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中的武神令在一團柔和的光元素包裹下,緩緩飛向那墓碑后的奧凹槽。

0

「咔嚓!」

武神令貼入凹槽中,墓碑傳來一聲脆響。

「轟隆!」整個武神墓都劇烈震動了一下。

「這是怎麼回事?」迪拉和兩名法師神魂都是一驚。

墓碑后的那條古龍的大口頓時張開了,露出一個兩人高的入口。

「我們進去吧。」木白對迪拉說道,便朝古墓入口飛去,迪拉緊隨其後。

……

進入古墓內部,兩人身子落穩在這地。

這古墓內部的空間很寬闊,四周一片靜悄悄地。

「木白哥哥,那是什麼?」迪拉手指前方,那裡有一片閃爍的青光。

木白微微搖頭,道:「過去看看。」

走到那片青光近前,木白和迪拉兩人這次看清,那光芒是從一個桌案上的一卷書冊上散發出來的。

「天龍密卷!」


木白喃喃念了一遍書冊上的四個大字,看來這是武神親筆所著的。

迪拉道:「這就是武神最後的遺物嗎?天龍密卷,那是什麼?」

木白皺了皺眉,將桌案上的書冊拿了起來。


比較奇怪的是,這個古墓內,除了這一卷書冊外,就再也沒有其它的物品了。

木白仔細翻閱了一會兒手中的書冊,臉色越漸吃驚。

迪拉瞧見木白的臉色反應,不由問道:「這裡面寫的是什麼?」

木白道:「這是武神傾盡畢生心血所著的修鍊密卷,這比得到神器要強上萬倍不止。」

「那武神的遺體呢?」迪拉朝周圍望了望,並未發現任何骨骸。

木白苦笑道:「以武神的實力,他的骨骸是沒那麼容易腐朽的,估計是在當年那場大戰中被毀滅了。」

同時他對這片古墓的來歷更感好奇,到底是什麼人建立的呢?他的目的又是什麼?

迪拉道:「木白哥哥,既然我們已經拿到了武神的遺物,現在就出去吧。」 「好。」木白點了點頭。

將這天龍密卷收入空間戒指內,朝身前的桌案拜了三禮。

迪拉也學著木白的樣子拜了拜禮,旋即和木白一起朝古墓外飛去。

……

兩人身影重新出現在墓碑前,木白伸出右手,鑲嵌在墓碑后的武神令自動飛回到了他掌心中。

「東西都拿到了吧?」土系法師神魂問。

木白點了點頭,道:「是的,我們現在就要離開。」

那雷系法師神魂道:「去告訴那些傢伙,眾神已經隕落,不要再來打擾他們。」

木白道:「我會轉告他們的。」

說完,他和迪拉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原地,急速朝古墓外飛去。

……

眾神古墓的洞窟外。

那些神級高手靜靜站在那兒,沒有一人開口說話,有的神級高手甚至直接進入了修鍊狀態中。

「副堂主,那個叫木白的主神不會死在裡面了吧?這麼久都沒出來。」無道堂的一名成員有些不耐煩了。

卡奈爾淡淡道:「再等一會兒,要是還沒出來,就派兩個人留守在這裡。」

話剛說完,卡奈爾臉色一沉道:「出來了!」

「啊!那兩個主神出來了!」

那些神級高手一陣沸騰,隨時做好了出手搶劫的準備。

呼呼——

只見木白和迪拉的身影剛剛從洞窟內飛出來,便有三名真神級的武師,眼紅之下,拿起手中的神劍便朝兩人迎面砍來。

木白不屑一笑,頓時停下身子,雙手包裹上一團黑色光芒,伸出兩手,直接抓住兩名武師砍來的劍刃。

另外一名武師則被迪拉的束縛術給纏繞住了。

「滾。」


木白鬆開雙手,輕輕將那兩名武師給甩飛數百米,身子緩緩落在地上。

迪拉也緊跟著降落在木白身邊。

周圍那群神級高手個個目露凶光,將兩人包圍在了洞窟前。

「你們拿到了什麼寶物?只要你們拿出來,現在就放了你們。」

「快,把寶物拿出來!」

不少神級高手朝兩人叫囂道。

木白一臉怒色,這群神級高手中還有幾名主神,想要順利衝出去可沒那麼容易。

「這是我們天宇盟的事,都給我讓開!」一聲冷喝。只見卡奈爾帶著手下從人群中走到木白對面。 那些神級高手臉色一變。


「天宇盟是個什麼東西,也敢在這裡放肆?」一道陰柔的男子聲音從旁傳來。

卡奈爾聽聞此聲,臉色悄然一變,冷笑道:「我當是誰敢出此狂言,原來是劍神脈的門徒。」

只見一名穿著黑袍的青年男子走上前來。這男子頗為俊俏,硃唇皓齒,黑髮披肩,臉上的皮膚就像女人般細膩,腰間挎著一柄四尺長劍,左肩上有一條漆黑的小鷹,那小鷹的氣息也很恐怖,是只主神級的魂獸。

男子身後跟著四名師弟,這四人的氣勢皆很凌厲。

劍身脈,位於大陸東南方的卑斯山,是羅奧大陸倖存的最強大勢力。當年武神就曾在卑斯山擊敗過劍身脈的劍神。

一旁其餘的眾人高手一見這兩大勢力的人出面了,頓時不敢吭聲,退到一旁暗自聯繫援軍。

卡奈爾指了指木白,對那黑袍青年道:「他是我要殺的人。」

黑袍青年笑道:「我要他身上的寶物。」

卡奈爾冷聲道:「沒門。就憑你現在這點兒人,以為是我對手嗎?」

「好。」黑袍青年臉色陰冷道:「那我們走著瞧。」說完,他帶著身後四名青年,身影轉瞬就消失在了原地,看樣子是找同門支援去了。

迪拉見到眼前這情況,心裡暗自焦急,道:「木白哥哥,我們現在怎麼辦?」

木白鎮定道:「以我們的實力,還有機會逃出去。」

這時候,一個讓木白感覺頗為眼熟的藍袍女子走入了她視線中。

「還記得我嗎?」那藍袍女子臉色寒冷的問道。

木白淡淡道:「有點眼熟。」

藍袍女子冷笑道:「我告訴你,你的女人和朋友,就在我們無道堂手裡,是要我們動手,還是你自己跟我們走。」

這個女人就是木白當年在法蘭帝國的皇城廢墟中遇到過的梅林。

木白順利逃回天恆大陸后,天宇盟的勢力在四處搜尋他,雖然沒找到木白,卻找到了木白的神獸地龍。

寒煙等人是在地龍的保護下進入羅奧大陸的,他們進入大陸不久,很快就被天宇盟的人發現,被抓起來當做威日後脅木白的砝碼。不得不說他們盤算得很好,一下子就戳到了木白的痛處。 梅林的話陡如一道晴天霹靂咋響在木白心底。

木白的臉色頓時一片蒼白,身子直顫。

「你把剛才的話再說一遍!」木白的眼眸頓時紅了,那恐怖的殺戮氣息驟然爆發而出,轉眼就連頭髮和膚色都變成了深深的血紅之色。

震怒之中的他,在無意識中進入了修羅形態。

那些神級高手感受到木白身上散發出來的無限殺氣,猛吸一口涼氣,望著他的目光驚恐無比。

「木白哥哥,你……」

迪拉下意識退後了三步。木白身上的殺氣太驚人了,連她都不敢靠得太近。

卡奈爾變色道:「這傢伙當年只是一個半神,怎麼可能在這麼短時間內進入主神級?身上的氣息還如此古怪。」

主神,在地獄中雖然只是一個較為普遍的存在,可在這羅奧大陸,能夠進入主神級的人物,絕對不超過一百。

梅林的也是臉色暗變,但語氣依然強硬道:「老實跟我們回去,我可以保證放過你的女人和朋友。」

木白一字一字冷聲道:「你可知道我心中的怒火嗎?」

梅林不屑道:「別以為你進入主神級就能翻天而來。不要讓我把話重複第三遍。」

木白臉色變幻不定,似乎在猶豫。

迪拉驚道:「木白哥哥,你千萬不能跟他們走,否則就沒命了!」

「鏗鏘!」

木白拔出修羅劍,直指梅林,劍鋒一陣顫動,他恨不得現在就將這個女人碎屍萬段,可寒煙和火狼等人的性命就在天宇盟手上,他一時不敢動手,但心中的怒火實在難以壓制。

人群中的狂刀目光一亮。

當時走到了木白身邊。

「嗯?」木白冷聲道:「你又是誰?」

狂刀哈哈笑道:「想要救你女人,就跟我走,我可以幫你。」

木白臉色微變,道:「我憑什麼相信你?」

「那是狂刀!」卡奈爾臉色大變,沒想到狂刀門主會出現在這裡。

卡奈爾道:「狂刀,難道你也想要插一手嗎?」

狂刀笑道:「是又怎樣?」

呼呼——

二百多道身影忽從遠方飛來,將卡奈爾等一百多名無道堂的人包圍了。 這些神級高手同一身著戰鎧,手持各種樣式的神刀。

「是狂刀門的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