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第七策的時候林嵐的表情就變得舒展起來。

0

她們總是聽文怡萱在吹噓自己和第七策之間的關係有多好,現在看來,對方對她只是客套罷了。

……

來接歐陽清霜的是Tony,幾乎是在兩人上車關門的瞬間,他就發動了車子。

「怎麼會想到這裡來?」

他看似漫不經心地提問,耳朵卻在等待著回答。

「第七策說帶我們去個地方,就到這裡逛街來了。」

歐陽清霜看著窗外一片模糊的夜景,用手指觸碰了一下車窗,涼。

Tony臉上帶著淺淺的笑意:「逛街?有喜歡的東西嗎?」

歐陽清霜搖搖頭:「沒見什麼喜歡的,熱鬧是挺熱鬧,戴上那個VR眼睛嚇我一跳。」

「為什麼?」

她不想再回憶起不好的過去,擺擺手:「沒事沒事,不過我記得以前那裡有個鬼屋來著,上次去的時候還碰到一個學弟。」

最後白子楠的表情,她到現在都覺得超級好笑。

想著居然真的笑出了聲,Tony和米洛都不明所以地看著她。

「滋滋」手機震動,歐陽清霜點那個小頭像,居然就這麼巧,白子楠發的消息:「Crystal?」

「?」

為了避免像之前的尷尬,歐陽清霜讓他也像公司其他人一樣稱呼她。

「是這樣的,想問下你這周末有沒有時間?」

歐陽清霜細想一番,最近好像沒有太大的安排,於是便問:「有事直接說。」

「嘿嘿,我們部門有個團建的活動,我想邀請你一起參加。」

「團建?」

歐陽清霜還真的沒有參加過這樣的活動。

想起去技術部的時候清一色的格子衫,她突然有些好奇。

流年易生 「好。」

「真的?那一言為定,別放我鴿子啊。」

歐陽清霜給他回了一個肯定的表情包。

另一頭,白子楠剛摁下電源鍵,手機黑屏后回憶起半小時前。

旁邊一直悶頭不語的男人突然問:「老大,這次團建我能請個假嗎?」

「為什麼?」

「我媽給我安排相親了。」

「……」

白子楠腦袋掛滿黑線。

雖然他們每次團建都是一堆大男人出動,可也是玩得開心盡興不是。

哎,不過這位提到的確實是個現實問題,他們技術部的單身狗比例已經高達百分百了。

他作為一個關心下屬的領導,也感到必須要在這幫小夥子腦袋禿頂之前就給嫁出去。

於是他開始聯繫手機列表裡所有的單身未婚女性。 順便就發了個消息到群里。

此生不負你情深 「各位同志們,我準備找些女同志一起參加一下團建,大家身邊有可愛的女孩子,歡迎拉過來一起玩。」

瞬間群里就炸了鍋。

一群大男人平時雖然不怎麼說話,手指卻飛快地敲擊著鍵盤。

「你喜歡什麼類型的?」

不知道是誰艾特了自己平時關係比較好的一個同事問問題,下面的人便主動替他回答。

發了一堆網圖。

……

白子楠還真沒想到他們會積極成這個樣子,不過看著圖片那些穿了衣服好像就變得陌生的臉,他趕緊控制一下:「大白天呢,現實點。」

「哈哈哈」

「女的,活的。」

不知道是誰給發了這麼一條消息,接下來所有人便不約而同地開始刷起了屏。

「女的,活的。」

「女的,活的。」

「女的,活的。」

「……」

白子楠心裡小小地憂鬱了一下,雖然剛才大家開玩笑的時候都是發各種美女明星的照片,沒想到現實中的要求已經降得這麼低了。

哎,那他只能出殺手鐧了。

把消息發給的老媽,她迅速地轉發到了七大姑八大嬸手裡。

十五分鐘后,老媽給他轉過來長長的一列電話號碼。

「媽,怪不得我幹活這麼有效率,都是遺傳您的。」

白子楠給老媽發了個紅包,自己開始硬著頭皮打電話。

在聽到他給各種不同的女生聯繫的時候。

之前說要在團建請假的又悄咪咪地湊到他身旁:「老大,我還是去參加吧。」

白子楠剛摁下電源鍵,漆黑的屏幕映出他似笑非笑的表情:「你不是去相親嘛。」

「誒老大,女人哪能比得上咱們這些兄弟。」

這麼一本正經的樣子把白子楠給逗笑了,用手肘給了他兩下:「瞧你那樣!」

不過他能明顯得感覺到大家的精神也被提起來了,鍵盤聲比之前更加響亮。

晚上,歐陽清霜還是記得給第七策發了個到家的消息。

「嗯。」

第七策幾乎是秒回她。

「周末邵奶奶有空,過去吃頓飯吧。」

上次邵奶奶雖然拒絕了第七策,但是知道他是帶著歐陽清霜的,心心念念還是希望他們多來看看。

「這周末?」

歐陽清霜確認了一下。

「有事?」

下一秒就接到了第七策的電話。

「周末有安排了嗎?」

他的語氣里淡淡地帶著不悅。

歐陽清霜一愣,還是老老實實地回答他:「嗯……要出去參加團建。」

這個回答倒是讓第七策有些意外。

據他所知,公司里並沒有誰跟她的接觸很多,除了……白子楠。

白子楠是什麼心思他不知道,可是技術部一群狼人……他雖然並不懷疑這幫員工人品有什麼問題,但是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們是競爭對手。

他輕點了一下屏幕,歐陽清霜那邊聽到篤篤的敲擊聲,下意識地「喂?」確認對方是否還能聽到。

「我在。」

聽到他的聲音,歐陽清霜莫名心安。

「那我先睡了。」

「我和你一起去。」

兩句話同時響起。 那位答應了家裡老母親以斷絕關係逼迫他去相親的同事,拿著手裡的果汁有一下沒一下地喝著,最後一口見了底。

他對面是一臉無奈的白子楠。

白媽媽給的電話,他成功地邀來了幾個女孩子,怎麼說呢,燕瘦環肥,各有千秋。

只是她們扎堆坐在一起,不怎麼理會這邊清一色穿著條紋衫的男人。

而這堆男人,似乎對那些沒有表露出善意的目光,也不怎麼在乎。

歐陽清霜進來的時候,就彷彿是某個開關被摁下,點亮了他們眼裡的光,順便把那堆女的眼裡的打量也轉移到她身上。

這光很快就熄滅了。

跟在歐陽清霜身後是個身形高大的男人,她被籠罩在他的陰影下。

在場的雄性幾乎都同聲嘆了口氣。

「唉,名花有主。」

而女性們卻恰恰相反,眼神迸射出精光。

剛才的她們只是小聲地討論,現在音量開始放大,似乎有意要吸引誰的注意。

「抱歉,我來晚了。」

歐陽清霜本來要坐到靠近女生的位置,卻發現她們的眼神閃躲,

她也不是過來奉承人的,於是便坐到了第七策給她拉開的椅子。

「沒有沒有……」

白子楠訕笑著,他還正尷尬不知道怎麼給這幫兄弟交代呢,好歹來了個能說話的女的。

「第總怎麼也有空一起過來?」

白子楠率先打破大家的僵局,畢竟這位是他們的頂頭boss,雖然沒料到他回來,不過一個團建也沒什麼大不了。

只是看向歐陽清霜,心裡突然就毛毛的。

「我正好有空。」

第七策對他的態度並不冷淡,大家都是男人,總有些默契是不用說出口的。

白子楠愣了一下:「抱歉。」

歐陽清霜嘴角微勾:「你怎麼了?沒事在這道歉。」

她回頭又看一眼,第七策,這個人還是冷著臉。

怎麼好像大家都一副明了只有她被蒙在鼓裡的感覺?

也沒人去給她解釋這種疑問,突然有幾滴冰涼灑在歐陽清霜手上,手腕立刻被握住。

第七策的手很暖,用紙巾把她手上的水漬擦乾。

「哎呀真的抱歉……對不起對不起……」

那堆女生不知道是推出了一個什麼人來,把她往第七策身上拱。

不知是有意還是無心,反正這杯飲料就正好倒在了第七策的休閑衫上。

大片深色的水漬,看著扎眼。

「你沒事吧?」

歐陽清霜看著散落的冰塊,服務員速度飛快,把冰塊都掃起來。

那個女生不知道從哪裡找到了發泄口:

「都怪你,剛才是你端的飲料過來吧?誰讓你裝那麼多冰塊的?這衣服不能洗,髒了你賠啊!」

「……」

別說在場的男士,就連歐陽清霜也覺得這女人的行為真讓人嘆為觀止。

因為是自己叫來的人,白子楠恨不得找個地縫鑽下去。

那服務員看著年紀還小,臉上有幾分稚氣。

被這女人一喝,眼裡就有淚水湧出來。

「別哭別哭。」

歐陽清霜下意識地就站出來。

好在她出門在手腕上系了一條裝飾的絲巾。 她解下來幫這個小男生擦了擦臉上的汗珠。

這個年紀正是自尊要強的時候,更何況大家都能看出來他確實委屈的。

剩下那群女的一聲不吭,就靜靜地看著歐陽清霜。

其實她們對這個男孩一點興趣都沒有,只是平時她們也沒事逛逛街看看雜誌,倒是歐陽清霜的這條絲巾讓好幾個人臉露驚訝:「這不是X家剛出的嗎?她怎麼會有?」

據說是限量贈送的,還必須買到那個包包。

腦海里已經浮現出她們拿出這條絲巾擺拍發朋友圈的樣子。

可是歐陽清霜給這個男生擦完汗珠,就順便把絲巾塞他手裡,看樣子她並不在意這條絲巾的價值。

剛才還眼紅的幾個女人卻以為自己已經看得很明白了,還以為是奢侈品,看她這麼隨便,恐怕也是某寶上緊跟時代潮流的同款山寨貨吧。

「切,裝什麼瑪麗蘇。」

訓斥服務生的這個女人更是看不過眼,她本來是想代表大家出氣的,可是歐陽清霜的行為擺明了跟她不是一路的,倒把她變成了一個無理取鬧的潑婦。

「好了好了,這位小兄弟,你先回去休息一下吧,我一會兒跟你們老闆說下,不用擔心。」

白子楠硬著頭皮開口說話,先把這個服務員支開,男孩子哪裡有願意在別人面前哭的,果然在這個男生轉身的時候,他出手背擦掉落下來的眼淚。

白子楠感覺有點歉疚,不過好在這裡的老闆是他朋友,這次真的要欠個人情請他幫忙撫慰一下了。

他也不傻,現在的氣氛越來越奇怪……

可他又覺得自己腦子真的出了問題,帶著一幫兄弟找個網吧通宵不好嗎?

為什麼要安排聯誼。

第七策全程都沒說話,非工作時間他不想在員工面前擺架子,更何況面前有個人讓他移不開眼。

歐陽清霜還是有點擔心地看著小休息室,哎,今天對他來說應該不是個好日子。

「Crystal,不用擔心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