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中猛然跳出了這樣一個想法,其實產生這樣的想法是情理之中的,但是站在距離老屋只有十來米的時候看到堂屋之中坐着一個一身翡翠色旗袍的女人的時候,我卻是瞬間屏息了呼吸。

0

我一步步的朝着堂屋走去。

小蝶跟在我的身後,看到那一身翡翠色旗袍的女人之後,反到時候平靜了不少。

走近我纔看到了眼前坐的這個女人是一具乾屍,我看不清她的臉,剛想要伸手去拋開那散落在面上的乾枯長髮的時候,小蝶卻是連忙阻止住了我,然後對着我做了一個不要的手勢。

我當即渾身一顫,想到了八兩叔筆記之中說的風水大穴的問題,而且還有之前趙半仙給我講的那個叫做徐帆的陰陽師。

風水大穴裏的任何一個東西都不能隨便的移動,否則就有可能讓這個風水所庇護的事情發生驚天大逆轉。

這裏不得不說一個故事,曾經有一個風水大師推算出了自己家中會出一位帝王,爲了掩蓋這個事實

,他提前三年佈局,利用自己的風水之術走到了帝王的身邊,並且將自己的幾個兒子都早早的遣送到了其他的地方,只留下自己的一個最大的兒子,三年過後,這個風水大師在自己的家中佈下風水大局,並且交代他的兒子,他死後將他裸葬在之前佈置好的墓穴之中,一家人要找個避光的地方呆九天,不能見光,九乃極數,代表九五之尊。

爲了掩人耳目,風水大師故意製造自己酒醉而死的假象,但是死了之後,他兒子總覺得這樣讓父親走不光彩,所以就爲父親穿了一個小褲衩子,心想這麼一點點自然不會影響風水大局,將父親就這樣抱到墓穴埋了之後,便回到家請了十天的假,便帶着一家人躲進了事先挖好的地窖裏,只是他當時進來的着急,地窖裏的存放的食物不夠,第五天就沒有食物了,他兒子知道自己的父親是一個非常厲害的風水大師,這樣必定要自己的道理,故而強忍,他能忍但是他的老婆孩子不能忍了,到了第七天他實在是受不了了,心想着出去隨便拿點吃的也不礙事。

將軍妻不可欺 可是就在他從地窖爬出來的瞬間,便看到了原本富麗堂皇的府宅竟然在短短几天內變成了一片廢墟,就如是幾年沒有住過人一般。這根本就沒地兒找吃的呀,就在這會兒一條足足有成人大腿粗細的一條大黑蛇出現在了屋子的正中央。沒辦法這個風水大師的兒子是在是餓慌了,也顧不得那麼多了,便掄起一個椅子腿,將這條大蛇打死,大蛇絲毫不躲閃,讓這個人還覺得有點怪,可是那會兒只想着填飽肚子,也就沒注意這麼多。

就在一家人在地窖裏靠着這條蛇度過了剩下的兩天之後,出來的時候,卻是被裏裏外外圍着的士兵抓個正着,而那葬下風水先生的墳墓也是被皇帝下令掘墓,這天風雨交加,天昏地暗,風水先生一家都被超斬,就連他送出去的那些孩子都是被輕易的抓了回來。一直到第九日的晚上墳墓纔打開,打開時一條尚未成型的神龍沖天而起,在它的身上套着一節褲衩子……

我當時看到這個故事的時候,第一便想起了趙半仙給我講的陰陽師徐帆的故事。而在這個故事之中,這場龍局風水的風水中心便是他的家中,而他兒子並沒有按照他的做,那條大黑蛇便是風水大局的核心,所以那風水先生的兒子殺那條大蛇,大蛇沒有絲毫的反抗,而在他殺大蛇的那一刻,整個龍局風水便徹底的毀了,最後家破人亡,滿門抄斬。

而此刻老屋是我此次命劫風水大局的中心的話,那我什麼東西都不能動,就在我轉身就要離開的時候,突然在堂屋的一個角落突然探出了一個巨大的蛇頭。

龐大的身軀一出現,我渾身猛地一顫,因爲這條大蛇我已經是第三次見到了。

只是這次大蛇卻是一臉不悅的看着我,雙眼之中充滿了焦急。

“相公我們快離開這裏!”

我點點頭,我也是感覺到了有些不妙,難道是因爲自己貿然闖進這風水命局的中心,觸動了什麼控制整個風水命局的東西?

(本章完) 我頭也不回的衝出了老屋,直到我回到了我們家屋前的石階上,我依舊是難以抑制心中的驚恐,坐在我身邊的小蝶也是秀眉緊皺。

“小蝶,我剛纔是不是又闖禍了?”

小蝶搖搖頭,看着我,許久才道:“我們沒有移動任何的東西,因爲不會觸動風水,只是那最後出現的大蛇,竟然給我一陣致命的危機之感。”

那條大蛇,我的心中微微一顫,那條大蛇我知道,這已經是我第三次見到她,只是爲什麼她會出現在我們家的老屋裏?

好半天才平息了氣,胖嬸回家開始做飯,大家一起吃了中午飯過後,天氣便開始變得涼了起來,隨後下起了毛毛雨,不一會兒雨便下大了,將整個村子的路面都完全打溼了。

由於下雨下午的陣法操練便取消了,在家中,小北和八兩叔攤開了一張白紙,然後拿着鉛筆開始在那張白紙上畫出了巨大的卍字符,接着勾成了雙線。

在小北的講解之下我才知道這個大卍字陰陽陣絕不是我白天表面上看到的那麼簡單,運動的卍字講究一個平衡,所以在人員的安排之上就尤爲的重要,千人之中便有五百男人五百女人,他們都是精壯的男女,爲的就是能夠藉助他們年輕氣盛的陰陽之氣。

所謂陰陽陣,與之前我見到所有的陰陽陣都不同的是,大卍字陰陽陣有着三層,最外面一層便是那千人大陣,一千人分別均勻的分佈在東西南北四房,每一個方向上都有一個轉角,這個轉角的地方必須是有點知識的來佔據,所以都是幾個村的書記,而末尾都需要一些德高望重的人,所以八兩叔全部找的是村長或者村中有威望的人,這便是所謂的借運輔命。

最外圍的千人大陣在這兩日來的訓練之中已經初見成效,而且白天裏小北已經將所有人的佔位都在村中用木樁完全的站定了,只需要晚上的時候去按照順序站好即可,這次大陣的中心便就設在曬壩裏,雖然之前下了雨,但是幸好在晚上八點的時候雨停了,還吹起了一陣微微的風,天氣變得涼爽起來。

今天原本是我的生日,而我卻是感覺到了渾身上下都不舒服。

父親還沒有回來讓我的心中越發的不安起來。

我頭腦中不斷的構建着大卍字陰陽陣的一些特點和分佈,在中間那層一共是三十六人,這三十六人大多我都認識,小北在大陣的中心位置圈出了一個區域,然後填上了站在這中間的人名。

在卍字的四方拐角處站着的分別是,姬家高手姬無命、千年屍王王乾、蒼龍閣聶蒼龍和我在火車上遇到的守囚。

而分裂在東西南北四方的都是我的一些熟人,天龍事務所、長生事務所、姬家、四城、蒼龍閣的人、木道人等人。

他們分別站在四方之上,我的心中微微一顫,但是這還並不是讓我最驚訝的,讓我更爲驚訝的是在最裏面,那站在我四方竟然是北、小蝶、若小伶、君蒼生。

看到這些名字之後我猛然擡頭看了一眼正在不斷爲我講解此陣的小北。

“小北,

這個君蒼生是誰?”

還有他們是怎麼知道若小伶的存在?

“我就知道你會問這個,核心的四方,分別由我,小蝶,冥王之棺若小伶和龍王君蒼生,你手上的萬劫情絲應該就是若小伶給你的吧,這個你無需隱瞞,在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手指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在如今這個世界上能夠擁有萬劫情絲的恐怕只有冥王之棺之中的若小伶了,所以在設計這個陣法的時候我才安排了此人,至於君蒼生,乃是尋龍會的大頭目,早些年我與他有過一次因果,結了一次善緣,這次他答應我爲我守陣,此人實力強橫,我決然不是對手,而且此人早年得到諸多的發吧,到時候命雷降臨之時,還得多仰仗此人。”

我聽着越聽越覺得有些不靠譜,因爲這些人都還沒有來,馬上就要到十點了,還沒有開始佈陣,這讓我心中是着急萬分。

小蝶站在我的身邊,緊緊抓着我的手道:“相公放心吧,小蝶一定會幫助相公度過命劫,哪怕是搭上我這條命!”

我抓住小蝶的手突然緊緊一握道:“小蝶,不要,如果我這次沒有過去,一定要好好照顧我們的凡兒。”

就在這會兒,小北看了一下手機,此刻十點整。小北一聲令下,頓時便開始紛紛朝着曬壩而去,準備佈陣。

不得不說八兩叔他們的動作十分的迅速,我雖然沒有看到整個佈陣的過程,但是我能夠清晰的感受到整個土門村都被囊括在了這個大陣之中,從古水河斷整個土門村都開始在陣中運轉。

而第二層也已經就位,就連王乾也是在這會兒出現。

看到木道人,我的心中便是一陣鬱悶,真是難以想象,前幾日還是深仇大恨的仇人,今日卻已經開始幫助我度過命劫了。

小北也是站在我的身邊,我站在那塊深深打入整個曬壩中心的石頭上,這塊石頭這個時候已經被畫滿了血紅色的一道道古符。

“楊森,你喚出若小伶吧,君蒼生說了他一定會在十二點之前趕到就一定會趕到。”

我點點頭,這會兒的我也是穿着一身姬家的鎧甲,這套鎧甲至少有幾十斤,雖然對我沒有任何的影響,但我總覺得有些彆扭。

咬破中指對着小指處的那節萬劫情絲便是滴了一滴。

“小伶姑娘……”

我剛剛叫了一聲,便看到了不遠處的天空瞬間一閃,一片慘綠色的光芒之中一排小鬼擡着一口棺材便朝着我們走來,這口棺材我十分的熟悉,正是那晚挖出來的棺材。

棺材緩緩的近了,但是我們看到的並不是之前的一口棺材,而是一個人,一個絕色之人,一身青瓷旗袍,緩緩的從遠處走來。

站在我不遠處的小蝶看到這一幕也是臉色微微一沉,若小伶的實力誰也沒有見過,但是我知道絕對不弱,能夠超脫鬼妖魔人四道的存在絕非一般之人。

若小伶朝着我看了一眼,並不說話便直接站在了我的身邊,雙手之間緩緩的出現了數道上古的靈符,迎空打出,瞬間我幾乎是清晰的感知到了一道結

界將整個土門村包裹住。

“還有一個人沒有來……”

就在小北說話之間,突然虛空之中出現了一道符籙,這道符籙之上寫着一個金燦燦的空字,瞬間碎裂,一個披着金色披風的中年男子一步從虛空之中踏出,並沒有說任何的話,便直接很有默契的站在了我的身邊。

這會兒北的手機響了。

我並沒有聽清楚什麼內容,大抵是關於陣法的,而這會兒陰風瑟瑟,整個土門村已經開始涌起了一股股的陰風,我相信如果不是有着之前若小伶打出的古結界符的話,恐怕整個土門村的溫度至少得下降十度。

“抽根!”

我沒有任何猶豫的接過了小北遞給我的煙,煙盒沒有任何的包裝,這會兒我一擡眼看到每一個陰陽先生的手中都有一根菸,而在外圍的每一個人口中也是叼着一根菸。

這一刻我的心中亂極了,我極力的平復自己的心情。

鎖靈煙,鎖魂鎖靈!

我突然意識到了什麼,一眼看着眼前一臉凝重的小北。

“小北,如果我今天死了,你們都……”

小北沒有說話,只是悶頭吸菸,那一頭長髮四散而開,我這才注意道了小北穿着一身古樸的袍子,就和我第一次見到他一樣。

小蝶站在據我只有十來步,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小蝶抽菸的動作,動作優雅高貴,就算放到上個世紀,也絕對是一流的貴人。

若小伶長髮披肩,白衣勝雪,那一根與她極爲不相稱的香菸被她叼在嘴裏顯得有格外的不搭調,但是若小伶卻是絲毫不在乎,一口一口的吐着菸圈,似乎很享受的樣子。

還有那站在我身後的陌生人,君蒼生,這個尋龍會的幕後老大,此刻通體金色長袍,寸頭,也是這會兒我纔看到他臉上竟然有着一條醒目的傷痕。

我點燃鎖靈煙,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

擡頭望着那清冷的月華,我的心中此刻只是想着父親究竟去了哪裏?爲何此時此刻還不歸來,這個時候我不想父親在回到土門村。

清冷的月華一點點的刺破我的眼膜,讓我的眼前瞬間模糊,灼熱的眼淚這一刻再也止不住。

我不畏懼任何的困難,任何的雷罰命劫。

我只是忍不住……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就在我剛將鎖靈煙抽完的時候,整個空間瞬間劇烈的一顫。

我便看到了在我的眼前四人突然咬破自己的中指,口中唸唸有詞,這一刻那原本被封印的陰風瞬間漫天涌動,結界之外更是出現了無數的鬼魂,無數的鬼叫魂鳴叫。

“天地乾坤,我命祭天,天道可拒,卍!”

突然之間整個空間瞬間劇烈的顫抖起來,我感覺到了我身前的四人瞬間化作了四尊雕塑,而不遠處的一個個陰陽先生也是化作了雕塑。

呆爺、尹小涵、四城、楊天一、葛青峯,八兩叔、王乾、姬芳華……

他們就在我的面前一點點的變成了一尊雕塑。

轟!

(本章完) 嗡!

就在我身邊的四人和第二層卍字的三十六人完全變成雕塑之後,剎那之間我腳下那畫滿了古符文的石頭瞬間猛烈的顫抖起來,而我則是被一點點的拔高了一米,眼前整個土門村這一刻瞬間開始完全的凝固,那一千人也是開始飛快的變成雕塑,我一看時間還有三分鐘便是十二點了。

朵朵這會兒從我的身後飛出,二話沒說一口便咬在了我的肩頭。

那一刻我感覺渾身的血液飛快的奔涌起來,整個身體都在這一刻變得前所未有的強大。

還有一分鐘。

就是那傳說之中的命劫嗎?

我看了一眼眼前那一片雕塑,大卍字陰陽陣已經啓動了,這一天我感覺自己完全是昏厥狀態,這一次才真正的清醒過來。

一分鐘,我能回憶什麼,我又能做什麼?

轟隆!

突然天空一聲巨響,四周無盡的陰風朝着我漫卷而來,原本護住整個土門村的結界在陰魂出現的剎那之間便已經完全被衝破。

天空那輪圓月今日卻是開始一點點的變紅,無數的影子都在那輪圓月之中閃現,我彷彿看到了整個古水河這一刻都傾倒了過來,那原本的河水這一刻都化作了陰魂,朝着我的身體涌來。

啊!

我想要反抗卻是感覺無力,在這樣磅礴的鬼氣之下我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這一刻我就如站在最低處,而數萬的陰魂都朝着我衝來將我踩在腳下。

轟隆!

就在我不能呼吸,感覺自己身體就要被這些陰魂完全撞碎的時候,突然天空出現了一道血紅色的雷電,直接落在了我的身上!

嘭!

這一刻我完全不知道如何反抗,彷彿整個世界在這一刻都安靜,整個空間在這一刻都陷入了死寂,那無數的陰魂在這樣一道命雷之下完全的炸成了齏粉。

“哥哥,快,快站起來,真正的命雷還沒有開始,柳先生給我說了,想生就得先死,所謂破而後立!超脫域外!”

就在我感到無從下手的時候,朵朵的聲音響起了。

朵朵的聲音給我打了一劑靜心劑,我咬破自己的舌尖,努力讓自己清醒,我緩緩站起來。

此刻的我已經陷入了一片黑茫茫的鬼氣之中。

四周依舊有着無數的厲鬼朝着我的衝來。

這便是中元節的百鬼夜行,不過這個時候已經不是百鬼了,而是萬鬼。

“來吧!”

我猛地咬破中指,然後凌空畫出了道道散魂符!

而這個時候我還感覺到了一股股龐大的壓力在不斷的朝着我壓來,這股壓力來自頭頂的天空,就連我剛畫出的散魂符都被直接的壓碎。

我剛一擡頭便看到了我頭頂的天空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漩渦,四周的鬼氣在這個漩渦出現的瞬間開始不斷的散開,不斷的碎裂。

我突然感覺我的肩上似乎有着數千斤一般,我緊咬着牙,弓着身子扛着這股來自天的威壓。

如果這就是我的命劫的話,我一定要捱過去,因爲如今的我已經不是一個人,我的生死關乎着身後足足一千多人的生死,還有整個土門村的村民。

不知過了多久,一分鐘或許是一小時,我已經完全感覺不到自己的肩膀和腿,我努力的睜

開雙眼,能夠看到的是我的雙腳已經深深的陷入了那堅硬的岩石之中,岩石四周的符文散發出通體的紅光。

噗!

我實在是壓制不住胸口那一股被壓抑的血氣,就在我一口血噴出的瞬間,我感覺自己的腰就要斷了,已經不能估計又多少的重量。

我感覺我雙眼都在不斷的流血,濃濃的腥味佔據了我的味覺和嗅覺。

“哥哥,堅持住,小蝶姐姐他們還在醞釀!”

朵朵不斷的在鼓勵着我!

我想要怒喝,可是被如此重量壓着我根本就不能發出半點聲音,每一次張嘴都是一口口的血噴出,我感覺自己的內臟已經完全被毀掉了。

轟!

就在這時,我瞬間感覺到了一股仿入髓的殺氣。

“結!”

就在此刻我聽到了一個聲音,這個聲音我已經聽不清是誰的,好像是小北的,又好像是無數人一起喊出。

但是這個聲音之後,我卻是能夠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慢慢的恢復了自由,身體之中那超級強悍的恢復能力這會兒發揮出了作用,在不到十來分鐘便將我那被壓得幾乎馬上就要報廢的身體修復完全了,我艱難的站起身,擡頭看了一眼頭頂。

這會兒在我的頭頂是一個巨大的漩渦,這個漩渦是烏黑色的,四周還有着慘綠的顏色,就如來到了幽冥鬼域之中。

而且讓人驚心動魄的是在那巨大的漩渦之中有出現了一杆巨大的長矛,這杆長矛渾身烏黑,通體鬼氣,而且在這杆長矛的周圍有着無數的黑色閃電,每一道都有手臂粗細,格外的嚇人。我不能判斷它有多大,但是此刻我只要看一眼便能感到渾身都在顫慄。

“哥哥,不要怕,這便是傳說之中的死亡之矛,柳先生說了哥哥的命劫至少有九重命雷,而這死亡之矛不過是第一道!”

我的心中瞬間震驚不已,這杆死亡之矛但是看一眼便覺得自己渾身都被紮了一般,如果這杆長槍進入了自己的身體,那自己還不身死魂滅,徹底消失了。

突然之間那原本在死亡之矛四周的黑色閃電,飛快的消失。

嗖的一聲!

這杆長矛瞬間刺破長空朝着我刺來。

嗤嗤嗤嗤!

這一刻我渾身的骨鱗甲頓時破體而出,血淋淋的直接和姬家那件厚重的靈獸鎧甲融合在了一起。

嘭!

嗡!

長矛瞬間被我頭頂十米處形成的一道卍字結界攔住。

嗤嗤嗤嗤……

長矛上那死氣瘋狂的被消磨,這一刻我飛快的畫出一道道結界符不停的打出。

嗡嗡!

死亡之矛瘋狂的嘶吼着,就如一頭瘋狂朝着我重來的巨蟒被一道鐵門死死的攔住。

轟轟轟……

隨着長矛不斷的衝破那卍字結界,死亡之矛身後那恐怖的漩渦之中出現了一道道烏黑色的雷電,每一次轟擊都會讓卍字結界破碎一點,我站在那裏,將兩個指頭都咬破,瘋狂的劃出結界符。

轟!

一聲巨響,死亡之矛瞬間衝破了結界,瘋狂的朝着我刺殺而來。

而我佈置的無數結界卻是根本就沒有能夠擋住那恐怖的死亡之矛。

啊!

我嘶吼一聲,我真的就要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