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特麼的。

0

我扇自己兩巴掌,問題不大吧?

只見,那無量和尚翻來覆去的看着手中的那條烤魚,看到那沒怎麼糊的一面,眉頭微皺,看到那徹底黑了的一面,又是眉頭緊皺了起來,如此往復。

“貧道……不就如這烤魚一般嗎?”老和尚突然嘆了口氣,如此說道。

江北人都傻了。

哦吼!

完蛋!

非但沒治好,病情還特麼加重了!

那這咋辦!

得從病根介入!

再試試!

麻蛋,他就不信了!

有句話咋說來的。

後世裏面總說修道,他要是沒記錯的話……

第一重:【見山是山,見水是水。】

第二重:【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

第三重:【見這山,還是山,見這水,還是水。】

那這老和尚……現在是第幾重?

而且,這地方,好像也沒山啊?

江北環顧一圈,嘴角抽了抽。

按照他的感知來看,這老和尚現在應該是封川期大圓滿……

跟那老魔主的實力差的不是一星半點,絕對沒到半步主宰境的實力!

如果這般的話。

那可能是還停留在第一重,罷了,不能光靠這種來衡量,先試試吧。

只是這山,用何來替代?

江北皺了皺眉,看向那無量和尚,正盯着他手中的烤魚……

有了!

“無量師兄!”江北突然開口。


“嗯?法海師弟,不知還有何高見?”老和尚擡起頭,和江北的目光對上…… “你看這魚,他還是魚嗎?”江北突然問道。

完美魔神系統 ,那老和尚明顯的愣住了。

不光他愣住了,周圍的人都愣住了,尤其是江萬貫!

瞪大了雙眼看着自己這小兒子,一臉的懵逼,他兒子……傻了?

這特麼不是魚是啥!

哦不,這是烤魚!

還是個糊了一半的烤魚!

江萬貫嘴角抽了抽,心裏一片悲涼……

“自然……”那老和尚點了點頭。

‘莫非第三重了?看魚還是魚?’江北心裏嘀咕了一句,不過趕忙繼續道。

“無量師兄,小僧修道尚短,提不出什麼高大的建樹,不過……可否聽我一言?”江北笑着問道。

“法還師弟且說,貧僧聽着便是。”老和尚苦笑着點了點頭,真·重度抑鬱症患者。

“手中有魚,心中無魚,看魚還是魚,你看着孜然,他還是孜然。”江北笑着說道。

“嗯?”老和尚明顯的一怔。

初一聽,這是一句廢話,但是細細想來……好像是有那麼點東西。

想着想着,眉頭便緊皺了起來。

而一旁的江萬貫眉頭也是緊皺了起來。

“你胡說啥呢?”江萬貫杵了杵江北的胳膊,一臉鄙夷的問道。

“爹……莫要多說,莫要多問,你這境界不夠。”江北搖了搖頭。

“你……”江萬貫吃癟,頓時眼睛一瞪。


來自江萬貫的怒氣值+266

“咳,咳咳,爹,別在意這些細節,這無量師兄這可能有些……咳咳。”江北乾咳着,指了指自己的腦袋。

江萬貫頓時露出了秒懂的目光。

怒氣值+166

這特麼跟你說我境界不夠有啥關係!

再看那無量和尚,眼中卻是死死地盯着那條烤魚,翻來覆去的看。

突然,只見這老和尚擡起頭,眼中一片迷茫。

他的目光,看向了江萬貫……

“大師,不知還有何事?”江萬貫趕忙躬身施禮道。

“這……江道友,不知可否再加些孜然?”老和尚恭敬問道。

“……”

說來慚愧,這麼翻來覆去的看,孜然都掉光了。

江萬貫嘴角抽了抽,不過還是接下了這烤魚,細細的又撒上了孜然,甚至還怕又掉光了,還給這無量和尚帶了一小包,掉光了自己再加!

“多謝江道友。”無量和尚施禮道。

於是,加完了孜然的烤魚,被無量和尚帶着回了房間,細細的參悟去了。

【魚:你可有考慮過我的感受?】

……

“那個,幾位前輩,我也回去了。”吃的五飽六撐的三葬小和尚也施了一禮,趕忙追上了自己師傅的腳步。

而後,江家一行五人,便是站在那燒烤架前,大眼瞪小眼。

“北兒,這是……咋一回事兒?”江萬貫一臉懵。

“哎……這老和尚也不容易。”江北搖了搖頭,想了一下,還是決定不把這老頭的事蹟都告訴他爹了。

“爹,你可還記得蒼天?”江北突然問道。

“自然是記得的……”江萬貫突然說道,眼中帶着恭敬。

“那你還記不記得……那蒼天曾說過,當年和他實力不相上下,有一個叫無量的,曾在早年間誆騙了他五塊靈石?”江北繼續,苦笑着問道。

“這……”當下,江萬貫就瞪大了雙眼,再朝着那無量和尚休息的廂房看去。

“難道……”

“爹,不可說,不可說。”江北搖了搖頭。

“是,是!”江萬貫趕忙點頭。

只是……隨後就愣住了。

“敗家玩意,你剛剛說老子境界不夠,是什麼意思?”江萬貫的面色突然陰沉了起來,眉頭也擰了起來!

江北當時就打了個哆嗦,完了!老爹咋還記着這事兒呢!

天地良心,他當時……就,就是那麼隨口一說的!

真的!

“就字面意思唄……”江南在一旁嘟囔了一句。

江北嘴角狠狠的抽了抽,這陰陽語等級,八級!

肉眼可見,江萬貫的神色又是陰冷了幾分,但周身卻是已經散發出層層熱浪了!

自手中的儲物戒指中,掏出了一根富貴竹。

“呵!”江南看了江萬貫手中的富貴竹一眼,淡淡的點上一根菸。

江北:看錯了,這陰陽語應該是大師級!

“老子今天!”

“江萬貫!你要做什麼?”

突然, 重生之花好悅緣 ……

瞬間,江萬貫就哆嗦了一下,完了!把他媳婦兒給忘了!

擦,這麼多年單着慣了,還真是一時間難以適應!

“婉兒,婉兒……”江萬貫拎着那無處安放的富貴竹,嘴角都在哆嗦。

而江北和江南……

“弟弟,看到沒?咱們有靠山的。”江南拍了拍江北的肩膀。

“嘖嘖嘖,就這?”厲豐那也不是省油的燈,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突然!

只見得厲婉那本該是看着江萬貫的冰冷目光,突然掃視了過來,劃過江北和江南,看向了厲豐。

不過一眼之後,便是重新回到江萬貫身上!

“看來……這麼多年,你沒少打我這兩個兒子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