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衣服全部脫了泡見了溫水裏面,累了一天的身體因為被溫水泡著讓她忍不住的發生了舒服的聲音。

0

「小包子長大了,現在這個樣子也不知道吃了多少的苦。」

3491:「發現放心吧。蘭錫可是男主沒有我們事情的而且我們也已經幫忙把他的劫給過去了,疑以後他會非常好的。」

「希望吧。」

在這麼說着的時候,白小小突然聞到了一股非常好聞的香味,在聞到的時候還用力的聞了一口。

「唔……」

打了一個哈欠從沐桶裏面走了出來,直接拿了一件衣服穿上之後就爬到床上睡覺。

在少女睡着之後,一直在屋頂上面的人輕輕的跳了下來,看着床上睡着的少女慢慢的向少女走了過去。

「呵呵……你怎麼過了這麼長時間還是一如既往的單純啊!單純到我……快要忍不住了啊!」

……

「啪!」

「全部都是一群廢物,都已經過了這麼長時間了,還沒有找到人孤養你們有什麼用?」

「殿下息怒。」

「人都已經不見這麼長時間了,你們卻還是連人在什麼地方都不知道,給我去找在選妃之前我要聽到他的死消息。」

跪在地上的黑衣人承受着自家主子的怒火,「是。」

「下去吧,對了讓人查一下左相這一段時候動向。」

「是。」

而另外一邊的皇宮裏面御書房裏面,皇上坐在龍椅上面看着奏摺,突然御書房裏面出現了一道黑影。

「主子。」

「嗯,什麼事?」

「太子知道了晨王下落不明,讓手裏面的死士全力尋找,說格殺勿論。」

皇上終於抬頭看了過來,眼神晦暗不明,「呵……朕還不知道太子居然還有這一份膽量。」

「還有太子調查左相這一段時間了動向。」

「嗯,知道了,下去吧。」

「是。」

在人消失在原地之後,皇上臉色暗沉,「果然都是朕的好兒子,朕現在還沒有死就一個個的打算了。」

「那皇上打算怎麼辦?晨王不一般要不要派人去找?」

「沒事,如果他這一次沒有躲過去那就是他自己的命。倒是太子這一邊的確是要好好的收拾一下了。」

林公公看着皇上低下頭沒有說話,畢竟天子威嚴可不是他應該太監可以觸犯的。

對於京城這一邊發生的事情白小小是完全不知道的,在第二天醒過來的時候看着自己躺着床上,一臉茫然的眨巴了一下眼睛,「唔,我什麼時候上床的?」

3491:「不知道。」

白小白想了一下也沒有想起來,「算了,反正沒什麼事情應該說我迷迷糊糊自己爬上來的。」

說着準備好之後又出發了,因為有半路殺出了一個程咬金,白小白雖然被折磨的痛不欲生還是強行忍住了,好不容易到京城整個人感動的差一點哭出來。

蘭錫看着少女小臉上面那掩飾不住的都是開心的樣子,讓他原本以為這幾天稍微好了一點的的確頓時又不會了。

白小小完全不管對方怎麼想的,她現在只想打發這一位大爺,看了一眼人慾言又止的。

蘭錫看着人一臉的冰冷完全沒有任何想要開口的打算。

看着人完全沒有任何想要搭理自己的意思,白小小咬了咬牙還是開口了,「咳咳,公子現在我們已經到京城了,公子應該還有事情那我就不做挽留了。」

蘭的目光深深地看着人,「呵呵……你就這麼想讓我離開?」

「公子說的什麼話?畢竟男女有別公子這樣的應該還有事情,小女子也不便打擾。」

「呵……你說的的確非常的對,既然這個樣子那好吧。」

然後在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白小小隻感覺自己的嘴唇一熱下一秒馬車裏面就沒有人的身影了,看着空蕩蕩的馬車白小小愣愣的一時之間還沒有反應過來得到發生什麼事情。

小翠在看着馬車裏面沒有人的身影之後,深深地鬆了一口氣,「小姐人現在已經離開了,我們還是快一點走吧!不要人又回來了。」 「曲正德呢?」

「邵總,曲導在製作部剪片子。」

「片子不早剪完了?一天天的正事不幹,他去剪個屁的片子。」

「……」

……

邵石阡橫眉怒目,氣沖沖的朝製作部去了。

他是新麗影視公司的老總,公司主做電影和電視劇的投資、製作、出品。

幾分鐘后,邵石阡來到製作部,直接推門進入後期製作室。

正在剪輯片子的曲正德太過於投入,並未發現有人進來了。

「老曲!」

曲正德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得一激靈,回身一瞧,道:「邵總,您怎麼來了?」

邵石阡瞪着他,沉聲道:「《陌上人如玉》的片頭曲和片尾曲,你物色到了嗎?」

曲正德一聽他是為這事而來,苦着個臉道:「還……還沒呢。」

邵石阡用鼻孔哼了一聲,道:「劇上線已經延期了兩個月,這點小事仍就沒有解決,你還有心情跑來這剪片子?剪什麼剪,不是早就剪好了嗎!」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面對他的怒火,曲正德向來是逆來順受,道:「我尋思著把片子再剪得精彩一點,這樣可以更加的吸引觀眾。」

原本他們公司的《陌上人如玉》是要在七月初開播的,結果見幾大一線衛視都要征戰今年的暑期檔,便改了上線日期。

時間變得充裕了,片頭曲和片尾曲的選擇就放緩了,然而這一放,兩個月過去了,依舊沒有搞定。

你說,邵石阡能不生氣嗎。

而且再不上線,就要到另一個競爭激烈的新春檔了,怕是又得延後。

邵石阡的怒火這會消退了不少,語調低了幾分:「你趕緊打開B站,然後點進七夕情歌會視頻。」

曲正德心有疑惑,不知他要幹什麼,但照做了。

邵石阡等他操作完了,才道:「你聽聽26分和234分的兩首歌,看看能否作為《陌上人如玉》這部劇的片頭曲和片尾曲。」

曲正德這才明白他來這的實際目的,而且精確到了分鐘,看樣子是有目標了。

26分,《驚鴻一面》……

234分,《涼涼》……

……

當第一首歌聽完,曲正德的表情就變了,等到第二首歌聽完,則是直接站了起來。

「對對對,就是這個感覺!」曲正德臉上堆滿了激動和興奮之色,道:「邵總,天作之合,天作之合啊!」

《陌上人如玉》是一部仙俠劇,講的是斬妖師一脈與九尾妖狐一族的千年恩怨情仇的糾葛。

《驚鴻一面》唱的不正是男主與女主的相遇、相知、相愛嗎,柳下瑤琴舞一曲,翩若驚鴻心如夢,江山如畫怎比擬,一顰一笑滿是情。

《涼涼》唱的不恰是斬妖師、九尾妖狐長達千年的恩怨情仇的嗎,正邪對立,人妖殊途,漫長歲月中有太多無奈和感慨。

對,太對了!

曲正德越聽越喜歡這兩首歌,隨即嘿嘿笑道:「邵總,您真有眼光。」

邵石阡面帶微笑道:「行了,這些話等以後再說,你趕緊去杭城一趟,把這兩首歌拿下來。」

曲正德聞言,冷靜了下來,道:「邵總,我剛看到詞曲人好像是姜戈,不會是華風的那個姜戈吧?」

邵石阡點頭道:「嗯,是他。」

曲正德又道:「華風自己也做電影電視劇,這兩首歌會往外賣嗎?」

邵石阡沉吟道:「近期沒聽到他們有戲拍的風聲,之前的《小魚兒與花無缺》也沒用自己的歌,再有,華風的危機雖然緩過來了,但依舊是需要錢的,所以,賣得可能性很大。」

曲正德想先也是,便道:「行,我這就訂機票。」

眾所周知,電視劇最大的特點就是音樂特別多,基本上一部電視劇從頭到尾都貫穿着音樂,音樂對劇情起到了很好的烘托作用,電視劇音樂對電視劇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角色的心中所想,角色的欣喜或悲傷,劇情的情調……音樂就是通過音樂語言向觀眾們揭示著劇中的人物的心理活動和感情變化,也向觀眾們揭示這部電視劇裏面所表達的感情色彩,也就是說主旋律或主基調,這是突出和深化主題的一種很重要的手段。

這也是金雞獎和金影獎這兩個國內電視劇、電影最權威且影響力最大的頒獎禮,會設立有「最佳原創音樂獎」的原因。

不過。

一首適用於片頭曲和片尾曲的好歌,可遇不可求。

等曲正德在華風傳媒總部大樓碰見幾個老熟人和老對手,更深得此話之意。

「老曲,好久不見,近來可好?」

「馬馬虎虎,你來這裏……」

「跟你一樣咯。」

「你知道我此行目的?」

「很難猜嗎?你們公司那部《陌上人如玉》差不多該上線了吧。」

「多謝關心。」

……

曲正德口風很嚴,即便別人看透了,也仍是不承認。

嘴不是一般的硬,心裏卻是感覺壞了,競爭的人一旦多起來,意味着會出現互相抬價的情況,而他們公司規模不大,實力一般,劇的質量也稍差,不然就不會更改上線日期了。

所以,在片頭曲和片尾曲上花的錢不會很多。

在接待室等了約摸一刻鐘,胡曉過來把曲正德帶到了姜戈的辦公室。

簡單的介紹之後,曲正德開門見山的道:「姜董,不知道貴公司的歌手昨晚在B站七夕情歌會上唱的《驚鴻一面》、《涼涼》這兩首歌的版權賣了沒有?」

姜戈方才已連續見了四個人,這是第五個,全部是影視公司的,目的都一樣,聽曲正德這麼問,自然也明了,道:「倒是還沒有賣。」

曲正德暗鬆一口氣,沒賣就有得談,道:「是這樣的,我們公司有一部電視劇,苦尋片頭曲和片尾曲數月有餘,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為此已經多次更改上線日期,昨晚我們總裁在B站七夕情歌會的直播中聽到了《驚鴻一面》、《涼涼》這兩首歌,當場驚為天人,立即找到我,讓我務必要買下這兩首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