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怨歸抱怨,還是沒有阻止我運用它的力量。

0

運用起金蠶蠱的力量後,我身上開始出現一層淡淡的金光,力不從心的感覺也瞬間消失了。我控制起石塊武器,然後帶着石塊武器上去幫助劉宇,攻向了蝠王。

蝠王臉色一變,似乎沒想到我會這個時候從過去,他先是立馬用戰斧把劉宇給逼退,然後對着我一揮戰斧。妖氣化成的黑色旋風又再次朝我攻來,他竟然還想用這招把我給困住。

同樣的招式我當然不會再次吃虧,趕緊推動內力,控制着發光的石塊武器轟向那道黑色旋風。

這次石塊武器帶着的力量很強,直接就把黑色旋風給轟散了,我再次催動內力,讓石塊武器在轟開黑色旋風的瞬間飛向蝠王。

蝠王眼神一凝,趕緊兩斧擋在胸前,護住自己。石塊武器重重的砸到了兩柄戰斧上,頓時爆發出一聲巨響,蝠王端着斧子猛的後退,臉色十分難看。

這一次他勉強擋住了,我沒有太大的失望,控制着石塊武器讓它飛回來。蝠王很厲害,我從沒想過能一招就將他擊敗。

被擊退的蝠王好不容易穩住了身形,還沒緩過神來,劉宇就又趁機衝了過去,桃木劍上的電流變得更加密集,不仔細看的話,還以爲那就是一把電流形成的劍。

劉宇的速度很快,比之前都還要快,仔細一看,發現他腳上也出現了電流,一閃一閃的。

我恍然大悟,他讓一部分電流附在雙腳上,通過這種方式來提升自己的速度,看起來效果不錯,蝠王有些措手不及了。 轟,轟……

天空依舊在崩裂,唐宋沒有回頭,繞過戰場之後,直奔皇庭。遠處皇庭內不停的有人飛出來補充到戰場去,根本沒人在意他的存在。

千軍萬馬從四面八方趕來,正好戰場又是在一片較為寬廣的平原上方,打起來更是方便。

順著山林快速穿梭,對於戰場的一切視而不見。一個多時辰后,唐宋終於出現在明朝皇庭外。

皇城內亂糟糟的,好多人在城外觀看。雖然看不到戰場,卻能看到天空雲層翻騰。

「你是何人?」皇庭內兩個高手飛出來,擋住了唐宋的去路。

面色平淡的看了他們一眼,唐宋輕聲道:「將那個小女孩交出,我不想濫殺無辜。」

就留下兩個六十級把守皇庭,心也是夠大。不過想想也是,黑靈族都已經全部出動,這裡還有高手把守算不錯了。

兩人可能沒打算含糊,猛地釋放元氣,奮力朝著唐宋攻擊。唐宋瞳孔驟然緊縮,一個閃身衝過去。

嘭嘭……

兩人被轟得快速倒飛,差點沒飛出皇城,砸在遠處的房屋裡邊就沒起來了。

唐宋沒有理會,繼續閃身俯衝到皇庭內。下方好多守衛飛衝上來,試圖擋住他的去路。

沒有跟他們糾纏,唐宋直接釋放防護罩把人震開,天空變得異常絢爛,一個個守衛不停的倒飛,場面相當精彩。

嘭!

唐宋落到皇庭大殿外,地面順勢凹陷,層層塵土飛揚。四周的守衛紛紛後撤,與此同時,皇庭內每個角落都有人朝著這邊飛奔而來。

等到塵埃落定,四周圍上千人將唐宋團團包圍,卻沒敢直接殺過去。都看得出,這個敵人實力很強。

唐宋站著不動,周身金色元氣不停的環繞。面色平靜的抬頭看著格前邊的宮殿,神念和天眼同時打開。珠兒就在裡邊,裡邊還有好多個人守著她。

宮殿大門打開,兩個老人從裡邊走出來,七十級左右,依然不是唐宋的對手。後邊還有個身穿金色龍袍的中年人,面色極為凝重。

龍袍中年人沉聲喊著:「閣下既不是黑靈族,為何要與我明國為敵?明國從未虧待於你,先前在南陵城,本皇還曾派人扶持你,如今,你為何出爾反爾?」

唐宋毫無波瀾,一步一步往前走:「我也曾真心與你們合作,你們卻認定我背叛了你們。何況,你們抓了我朋友。」

「我們無意要傷你朋友,只是想從她身上得到一些東西。」龍袍中年人沉聲應道。

這話說得唐宋不由冷笑:「想要她的空間能力吧?我其實很想知道,你們為何如此野心勃勃。連一個飛靈大陸都是無法徹底控制,還想穿過空間去控制天靈?」

這下龍袍中年人不吭聲了,倒是旁邊一個老人按捺不住冷哼:「正是因為飛靈不好控制,才需要進入天靈。總要有人打破所謂的對立,兩個大陸本就該融合一體,那樣就不會再有任何對立!」

唐宋不屑撇嘴:「說得可真是冠冕堂皇,其實你們是認為那邊沒有國家,更好擴張吧?可惜啊,你們肯定沒想到,黑靈族這麼強。不,你們知道黑靈族跟你們實力相當,你們有滅不掉他們,所以才另尋出路,是吧?」

龍袍中年人依然不吭聲,也算是默認了。他們監視了天靈大陸幾百年,當然知道那邊有多少高手,也從而推斷黑靈族有多少高手。正是因為知道,所以才要另謀出路。

正如唐宋所說,天靈大陸沒有國家,依然滲透過去就能快速建立一個新的國家……

見他們不吭聲,唐宋又鄙夷道:「你們現在是在拖延時間吧,放心動手。只要你們將她殺了,我將皇庭夷為平地。她一個人,換一個明國,划算!」

龍袍中年人一驚,咬著牙怒喝:「殺了他!」

命令一出,唐宋順勢往前沖,雙手推著三叉能量盾撕裂地面和空間。對面兩個老人趕忙迎上去,可都還沒等他們來得及反擊,唐宋已經將兩人給震飛出去。連同那個龍袍中年人也被飛到宮殿內,鮮血不要錢的噴洒在空中。

唐宋沒有停留,牟足了勁繼續往前沖。宮殿內很寬敞,一幫人正圍著圍珠兒,一個個右手釋放著靈氣,明顯是在將珠兒體內的水元試圖強行剝離。

感受到衝擊波,兩個實力較強的老人立即翻騰衝過來,同時對著唐宋攻擊。

轟!

能量碰撞發出強大的能量罡風,宮殿順勢炸開,夷為平地。後方圍坐在一塊的那些人臉色發白,有幾個都已經開始吐血。

怎麼會引起這麼大的能量波動,完全不正常!

看著抵在跟前的兩個老頭,都是八十級出頭,難怪能跟他對抗。雙眸冷光一閃,忽然暴怒大喝:「罰!」

啪!

閃電撕破天空劈下,並非落到唐宋身上,而是撕裂後方的眾人凝聚的防護,擊中中央的珠兒。眾人駭然,一個中年人立即飛身朝著珠兒的腦袋拍過去。

聖魂 然而,他的力量還沒等拍到珠兒,珠兒猛地睜開雙眼,周圍空間順勢鎖死。

天罰之力在珠兒身上快速環繞,依舊平躺在虛空,雙手卻慢慢張開,雙眼迸發著陰冷。周圍被鎖死的一幫人駭然,試圖將空間封鎖掙開,可是不管他們怎麼用力,根本沒有用。

「你們,該死!」

伴隨著珠兒陰冷的審判,一幫人體內的靈氣被牽引出來,不少人開始吐血,隨後竟然是被空間切割。沒有飆血,只是身體和腦袋飄在不同的角落……

跟唐宋對抗的兩個老頭臉色發黑,緊咬著牙奮力攻擊。唐宋可不含糊,力量快速凝聚到天眼上,雙眼順勢迸發出兩道光芒。光芒擊穿空間封鎖,擊穿了對面一個老人的腦袋,那老人的頭直接就變成塵埃了。

「死!」

珠兒忽然大喝,強大的能量衝擊波順勢迸發,周圍一幫人被震飛了出去。原本已經在崩塌的宮殿更加廢了,連同周圍好多房屋也都嘭嘭炸裂。

唐宋也跟著往後倒飛,看著飄飛在空中的珠兒,不由得鬆了口氣。看樣子,天罰之力還是將她體內的力量徹底喚醒了…… 轟,轟……

珠兒周圍的空間不停崩塌,層層能量罡風潰散,不斷地將四周圍的宮殿給轟得粉碎,可真是夷為平地。

皇庭內的人驚恐的往外邊飛奔,場面尤為慘烈。

隔著大老遠,唐宋都能感受到珠兒的怒火。奇怪的是,她的力量好像變了,跟之前不太一樣,好像又擁有天罰之力了……

好一會,周遭總算平靜了。廢墟下,龍袍中年人從塵土中爬出來,吐著鮮血抬頭看了一眼,無力的倒下。

徹底完了,明國,白靈族,都完了……

唐宋飛回到珠兒身旁,上下打量著她,不由皺眉:「怎麼好像,你的力量變了?」

珠兒鬱悶的閉上眼,嘆道:「一切回到開端,我又變成天主了。」說話間,她的心口位置慢慢滲透出一個水球,水球不停的流動著,「你的天罰之力,把我的所有努力全部泯滅了。」

這可就尷尬了,唐宋嘴角抽搐,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他哪裡知道,就想著讓她醒過來,要不然就危險了。

聽她的意思,她之前一直都在努力改造自己的身體,把自己剝離出天主的身份。可是現在,好像又恢復了。如此一想,還真是一個閃電回到解放前!

沒等細想,珠兒重新睜開眼,鬱悶道:「走吧,回到那邊再說。我的力量,在這邊被壓製得厲害。明國,飛靈大陸,一個新的開端吧……」

唐宋回頭看了一眼遠處,這才跟著珠兒飛掠離開。

轟,轟……

遠處的戰場依舊打得火熱,與此同時,就連皇城內也開始有人奮起反抗。

亂,整個飛靈大陸陷入了混亂。戰亂,徹底蔓延……

飛到安靜的山林,唐宋這才啟動飛天石,帶著珠兒一塊回到天靈大陸。熟悉的空氣,讓珠兒稍稍鬆了口氣。

一邊往前飛掠,唐宋一邊問道:「你為何要剝離天主?」

珠兒輕聲應道:「這裡是天道之外,想要掌控這裡,必須從天道之內剝離。我來到這裡幾百年,一直都在想辦法改變自己的力量。沒想到,還是沒能成功。」

唐宋暗暗翹舌,幾百年努力卻僅僅是因為一道天罰之力就毀了,這掙扎似乎有點渺小。

只聽珠兒繼續道:「如今,我已經無法融合五元,而且實力受損嚴重。我的實力,按照天靈大陸的標準,只怕也就一百五十級,算不得很強。」

握草,一百五還不強,他特么現在都沒到九十級!

忽然想到什麼,唐宋問道:「那你能打得過火老祖嗎?」

「能!」珠兒肯定回答,「他並沒有完全融合火元,算起來不過是一百二十級左右而已。天靈大陸沒你想的那麼強,比我之前掌控的世界高一個等級而已。一個等級,頂峰也就一百五。這個世界雖然沒有天道管制,卻不見得都能長生不死,越是往回修鍊速度越慢,他們用上千年都不見得能提升一個等級。你我外來,特殊罷了。」

這下唐宋不由得鬆了口氣,意思是一百五十級也還是無敵的存在。轉念又想,之前她豈不是更恐怖?

「我從未有過巔峰,你信么?」珠兒忽然側頭苦笑,「之前最巔峰大概有兩百級,之後發生了一些變故失去記憶,只有一半的力量在體內。再加上半個水元,這才能跟他們對抗。」

從未滿血,但是殘血也能對抗人家的第一高手……

想想差距真不是一般的大,她進來就是一百五十級,自己進來的時候只有十幾級,連人家的零頭都達不到。

這也反應出,珠兒掌控的世界要比唐宋掌控的那些世界高級很多,估計已經算是最高級的掌控世界了……

珠兒忽然停下來,回頭看著唐宋,露出一絲笑容:「我想,我們該分別了。」

唐宋一怔,不明所以的皺眉:「你要回原來的世界?」

珠兒搖著頭:「不是,不過恐怕要不了多久我就得回去。我跟你不同,你雖然也是天主,卻是自由,我並不自由。走之前,我會將這邊的事安排好。你要找天丹,得去混沌界。」

唐宋迫不及待的詢問:「混沌界在哪?」

珠兒還是搖頭:「不知道,我也沒去過。不過,彩虹她應該知道,她就是從混沌界出來的,蛇族。天靈大陸也將是戰亂,我想,接下來的事情你還是不要插手。」

稍稍停頓,珠兒又道,「天丹,具體是什麼樣子我也不知道,不過傳說是補天之丹。傳說,萬界初開,天道有缺,天丹有成。天丹,修補的不僅是天地漏洞,還是天道殘缺。具體我也不清楚,畢竟我沒進入混沌。」

唐宋有些失望,轉念又覺得已經很好,至少已經有線索,也知道天丹是什麼東西。這個世界對他也確實沒什麼可留戀,他的目標是天丹,如今珠兒又已經徹底恢復記憶和實力。

當下,唐宋將木元和土元拿出來:「那後會有期。」

珠兒想了想,又道:「彩虹她對我有怨,她怪我沒留在她身邊。你見了她就跟她說,我回到了原點,她會幫你。」

唐宋也沒多說,拱手作揖,然後抬起右手呼喚。 愛是一場久別重逢 很快,遠處飛來一道黑色閃電,正是墨俠。這裡距離百臨城已經不遠,墨俠自然能感應得到。

收了墨俠,趕緊朝著黑風谷方向飛掠而去。

目送著他消失的背影,珠兒不由低聲呢喃:「自創世界,只怕,他們想要培養一個新的開天之人……」

一直到夕陽西下,唐宋出現在黑風谷外邊。聽風口依然是狂風呼嘯,唐宋沒有急著進去,而是退到外邊的山林休息,打算等明天再進去。

在飛靈大陸那邊折騰那麼久,他還沒機會好好靜下心查看自己的天眼,體內力量也有些混亂。

唐宋很清楚,不管混沌界在哪,肯定不是什麼好地方。而且,彩虹絕對不會那麼好說話,想要讓她答應,只怕要費很大功夫。所以,必須先確保足夠的精神。

花之雙翼 如果是珠兒所說是真的,那這個天丹只怕相當了得。也許,得到天丹之後,自己就能改寫自己的世界規則,就能住人,也能回家了…… 劉宇的速度極快,轉眼手中帶着電流的桃木劍就已經要刺中蝠王了。不過蝠王的反應很快,慌忙之下,擡起雙手中的戰斧,然後把交叉猛的向前一劈。

頓時劈出了一道黑色利刃,劉宇眉頭一皺,收回桃木劍,對着黑色利刃一斬,把黑色利刃給斬開了,只是他的攻勢也因此停了下來。黑色利刃被劉宇斬開了之後,蝠王又把手中的一把戰斧扔向劉宇。

戰斧帶着黑色妖氣飛向劉宇,劉宇冷哼一聲,一劍擋住了飛來的戰斧。戰斧落到桃木劍上之後,竟然又倒飛了回去,準確無誤的回到了蝠王的手中。

щшш⊙ttκā n⊙C〇

劉宇一劍刺進腳下的地裏,然後對着蝠王的方向用力一劃。頓時看到一條遊蛇一般的雷電沿着地面攻向蝠王,蝠王揮動翅膀浮在空中想要就此躲掉地上的雷電,只是事情沒他想的那麼簡單。

地裏的雷電在來到蝠王身下的時候,猛的從地裏竄了出來,直接飛向了浮在空中的他。他大驚,趕緊用手中的戰斧劈向朝自己攻來的雷電。

雷電最終還是被他的戰斧給劈開了,不過他手中的戰斧也因此從他手中脫落飛了出去。他驚愕的看着自己此時微微顫抖着的手,似乎有些不太敢相信自己竟然沒握住戰斧。

“怎麼可能?”他說了一句,很是吃驚。

這時候,劉宇已經朝他攻了上去,微微一笑。“不用驚訝,因爲雷電的關係你的手臂剛剛一瞬間被麻痹了,所以纔會握不住戰斧。”

原來如此,看來這纔是劉宇剛剛那一招的真實目的,就是爲了讓蝠王的手臂被直擊的電流給麻痹了,從而使他的戰斧飛了出去。現在蝠王手上只剩下一柄戰斧,他很難在擋下我和劉宇同時的進攻。

我當然不會放過有劉宇製造出來的好機會,催動內力,控制着石頭武器攻了上去。這一次我拼命催動內力,石塊武器上的光芒越來越亮,漸漸的石塊武器上的光芒化成一個模糊的獸頭。

“雷霆萬鈞。”劉宇揮着桃木劍大喊道。頓時桃木劍的劍端上迸發出數條雷電,而且雷電的大小比第一次的要大,威力也更強。我也不甘示弱,用內力把石塊武器也轟了出去。

蝠王面露驚慌之色,大喊了一聲催動着體內的妖力,然後把手中剩下的那一柄戰斧猛的拋向劉宇那邊。只是那戰斧瞬間就被數條雷電給劈飛了,絲毫起不到抵擋攻勢的作用。

眼看雷電和石塊武器就要同時落到他身上,他身後的翅膀突然變大了一些,然後往前合攏,把蝠王給包裹住了。

君少心頭寶,夫人哪裡跑 然而這樣也沒多大作用,那數條雷電和我的石塊武器還是要攻擊到他。雷電落到了他的翅膀上,他的翅膀瞬間就散開了,雷電傳遍了他的全身,他嘴裏發出一聲低沉的怒吼。緊接着我的石塊武器重重的砸到了他的胸口,他猛的吐了一口鮮血,直接被砸得飛了出去,然後砸到了地上。

他倒在地上之後,又猛的吐了一口鮮血,臉色變得無比蒼白。

我往他的胸口看去,才發現剛剛我的石塊武器直接在他的胸口上砸出了一個凹洞,估計此時他渾身上下的筋骨和內臟,要麼斷裂,要麼破碎,他應該已經失去了戰鬥的能力。

蝠王倒在地上,捂着胸口上的凹洞,幽怨的瞪着我和劉宇,眼中的怒火就像是恨不得要把我和劉宇給撕碎了一樣。劉宇提着桃木劍緩緩的向他走去,然後用桃木劍指着他的喉嚨,冷冷的問道。

“我師妹呢,到底在哪?”

忽然,蝠王笑了起來,嘴角殘留的血漬讓他看起來有些悽慘。“哈哈哈……我這就去殺了她,你們誰也別想救到她。”不知道他爲什麼還會說出這樣的話,明明就已經死到臨頭了。

劉宇也不再和他囉嗦,直接一劍刺了下去。

出乎意料的是,突然嘩的一聲,倒在地上的蝠王化成一羣蝙蝠向四周飛散,劉宇那一劍刺空。“糟了,他想逃走,別讓他成功,不然師妹就危險了。”劉宇大急,喊道。

我也急了,趕緊催動內力去攻擊那些四散的蝙蝠。但蝙蝠的數量太多,又是分散來逃走的,我倆一時間很難都處理趕緊,肯定會有不少逃掉的。

劉宇很着急,不停的用極度消耗內力的招式來清理那些蝙蝠,可這樣還是有些來不及。我心裏暗自罵道,這蝠王的花招也太多了,最後竟然假裝無法動彈,其實是想好逃走的方式。

這時,我發現了不遠處的一個蝙蝠,它和其他蝙蝠又很大的不同,不僅個頭比較大,還是通體赤紅。它飛往的方向是山洞深處,而且那個方向幾乎只有它一直蝙蝠在飛。

我意識到了問題,慌忙對劉宇喊道:“師兄,其他的這些蝙蝠是障眼法,蝠王的真身在那裏。”我擡手指了指那個赤紅色的蝙蝠,我敢保證,自己絕對沒猜錯,那就是蝠王沒錯。

劉宇聽了我的話,二話不說,催動這還帶着雷電的桃木劍,然後讓它飛速的朝那隻赤紅色的蝙蝠刺去。桃木劍的速度很快,轉眼就追上了那赤紅色的蝙蝠,桃木劍也準確無誤的刺在了赤紅色蝙蝠的身上。

赤紅色蝙蝠嘴裏發出慘叫,然後連同刺在身體裏的桃木劍落到了地上,我和劉宇趕緊跑了過去。

也就在赤紅色蝙蝠中劍的那一瞬間,那些四散的蝙蝠都化成黑氣消散了,看來我猜的果然沒錯,這赤紅色的蝙蝠就是蝠王的真身的沒錯。

赤紅色的蝙蝠在地上掙扎了幾下,然後就徹底沒了動靜,看樣子這次是真的死去了。

我鬆了口氣,這可怕的蝠王妖怪終於是被我和劉宇給聯手解決掉了,修煉成人形的妖怪果然很厲害。劉宇把刺在赤紅色蝙蝠身上的桃木劍發給拔了出來,收了起來。

只見他拿出一張黃符,嘴裏念起咒語,唸完之後就把黃符貼在了赤紅色蝙蝠的身上。等黃符貼到赤紅色蝙蝠上面的時候,它連同那張黃符一起化成了灰燼。

冰窟窿他倆那邊的戰鬥似乎還沒結束,那個叫華離的厲鬼也很厲害,竟然能和冰窟窿他倆打到現在。

“師兄,你進去找師姐,我過去幫幫冰窟窿他倆,等把那厲鬼也給解決掉,我們三個在去找他和師姐。”我想了想,對劉宇說道,這樣做更穩妥一些。

劉宇也沒猶豫,點了點頭,說了句小心,就往山洞深處進去了。

他走了之後,我拿着已經恢復普通模樣的石塊武器,往冰窟窿他倆那邊趕去了。等我到了那邊,發現冰窟窿手中的斬鬼刀已經變成了紅色,而張旺手中的打鬼鞭也已經被他用斷了,他還受了點傷,肩上有一道血痕。

不過形式沒我想象中的那麼糟糕,他倆還是處於優勢,那個叫華離的渾身上下受了不少傷,氣息也弱了許多,就算我不來,估計冰窟窿和張旺也很快就能把它解決掉。

那叫華離的厲鬼無意間朝我這裏看了一眼,頓時露出驚愕的表情,不敢相信的說道:“怎麼回事,你不是和那個戴眼鏡的一起對付蝠王麼?”

“沒錯,只不過那傢伙已經死了。” 寵妻成癮:總裁大人,體力好! 我冷冷一笑,然後開口說道。

“什麼,不可能?”這消息讓他有些瘋了,臉色大變,大喊道。

他一激動,防守出現了漏洞,冰窟窿沒有留情,冷着臉一刀攔腰把他砍成了兩半,這叫華離的厲鬼終於也死了。只不過死的原因,讓我們有些意外,看來他和那蝙蝠妖感情很深。

“你倆沒事吧?”我看着喘着粗氣的他倆,問道。

他倆都搖頭說沒事,就是這個叫華離的厲鬼太難纏,讓他倆花費了大力氣。

“劉宇呢?”冰窟窿往我身後看了一眼,沒見到劉宇,於是開口問道。

“我讓他先進去找師姐了,我們也趕緊進去吧。”

說完,我們三個也開始往山洞深處走去,不過走了沒幾分鐘,就看到不遠處的劉宇揹着昏迷的李慕顏走了回來,沒想到他這麼快就找到李慕顏了。 夜色正濃,唐宋正盤腿在樹上閉目養神。耳畔傳來一絲冷風,讓他不由驚醒過來。睜開眼,眼前的一幕差點沒讓他嚇出心臟病。

兩條龐大的綠蛇正飄在他對面吐著蛇信子,不,是一條蛇兩個蛇頭!

四雙眼睛綠油油盯著他,看得唐宋渾身雞皮疙瘩直冒。如果不是沒感受到殺意,他第一反應一定是出招。

「主人找你。」一個沙啞的聲音從綠蛇腹部發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