐羲接報以後,在上報功勞的同時,少不得危言聳聽,這才有了劉璋邀請劉備前來支援。

吳蘭鎮守葭萌關,劉備領軍前來接手防務以後,就沒有了職司,他回到梓潼城賦閑。

劉備假裝撤軍,並沒有將葭萌關交還給吳蘭,而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襲取涪水關,殺了楊懷、高沛。

龐羲派人送劉循回城都,吳蘭作為劉循的部將,領軍陪同回到成都。

吳懿與吳蘭,雖然並不是同一族支,但畢竟是同宗,吳懿因為與成都吳氏相處相當不錯,與吳蘭的關係也非常融洽。

出征前劉璋讓吳懿推薦部將,吳蘭因為是劉循也信任的江陵,當然得到了吳懿的重用,地位還在雷銅之上。

鎮守雒城,等於是吳懿留下的退路,吳蘭、雷同不敢怠慢,親自在城上巡察,忽然聽到西門方向隱隱有喊殺聲傳來。

吳蘭知道,張任已經與劉備軍接戰,特引軍前來接應,本來是要來分潤功勞的,不想剛好接著已經潰敗的張任軍。

雷銅、吳蘭及時接應,張任軍終於止住了潰散之勢,保住了四成的軍隊。

本來,吳蘭、雷銅有心反攻魏延,但看到劉備軍已經穩住了陣腳,後續軍隊越來越多,已經在人數上佔住上風。

吳蘭、雷銅出城只帶了四千軍馬,加上張任的一千餘殘兵敗將,也就剛剛五千,而魏延的防守方陣,已經接近八千,他們已經沒有勝算,只得退回雒城。

魏延雖然在軍隊數量佔優,但都是遠來疲憊之師,自然不敢追殺,就在這山腳下,找了一塊地勢絕佳之地,安營紮寨。

龐統本來早想領軍與魏延一起追殺張任,但魏延擔心龐統的安危,堅決阻止,並嚴命白毦兵做好保護。

龐統這次的火攻之計,其實只用了一半,用煙熏就把張任給逼出來了,心中非常得意。

龐統出來以後,魏延這次在龐統的指揮下,可謂兵不刃血,大破張任,他也知道了自己和軍師的差距,心中對龐統非常敬重。

魏延把營寨紮好,請龐統進入中軍帳內休息,顯然,魏延擺正了位置,把自己當做部下,把主帥的軍帳讓給了軍師。

魏延招待龐統用完晚餐,送他進入帳中休息,安排好護衛,這才回到自己帳中。

他可不敢大意,按照黃忠傳授的經驗,安排多重哨探,分佈在營寨的各個方向,防止敵軍前來劫營。

因為行軍勞累,龐統睡得非常踏實,第二天日升三竿才起床。

吃完早餐,龐統因為率先到達雒城,他也不能閑著,決定查看軍情,定下攻城之計。

本來,魏延是要親自相陪的,但龐統心裡也沒有底,不想大張旗鼓引起城內的警覺,而且魏延要緊守營寨,免得敵軍突襲。

魏延這次領兵出征,自然想立功受獎,對龐統言聽計從,留在營內鎮守,並派出斥候,查探劉備軍的動向。

龐統低調行事,只帶了身邊的十名白毦兵,騎上白馬來到雒城外圍。

他先是遠遠繞城看了一圈,只見城上防守嚴密,城牆高大厚實,要想破城,可不是易事。

龐統本來想在劉備到來之前,想好攻城之策,但現在毫無頭緒,心中有些著急,抬頭一看,南山坡的地勢較高,能夠窺探城內虛實。

龐統吩咐衛士牽馬,從山腳下繞行,爬到了南山坡最高處,居高臨下,查看城中虛實。

龐統騎著大白馬,在城外繞行,早就引起了城頭守軍的注意,馬上派人前去報告吳蘭。

張任因為埋伏劉備軍不成,反而被魏延領兵殺敗,心中鬱悶,晚上也睡得不太踏實,早上起得很晚。

吃完早餐,張任放心不下,就前往西城門查詢,迎面碰到報信的軍士。

張任一聽有騎白馬的將領在探城,現在已經上了南山坡,心中大喜,飛馬來到城門,上了城頭,想要確認一下,來人到底是不是劉備。

張任在城頭望去,又看到了那匹神駿的白馬,但因為距離太遠,他看的不太真切,也認不出那個當先而行的將領到底是誰。

張任不認為,劉備會把自己心愛的坐騎送給部下,他雖然看不真切,他還是認為看城之人必是劉備。

張任雖然不以箭法見長,但他臂力過人,他從背上取下四石強弓,搭上箭,對準劉備所在的方向,一箭射出。

張任射出這一箭,並沒有想到要射中,只是想要嚇唬劉備一下,順便發泄一下心中的鬱悶之氣。

果然,隨著箭矢飛去,張任得到發泄,心裡感覺到舒服多了,正要離開西城門,猛然聽到城頭軍士一陣歡呼,而南山坡上的劉備衛士,已經亂作一團。

……

……

張魯看到劉備和劉璋已經開戰,自然也想趁火打劫,多次催楊柏進軍。

但霍峻和孟達都不是等閑之輩,他們兩人聯手守關,把葭萌關守得和鐵桶一般,楊柏無計可施。

當初,馬超戰敗來投張魯之時,張魯為了籠絡他,準備把女兒嫁給馬超。

楊柏害怕馬超取代自己漢中第一將的位置,就對張魯進言道:

「馬超妻子遭慘禍,皆之貽害也。主公豈可以女與之?」

張魯聽從了楊柏的建議,遂罷招婿之議。有人把楊柏的話告訴馬超,兩人之間就有了仇怨。

後來,楊柏出兵助馬超攻打祁山,卻被馬超擺了一道,悄悄撤走,反而利用楊柏替他阻擋夏侯淵的追兵,楊柏少不得添油加醋狀告馬超。

自此之後,馬超就有殺楊柏之意。

楊柏自然看出來了,就與兄長楊松商議,想要圖謀馬超。

楊柏攻打葭萌關經月,毫無進展,但損失可不小,就派人找張魯討要援兵,他已經和楊松商議,打好了如意算盤,想要讓馬超充當炮灰,有了功勞是自己的,罪責就推到馬超頭上。 張魯脫離劉璋而自立,自然也是有野心的,他一直想要做大做強。

還是劉焉在位的時候,張魯就已經獨立於西川之外,只不過表面上是劉焉的屬下。

劉璋繼位之初,血氣方剛,雄心勃勃,想要做一番大事業。

但他畢竟是子承父業,本身的威望還不足以讓西川所有的人信服,就想找幾個不長眼的官員立威,張魯進入了劉璋的立威名單之內。

於是,劉璋以張魯不順從他的調遣為由,用鐵血手段,盡殺張魯母親及其家室。

又遣其手下大將龐羲等人攻伐張魯,但多次均為張魯所破。

劉璋本欲立威,誰知踢到了鐵板上,奈何不得張魯,反而失了自己的銳氣。

於是,劉璋以兒女親家龐羲為巴郡太守,與張魯對峙。

張魯襲取巴郡不成,割據於漢中,成為一方諸侯。

可以說,張魯做的非常成功,他以漢中一郡之地,牢牢壓制了擁有西川十二郡的劉璋。

曹操想要進攻漢中已久,但因為顧忌馬超和韓遂,遲遲不敢動手。

夏侯淵以假途滅虢之計試探韓遂,韓遂聯合馬超奮起反擊,這才給張魯以喘息之機,漢中也暫時得以保全。

儘管馬超和韓遂在渭水大敗,但作為實力還在張魯之上的盟友,分擔了來自曹操的大部分壓力。

因為在與劉璋的對戰中屢戰屢勝,張魯有信心,就算曹操親自領軍來攻,他也能夠抵擋一二。

但現在的形勢,卻有些不妙了!

馬超徹底敗亡,率領千餘殘兵依附自己。

雖然還是那個馬超,但他賴以橫行天下的西涼騎兵損失殆盡,連續受到兩次毀滅性的打擊以後,馬超自信心受損,像換了一個人似的,無復當年之勇。

本來,張魯還指望韓遂能夠再次興起,抵擋住夏侯淵的進攻,給自己分擔壓力。

誰知道,自從閻行借故帶領大部分軍中精銳離開以後,缺少了閻行和基層骨幹的韓遂軍隊,就和缺了靈魂一樣,實力遠不如從前。

前不久,傳來一個不好的消息,夏侯淵領軍出征顯親縣。

韓遂當時剛好佔據顯親,聞夏侯淵軍隊已至,不敢對陣,居然不戰而逃。

夏侯淵繳獲了韓遂大量的軍糧,以戰養戰,追擊至略陽城。

留下負責監查的部將守衛輜重,夏侯淵發揮窮追猛打的特長,親率精銳步騎,突襲焚毀長離羌屯,斬首頗多。

婚婚欲睡:顧少,輕一點 聽聞部落被夏侯淵襲擊的消息,韓遂軍中的羌兵,再也不肯不聽從他的號令,成群結隊地回援各自的部落,韓遂迫不得已,率軍來攻夏侯淵,以優勢兵力與之對陣。

韓遂上次不戰而逃,實際上是有自知之明,看似他的軍力龐大,其實已經不是他以前的精銳之師,只是烏合之眾,虛有其表而已。

夏侯淵也已經看出韓遂外強中乾的本質,擊鼓奮擊,以少擊多,大破韓遂數十萬大軍。

韓遂遁入羌氐部落中,從此一蹶不振,自身難保,自然不可能援助張魯。

沒有了外援,張魯要想單獨對抗曹操,繼續割據一方,就只有擴大自己的地盤一途了。

張魯深知,增強實力才是硬道理,他吞併西川的心思越來越重。

現在劉備居然搶先出手,張魯當然不想拱手相讓,多少想要得到一些好處,才可以與曹操抗衡。

張魯也知道,要想從劉備虎口奪食,難度可不小,他也沒有這麼大的胃口,只是想佔領巴郡作為大後方。

因此,當楊柏請求援兵的文書送達以後,張魯馬上召集手下官員商議。

楊松搶先對張魯說道:

「主公要攻巴郡已久,這次楊柏領軍強攻葭萌關,損失慘重,請求援兵,馬超自從劉備來了以後,就在汅陽休整,離葭萌關只有一日路程,現在劉備已經退走,不如調馬超本部兵馬到楊柏手下聽用,以馬超的英勇,協助楊柏打破葭萌關,只是時間問題。」

楊松在私底下已經試探過張魯,知道他已經動心,這才搶先出計。

閻圃深知楊松睚眥必報的性格,而他弟弟楊柏和馬超之間的仇怨,在漢中並不是秘密,閻圃自然猜出了楊松的小心思,調馬超部進攻葭萌關是假,要借刀殺人,圖謀馬超是真。

非法成婚 以楊柏的能力圖謀勇猛過人的馬超,成功的幾率並不高,弄不好反而引起大規模的內訌,閻圃並不希望這樣的事情發生,因而出列進言道:

「主公不可,楊柏將軍於馬超將軍素來不睦,上次一起進攻祁山之時,就曾經出現配合失誤,這次要調馬超到楊柏部下,一旦兩人出現分歧,也容易被馬超將軍誤解為公報私仇,不但難以攻下葭萌關,還有可能激怒馬超,出現兩軍內訌的情況,請主公三思!」

馬超畢竟威震西涼,現在的軍馬雖然不多,但大部分是跟隨他多年的骨幹,非常悍勇,攻擊能力強大!細數自己手下的將領,能夠打破葭萌關的,馬超絕對排在前列,聽了楊松的話,張魯有些動心了。

但聽閻圃所言,也不無道理!張魯雖然內心偏向楊松,但閻圃的意見也不能忽視,斟酌半晌以後,想不出更好的方法,就出言道:

「現在因為要防備曹操的進攻,漢中能調動的軍隊並不多,馬超的軍隊休整大半年了,能不能出征,還要看看他自己的意思,不如先派人前往汅陽,詢問一下馬超的意見,再作道理!」

張魯把話說到這地步,閻圃和楊松都沒有反對的道理。於是,張魯派出使者,前往汅陽馬超軍中,轉達張魯的意思。

……

……

當日,張任在西門城頭,含怒射出一箭,想不到誤打誤撞,射死了龐統。

聽到城門上軍士的歡呼聲,還有白毦兵手忙腳亂抬龐統下山,張任卻誤認為是射死了劉備。

作為蜀中名將,張任並非浪得虛名,大喜之下,並沒有忘記自己的職責,馬上傳令出兵,並讓士卒們大喊:

「劉備已死,投降者不殺!」

張任本部雖然剩下只有一千多軍馬,但他以前統領的七千軍馬,還是聽從他的調遣。

他飛快整軍出城,但並沒有前去攻打魏延的營寨,而是搶先佔住山谷入口,截斷了魏延的退路。

衛士抬著龐統的屍體,回到大營飛報魏延,魏延大驚失色。

他又聽到蜀兵大喊「劉備已死!」,魏延急忙整軍出營,要從山谷回兵,又被張任截斷歸路,在高處用強弓硬弩射來。

劉備軍的確實消息還不知道,但龐統卻死在眼前,沒有了龐統這個主心骨,第一次領大軍出征的魏延心慌不已,不知所措。 魏延驟逢大變,心神激蕩,一時呆住了,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他手下的士卒雖然訓練有素,但得不到軍令,在蜀軍的攻擊之下,亂作一團,情況非常危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