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九淵也不客氣,直接捆綁在大樹上。

0

「今天的操練內容就是行軍五十里!」折九淵冷冷的說道,「有誰不滿意的,就待在這裏,等我們回來的時候再帶走。不過,留在這裏的人可就沒有晚飯吃了,嘿嘿!」

他這樣的處置,沒有人再敢反對。

五十里來回就是一百里,感情回城的時候都已經天黑了,那豈不是晚飯要餓肚子。而被捆在樹上的滋味可不好受,況且誰知道附近還有沒有馬匪。

說是五十里,禮笑言的計劃卻是八十里。

折九淵硬壓着參將營的兵痞們快速沖了八十里路,直到天黑的時候,他們終於抵達了南皮邊境的驛站——梧塘驛。

「收拾,紮營,」折九淵接着道,「生火,烤肉!」

前一句讓所有官兵都很泄氣,畢竟此時都餓著肚子,一聽說還要紮營,心都涼了半截。他們都不傻,知道這一段路遠遠不止五十里,換句話說,如果此刻紮營,也就意味着今晚很難回南皮城,住進那些廢棄的舒服民宅。

可后一句總算是讓他們又開心起來。

當兵吃糧,有肉其實是一種奢侈,一年到頭即便是京營也少有吃肉的時候。

尤其是看到後面一車車運來的牛羊豬肉,參將營的人原本對摺九淵這種懲罰式操練的不滿,瞬間都拋諸腦後了,甚至都開始了狂歡起來。

……

「禮大人,九淵不辱使命,將全營帶到了梧塘驛!」

折九淵迎著後來的禮笑言,冷峻的說道。

「嗯,」禮笑言微笑着點點頭,卻轉身對身後的先敬淮說道,「吩咐下去,團練營的人要在半個時辰之內,按照事先的佈置紮營。」

禮笑言沒有帶荀融來,荀融必須留在南皮接收朝廷的急件,當然最重要的是應付寇國權等人的質疑。

今天的行動,說得難聽些,是擅自行動。但不是禮笑言一個人的擅自行動,而是三個營的擅自行動。

參將營臨時主官折九淵操練隊伍,急行軍走過了頭到了南皮邊界——法理上並不為過。

游擊營在肅清馬匪的路上,沒辦法及時趕回南皮,留宿在外。

由於兩個營都在外面,所以團練營給他們送吃的來。

理由都是非常合理的。

眾將士也都心照不宣的吃着,雖然有上當受騙的感覺,但對這些窮苦出身的軍人來說,眼前是一頓美餐,吃飽喝足就行。管他主將有什麼想法,「當兵嘛,不就是賣命么,賣得好就行。」

此時此刻,即便各營偏將千總有些不滿,也只能硬著頭皮承受將會到來的風險。

一些聰明的人開始私下嘀咕這次三營外出行軍,是不是為了去攻打東梁,可另一批聰明人卻反駁道:「這裏是梧塘驛,東梁在東邊八十裏外呢!」

「那要是明天讓我們去東邊怎麼辦?」

「不去!」

「堅決不去!」

「老子跑了這麼遠的路,吃一頓好的,就要老子去送死,老子不幹!」

「是啊,只要不去東梁,就行,兵部還沒有下令呢!」

「聽說東梁有五萬馬匪,個個身披盔甲!」

「五萬?這麼多?我怎麼聽說是四萬?」

「我聽說是十萬!」

「十萬,哪有那麼多甲兵,京營里都沒有十萬甲兵。」

「……」

三個營一萬多人神不知鬼不覺的在梧塘驛展開了營地,而最核心的幾個人——禮笑言、折九淵、曹象功、年不惑等人聚在臨時搭建屬於禮笑言的中軍帳內,商議著下一步的行動。

「曹將軍,你辛苦一些,晚上多派些斥候,搜尋東邊三十里,務必在敵人來犯以前收到警報!」

「喏!」

「折將軍,今晚你也辛苦一些,全部營地都要不停的巡查,杜絕炸營的隱患!」

「喏!」

「還有,讓將士們早些休息,不得喧嘩。走了八十里,都很累,現在就是要爭分奪秒的休息。」

「末將明白!」

「年將軍,」禮笑言看了一眼年屆不惑的參將營偏將,「你待會早點休息,凌晨我會派人叫你,到時由你接替折將軍主管參將營。」

「這……」年不惑十分不解的看着他,搞不明白禮笑言這話里的意思是不是在試探他,「折將軍他……」

「交戰時,折將軍無權指揮參將營,」禮笑言眨了眨眼,「你心裏明白就好!」

「交戰?」年不惑吃了一驚,卻馬上閉上了嘴,明白禮笑言根本不想跟他談下去。

「先敬淮!」禮笑言轉向年輕的書吏,「你能不能熬夜?」

「熬夜?」先敬淮有些吃不準自己上司的意思。

「你既然選擇隨軍出征,那就沒有個人的自由,」禮笑言咳嗽了一聲,卻將一把劍遞到他手裏,厲聲道,「今晚你拿着龐公公的寶劍,誰要是違反軍紀,當場處置!」

。 應該說,到此為止,劉劍飛真的是收穫頗豐啊!是的,要知道,那樣的一輛尤里陣營的基地車,那可是十分難得的啊!如果是從系統進行購買的話,至少得需要近千萬的金幣。

「娜塔莎,鐵鴉,咱們回家啊!嗯,在回到迷霧森林裏之後,首先得將咱們的這一座軍事基地給建造起來!嗯,這可是我很長時間的一個願望了!哈哈~~~~」現在,劉劍飛真的是十分的高興啊!

―――――――――――――――――――――――――

一種之上,劉劍飛自然是心情十分的激動與興奮。而那一隻鐵鴉,此時此刻,也好像是想藉著劉劍飛現在心情不錯的時機,說話也更加隨意了一些。只見那一隻鐵鴉站立在娜塔莎的肩頭之上,骨碌着它的那一雙黑色的小眼睛,嘎嘎叫道:「嘎嘎,嘎嘎,老大,這一次,咱們可是大獲全勝啊!這樣的話,咱們下一步,也總算有了咱們自己的軍事基地了!這簡直是太好了,這簡直就是太好了~

「嘎嘎,老大,既然這樣的話,那麼,咱們是不是應該好好的慶祝一番啊,回去之後,是不是弄一壺啊?嘎嘎,老大,不知道你的茅台酒還有沒有啊?」那一隻鐵鴉興奮異常。

劉劍飛看了那一隻鐵鴉一眼,心裏暗笑道:「哇靠,這一隻破鳥,還真會看火色啊!看到我現在的心情不錯,所以,它就肆無忌憚的提要求了!不過,現在老子的心情還真的不錯,嗯,也好,老子也正好想喝上一壺!」

於是,想到了這裏之後,劉劍飛使勁的拍了一下那一隻鐵鴉的小腦袋,然後說道:「呵呵,小傢伙,這個好辦!今天,我還真的要好好地跟你喝上一杯!嗯,就讓我們好好的慶祝一下吧!不過,鐵鴉,我可警告你,若是喝多了再給我鬧事的話,我以後可將再也不會給你酒喝了!」

―――――――――――――――――――――――――

就這樣,在不久之後,劉劍飛終於回到了那一片迷霧森林之中了。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就在迷霧森林的基地入口處,他居然看到了一個人,確切地說,是一個女人。是的,真的就是一個女人。那一個女人,看上去,風姿綽約,體態裊娜,看上去,真的就是一種傾城傾國的樣子。

「那個~~~老大,你看,谷領主親自出來迎接你來了!嘎嘎,嘎嘎,老大,你真是艷福不淺,你可真是艷福不淺啊!嗯,這個,當然了,像我們老大這樣的人才,也只有谷領主這樣的女人,才能夠配得上你啊!老大,這個真是太好了,你真的沒有為我們這一些魔寵丟人,而且,你還為我們做出一個極好的表率啊!太好了,太好了,這個,真是太好了!」那一隻鐵鴉在看到了谷幽蘭親自出來迎接劉劍飛之後,看上去,如此的興奮,甚至,比劉劍飛自己還要更加地興奮一些。

劉劍飛聽到了這裏之後,狠狠地瞪了那一隻鐵鴉一眼,然後說道:「你這個傢伙,整天就是一副色迷迷的樣子,還是多想一想正經事情才是應該的!再給我胡說八道的話,小心我可不給你茅台酒喝了!哼!」

劉劍飛說話時的口氣,聽上去,似乎有一些的不樂意了。而那一隻鐵鴉呢,可以說,現在早就學會了善解人意的能力,從劉劍飛的聲音里,他也聽出來了一些意味,於是,很快的,就知趣的閉上了它的嘴巴。

―――――――――――――――――――――――――

隨後,劉劍飛快步地向前走了過去,然後,一邊呵呵地笑着,一邊向著谷幽蘭伸出了手,道:「哎呀,谷領主,你怎麼親自出來了?這怎麼使得,這可怎麼使得啊!」

谷幽蘭這個時候,看上去,顯得精神相當的不錯。她穿着一襲雪白的連衣裙,比著以前來說,少了一些的莊重,卻多出了一些的風姿。聽到了劉劍飛這麼一說,谷幽蘭微微一笑,一邊握住了劉劍飛的手,一邊說道:「飛劍閣下,你好!從你的表情上來看,你這一次的任務,肯定完成得相當不錯!恭喜恭喜啊!」

劉劍飛笑道:「呵呵,谷領主,托你的洪福啊!這一次的任務,還真是完成得不錯!嗯,谷領主,你猜一下,完成了這一次的任務之後,我們得到了什麼獎勵啊?」

谷幽蘭聽后,俏臉不由得一紅,嬌嗔道:「什麼什麼啊,誰跟你是『我們』啊!飛劍閣下,我可告誡你啊,雖然說,我的基地已經遷移到了這一片迷霧森林裏來了,可是,這也僅僅只是一種遷移而已!我們的深谷幽蘭軍事基地,可是仍然保持着我們的獨立性的哦!」

劉劍飛聽后,怔了一下,然後抬起手來,向著自己的臉拍了一下,道:「你看看我的這一張嘴巴!唉,真是該死!對不起啊谷領主!嗯,這個,好好好,正像你所說的那樣子,雖然說,現在,你的軍事基地併到了迷霧森林裏來了,可是,這也僅僅只是一種遷移,嗯,你們的獨立性,那當然還是要保持的!這個,請你放心!我們雙方之間,仍然是一種合作的關係。」

谷幽蘭聽到了這裏之後,菀爾一笑,然後說道:「嗯,這還差不多,這還差不多啊!走吧,飛劍閣下,雖然是在你的地盤之上,可是,我還是在我的基地里為你擺上了一場酒宴,為你接風洗塵啊!」

――――――――――――――――――――――――

劉劍飛在聽到了這裏之後,顯得很是高興的樣子,連忙說道:「你看看,谷領主,這可真是讓你費心了!正好,我今天真的很高興,走,咱們一塊兒,咱們一塊兒去喝兩杯!哈哈哈哈,谷領主,從今往後,我舞刀飛劍可也算是終於擁有了我自己的軍事基地了!」

於是,就這樣,劉劍飛跟谷幽蘭一行人一邊說笑着,一邊向著那一片迷霧森林裏面,行進而去。

在進入到了谷幽蘭的基地之中之後,劉劍飛不由得十分的驚訝。是的,確確實實就是如此。劉劍飛看到,在這裏,看上去,變化真的就是太大了。是的,真的就是這樣子!要知道,他離開這裏也就是只有不到兩三天的時間,可是,就在這兩三天的時間裏,這裏卻發生了如此之大的變化。這個,真是讓他沒有想到,真的讓他沒有想到啊!

一處處的軍事設施,都井然有序地排列著,新兵訓練營之中,一聲聲的練兵時的口號之聲,不斷地從那裏傳來,聽上去,非常地有力,非常地有節奏感。

而在另外的一片校場之上,二三十輛的幻影坦克和光棱坦克,還有多功能步兵戰車,正在那裏進行着攻防訓練,看上去,也是顯得很有章法。

而在另外的一個方向,一聲聲轟鳴之聲不斷地傳來,那裏一座造型巨大的工廠坐落在了那裏。一個巨大的煙囪煙囪,高高地豎立在了那裏,看上去,高聳入雲,向著天空之中,正在擺放着滾滾的濃煙。劉劍飛自然知道,那一座巨大的建築物,分明就是礦石精鍊廠。應該說,從所看到的這一些景象不難看出,現在,可以肯定的是,谷幽蘭的這一座軍事基地,在短短的兩三天的時間之內,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變化。

――――――――――――――――――――――――――

看到了這裏之後,劉劍飛十分佩服地向著谷幽蘭說道:「谷領主,看來,在你恢復健康之後,你的這一座軍事基地的建設,真是進展神速啊!而且,這裏的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麼的井井有條!這可真是太好了!我真的為你而感到無比的高興,真的為你而感到無比的高興啊!」

谷幽蘭聽后,微微的一笑,然後接着說道:「飛劍閣下,你可真是過獎了!其實,這也沒有什麼,甚至這一些,在很大程度上,我也都是受到了你的影響啊!特別是,在經歷了一次的事件之後,要知道,對於我的打擊也是很大很大的。因此,我感覺到,如果再不能發憤圖強的話,我可真的不行了!」

不久之後,劉劍飛便跟谷幽蘭來到了谷幽蘭的基地指揮部里。而這一間作戰指揮部,看起來,也是十分的寬敞明亮,而且,到處都充滿著一種香氣,聞上去,讓人感覺到心曠神怡,如同就是進入到了芝蘭之室里一般的樣子。

劉劍飛落坐之後,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他又微微地閉上了眼睛,看上去,顯得很是享受的樣子。隨後,劉劍飛向著谷幽蘭說道:「谷幽蘭,今天你既然已經破費了,那麼,我也不好白吃白喝啊!這樣吧,我就贊助兩瓶茅台酒吧!要知道,這兩瓶茅台酒,那可是純正的正品,在市面之上,很難買得到的哦!」

「哦?是嗎?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那我可倒是要好好的品嘗一番了!」谷幽蘭在聽到了這裏之後,微眯着眼睛,看向劉劍飛的目光里,似乎又帶上了一種異樣的色彩。

―――――――――――――――――――――――――

劉劍飛聽到了這裏之後,忽然之間,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他向著谷幽蘭說道:「谷領主,這樣吧,今天,咱們就藉著你的這一塊寶地,同時,也是藉著你的這一份心意,我想把我的那一位綠林虎兄弟叫過來,咱們一起商量商量一些事情。畢竟,咱們以後,在這一片迷霧森林之中,可就是兩座基地同時存在了。

「而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之下,一些情況,還是需要進行一些協調的。哦,對了,在我不在的這兩三天裏,我可是委託我的那一位綠林兄過來照顧你的哦!不知道他做得怎麼樣啊?」

谷幽蘭聽后,恍然的說道:「飛劍閣下,你要是不說的話,我還真的差不多忘了。是啊,我怎麼就把綠林閣下給忘記了呢?飛劍閣下,在你不在的這兩三天裏,可以這麼說,綠林閣下真是幫了我的大忙了啊!如果不是綠林閣下的話,僅僅憑藉着我個人的能力,我就算是再怎麼着,也不可能將我的深谷幽蘭軍事基地建設成這個樣子啊!我也是正想着,怎麼着也得找一個機會,好好地感謝一下綠林閣下的!可是正好,你這麼一說,倒是一下子給我提了醒了!」

隨即,谷幽蘭轉過了身去,命令手下道:「趕快去把綠林閣下給請過來!就說飛劍閣下已經回來了,我們正在這裏等着他呢!」

劉劍飛此時此刻,微笑着問道:「哎,我說谷領主,我還真的忘了,我的那一位綠林兄弟,怎麼並沒有跟你一塊兒到大門處去接應我一下呢?那個傢伙,究竟在幹什麼啊?」

聽到了這裏之後,谷幽蘭微微一笑,然後說道:「飛劍閣下,你的那個綠林兄弟啊,現在可忙着呢!在受到了你的委託之後,他首先是幫助我完成了我的基地的建設,特別是在佈局方面,可以說,真的讓他費心了!他一下子拿出來了五六套的方案呢!飛劍閣下,真的看不出來,你的那一個綠林兄弟,還真是一個人才啊!」

劉劍飛聽到了這裏之後,微微地點了點頭,然後又問道:「那麼,他現在究竟地忙什麼呢?」

谷幽蘭微微一笑,道:「你的兄弟在忙些什麼,我哪裏知道啊?不過,聽他的手下說,他瑞正在進行實地的察看,說是不久之後,就在開始建造軍事基地呢!而且,看上去,他可是相當的興奮啊,就好像渾身都有着一種使不完的勁頭啊!」

劉劍飛聽后,微微地點了點頭,道:「哦,原來是這樣,原來是這樣子啊!我就說嘛,我舞刀飛劍看上的人,哪裏會有差的呢!當初我把這個傢伙留在我的身邊,看來還真的就是對了!」

―――――――――――――――――――――――――

就這樣,不久之後,那一位綠林虎終於過來了。劉劍飛看到了綠林虎之後,連忙站起了身來,然後,向著那一位綠林虎伸出了手去,感慨萬千地說道:「呵呵,綠林見,你好啊!這一次,你可真是並沒有辜負我的期望,對於谷領主的基地建設的幫助,那可是相當的不錯,相當的不錯啊!」

這個時候,應該說,那一位綠林見也是相當的激動與興奮。他先是向著谷幽蘭深深地行了一個禮,然後,這才轉過了身來,向著劉劍飛說道:「呵呵,會長大人,這個,我確確實實正在忙着咱們的基地的建設任務,所以,並沒有前去迎接會長。還請會長大人多多的見諒和包涵啊!」

劉劍飛在聽到了這裏之後,微微地想了一會兒,然後接着說道:「哦,原來是這樣啊!不過,我說,哥們,哇靠,你這個傢伙,你現在光幫着谷領主去建造人家的基地了,我可也是看到了,人家的基地現在究竟是一種什麼樣的情況了,很好,很好,真的就是很好啊!

「可是,話雖然這麼說,你這個玩意,咱們自己的基地,現在究竟建設得怎麼樣了啊?對於這一件事情,你可是並沒有向我進行彙報啊!」劉劍飛微眯着眼睛,若有所思地向著那一個綠林虎說道。

―――――――――――――――――――――――――

而那一位綠林虎,在聽到了這裏之後,也是不由得一怔。不過,他倒也是很快地明白過來了。然後,他微微的一笑,接着說道:「呵呵,會長大人,這個,今天,你呢,只是看到了谷領主的軍事基地的建設情況了,可是,你卻並沒有看到,我對於咱們自己的軍事基地的建設情況,究竟是什麼樣的。這樣吧,會長大人,咱們在吃飽喝足之後,我一定會親自引領着你,然後,前往到我所精心設置的軍事基地人深處,進行一番的察看與調查,如何啊?」

劉劍飛在聽到了這裏之後,不由得微微地點了點頭。應該說,他現在,可是對於這一個綠林虎相當的信任啊!是的,確確實實就是如此啊。畢竟,不管怎麼樣,就處劃到了最後的關頭,這位綠林見,也總是站在了自己的立場之上,然後,盡其所能,為了自己的利益,而全力進行奮鬥。這樣的一種精神,他劉劍飛難道說,還不明白嗎?

而如果自己真的不明白的話,那麼,可說,那可真是天地難容了!所以,現在,劉劍飛在看到了自己的那一個兄弟之後,心裏自然而然的,也是不斷地湧起了太多的思路與想法。可是,這樣的一些中思路與想法,究竟怎麼樣,才能夠付諸實施?這也是一個重大的問題之所在啊!

。 江夏卻笑道:「儘管說便是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