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着電梯門打開,葉寧邁步走了出去,四周一片漆黑,連燈光都沒有。

0

唰!

驀然,一道身影出現在葉寧面前,着實嚇了他一條,眯着眼仔細看去是個年輕人。

“你就是趙寧?趙副總的表弟?”

шшш▪ttκд n▪C〇 “是的。”

“跟我來。”

葉寧點頭,快步跟了上去,隨後就來到了一處有亮光的地方,頓時就看到了一間有燈光的密室。

“趙副總在裏面,你自己進去吧。”

“嗯。”

葉寧自然的向着密室走去,打開門後就看到裏面有十幾個年輕人再電腦面前工作,進入密室後所有人都沒搭理他,似乎並不擔心這裏的安全問題。

隨後他來到了總經理辦公室門口。

“咚咚。”

葉寧扣了扣門。

“進來。”

頓時裏面響起一個青年男子的聲音。

嘎吱。

葉寧推門而入,就看到一個戴着眼睛的斯文青年躺在老闆椅上,身下還蹲着一個穿着包臀裙的女人,腦袋一上一下,而青年則很享受的樣子。

“趙鑫?”

葉寧看着老闆椅上戴着眼睛的斯文青年,直接無視了那個服務他的女人。

“總部讓你來的?”

趙鑫睜開眼睛,隨意的推了推眼鏡框,一隻手撫摸着女孩的腦袋,一隻手搭在老闆椅上,很愜意的樣子,似乎沒有預料到一絲殺氣。

“是的。”

葉寧微微點頭。

“什麼事?”

“殺你!”

頓時葉寧殺氣盪漾,向前逼了過去,如同一頭猛獸鎖定了自己的獵物。

“什麼?!”

聞言趙鑫騰地起身,下面立刻就萎了,那女孩更是嚇得花容失色, 神色恐懼,葉寧看到女孩的脖子上戴着項圈,上面還有牽引繩,她被當成了性奴一樣再服務這個斯文禽獸的男子。

而趙鑫更是頭皮發麻,腳底冒涼氣,利索的穿上褲子,怒道;“你到底是什麼人,怎麼進來的,總部不可能派人來殺我,昨天我還跟總部通了電話!”

葉寧反手鎖上了門把手,而後一步一步逼了過去。

“斯文禽獸這個成語還真適合你,難怪有人說你是個渣男,現在看來你連渣男都不如,最起碼渣男還知道疼惜自己的女友,而你卻是三番兩次家暴自己的女友,背地裏卻把女人當做性奴對待,要說你這種人活着都是污染空氣,還不如死了來的痛快!”


“你?!”

趙鑫大驚失色,嘩啦拽開抽屜掏出一把手槍對準了葉寧,而後陰森的冷笑道;“我就說你不是總部派來的人,是於小果讓你來的吧?她敢讓你來殺我?”

“你很聰明,但是依然要死!”

葉寧冷漠道。

“哼!”

“想殺我沒那麼容易,於小果這個賤人,早知如此就該打死她,吃裏扒外的狗東西!”

趙鑫面容猙獰的嘶吼。

“就憑你也敢來殺我,老子手裏有槍,你去死吧!”

猛然趙鑫扣動了扳機。

“有槍很牛B麼?”

葉寧冷淡一笑,瞬間他的身影消失了,都超越了子彈的速度,而後欺身而進,轟的一拳砸了出去,咔嚓趙鑫的鼻樑骨斷裂,鮮血流淌,直接橫飛了出去。

“啊!”

地上那個女孩尖叫,被嚇得手足無措,躲在角落瑟瑟發抖。

萌妻到貨:陸少請簽收 啊!!”

橫飛出去的趙鑫慘叫,捂着鼻子哀嚎,滿嘴都是鮮血,手裏的槍掉落在地上被葉寧撿了起來。

“你?!”

看到葉寧拿着槍逼近,趙鑫亡魂皆冒,頭皮發麻,大喊道;“別殺我,別殺我,求求你別殺我,我是於小果的男朋友,難道你想讓於小果肚子裏的孩子出生就沒有爸爸嗎?!”

“於小果懷孕了?!”

葉寧瞳孔凌厲,殺氣激盪,冷淡道;“畜生不如,自己女友懷孕了還三番五次家暴她,你把她當成自己女友對待了麼,如果孩子出生知道自己的父親是你這種下三濫的東西,恐怕會親手掐死你這個敗類,而暗地裏卻把自己的員工當做性奴,享受這種齷齪的服務,讓你這種活着纔是對小果最大的痛苦!”

猛然葉寧把槍口對準了趙鑫的額頭;“記住下輩子不要再做人,因爲你沒資格!”

嘭!

葉寧開槍了,子彈噗的穿透了趙鑫的額骨,鮮血像是噴泉從後腦噴了出來濺到了牆壁上。

趙鑫瞳孔睜大,眼神漸漸暗淡了下去,身子軟綿綿的倒在了地上。

氣絕身亡。

“啊!!”

那個被當做性奴的女孩抱着腦袋發瘋似的尖叫,脖子上的項圈勒的她上面都出現了潰爛,可想而知這個女孩生前遭遇了什麼樣的對待和痛苦。

“不要怕,我不會傷害你。”

葉寧蹲在地上, 弱渣的逆襲人生 ,而後咔嚓直接掰斷了。

女孩聽到項圈的崩斷的聲音像是知道自己解脫了,失魂落魄的坐在地上發呆,眼神空洞。

隨後葉寧利用趙鑫的電話,給執法句張銘發了條信息。

幾十分鐘後張銘帶着十幾個隊員到達了現場,很快又有大批的荷槍實彈的隊員封鎖了天海國際大廈,如此大的轟動立刻引起了路上行人的注意。

“這些人都被強制服用了某種藥物,失去了自我的意識,完全被人控制了,若是你沒有來到這裏,這些人可能一輩子就會變成一種植物人,雖然四肢有行動能力,但是沒有自己的意識,和行屍走肉沒什麼區別。

張銘看着這些行屍走肉的人,不禁很痛心的說道。


“看來你要通知秦老好好查查江陵市的治安了,看看天海國際到底還有多少個這樣的密室,如果這些員工服用的藥物都是天海國際研究出來的,那可就事大了。”

葉寧拍了拍張銘的肩膀。

“我知道,必須要嚴查天海國際!”

張銘咬了咬牙,臉色鐵青;“這幫人簡直就是畜生,天海國際也是東海王族設立再江陵市的產業,這些年來一直涉足醫療行業,對於藥品研發也是頗有技術,一年前秦老還特意給天海國際舉行了一次典禮,現在看來真是打臉啊,如果秦老知道了估計會被氣死!”

“這是他不可推卸的責任,身爲江陵市執法句的一把手,再自己管轄的範圍竟然存在這種極其惡劣的事情,這是失職!”

葉寧冷淡道。

離開了天海國際,葉寧就回到了集團。


彼時接到張銘的電話,秦輝被氣的砸了辦公室的桌子,暴跳如雷!

“王八蛋,天海國際這幫畜生,老子草他姥姥,狗孃養的,真他媽的瞎了眼,立刻調動全市的執法人員,對江陵市所有娛樂場所,包括大廈地下車庫嚴查,查到一個立刻逮捕,不管涉及到什麼人,就算是天王老子也要給我抓起來!”

“是!”

張銘出去後,秦輝氣的身子都再顫抖,他知道陳老的電話馬上就會打過來,發生如此惡劣影響的事情,陳海年也脫不了干係,別看葉寧沒有發火,但是作爲一把手兩人都極度恐慌。

“叮—”

刺耳的電話聲驟然響起,秦輝立刻拿起電話,看到電話號碼手都在顫抖。 “陳市長……”

“秦輝你是不想幹了吧,你想害死老子嗎,在你管轄的範圍居然發生如此惡劣的事件,你這個執法句的一把手一點都不知道,天海國際這麼大的企業,暗地裏卻做出這種卑劣的事情,若不是戰神發現,我這個市長都還被矇在鼓裏,你可知道這件事已經上了媒體,各大新聞都在瘋狂報道,你趕緊像個處理方案!”

面對陳市長的嚴厲斥責,秦輝不敢有任何推諉,立刻回答道;“陳市長放心,我已經佈置下去方案,針對江陵市來一次大清查,但凡再次查到有關於天海國際的事情立即逮捕,絕不會姑息!”

“你知道就好,戰神很生氣,這件事必須查出個借過來,哪怕追查到東海省也在所不惜!”

“陳市長東海省可不是咱們的管轄範圍啊!”


“怕什麼?”

“這不是怕不怕的事情,東海省的省城情況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地方隨便一個區長都牛氣哄哄,咱們江陵市的地上圈子人到了那邊能有好果子吃?”

“你只管追查這件案子就可以,其餘的不用你操心。”

“好吧……”

另一邊回到集團的葉寧剛到辦公室,就看到林淺雪再工作,看到葉寧進來問道;“你去哪裏了,給你打電話一直打不通,怎麼回事呀?”

葉寧坐在沙發上,給自己倒了一杯溫茶;“我去了天海國際一趟,處理了一下於小果男朋友的事情。”

“於小果的事情我聽穆琳說了,那個趙鑫太不是東西了,小果懷孕了他還家暴自己的女友,這種男人連畜生都不如,我已經給唐怡和穆琳以及於小果批了半天假,讓三人去醫院了,於小果懷有身孕,去檢查一下還是好的。”


林淺雪臉色冷淡,提起趙鑫此人就很惱火。

她沒想到於小果會遇到這種渣男太可恨了,把女人當做玩物,實屬奇葩變態一個。

“會議開得如何?”葉寧喝了杯茶水,看向林淺雪。

“還比較滿意吧,集團諸位領導都比較支持這個項目,雖然對集團來說有一定的壓力,不過也不是什麼大事,已經通知下面開始準備了,並且集團的領導也很看好穆琳和唐怡以及於小果,三人都有各自的想法,偶然也會起爭執,但是關乎到邊境百萬戰士的生命,這次三人難得站在了統一戰線上,我已經批准採購部再大夏各個城市採購上好的棉花以及布料了,資金什麼的都很充足,只要各項東西到齊就可以生產了。”

“那就好。”

葉寧默默點頭,提醒道;“要多準備幾條生產線以備不時之需,按照集團的速度,一天兩萬到三萬的產量應該沒問題吧?”

“估計有點困難,現在是秋季,棉花這玩意很難收上來,而且下面的經銷商如果哄擡物價就不好說了。”

林淺雪有些擔憂的樣子。

不得不說集團的速度很快,通過各個渠道發佈出去的消息立刻就引起了一陣風暴,當天集團的採購部就收到了來自大夏所有經銷商的來電訪問,棉花的產量直接達到了五百噸,布料這方面也達到了三百噸左右。

“對,有件事爸讓我問問你的意見,明天咱們不是要去省城嘛,爸這個董事長不再集團肯定不行,所以就臨時任命爲吳濤爲臨時執行董事,你覺得怎麼樣?”

這時林淺雪拍了拍額頭,險些把最重要的事情給忘了。

“吳濤任臨時執行董事?”葉寧皺了皺眉,隨後笑道;“也不是不可以,這個傢伙雖然以前生活作風上有問題,現在這不是改變了許多麼,另外我可以讓楚風過來幫忙,雖然他不懂集團的這方面業務,但是看着吳濤還是綽綽有餘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