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的三十年之約也是一句屁話,三十年後的黑衣人已經是天下無敵的存在了,到時候他可不怕什麼狗屁姜廣天。

0

怎料姜廣天卻怒道:“姜超那廝如此挑釁我姜家威嚴,居然連祖墳都敢炸,還弱不向他宣戰江湖人該如何看我?!”

黑衣人趕緊說道:“姜兄,正因如此你纔不能中了姜超的奸計啊!他自己沒理由向你下戰書,就派人來挑釁,就是想讓你生氣!然後向他宣戰的話,他就能名正言順地正當防衛了!”

之前在正廳的時候兩人還討論過這個話題,怎料姜超接着居然想出了這麼個缺德的辦法。

可姜廣天也是個有血性的人。

“奸計有如何?一力降十會!他連祖墳都敢炸,目中哪裏還有人?!我若不清理門戶都對不起列祖列宗!!”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讓姜超這樣的逆子活到現在,是姜廣天的失誤。

所以他有責任和義務將姜超殺了。

“姜兄你睜大眼睛瞧仔細了,他炸得是燕京十八騎,姜家先人所在的墓地他動都沒動!”

“他爲什麼要這麼做,就是因爲他心存敬畏!也害怕yú lùn的壓力!所以我們就更不能中計了!”

姜廣天揮手說道:“行了,以我們的勢力而言,不需要害怕輕塵公司,即便御lín jūn老統帥要幫忙我們也沒理由怕了!”

說完,姜廣天直接拿起手機打給了姜超。

“誰啊?”電話那頭傳來了姜超慵懶的聲音。

上一個電話是張順爻剛給自己彙報工作,沒多久他手機就響了。

一看來電顯示是京城,姜超當場露出了勝利般的笑容。

“姜廣天,你派人炸了姜家祖墳是麼?”

黑衣人在一邊幹跳腳,不過也沒用,姜廣天電話都打出去了他也迴天乏力。

“啊?!什麼時候的事情,我怎麼不知道?!”

姜超越是這樣姜廣天就越是憤怒,明知道是姜超的詭計卻還是要往裏鑽。

“你不用假惺惺的,你不過就是想讓我提前下戰書而已,恭喜你,你的目的達到了。”

“三天後,位於山冬省,龍城,牛頭山,我要代表姜家對你進行清理門戶,與輕塵公司一戰你是否迎戰?”

明明是爺孫倆,對話卻如此機械。

姜超嘆了口氣。

“我實在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我真的沒有派人去炸姜家祖墳,不過你一定要說我乾的,我也沒辦法。”

“如果你僅僅是要殺我一個人的話,我會獨自去面對戰鬥,但你要挑戰整個輕塵公司,那我就必須拿出一個董事長該有的擔當。”

“戰!”

本章完 說完這番話,姜超整個人都輕鬆了不少。@

姜廣天很聰明,既然不在蘇洲,也不在京城,他說的那個牛頭山在華夏地圖看上去的話就是兩個地方的中點。

而且牛頭山有塊地方人跡罕至,東面就是大海,是個戰鬥的好地方。

從姜廣天開始打電話,黑衣人就不斷地在嘆氣。

事到如今,他什麼話也說不下去了。

“姜兄,你……唉!”

姜廣天冷着一張臉道:“三天後就是決戰之日,我話都放出去了,你就不要再囉嗦了。魯班門善用機巧,你還是抓緊時間命弟子們去佈置機關吧。”

“只能如此了!”

黑衣人揮了揮袖子就往姜家老宅走了過去。

三個小時後。

張順爻終於和馬癩子趕到了公司。

“董事長,我乾的怎麼樣?!”馬癩子笑着問道。

這次的任務可以說是非常完美了,前腳剛炸完,後腳姜廣天就來宣戰了。

姜超拉開抽屜,取出一摞鈔票扔在了桌子上。

“獎金,拿去耍。”

“哈哈,好嘞!”

姜超看了看時間說道:“行了,既然你們也到了就參加會議吧,大家都在等候。”

會議室內。

和以往不同的是,多了許如風和李青雲兩人,對了,還有一個蘇小小。

羅家衛率先問道:“董事長,時間確定了吧?!就是三天後?他們不會耍什麼詭計吧?”

姜超點了點頭。

“我也想到了這一點,所以這一次的戰鬥必須大張旗鼓的宣傳,時間地點要讓所有人都知道。”

“蘇小小,你既然和羅漢是那個關係,那我要是命令你的話,你服不服?”

蘇小小一愣,眼珠子咕嚕一轉。

“董事長你先說我和羅漢是什麼關係。”

姜超不以爲然道:“自然是夫妻關係了,你們一起住了那麼多天,羅漢若是不對你負責我就敲斷他的腿。”

羅家衛當場就急了。

“董事長!不是這樣的,這幾天我們都……”

蘇小小趕緊扯了羅家衛一下,小聲道:“大局爲重,你不能讓董事長沒面子吧?”

羅家衛一想,還真是這麼回事,於是只能閉嘴不說話了。

蘇小小舉手說道:“服服服,董事長讓我幹什麼我都服。”

姜超點頭道:“很好,這次的戰鬥會有妖族的朋友前來參戰,你就負責在妖族lùn tán上宣傳此事。”

“不僅如此,你還要想辦法讓江湖中人知道這件事情,具體怎麼操作你自己,這是任務,必須在兩天內完成,有沒有問題?”

蘇小小興高采烈道:“當然沒問題了!這事兒就交給我吧!只不過是讓大家知道這場戰鬥而已,小事一樁啦!”

姜超繼續道:“很好,如此一來他們若是不去,便會遭到天下人的恥笑,接下來我們要談談戰鬥策略,各位有什麼好的意見嗎?”

張順爻舉起了手。

“董事長,通過上一個任務,我發現馬癩子同志能很好的利用金剛蠱製造出zhà dàn,所以我建議讓馬癩子同志提前過去,設置埋伏。”

“姜家與黑衣人的聯盟中,勢必會有一些普通人,他們戰鬥力可能不高,但倘若人數多了也是一個比較麻煩的事情,御lín jūn就是最好的例子。”

沒錯,御lín jūn成員的陽火值都在3000以上,不算高手,也不算低手,但只要他們集合在一起,就能展現出特別強大的威力。

強大到連黑衣人都要退避三舍。

若是姜家也有這種存在,可咋整呢?

當然是炸死他們咯。

怎料馬癩子忽然站起身說道:“我靠!又是我?!我他媽招誰惹誰了?!我剛回來屁股都沒坐熱呢就讓我再出去?!”

的確,設置埋伏這種事情當然是越早越好了,如果等到三天後,人都到期了再他媽設置陷阱?

那還是陷阱嗎?

張順爻聳了聳肩膀說道:“這件事董事長你看着辦,總之馬癩子同志在近期的進步大家有目共睹。”

別說,還真是,馬癩子自從上次去了許家一趟後,收穫的東西別提多豐富了。

這麼說吧,就拿到現在,讓馬癩子和李青雲幹一仗的話,馬癩子已經不擔心自己會輸了。

姜超揮了揮手,示意馬癩子保持安靜。

“是這樣的,這一次的戰鬥,凡是主管級別的同志參與,開戰前都會得到200萬元的獎勵,並且戰鬥結束後我還會根據各位的表現lùn gōng行賞,賞金上不封頂。”

“除了凡間使用的貨幣之外,我還會賞功德點,我可以向諸位做出承諾,其數字絕對比年終獎還要豐富。”

從很久之前開始,就有了重金之下必有勇夫的說法。

這說法放到現在這個社會也同樣適用。

“重金求子!”

正在網吧那髒兮兮的坑位上蹲着,這則廣告吸引了彭俊的眼球。

只要和這女的睡一宿,就能拿到100萬?

這女人長得不錯啊……

管他真的假的,打個電話過去問問再說!

“你好,我在網吧……”

沒等彭俊說完,電話那頭便傳來的一陣女人的抽泣聲。

“終,終於有凡人給我打電話了,嗚……”

彭俊樂道:“xiao jie姐別哭啊,我這不是來搭救你了嗎?”

“嗯嗯,請問先生有無病史?身體是否健康?”

彭俊尋思着自己的任督二脈剛剛打通,那絕對沒毛病呀。

“xiao jie姐請放心!我是屬於能長命百歲的類型兒。”

“真的嗎?那太好了,我加你好友,給你發定位,你來我家吧。”

彭俊笑道:“xiao jie姐,你這未免也太着急了吧?你那照片是真實的嗎?”

“來了不就知道了?”

說完,肖涵便把電話給掛了。

看着手機屏幕,彭俊冷笑道:“妖孽,總算讓我抓到你了,又能完成一件地府任務了,真開森。”

獨龍坡,三合公墓。

原本已經荒廢了的地兒,此時居然多了棟別墅。

走過去後,鐵大門“吱”地一聲自動開了。

別墅內。

只能用金碧輝煌來形容了。

一名身穿黑色連衣裙的女人,正慵懶地半躺在沙發上。

迷離的雙眼抹着桃紅色的眼影,挺翹的瑤鼻,一張櫻桃小嘴將整張臉點綴得十分完美,皮膚也白皙無比,光滑的很。

“xiao jie姐我來了。”彭俊舉手說道。

肖涵疑惑道:“你是?”

“我剛加你微……”

沒等彭俊說完,只見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地走了進來。

“měi nǚ!廣告是你發的不?!”

本章完 姜超的想法恐怕唯有張順爻是最爲了解的。

雖然羅家衛和姜超的關係也不錯,但羅家衛這人腦子比較木,看待問題比較簡單,遠不如張順爻的機靈。

朱鵬大手一揮道:“還算個什麼呀?咱們公司怎麼可能會輸?”

“就是,在正義面前,一切邪魔外道都應該死光光!”馬癩子叫囂道。

“汪!”

嗯……身爲人武部主管,冥王自然也是有發言權的。

看到大家鬥志如此高昂,姜超微笑道:“還是佔一卦吧,看看總是好的,大家心裏也有底。”

即便他們的鬥志再高,可保不齊他們在面對危險時會動搖軍心。

姜超一再要求,大家也不能說什麼了。

張順爻拿出了三枚寶貝爻錢,爻了一卦後仔仔細細地看了看卦象。

“三眼,怎麼說啊?”

“肯定是我們贏了,這還需要問嗎?”

“就是!”

嘴上這麼說,他們心裏也是有點好奇的,張順爻雖然不算天下第一神算,但起碼在佔算領域,擱華夏範圍內也是數得上號的。

張順爻收起了嚴肅的面容,滿臉笑容道:“大!獲!全!勝!”

衆人總算鬆了口氣,緊張的氣氛也消失不見。

“我就說嘛,我們怎麼可能輸?”

重生之師兄莫慌 “有許家和李家的幫助,董事長又組建了妖族軍團,沒啥可怕的!”

“沒錯!董事長,等咱們打了勝仗後你可得好好算算我們的獎金哈。”

片刻的喧鬧過去後,張順爻又是收起了笑容。

“最終雖然會勝利,但是……”

短短几個字,衆人再次安靜了下來。

“但是個啥呀?”馬癩子催促道。

張順爻繼續道:“但是我們也會付出一些損傷,缺胳膊斷腿是少不了的,大家做好心理準備吧。”

時間停頓了一兩秒,衆人再次鬆了口氣。

“媽的,嚇死我了,我還以爲會出人命呢。”

“少個胳膊也沒什麼,還能殺豬!”

“汪!”

姜超重重地呼了口氣,大手一揮道:“行了,雖然大家都知道結果了,戰鬥的時候也必須全力以赴,有問題嗎?”

衆人舉手說道:“沒問題!”

“非常好,即刻起,馬癩子同志便立即飛往牛頭山佈置陷阱,速去速回。”

馬癩子還是苦着臉說道:“董事長,怎,怎麼又是我啊……”

整個公司又不是隻有我一個人會飛,李青雲不是也坐在這裏嗎?他不是也要爲公司出力嗎?

讓他請了祖師爺後自己飛過去唄!

張順爻張了張嘴巴正要開口,朱鵬卻是舉手道:“董事長,這趟我申請和癩子一起去。正好我也活動活動筋骨,萬一對方也準備設置陷阱呢?是吧。”

此言一出。

羅家衛也舉手道:“沒錯,朱鵬分析的有道理,董事長,也讓我去吧,我們就當是個先遣隊伍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