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她們要是提起歐陽雲兒的實力,說不定上官雲燁還會藏有私心,放過她的姐姐一馬。

0

然而,她們兩人明顯想多了。

上官雲燁為人素來公正分明,很為學院著想不錯。

但是,夜冰依現在可是他上官雲燁的妹妹。

要知道,妹妹這兩個字在他的心中,代表著什麼。

總裁通緝愛 或許別人家的妹妹只是妹妹,但是他上官雲燁的妹妹,卻是他的命。

所以他怎麼會允許他的命受一點傷害呢?

拋去這一點先不說,單單是帝玄胤他們這幾人,實力也全部都是幻夢之境的。

上官雲燁又不是傻,難道要為了歐陽雲兒一人,而失去帝玄胤幾個幻夢之境的強者么?

所以不管從哪一方面來說,歐陽雲兒今天都是完敗。

上官雲燁並沒有說話,而是冷笑著看著歐陽姐妹。

那眼神不言而喻。

任誰都知道,要說為了學院,那上官雲燁就更不該管這件事情了。

難道還有因為歐陽雲兒一個人失去這些高手?

看到上官雲燁這樣的眼神,歐陽姐妹心中徹底絕望。

「來就來,誰怕誰,就我一個人對上你,就算死了,我也光榮,不過,夜冰依!你不要以為如此,我歐陽雲兒就害怕了,我告訴你,這天底下還沒有我歐陽雲兒怕的事情!」

歐陽雲兒堅定的嗓音狠厲說道,眼眸滿是恨意。

她如何能不恨?她更恨自己,錯信了夜幽雨的話。

夜冰依淡淡挑眉,勾唇一笑。

要說歐陽雲兒這個女人身上還有可取之處,那便是她的勇氣了。

但是欣賞歸欣賞,歐陽雲兒將她的人折磨的那麼慘烈,她自然不會放過她的。

冷冷一笑道:「歐陽雲兒,看在你這麼有勇氣的份上,我便願意和你公平對決,不用他們幾個出手幫忙,就我們兩個,決一勝負。」

「你……」歐陽雲兒不可置信,她不明白對方究竟是要打什麼主意,明明勝負已分,她卻要來這一出,她……是腦子有病嗎?

「依依!」帝玄胤不贊同的望著她。 「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反正不還有你在我身旁么,你也不會看到我有事的,不是嗎?」

夜冰依俏皮的對他眨了眨眼,言語之間對他充滿了信任,讓帝玄胤說是也不是,不是也不是,不由苦笑一聲,點了點她的額頭,「你這丫頭。」

不過,確實,他自然不會讓她有事情!

「既然你想玩兒,那便就玩吧,但是,你可要先照顧好你自己的身體,知道么?不行便換我。」

「好。」

歐陽雲兒看到夜冰依居然真的打算和她一對一,不由眼睛亮了起來,管她是打什麼主意,總之,她有自信。

若是讓她和這幾個男子相比,她妥妥的是一定會輸給他們的,可是要和夜冰依比,那麼贏的人便一定是她自己了!

畢竟她可是進入幻夢之境好幾年的了,先不說其他的,便是夜冰依才只是剛剛晉陞的,又怎麼能和她相比呢?簡直是自投死路!

「來吧,你一定會為了你這個決定而後悔!」

歐陽雲兒說完,便提劍狠狠的朝著夜冰依率先沖了過來。

這是她最後的機會。

夜冰依勾唇一笑,她為什麼不讓他們幾個出手,非要自己來教訓歐陽雲兒,當然是有目的的。

風華鑒 因為她總是不突破不了,她覺得除了因為寶寶的原因,還有自己缺乏實戰,所以她想試試看,能不能讓歐陽雲兒成為自己今天晉陞的絆腳石。

歐陽雲兒自然不知道夜冰依心中所想。

而她這一擊,是用盡了她畢生的絕學,想要給夜冰依來個致命一擊,但是,眼前的夜冰依只是輕輕一閃,便輕而易舉的躲過了她的攻擊。

歐陽雲兒的臉色瞬間變得很是難看,她可以清晰的察覺到夜冰依好像和前幾天又不同了。

這個女人只不過才離開學院幾天,實力就又變得如此強大了么?她究竟去幹什麼了?

一抹恐懼感湧上心頭,歐陽雲兒忽然心驚的認知到,這個女人或許真的是有實力而來,她說要殺了自己,並非只是一時衝動過,狂妄自大……

但無論是怎樣的,她如今也不能再退縮,也沒有退縮的後路。

為了她的姐妹,她什麼都可以。

而這個女子,便是欺負了她姐妹之人,她們姐妹三人從小便相依為命,父母早喪。

從來都很團結,要強,相親相愛……

所以,她無論如何也要報這個仇。

眼底閃過一抹破滅光芒,「夜冰依!我要與你同歸於盡!」

「不要!」歐陽月兒的臉色大變,她看出了自己的妹妹是想要幹什麼,急忙衝上去,打算阻止她。

她不想活了么?!

然而她剛走上前去,便被一團結界給反了彈了回來。

「姐姐!你不要衝動!我什麼都不要了,我們可以向她求饒,你不要死啊,只要我們姐妹三個人一起,還有什麼比這更快樂的嗎?你下來吧!什麼月師兄我都不要了!你千萬不要有事,否則,我也活不下去的!」

歐陽雲兒聽著自己的姐妹在下面的哀求,眼中有淚光閃動,但是她卻已經開弓沒有回頭箭了。

目前每天都是晚上十二點之前更新哦~ 好似受到了莫大刺激般,藤田直秀眼裏充滿了根根血絲的瘋狂按着手上長槍的發射按鈕。

一邊按着按鈕,他還一邊瞳孔縮成一團的獰聲嘶吼:“可惡的傢伙!我就不信打不死你!”

“嗞嗞”的聲響裏,一道又一道的銀白光束,從頭到尾連成一條銀白光線,打穿空氣,如同一根死亡射線般,直插佝僂着身體的藤田直樹而去。

微微清風四下吹拂中,秋山原忍不住往前踏了一步,大鄉武夫忽地伸手按住了他。

“大郎,要相信三郎。”看着被一道道銀白光束擊打得連連後退不已的那道身影,大鄉武夫沉聲輕揚了一下眉頭。

眼裏黑芒爆閃的秋山原,眼睛一閉一睜間,悶聲回道:“主人,是我關心則亂了。以那傢伙的實力,那些光束,最多隻能讓他受點小傷罷了。”

另一邊,林木森森的樹林裏,陳志凡眼裏倏地閃過了一抹灰芒。莊園大門口發生的事情,他一直有用靈念在感知。

在“看”到那把造型怪異,如同一隻銀白大蝦的長槍發出了一連串銀白光束,打得藤田直樹不得不徐徐後退時,不知爲何,他居然想到了一百多年前,諸國列強用長槍大炮打碎了華夏大刀長劍的歷史。

現代文明與古老技藝的碰撞?

腦子裏倏然冒出了這麼一句話後,陳志凡輕晃了一下頭。呼吸之間,一抹昂揚之氣,漸漸襲上了他的心頭。

是,不能否認的是,現今乃是科技昌明的時代,個人武力再強,也終究敵不過強大熱能武器的轟炸。

人道大勢就是這樣,修行的時代,早已一去不復返。但修行之道,本就是逆天而行,大勢雖強,吾當奮而逆之!

心懷幾許激盪的他,神海虛空裏,驀地神光閃閃。紫金光華大盛中,一道玄之又玄的氣息,倏地從虛空深處翻騰而出。

剎那間,陳志凡只覺身心俱酥,四肢軟綿無力之餘,卻又有一股古樸、強大而又深邃、神祕的氣息,在身體深處汩汩流淌而出。

杳然不知時間流逝中,輕閉雙眼的他,周身清氣縈繞,腳下一團玄光,在光影斑駁的樹林裏,若隱若現。

幾米遠外的一棵大樹後邊,鬼撲滿眨巴着眼睛探出了它的小腦袋。

在小傢伙那只有綠豆大的小眼睛裏,隨着某青年的靜立不動,一道道好似雲紋般的神祕符篆,漸漸浮現了出來。

少頃,整個眼珠子都被符篆覆蓋的鬼撲滿,體表驟地迸發出一團柔和的灰濛濛光芒。它那又細又長的蠍子尾巴上,也跟着散發出一絲絲懾人心魄的陰煞氣息。

忽然,林間響起了一連串細碎的窸窸窣窣聲。

隔了沒多久,四隻皮毛烏黑髮亮、嘴上猶自沾有少許鮮豔紅色、身上散發出一縷淡淡煞氣的大黑老鼠,頭尾銜接的出現在了大樹底下。

“吱吱吱!”領頭的那隻體型最大的大黑老鼠,仰頭看着飄在半空一動不動的鬼撲滿直起上半身叫了幾聲。

又細又長的蠍子尾巴徐徐晃動了兩下後,小傢伙如同大夢初醒般,砸吧着小嘴,從某種玄奧的狀態裏回過了神來。

一邊眨巴着那綠豆大的小眼睛,它一邊頗感新奇的活動着自己的四肢和那又細又長的蠍子尾巴。

地上,四隻大黑老鼠紛紛輕叫了幾聲,那一顆顆烏黑髮亮的小眼珠子裏,竟流露出一絲頗爲人性化的靈性光芒來。

“呼”的一聲,光影斑駁的樹林裏,悄然颳起了一股疾風。嘴裏吐出一口濁氣的陳志凡,眉心一片紫金光芒閃爍地徐徐睜開了雙眼。

“剛纔?”

輕皺了一下眉頭的他,嘴裏輕咦了一聲後,伸出右手按在了自己的腹部丹田位置。 暗夜絕寵 再次閉上雙眼後,一點靈念即瞬間出現在了丹田虛空裏。

丹田虛空一如往常般看似無邊無垠,實則又極其微小。

虛空正中,鬼門關閉,大量還未來得及吸收煉化的團團鬼氣,化作一朵朵陰雲,漂浮在鬼門周圍。

無數大頭紅眼黑皮的浮蛉獸,三五成羣,七八成堆的藏在了鬼氣所化的陰雲裏。時不時的,可以看到它們活潑的身影。

虛空上方,如同山脈般連綿不絕的冰晶煙雲時刻散發着淡淡的清冷氣息。一條潺潺流淌的半透明河流,在冰晶煙雲山腳下,一路蜿蜒向前。

忽然,虛空深處,驀然出現了一道銀白閃電。

剎那後,通體閃爍着淺淺銀白光芒的閃電錐,迎着陳志凡的靈念,好似一隻小狗見了主人般,由內而外傳遞出一股清晰的歡快情緒來。

現實樹林裏,某青年的嘴角,一抹溫和的笑意,迅速擴散到了整個臉部。片刻後,他神情一轉,再次緩緩睜開了雙眼。

“丹田虛空並沒有發生什麼異常,那就奇怪了,那股神祕的氣息鑽到哪裏去了?”

輕皺着眉頭,嘴裏低聲嘟囔了兩句後,陳志凡忽地轉身,然後踏前一步看着不遠處飄在半空的鬼撲滿招了招手。

眨巴着眼睛的小傢伙見狀,屁顛屁顛就飛了過去。地面上,四隻大黑老鼠尖尖的鼻子聳動着,窸窸窣窣跟了過去。

“主人,你剛剛是在修煉嗎?” 神醫廢柴妃:鬼王,別纏我 飄在離地一米高的半空,鬼撲滿仰頭小腦袋奶聲奶氣的問了一句。

某青年眼裏驀地灰芒一閃。

禽言獸語修真人 探手一把將小傢伙抓在手裏,他不無欣喜的揚眉問道:“你是怎麼回事?不過幾分鐘的時間,爲什麼你身上的氣息就變化這麼大?”

一對綠豆大的小眼珠子在眼眶裏滴溜溜轉了兩圈後,鬼撲滿甩動着它那又細又長的蠍子尾巴脆生生的回答道:“人家也不知道呢!就是剛纔看主人你站着一動不動,身上又散發出一種好玄奧的氣息,然後我就······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嘟了嘟嘴,小傢伙眨巴着眼睛奶聲奶氣的接着說道:“等我再回過神來的時候,就感覺······感覺自己的身體,哎呀,人家不知道該怎麼說啦!”

揉搓着鬼撲滿那毛茸茸的小腦袋,陳志凡輕笑着說道:“呵呵,不知道該怎麼說,那就別說了。”

不過在心裏,他倒是暗暗嘀咕了起來:小傢伙的身體摸起來,倒是越發的真實了。

不知道是因爲徹底吸收了妖獸精元的緣故,還是它本來就在隨着時間的流逝而在逐步成長。 她們找了夜冰依那麼多的麻煩,現在又來玄魔台挑釁,她相信對方是絕對不會放過她們的。

所以,她如今只有和夜冰依拚死一戰。

而這一擊,也是她最大的底牌,是她們歐陽家族遺傳下來的絕學,她的這一擊,一定可以給敵人帶來致命的傷害。

但不管敵人的下場最終是怎麼樣的,而她自己,卻不會再有活路了。

一股龍捲風狂卷而來,一團黑氣頓時將整個玄魔台蔓延。

帝玄胤幾人站在旁邊,也能感覺到這其中強大的能量波動。

他們看不清裡面的情形,帝玄胤的一顆心瞬間提了起來。

而此刻,夜冰依在這道強大的氣流下,竟然被壓迫的找到了晉陞到幻夢之境二階的突破點。

夜冰依心中微微錯愕,連她自己也沒有想到,歐陽雲兒給她這致命的一擊,不僅對她沒有傷害,反而還讓她成功的晉陞。

竟然和她之前幻想的一樣,歐陽雲兒成了她成功的踏腳石。

此刻的歐陽雲兒被籠罩黑霧當中,她半跪著,感覺到了有什麼不同,抬眼便看到夜冰依的周身似乎散發著一團耀眼的光芒。

那亮潔的光芒,那道氣息,應該是幻夢之境二階才有的,她瞪大眼睛,沒想到這個女人居然會在這個時候突破了。

而她用自己畢生的絕學來給她致命一擊,卻沒想到助她成功的突破。

歐陽雲兒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心中只有絕望,無比的絕望。

好像一場虛空大夢,她不知道自己活了這一輩子都幹了什麼?好想從頭再來,但她已經不會再有機會了。

「唰」

雲霧撥開,一身紫色衣裙的女子在半空中,手中拿著一把紫色的流光長劍,她的烏黑髮絲輕揚,宛若高潔不可侵犯的仙子一般,美的讓眾人離不開眼鏡來,令人窒息。

這才是真正冰清玉潔的女神!

這才是神聖的仙子。

此刻被稱為第一美女的夜幽雨,早就被眾人拋到了九霄雲外。

現在讓夜幽雨來和夜冰依相比,那麼夜幽雨只能配得上一個俗字。

「她、她竟然晉陞了幻夢之境二階!她居然在這個時刻突破了,我靠,這是什麼變態?」

「還有,她現在使用的劍法,難道還是夜氏家族那種失傳的古老劍法么?」

南宮離夢姐弟兩人也怔怔的望著這一幕,內心驚詫不已。

上官雲燁同樣震驚的看著這一幕,怪不得那日她能夠幫他渡過難關。

他就知道,普通的力量是沒有辦法做到的,原來妹妹竟然這麼厲害,可笑他居然還以為是夜幽雨那個心胸狹隘的小人幫他渡過難關的。

真是可笑!像夜幽雨那種小心眼的人,想必當初看到那一幕,她還會直接給他來一刀,送他上西天,然後她自己獨佔了學院第一的名聲還差不多。

上官雲燁的眼中又閃過一抹欣慰,妹妹的實力提升的越高越好,他不介意,更不介意有一天妹妹會比他的實力還要高。

因為是這是他上官雲燁的妹妹,他很榮幸有了這樣一個強大的妹妹,他上官雲燁的妹妹,自然是用來寵著的。 他從小便是個妹控,所有好的東西都會給妹妹。而之前,他便想著,自己對妹妹或許不夠好,但是,現在老天又給了他一次機會,他自然要好好的把握。

帝玄胤望著台上耀眼光華的女子,眼中是滿滿的寵溺,那便是他執手一生的女人,他無比的榮幸,無比的自豪,也無比的驕傲。

能夠擁有她,他比任何人都來得幸運。

姬流音望著女子,眼中布滿了柔情,此刻沒有什麼拒人千里之外的冰霜,沒有黑暗,只有那耀眼的光芒光,那個萬千光華的女子。

這個女子,這樣的女子,在她的面前,他所有的一切防禦,全部都不堪一擊。

多少年,自從那一見,那一眼,她的身影再也無法從他的心底磨滅。

那是他心底唯一的光。

他和帝玄胤同樣的為她驕傲,為她自豪,雖然他得不到她,但是他卻為她開心。

她憂他憂,她開心他亦開心。

他也曾想過做一個快樂之人,但他的快樂,卻必須是要建立在她的痛苦之上。

便是要得到她。

或者選擇與她形同陌路,永遠不再見。

但是哪一種,他都很難做得到。

這世上,有太多的事情都不會太盡人意,不會十全十美,他想,他此生最大的遺憾便是她,一個女子,夜冰依。

此生最大的幸福,亦是她。

……

夜冰依的手中凝聚了一個巨大的結印,從天上砸了下來,與歐陽雲兒身上散發的濃濃的煞氣相對碰。

但她這麼做,只是單獨為了要解除歐陽雲兒身上的煞氣,並沒有想要她的命。

因為剛才看到她們姐妹三人的互動,讓她改變了主意。

恨一個人,其實並不是只能讓她死。

歐陽雲兒於她而言,可以說是罪大惡極,但是她也有情有義,或許她不用殺了她,換一種方式讓她來贖罪,讓她日後跟在自己的身邊,為她辦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