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感覺到,李家的擔子,給了她太大的壓力,但她卻不得不接受這份壓力,並且隨時鞭策自己,不要忘記她的使命和宿命!

0

我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深深的看了衆人一眼,最後,我鄭重的伸出了雙手,從盧卡斯手中,接過了白玉牌,當我的雙手緊握住白玉牌之後,那種真實的感覺,讓我的內心,不由的振奮了起來!

我轉過了身,面對着李靈兒,胡墨,石毅,陸茗軒和石乾坤,微微一笑,低吼出聲道:“各位,我距離我的宿命,又近了一步!”

“恭喜你!”胡墨妖媚一笑,話鋒一轉,繼續說道:“我們,是不是應該回去休息了?大家的狀態都不是很好的樣子……”

盧卡斯很識趣的接上了胡墨的話,“各位,你們放心的在教廷住下吧,只要是在帝梵國境內,沒有人會對你們動手,這是我們教廷給你們的承諾,也是教皇大人的保證,就算是特里,也不敢爲難你們!”

“那就先謝謝教皇大人了!”我朝着盧卡斯露出了友善的笑容。

“各位,跟我來吧!”盧卡斯微微的側過了身,朝着我們作出了一個“請”的手勢,又道:“神州隊的休息區,就先暫且住下吧,等各位休養一段時間,我會陪各位正式的參觀一下教廷的內部,這可是隻有大國元首才能享受到的待遇!”

我笑了笑,沒說話……參觀教廷,我沒興趣,我只想盡快將身體休養到最佳狀態,然後返回神州,準備動身,前往疆省,哪裏,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在等着我呢!

隨後,盧卡斯便親自引着我們,走出了教皇殿,返回到了屬於我們的休息區……

當盧卡斯離開別墅,並且爲我們關上了房門的那一剎那,我們所有人,幾乎都坐着相同的動作,那就是,直接或坐或躺,或於沙發上,或者,乾脆就在地上……

“終於結束了!”我頗爲感嘆的嘀咕了一聲,“想當初,我們剛剛進入教廷的時候,多麼熱鬧,整個休息區,人聲鼎沸,可現在呢?只有我們幾個而已……”

“沒錯!”胡墨倚靠在牆上,那張絕美的俏臉,也難得的露出了一絲疲憊之色,“除了我們神州隊之外,活着離開教廷的人,也只有卡羅爾自己而已,由此可見,我們在之前的幾天中,究竟經歷了何等慘烈的淘汰與廝殺!”

大學生日記本 “要麼敵人死,要麼我們死,就這麼簡單!”石乾坤釋然一笑,“不過,我們都活了下來,這就是最好的結局!”

“世界靈戰都結束了,你們還討論這些幹什麼?”李靈兒撇了撇嘴,隨後,便極其好奇的朝着我招起了手,迫不及待的對我說道:“楚風,快把你身上的白玉牌都拿出來,讓我們也研究研究,看看那些東西,到底有什麼特殊的地方……那可是號稱能夠打開大虞王朝寶藏的鑰匙!” 李靈兒這麼一說,衆人的注意力也都從殘酷的世界靈戰之中,轉移到了我身上的白玉牌上了,一個個雙眼放光的盯着我,貌似,大家對白玉牌,都很好奇……

我也不藏着掖着,當即,我便很乾脆的將身上的六塊白玉牌,全都掏了出來,一塊挨着一塊的擺在了茶几上,衆人也都順勢湊了過來,我們大家,好像忘卻了疲憊,圍着茶几,開始展開了研究和議論……

足足經過了大半日的研究,我們大家,並沒有發現這六塊白玉牌有什麼特別的地方,除了它們表面上的紋理,都有些不同,僅此而已……

至於隱藏在白玉牌中的神祕力量,根本就沒有從白玉牌之中外泄出來,它們,就像是六塊普通的玉石!

“啊!不行了!我要去療傷了!”李靈兒似乎有些抓狂的從地上站了起來,並且,從身上摸出了幾粒充滿異香的丹藥,分別給了我們大家每人一粒,“吃了吧,對你們的傷勢恢復會有幫助,等我完成了療傷,我再幫你們進行鍼灸療傷!”

說完,李靈兒便徑直走上了二樓。

李靈兒走後,受傷比較嚴重的石毅,陸茗軒和石乾坤,也紛紛緊隨其後,走上了二樓。

此時,正廳之內,便只剩下了我和胡墨而已……

“楚風,以後的路,你打算怎麼走?”胡墨一邊說着,一邊走到了酒櫃那邊,開了一瓶看起來價值不菲的紅酒,並且斟上兩杯,這才走回到我的身邊,遞給了我一杯。

“我有的選擇嗎?”我聳了聳肩,接過了胡墨遞過來的紅酒,並且將其一飲而盡,“我要找到八塊白玉牌,或者,直接去疆省!”

“第七塊白玉牌在白天虹的手中,第八塊白玉牌,尚且沒有任何的線索,你想要湊齊白玉牌的想法,恐怕有些難度……”胡墨沉吟片刻,又繼續說道:“況且,商王手記在白天虹手中,我們並不知道其中所記載的內容,而且,我猜,商王手記中記載的內容,一定與大虞寶藏有關……”

“這麼說,我在去疆省之前,需要尋找一下我的宿敵,白天虹了……”我將目光投向了窗外,外面的教廷,無比寧靜祥和,但我的內心,卻是翻起了驚濤駭浪!

我接下來要走的每一步,都無比的艱難,甚至,每一步,都有可能讓我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但我,卻沒有選擇!

胡墨沒有接着我的話去說,一時間,正廳內,立刻陷入到了沉悶的寂靜之中……

就在這時候,窗外,突然閃過了一條人影,而且,這條人影恰好被我捕捉到了……正是紅衣大主教,盧卡斯!

下一刻,房門便被敲響了,我一個箭步就衝到了房門之前,將房門打開之後,盧卡斯的身影,也映入了我的眼中。

“楚風,教廷外面,有人找你,而且是一名年紀與你相仿的神州男子!”盧卡斯沒有廢話,直奔主題的說道。

“神州人?年紀與我相仿?”我意外的瞪起了雙眼。

說實話,我並沒有想到,來找我的人會是誰……

盧卡斯又說了一句,“根據守門騎士的描述,那青年沉默冷酷,氣勢不凡……”

盧卡斯的話還沒說完,我的腦中,便下意識的浮現出了一條身影,雖然我與他只見過幾次面,但我的直覺告訴我,在教廷之外,等着我的那個人,一定是他!

可是,他怎麼會來找我?

這還真是迄今爲止,最意外的訪客了! 我呆滯的凝視着盧卡斯,大腦,也全都被那條,本不該出現在我腦海中的身影,佔據了!

而另一邊,胡墨見我如此表情,她似乎也猜到了什麼,當即,胡墨走到了我的身邊,輕聲說道:“我和你一起去吧!”

看來,胡墨也猜到了那個人的身份,而且,胡墨認定,現在的我,不是他的對手,如果其中有詐,那我就危險了……

我將視線,從盧卡斯的身上,跳轉到了胡墨的身上,最後,我拒絕了胡墨的提議……

“不用了,我自己去見他吧!”我遞給了胡墨一個淡定的眼神,便又說道:“既然他找到了教廷,我想,他應該不會對我出手,如果他想對我出手的話,機會多的是,畢竟,他在暗,我們在明……”

胡墨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但她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朝着我點了點頭,“小心一些!”

“我會的!”我揚起嘴角,微微一笑,旋即,我便徑直走出了別墅。

教廷的正門,我認識,自然也不需要盧卡斯引路,況且,我連胡墨都沒有帶,又怎麼可能讓盧卡斯這個外人跟我一起去見他呢?

而盧卡斯,也很識趣,他跟着我一起離開了別墅之後,便繞到,去了教皇殿,只有我自己,快步的朝着教廷正門的方向,走了去……

這一路上,我倒是沒有遇見特里那羣人,只是偶爾遇見了幾名最底層的傳教士,不過,那些傳教士望着我的眼神,卻充滿了恐懼!

貌似,哥們我的名號,在教廷內部,也很響亮……

我沒有理會那些傳教士,徑直朝着教廷正門那邊,快步走了去。

當我走出教廷正面之後,眼前的景象,也徹底改變了……教廷之外,車水馬龍,行人與遊客數不勝數,然而,在茫茫人海之中,我卻一眼就捕捉到了他的身影……

他,還是那樣的冷酷,那樣的不苟言笑。他,便是白天虹,我的宿敵!

我沒有任何猶豫的走向了白天虹,當我站在白天虹的面前,雙目緊盯着他的時候,他,也在盯着我……

白天虹的那雙眼瞳,沒有任何的波動,更加沒有任何的感情色彩,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白天虹的眼神,就像是一具行屍……

我盯着他,他盯着我,我們,誰都沒有先開口……

詭異的沉默,足足持續了半晌,甚至,我們這兩名相對而立,四目相對的神州面孔,也引起了歐羅巴大陸人的注目,那羣遊客紛紛朝着我們指指點點了起來。

但是,對於四周的議論,白天虹恍若未覺,就彷彿,人海之中,哪怕是雄偉的教廷,都不在他的視線之中,他的眼中,只有我!

簡單而直接,這讓我對白天虹,有了一個新的認識!

就在這時候,白天虹毫無徵兆的開口了,“你想去疆省,對吧?”

我沒有隱瞞,幾乎是下意識的脫口而出道:“沒錯!我想去疆省,我必須去疆省,那裏,有我想要尋找的答案!”

白天虹沒有多說什麼,只是伸手入懷,從懷中掏出了第七塊白玉牌,並且,他還出人意料的將白玉牌舉到了我的身前,語氣無比平淡的對我說道:“我想,我們可以打破宿命和仇恨,進行一場合作!”

直到這一刻,我才真正露出了震撼無比的目光……

白天虹,竟然將祖乙大墓中的那塊白玉牌,遞給了我,不對,他是要將白玉牌,給我!

而且,白天虹親口說出了合作,與我合作,打破宿命和仇恨的合作!

一時間,我愣住了,甚至,我不知道該如何去回答他的話! “白家與楚家,鬥了幾百年,兩大家族互有傷亡,白家將楚家逼到了北方偏僻的山村,但楚家,也將白家打散,算是扯平……雖然,你與我,同樣繼承了各自家族的宿命,我們之間,也終有一戰,但是,在此之前,我想,我們可以合作,解開大虞王朝寶藏的祕密!”

白天虹今天的話似乎特別的多,與他冷酷寡言的形象,完全不相符。

“先拋開數百年的恩怨,進行合作,解開了大虞王朝寶藏的祕密,我們再死戰一場……”我也逐漸的從白天虹帶給我的震撼之中,清醒了過來,甚至,我的臉上,還露出了一抹淡笑,“這還真是一場穿越了數百年時空的合作,如果,幾百年前,先祖們有這種覺悟,恐怕,我們也不用揹負各自的宿命了……其實,我的心中總是有一道聲音在告訴我,我們,有可能會成爲朋友……”

“宿命,就是宿命,你我都無法改變……”白天虹沒有直接回答我的話,而是模棱兩可的說出了這麼一番難人尋味的話,不過,他似乎也沒打算在這個問題上繼續糾纏,而是直接說道:“我將白玉牌交給你,並且將商王手記中的祕密,與你分享,我希望,能在疆省,與你一起進入大虞王朝的寶藏!”

“詳細說說!”我強壓下了內心中的震撼,勉強保持表面上的平靜。

說實話,白天虹開出的條件,很誘人……

第七塊白玉牌,以及商王手記中的祕密,這是我無法拒絕的籌碼!

只不過,我要先知道,商王手記中,到底記載了什麼,又是因爲什麼,白天虹會主動找上我,並且主動分享祕密,進而,與我合作!

白天虹略微沉吟片刻,隨後,他朝着我揚了揚手中的白玉牌,平靜的說道:“白玉牌,一共有八塊,是打開大虞王朝寶藏的鑰匙,這是商王手記之中,記載的祕密之一!”

“商王手記之中,記載了祖乙的一生,還有一些不爲人知的祕聞,只不過,那些歷史,對於我們來說,並不重要,真正有價值的情報,只有幾條而已……”

“除了白玉牌和鑰匙之外,商王手記中還記載了這樣一段有意思的話,上面說,只有詛咒之人,纔有資格,也有能力,通過鑰匙,打開大虞王朝的寶藏!”

“詛咒之人,商王手記中並沒有具體的描述,但經過我和陳泰的推測,楚家的鬼脈之力,就有可能是一種詛咒,因爲商王手記之中提到過,被詛咒的人,命不過四,楚家歷代,似乎沒有人的年紀,超過三十九歲,比如,你的父親,你的爺爺,甚至是你二叔,以及你!”

白天虹這番話,當真是猶如雷擊一般,將我直接轟傻了!

沒錯!

據我所知,我爺爺楚驚雷,我父親楚青山,都是在三十七、八歲的年紀,便死去了,而之前,我就已經發現了這個問題,只不過,當初在古玩店內,二叔卻是對此三緘其口,在聯想到當初父親臨死之前的情況,以及母親彷彿早有預料的表現,似乎,都能解釋的清楚了!

原來,楚家的鬼脈之力,既是一種超然的能力,也是一種詛咒!

“你接着說!”我皺起了眉頭,沉聲對白天虹說道。

“我最初的合作人,是想選擇楚青雲,可惜,楚青雲深陷疆省,杳無音信……在普通人看來,楚青雲也許死了,但在我看來,楚青雲,很可能已經找到了通向大虞王朝寶藏的路,只不過,他雖然身懷詛咒,但卻沒有鑰匙,註定,他此行,是徒勞的!”

“根據商王手記顯示的另外一條線索,大虞王朝的寶藏,就在疆省羅區,一處叫做無人沙漠的地區!” “無人沙漠區?”聽了白天虹的話,我的大腦也開始飛速運轉了起來,思索着有關於無人沙漠區的記憶。

“無人沙漠區,我已經探出了情報,和幾十年前的一樁詭案有關……神州試驗新型武器,將整片沙漠變成了無人區,那裏,是土著的禁區,冒險者的死地,故而,現在才被稱作,無人沙漠區!”

白天虹說到這裏,我也想起了一件事,當即便出言說道:“你說的,應該就是當初的著名生物學家消失在疆省的祕聞吧? 哄你入我相思局 我聽說過這件事情,據說,當時疆省發現了雙魚玉佩,那玉佩能夠將人進行完美複製,只不過,複製出的人,全都是沒有任何感情的行屍走肉,就相當於變異殭屍的一種,軍隊也無法鎮壓,最後,神州無奈,動用了新型武器,將複製人盡數埋葬在了沙漠之下,對吧?”

“沒錯!”白天虹點了點頭,道:“複製人消失了,但雙魚玉佩,也不見了,我和陳泰猜測,第八塊白玉牌,很有可能就是當初的雙魚玉佩,而且,就在疆省的無人沙漠區……當然,這些都只是推測而已!”

“雙魚玉佩!”我皺眉沉思,當即,有關於雙魚玉佩的資料,便浮現在了我的腦中……

雙魚玉佩,是一件充滿了神祕色彩的東西,只不過,雙魚玉佩,其實並不是兩條魚的形狀,它之所以被稱爲雙魚玉佩,那是因爲,當初發現它的時候,將它放到了一條魚的旁邊,結果,那條魚就奇蹟般的變成了兩條,也就是說,一條是真正的魚,另外一條,則是號稱完美的複製品,故而,雙魚玉佩,纔會被稱作雙魚玉佩!

迄今爲止,無人知曉雙魚玉佩的形態,大小,以及特徵!

“可是,我手中的六塊白玉牌,包括你手中的第七塊白玉牌,並非能夠將生物複製,那第八塊白玉牌,應該也不可能擁有這種能力,雙魚玉佩的推斷,似乎並不成立!”我遲疑的說道。

“我和陳泰,只是不想將思維禁錮,至於雙魚玉佩,到底是不是第八塊白玉牌,目前沒人能確定!”白天虹依舊淡然,話鋒一轉,他便繼續說道:“商王手記中,還記載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平行宇宙交叉點,只不過,在手記中,平行宇宙交叉點,被稱之爲,奇幻空間!”

“你該不會是想說,大虞王朝的寶藏,就在平行宇宙交叉點之中吧?”我隱約猜到了什麼,也不廢話,便開門見山的對白天虹問道:“世界靈戰的第二關,應該就是平行宇宙交叉點的一種存在方式,而陳泰,選擇跟着我們來參加世界靈戰,是不是因爲,他早就知道了,平行宇宙交叉點的事情? 重生甜妻小萌寶 也就是,手記中,那所謂的奇幻空間?陳泰,是想通過教廷的平行宇宙交叉點,去尋找遠在疆省的奇幻空間,對吧?”

白天虹很乾脆的點了點頭,道:“這是我和陳泰已經計劃好的事情,至於陳泰爲什麼會得知,世界靈戰之中,會出現平行宇宙交叉點,我就不清楚了,而且,楚風,你想一下,歐羅巴大陸距離疆省,其實也不遠……”

“呵呵!”我冷然一笑,道;“陳泰這傢伙,還真是夠神祕的,竟然能夠打聽出世界靈戰的內幕,還有他的心機城府,以及忍耐力,的確高人一等……那我們,是不是也可以直接通過教廷的平行宇宙交叉點,去尋找大虞王朝的寶藏?” “那麼,我們就只能去疆省,沿着二叔走過的路,去尋找大虞王朝的寶藏了!”我幾乎是沒有任何猶豫,便說出了我的想法。

我爲什麼不等幾年,等到教皇恢復能力之後,再通過教廷的平行宇宙交叉點,去尋找大虞王朝的寶藏呢?

原因很簡單,我二叔楚青雲,等不了那麼久,包括我,也等不了!

幾年之後,二叔楚青雲,很可能會莫名其妙的死於詛咒之中!

“你說的不錯,所以,我們要加快進度,儘快前往疆省,尋找奇幻空間!”白天虹斬釘截鐵的說道:“而且,我收到了消息,龍虎山,崑崙,茅山,嶗山等勢力,已經找到了大虞王朝寶藏的線索,他們,也在緊鑼密鼓的籌備進軍疆省的事情!”

我聞言,心中暗暗吃驚,臉上卻是不動聲色的反問起了白天虹,“龍虎山那羣雜毛怎麼可能會知道大虞王朝寶藏的線索?”

“港島的李俊,你還記得吧?”白天虹說了這麼多話,他的臉上,始終沒有表情,語氣,也始終保持冷漠,“李俊,號稱左宗棠一脈的傳人,當初左宗棠奉西太后之命,西征疆省,你也有所耳聞吧?”

“當初大清國闇弱,列強入侵疆省,西太后貌似得知了大虞王朝的寶藏之中,隱藏了長生不死的祕密,所以,纔會不顧全國戰局,而讓頂樑柱左宗棠揮兵西征,爲的,就是要得到長生不死的祕密!”

“雖然左宗棠成功的保住了疆省,但卻並沒有找到大虞王朝的寶藏,因爲,他們並不知道白玉牌和鑰匙的事情!”

“而龍虎山等勢力,則是在你離開了港島之後,紛紛派人,潛入港島,尋找左宗棠的其他旁支分脈,最終,他們也知曉了這些祕密,所以,龍虎山等勢力,纔會將目標,定在疆省羅區!”

“這些祕密,其實你身邊的那隻鬼魂,胡老三,早就知道了,畢竟,它生前,可是盜過西太后大墓的傢伙!”

“胡老三之所以沒有對你說實話,那是因爲虞姬的緣故,虞姬認爲,那時候的你,還不夠強大,虞姬不想讓你在那時候,便前往疆省,尋找奇幻空間!”

白天虹洋洋灑灑的說了那麼多話,終於,他深深的緩了一口氣。

“說的不錯!”我有些不爽,但卻不得不承認事實,“如果胡老三當初就說過這些話,我恐怕,馬上就會殺到疆省!”

“楚風,你是世界上除了楚青雲之外,唯一擁有詛咒的人,也是唯一能夠打開大虞王朝寶藏的人,虞姬,就算不保楚青雲,也一定會保住你的!”白天虹淡淡的說道:“我這次,之所以來找你,也是因爲虞姬的緣故,不久之前,我和虞姬,談了很久,最終,確定了合作!”

“虞姬在哪!”我立刻出言問道。

漫威有間酒館 虞姬去找白天虹,這不重要,重要的是,虞姬出關了!

我手中,現在有六塊白玉牌,加上白天虹給我的那一塊,一共是七塊,雖然有兩塊白玉牌的力量,已經被我吸收了,但是,還有五塊我沒有吸收!

普天之下,也只有虞姬能幫我吸收白玉牌之中的能量,而我去疆省,又迫切的需要力量,不然,我無法與龍虎山等各大勢力周旋,所以,我現在非常需要虞姬,來幫我吸收白玉牌之中的力量!

“虞姬,很快就會來找你了,而且,虞姬也知道,你現在最需要的是什麼……”白天虹說完了這句話,忽的,他那張千年不變的冰臉中,竟然閃過了一抹無比僵硬的笑容,並且,將第七塊白玉牌,朝着我推了推,這才說道:“楚風,我們的合作,可以開始了嗎?” 我深深的看了白天虹一眼,隨後,我便將目光,跳轉到了白玉牌之上。

略微猶豫片刻,最終,我還是選擇,伸出手,捏住了白玉牌,並且,將那第七塊白玉牌,收入了我的懷中。

“我們的合作,可以開始了!”我微微揚起了嘴角,露出了一抹邪異的笑容,“等我的夥伴們,恢復巔峯,我便會和大家一起,動身前往疆省!”

“我在疆省等你!”白天虹言罷,便毫不猶豫的轉過了身,緩慢而穩重的邁出了步子,逐漸,白天虹的身影,也被那人來人往的人羣,淹沒了……

白天虹來的突然,走的也灑脫,倒是與古代的獨行俠頗爲相似……

我凝視着白天虹消失的方向,雖然我早就已經看不見他的身影了,但我還是忍不住想要多看兩眼,對看我未來的對手兩眼……

正如白天虹所言,我和他之間,早晚會爆發一戰,爲了我們自己,也爲了我們各自所承擔的家族宿命!

“該來的,終究會來!”我輕輕嘆了口氣,轉身,走進了教廷。

當我再次回到教廷之內,神州隊的休息別墅之時,我卻意外的又發現了一名訪客……

李靈兒等四位傷員,似乎並沒有被驚動,仍舊留在了二樓,而胡墨則是坐在沙發上,一臉淡笑的盯着與她相對而坐的那名訪客……虞姬!

虞姬的鬼體,接近實質,但卻仍舊存在一絲縹幻,只不過,虞姬的周身,卻沒有一絲的陰氣外泄,如果,虞姬的鬼體,能夠在實質一些,那就真的與正常人無異了,最起碼,從表面上看,普通人絕對看不出任何的問題!

我見到了虞姬,先是一愣,旋即便回過了神來,意外的出言問道:“你怎麼來了?”

虞姬來的,要比白天虹所說的時間,更快!

最關鍵的,虞姬竟然能悄無聲息的進入教廷,這就讓我大吃一驚了!

要知道,教廷可是西方光明力量的總部,對於陰魂,以及其他黑暗系生物,都有無比巨大的殺傷力,而身爲陰魂的虞姬,竟然能夠悄無聲息的潛入教廷,這如何能不讓我大吃一驚?

就比如,一隻鬼魂,在沒有任何阻攔的情況下,進入了茅山或者是龍虎山的內部,這能不讓人震驚嗎?

“很不歡迎我嗎?”虞姬朝着我露出一抹邪魅的微笑,倒是爲虞姬那本就傾國傾世的容顏,平添了幾分妖異之美,雖然我知道,虞姬是鬼而不是人,但我還是不由的看呆了。

“歡迎!當然歡迎!而且,我正想找你呢!”經過了短暫的錯愕之後,我也是立刻從虞姬帶給我的震撼之中,清醒了過來,“只不過,你這麼光明正大的出現在教廷,沒問題嗎?”

“你怕那些傳教士收了我不成?”虞姬笑吟吟的眨了眨眼睛,雖然聲音很冰冷,但其中,卻充滿了嘲諷之意,“教皇閉關,其他的什麼紅衣大主教,騎士團長,對於我而言,根本不算什麼,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堂堂神州千年之魂,豈能被這羣西方的僞道士嚇住?”

“我知道你厲害!”我一捂額頭,有些無語的望着虞姬。

這傢伙還真是藝高鬼膽大,我估計,就算教皇沒閉關,虞姬想來,教皇也未必能阻攔得了吧?

畢竟,虞姬是我見過的所有陰魂之中,最接近閻羅王的存在,甚至,比太阿劍中的項羽,還要強大!

虞姬笑了笑,沒有再和我糾纏這個問題,而是開門見山的問道:“你找我,是想讓我幫你吸收白玉牌之中的力量吧?” 既然虞姬主動把話題說到了白玉牌上面,那我,自然也就不客氣了……

“沒錯!”我很乾脆的說出了我心中所想,“我想讓你幫我吸收白玉牌之中的力量,因爲,現在我已經有七塊白玉牌了!”

說完這番話,我便將身上的白玉牌,全都掏了出來,並且一字排開的放到了茶几上。

虞姬倒是還好,彷彿虞姬早就預料到會有這一幕發生,但胡墨,可就不淡定了……

當即,胡墨“蹭”的一聲,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無比疑惑的對我出言問道:“你剛纔不是去見白天虹了嗎?怎麼就多出一塊白玉牌?難道,是白天虹給你的?”

對於胡墨,我沒有任何的隱瞞,直接將白天虹對我說過的話,一字不漏的轉述給了胡墨。

聽了我的話之後,胡墨整個人都愣住了,就彷彿,她根本無法接受眼前的事實一般,足足沉默了半晌,這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重新坐回到了沙發上。

“楚風,我們似乎要加快速度了!”胡墨頗爲正色的對我說道:“神州那些勢力,已經盯上了疆省羅區,我們如果再拖延一段時間,很有可能會被那羣傢伙捷足先登!”

“所以……”我先是朝着胡墨點了點頭,轉而,扭頭望向了虞姬,道:“我需要你的幫助,馬上幫我吸收白玉牌之中的力量!”

“我也是爲此而來的!”虞姬緩慢的從沙發上飄了起來,一直飄到了通向二樓的樓梯口,道:“就在教廷,所有人,開始閉關……我幫你吸收白玉牌之中的力量,其他人,在這裏自行恢復,或者是修行!”

“所有人嗎?”我下意識的愣住了,不過,轉念一想,虞姬這麼安排,也是有道理的,畢竟,我們的疆省之行,會遭遇很多敵人,而且,一個比一個強大!

“修行的這段時間,所有人都要斷絕與外界的聯繫,我會負責指導大家,另外,我還會在這座別墅之外,布上陣法,阻止任何人進入!”虞姬說着,已經飄到了二樓,“上來吧!”

“等一下……”我叫住了虞姬,十分費解的問道:“你說,你要在這裏佈陣?這裏可是教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