摺扇平鋪而出,卻是從原來的方寸間,竟然開始變大,有種包羅萬象的感覺。

0

摺扇裡面開始變換,不過幾吸間,小橋流水,山泉瀑布,房舍寺廟,小徑繁花,綠樹飛鳥……等等好多事物都霍然間從中應運而出。

小小的眼睛多塊看花了,腦袋之中天旋地轉,而心中竟生出一陣歡喜。

一片銀白的花瓣從天空緩緩地下降,那白色的花瓣晶瑩如雪,薄如蟬翼,在空中翩翩而下,落在小小的身邊。

小小下意識的用手去接,竟然接到了。

不過,在那白色花瓣被接到后,小小就感覺到了不對。它發現落入手中的白色花瓣竟然比一塊千斤重量的巨石還要沉重,而且上面的壓力還在一點一點的加重。 小小是覺得那花瓣美麗至極,但要是其真的負重千斤,還要浪費身上的氣力,它也是不願意將其捧在手中的,何況這花瓣的重量好像還不止千斤重。

小小想將花瓣甩出,但是,那花瓣卻是長了觸手一般,緊緊地粘連在了他的爪子上面,任它如何的想要將其擺脫,也是徒勞無功。

「嗷嗷嗷……」

連喚數聲,小小灰毛直豎,已覺自己的胸口開始充血。

要是再這樣下去,一定是很難保命的。

「小東西,你是和你的主人來到這裡的嗎?」

「你要是想偷學我的功法,我奉勸你還是打消這個念頭。因為你實在是太弱小了,即便是你的主人也弱小得很。」


「在這龍星上對我這門功法心懷叵測之人有很多,但是,他們很多都被我殺死於身下。告訴你,不要試圖觸怒我的威嚴。」

那是白衣男子的聲音,小小心裏面很清楚。

它不敢出聲,因為那白衣男子身體上面所發散出來的威壓讓它有一種壓迫感,換句話說,它遠遠不是那白衣男子的對手。

男白衣男子的聲音戛然而止,小小也是感覺身體一輕。

旋即,一股大力將它從那山巒、流水、小橋、細樹等等的美好夢幻之中擲了出去。

至於那晶瑩剔透的花瓣早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嘭」。

「噔。」

小小的身體被摔在了山洞之中,它覺得有些迷糊。但是剛才發生的一切它又知道那是真的。

這毫無疑問。

因為它的身體剛才在失神間已經被那白衣男子所幻化出來的石畫所吸納了進去。準確地說,那是另一個空間,是單獨屬於白衣男子的空間。

陽光從山洞的洞口外射入。

因為洞口狹小的緣故,所以能夠照射進來的陽光也是有限,但就是這不算通明的陽光卻是讓這個山洞之中變得愈發的奇幻起來。

仔細觀察間,會發現在山洞的幾個位置之處,竟然角度適宜地擺設著幾面被打磨得很是光潔的石面。

石面上面潔凈如新,好像好塗上了一層什麼東西,使得上面一塵不染。

就是因為幾塊石面的緣故,整個洞穴亮堂好多。

時間已經是早上了嗎?

小小記得自己見到那白衣人之時外面已經迫近天黑,而且好像才剛過去不一會兒的功夫。

怎麼現在一下子就成了現在這般?

小小覺得有些可怕,要知自從它跟著鸞峰來到龍星以後,早已是習慣了龍星上面的時間的更迭變化。而一下子變成了現在這樣,還是讓它感到不適應。

想到這裡,小小忽覺自己滿身獸毛的身體竟然也開始潮潤起來,腹下一脹,竟然尿了出來。

而就在它剛剛尿過不久,就覺得自己哆嗦的小腿竟然被什麼東西緊緊地給攥住了。

「嗷嗷」

小小叫喚著,誠惶誠恐地翹起腿腳想要逃走,現在它越來越覺得這裡可怕了。

它畢竟只是一隻小小的魔獸,尚未成熟。

但是,在它還沒有移出步子之時,一聲熟悉的聲音,卻是將他拉了回來。

「小小,你能不能不隨地大小便啊?!你看看,我這一臉的尿騷味。」

那聲音十分的慵散,就像是被人打攪了他的春秋大夢一般。

沒錯,這個人就是鸞峰,此刻的他胳膊前伸。眼睛中的死氣早已褪盡,取而代之的是均勻的呼吸還有紅潤的面龐。

這像是一個不久前剛剛經歷生死的傢伙嗎?

不會是詐屍吧!


小小自然不會這麼想。

它抬眼賊溜溜地看著醒過來的鸞峰,要移開的步子還沒有落下,就朝著鸞峰那邊飛撲了過來;撲過來倒是也不打緊。

「嘙嘙……」

看到鸞峰活過來的小小也是難掩興奮,在鸞峰的臉上胡亂的舔了幾下。可是,這一舔可不要緊,鸞峰倒還好,但是,小小的那表情可就有些古怪了。

「嘙嘙……」

小小舔到了自己的尿,舌頭上滿是尿騷。

小爪子還學著人一般,在嘴巴之中摳著,看樣子是要吐的架勢,但是,無論如何也是吐不出來。

喝進去的水,經人身體的吸納,將廢物排出變成了尿液。

而尿液再經嘴巴進入到身體之中,好像已經沒什麼可吸收的了。這種循環簡直是沒必要。

鸞峰不知道為什麼忽然覺得自己在初中時候,所上得那些關於水、無機鹽、還有什麼維生素之類的生物課倒是蠻有用的。

對於小小的尿騷氣鸞峰倒是沒在意的,而他對自己身體裡面的變化,還有眼前的山洞卻是產生興趣與狐疑。

這裡是哪裡?

這個問題是鸞峰現在迫切想要知道的。

但是,問小小嗎?它還只是一隻小魔獸,又沒有化成人形,更別提現下說話了。

鸞峰起身雙手攥拳,腹丹之中龍氣湧出,對著前面狠狠地發了一下力。力量有所增長這倒是真的。

不過,鸞峰分明記得馮河的那一記重拳恨恨地印在了胸口上面,而且那重拳上面還有著雷屬性的附加,可為什麼自己現下又好了呢?!

越想,越疑惑。

鸞峰下意識的向洞口外望去,陽光刺眼,低頭時卻是看見一道長長的血痕,從他所在的這個位置一直延伸到山洞外。

血痕上面還有著一個大大的爪子印,剛開始會很大,但是,最後一步之上的爪子印,已經變成了小的。

最後一步是小小的爪子印嗎?這明顯是不是人類的腳印,而是飛禽猛獸的腳印。

還能夠變大或變小的腳印。

思來想去,這裡也沒有別人,那一定就是龍貓了。鸞峰想。

龍貓倒是說過,像時空浣熊這類的魔獸,不但成年後實力超強,更是能夠根據自己的需要適時地變幻身形。

而在他找線索的時候,也是驚愕的發現,在小小的小腳上面竟然有著自己的血液,而且最關鍵的是,那小腳上面還粘著碎石。這說明了什麼,在明顯不過了。

「真的是你把我拽到這洞里來的啊?」

鸞峰覺得不可思議。

但是,事實就擺在眼前,不由得他不相信。況且這山洞之中並沒有別人,就只有小小和自己,一人一獸,要是不是小小那可就更加的奇怪了。

小小看著鸞峰看向自己,小爪子胡亂地揮舞著,好像還有些興奮,又好像想說些什麼。

而看鸞峰不知所以的眼神,小小也只好無奈地點了點頭。 「小小,沒想到真的是你啊。看來我真的是撿到寶了!」

鸞峰臉上抑制不住喜悅,但是,隨之問題又來了。就算小小能將自己救下來,可自己身上的傷又是怎麼好的呢?總不可能平白無故就消失了吧!

別的都還好說,那傷可是千真萬確的,那種疼痛感鸞峰迴覺起來,仍是記憶猶新。

陽光稍偏,鸞峰從暗光之中向外望去,能夠看到陽光之下的峭壁上長著一棵歪斜的樹。

那樹通體綠色,在陽光照射下碧光蕩漾。雖然是長在峭壁上,但是,那曲折的虯枝還有那如豆蔻般一聳一聳的凸起還是讓鸞峰給判斷出來了。

「雙生樹嗎?」

所謂雙生樹,是一種通體碧綠,枝幹彎曲且附有凸楞。

凸楞形似豆蔻,主要的作用是吸收天上降下的雨水。而雙生樹,真正得名的由來卻不是因為這樹怎樣,而是因為它上面所結的果實,「雙生果」。

鸞峰迎著陽光向山洞外面蹣跚走去。

他不敢相信自己竟真的看到了雙生果樹。

要知道這可是莫大的機緣啊。

鸞峰快走幾步,已經出現在了山洞之外。

外面的天空一片蔚藍,柔風細拂,獅鷲在白雲下三五成群地盤旋著,鳴叫聲陣陣。

而那雙生樹在清風中微微起伏,葉片泛起的一片綠意。

因為枝葉蔥蘢的緣故,所以所營造出來的綠蔭也是給人遮擋大片熾熱的陽光。

涼快感瞬間侵襲了鸞峰的全身。

一陣舒爽。

「真是雙生果……」

鸞峰在看到那雙生樹后,步行上前,竟在懸崖邊上發現了一大塊紅色的果皮。

鸞峰快步走過去,彎下身子將那紅色的果皮拾起。那果皮十分的柔軟,但是,拿在手中卻是格外的涼快。

「沒錯,就是雙生果,只可惜僅僅剩下果皮了,另一枚已經不見了,還真是暴殄天物啊。」說著,鸞峰在小小好奇的眼神之中,竟然將那紅色雙生果的果皮給吞咽了下去。

鸞峰將那雙生果的果皮吞食后,身體之中的那種涼爽的感覺再度升起,舒爽倍增。

甚至隱隱間,鸞峰的龍氣團也是不停地顫動,好像是要發生什麼一般。

「要突破了嗎?但是,現在還不是時候。」

鸞峰聚集起自己的精神力將身體之中那逐漸加快的氣團給壓制住了,使其穩定在一個平穩的狀態之下。

做這些事情約莫半個鐘頭的時間。

鸞峰的雙眼才睜開,同時眼睛中的光芒一度增加,開懷一笑道,「沒想到,我竟然吃掉了一枚雙生果,這可要謝謝你了小小。」

鸞峰側著頭看著一邊流著口水的小小,心想,看來這小傢伙是饞了。

「嗷嗷」小小沒有回答鸞峰的問話,實際上它還再惦記著那被鸞峰吃到肚子之中的那枚雙生果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