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點遺憾,只是也不好多說點什麼。

0

只能是尷尬的笑了起來。

隨後對着劉錚說道:“你根骨不錯,鬼怕惡人,這種說法並不是沒有道理。你根骨來說就算是惡人,一般厲鬼肯定不敢來找你的麻煩的,……只是……這樣吧,我先思量一下這到底是什麼情況然後再給你找一個能夠解決事情的辦法。”

既然點不了竅穴,升不了陽火,其他的辦法暫時也就沒有什麼用處了。

其他辦法也只是治標不能治本。

劉錚搖頭,對我說道:“大師。只要能夠讓我的女兒和老婆沒事兒,我自己其實無所謂的。”

我點頭,說道:“放心,我心中有數。”

臨走之前,我開門,想要再給劉宇墨檢查一下身體狀況。

劉錚點頭,直接退了出去,並不多說什麼。

這劉錚,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經徹底的失去了所有的希望,將我當成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了,難道就不懷疑我和他女兒孤男寡女?

我搖頭,摒棄自己內心之中的齷齪想法,推開門走了進去。

劉宇墨安靜狀態下看着其實挺不錯的,而且,本心或許並不壞,至少,一個壞心思的女兒是絕對不會身處險境也要想辦法救自己的父親的。

我走過去,想要將劉宇墨的眼皮翻開,看看她的瞳孔。

眼乃是心之門。

一個人在完全放鬆的狀態之下,檢查眼睛瞳孔其實能夠證實很多的事情。

誰知道我纔剛剛坐下,劉宇墨就直接噌的一下坐了起來,一把摟住了我,將我的腦袋直接朝着她的胸口上面按。

這是什麼情況?

我被嚇了一跳。

努力掙扎起來,劉宇墨力氣不算很大,直接掙脫開來,我皺眉,以爲劉宇墨被人控制的狀態還沒有解除。

誰曾想,劉宇墨並不甘心,竟然再次朝着我摟抱過來。

我雙手將她死死壓制下來,說道:“你瘋了麼?”

之前接觸已經足夠我看清楚劉宇墨根本就沒有半點的問題,這樣做算是什麼意思?

“我十八歲,還是處女……長相也不難看……要我。”

劉宇墨看着我很是認真的說道。

原本應該是誘惑的事情怎麼在這樣情況之下給了我一種荒謬和怪誕的感覺。

我搖頭皺眉說道:“你想多了吧,既然沒事兒,那我走了。”

第一爵婚:深夜溺寵 說完我直接起身想要離開。

劉宇墨直接從牀下跳了下來,摟住我,並不讓我離開。

醫妃驚華 這時候我纔看到這姑娘竟然下面光的。

“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我並沒有升起香豔的感覺,反而覺得厭惡起來,劉宇墨本來就是小太妹,現在給我做出這種事情來,我自然更加厭煩,之前她對劉錚的犧牲帶來的好感瞬間消失,人貴自愛,劉宇墨是女孩子更應該懂得這個道理。

“求求你,救救我爸爸,我知道你是有大本事的人求求你救救他把,不管做什麼我都願意,我能付出的,現在就只有這具身體了,我不是好人,但是我的身體還是乾乾淨淨的,求求你。”

劉宇墨的話讓我的怒氣消減了很多。

孝心,這是一件相當值得讚揚的事情。

即便劉宇墨本身的表達方式顯得很是偏激,並不成熟。

“你先將褲子穿上,要不然我不可能幫你。”

劉宇墨沉默下來,隨後放開我,身後響起悉悉索索的聲音,隨後,劉宇墨的聲音傳遞過來,好了。

我轉頭,鬆了口氣,這樣感覺就好多了,隨後看着劉宇墨問道:“你爲什麼會這樣說?誰要害你父親?”

我開口問道。

劉宇墨瑟縮在了牀腳,雙手抱着自己,沉默了好半天,方纔緩緩開口說道:“我媽……不,不是我媽,是那個賤人。”

語氣顯得相當的陰冷,充滿仇恨。

我自然知道,她說的是劉錚現在的老婆。

想不到,不管是劉錚還是他老婆,兩個家庭就被這樣硬生生的給弄得大家都像是已經毀了一樣。

“什麼意思?”

我看着劉宇墨問道。

“那個賤人,是她用邪術害死了我的母親,然後還在一點點的折磨我的父親,我加入邪教,也是她害的,我肯定就是馬上要被吸乾血的下一個受害者,我不要是處女,我不要……一切都是那個賤女人下手害的我們。”

劉宇墨說道這裏,已經變得相當的激動起來,顯得有點語無倫次起來。

但是我還是捕捉到了最爲關鍵的一點。

狂女幻靈師 劉宇墨說自己後孃是兇手,而且還和N這邊發生的一連串的乾屍案件有關,甚至還是罪魁禍首。

這個說法倒是讓我狠狠的吃了一驚。

皺眉,看着劉宇墨開口說道:“你爲什麼這樣說?有什麼證據?”

劉宇墨情緒激動之下,對我大吼:“證據,還需要什麼證據,是我親眼看到的,我親眼看到的……她在吸人血,是她,就是她……”

劉宇墨隨後猛然擡起雙眼,惡狠狠的盯着我說:“你不相信我?”

看着歇斯底里,面部都變得有點扭曲的劉宇墨,我後背竟然冒出了一陣陣的寒氣。

“我需要證據。”

我看着劉宇墨開口說道。

劉宇墨聽了我的話之後,冷笑了一聲,說:“誰都逃不掉,你也是一樣……接觸過我的人都會死,聽過那個鬼故事的人都跑不掉,你也一樣,哈哈哈……你也一樣……”

我皺眉,上前一步,抓住劉宇墨,說道:“什麼鬼故事?你到底知道一些什麼東西?”

劉宇墨只是冷笑看着我再不說一個字。

我剛想要繼續發問,卻猛然發現不對,狠狠一巴掌拍在劉宇墨的後頸處,將劉宇墨直接弄暈了過去。

劉宇墨之前竟然想要咬舌……咬舌並不一定就能自盡,但是那種痛苦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忍受得了的。

這其中到底有什麼牽連?

鬼故事……邪術害人……還有那些莫名其妙的西方來的傢伙,這些,我總覺得和隱藏在暗處,對我不斷陷害的傢伙有關。

他們到底是想要阻止我知道什麼東西……?

我看着劉宇墨怔怔出神,感覺自己竟然被劉錚他們一家給帶入了一個思維的誤區之中,但是誤區在哪裏,我自己都說不上來。

“不要,不要找我,不要找我……”

即便是暈過去了,劉宇墨都顯得異常的恐懼,一張臉完全扭曲起來,顯得很是惶恐顯然之前的對話,讓她想起了一些想要遺忘掉的事情。

鬼故事……到底是什麼鬼故事呢?

我隨手打了一個定神符出去,竟然沒用,連着三張之後,劉宇墨方纔安靜下來,即便這樣,都睡得不是很踏實,顯然劉宇墨心中藏着的那個祕密讓她都快要崩潰掉,是真正的夢囈。 手機小說全集 「是,主子!」青衣老者恭敬的說道,墨九狸說的話他無從反駁,馮家到了今天的地步,都怪馮天父女,這件事他們真的是悔不當初啊1

只是現在說什麼都晚了,只能等明天再好好選擇一個家主出來,不讓今天的事情重演罷了!

青衣老者帶著墨九狸直接來到馮天的院子,馮天擔任馮家的家主也有幾千年了,總得來說沒什麼大本事,但是也沒什麼大錯,因為是馮家直系血脈,因此便一直穩坐家主之位……

馮天之所以如此疼愛馮馨予,第一是馮馨予是馮天第一個女兒,馮家的大小姐!第二還因為馮天沒有兒子,算在一起十幾個女兒,死的死,嫁人的嫁人,剩下的女兒中,只有馮馨予天賦計謀和容貌最為出色……

因為馮天對馮馨予可以說是十分疼愛,有求必應,不然這次馮家也不會落得如此下場了!

所以,到了馮天的院子外,青衣老者讓墨九狸暫時等一會兒,自己轉身走了進去,過了一會兒兩個婦人跟著青衣老者走了出來,看到墨九狸時急忙行禮說道:「見過主子!」

「嗯,我喜歡清靜,你們全部都換別處去吧!」墨九狸看著兩人說道。

「快點,把人都帶走,去別院去!」青衣老者聞言立即看著兩個婦人說道。

「是,老祖宗我們知道了!」兩個婦人聞言立即說道,說完轉身回去了。

青衣老者陪著墨九狸站在門外等候著,墨九狸想了想看著青衣老者問道:「馮家可有藏書閣?」

「回主子,藏書閣沒有,但是馮天的院內有一個書房,基本馮家的書籍都存放在那裡了,主子想看去書房看就行了!」青衣老者如實的說道。

「好,我知道了!」 烈火救贖 墨九狸說道。

等到馮天的家眷把院子倒出來后,青衣老者便讓下人立即過來收拾院子,而青衣老者直接帶著墨九狸和小鳳來到了馮天的書房,小騰則被墨九狸留下來,看著那些人打掃了……

「主子,這裡就是馮天的書房,基本上馮家的書籍都在這裡了!」青衣老者指著面前一座兩層小樓說道。

「嗯,你先下去吧,我自己進去看看就行了!」墨九狸聞言說道。

「是,主子!」青衣老者點頭退了下去。

「小鳳,你在這裡等我!」墨九狸想了想看著小鳳說道。

「主人,為什麼?不就是一個書房嗎?主人擔心什麼?」小鳳聞言好奇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馮家還有一個高手沒出來,我這麼做只是為了引對方出來,你等下……」墨九狸在心裡對小鳳說道。

「好的,我知道了主人!」小鳳聞言瞭然的說道。

然後,墨九狸手一揮拿出一把椅子遞給小鳳,讓小鳳坐下守在門口,自己則直接推門走進書房!

進去之後一樓陳列著整齊的十幾個書架,上面擺放著整齊的書籍,墨九狸從中間走過去,掃了眼書架上面書籍的名字,看到這些書籍上面一塵不染,想來也是經常被人翻閱的…… 推開門,走了出去。劉錚一臉擔心,欲言又止。

我對這劉錚說道:“之前的話別放在心上,小姑娘也是受到了驚嚇。因此纔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我頓了頓,方纔對着劉錚說道:“她其實是一個不錯的好姑娘,對你其實挺好的。”

劉錚臉色顯得有些激動起來,連連點頭,說道:“謝謝,我知道的。”

劉錚他們家裏的事情沒有我想象中那麼簡單,因此,我必須先要搞清楚一切的狀況再說。

“大師,稍等一下。”

我到了門口,劉錚叫住了我。有些猶豫,隨後,還是對我說道:“我感覺,一直在糾纏我的豔鬼。有點像是我的前妻。”

劉錚臉色慘然,說道:“這就是報應。”

我點頭,說道:“放心。我心中有數,一般豔鬼降都會幻化你心中熟悉的人的形象,並不是真的就是你的老婆了,所以,不用擔心。”

劉錚聽了我的話,臉色稍稍的好看了一點。勉強露出一個笑容,對我說道:“多謝大師。”

我揮揮手,說道:“不用送了,好好照顧你的女兒。” 我站在門口,看着劉錚關門,在光暗交換處,劉錚的臉上似乎帶着詭異的笑容一樣。我甚至覺得這傢伙是在對我發出嘲諷的笑容。

關上門的瞬間,我的心情也變得有些不好起來。

劉錚一家的表現都這麼的古怪,信息很是混亂,我現在根本就不知道應該相信誰說的,可以相信誰說的。

樓道昏暗,一步步的朝着下面走,這種感覺相當的不爽。

即便我再三確定這裏的確是沒有任何的鬼物存在,不過我依然感覺到了一陣陣的壓力,這對我而言,幾乎可以算得上是一種恥辱一般的反應。

奈何,這種反應的確是真真實實的存在的。

下了樓,看着校園,我竟然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

回頭,看着身後的宿舍樓,心中仍然是難以抹去那一絲的壓力。

之前我看過這些受害人的卷宗,互相之間身份並沒有關聯的地方,應該都不認識,但是劉宇墨卻說聽過鬼故事的人都會以那樣的方式死去。

這其中必定有什麼誤差。

要麼劉宇墨胡說八道,要麼,就是還有一些東西是警察沒有調查到的。

心中一動,身上的符咒猛然發燙。

我掏出來一看。

是卓小魚那邊出了事情了。

我給卓小魚的符咒是防鬼,也是提示,只要她有了危險,我這邊會有提示。

我掏出三根長香,點燃,煙霧繚繞,將符咒纏繞上面,然後將香灰吃下肚子,隨後,我全力朝着卓小魚那邊衝了過去。

這該死的臭女人,之前明明就已經看到了劉錚身上發生的詭異事情了,竟然還不聽我的話,沒有將我給她的符咒給帶在身上,真是自己作死,攔也攔不住。

之前從吸血鬼周顛身上學到了關於速度的法門,現在使用出來之後,根本不用神行符加持,我的速度竟然都相當的快,雖然有巫力運轉的原因在,不過周顛的法門對我的幫助也是相當的不小。

“應該就是這裏了。”

我有點愣神。

因爲卓小雨住的地方竟然是一套高檔小區。

都是六層的歐式小洋樓,這種都是大戶型,一般都是兩百多平的面積,這在大城市可是不太好找的。

“的確是鬼氣。”

我仔細感受了一下,的確是有一股若有若無的鬼氣所在。

也不猶豫,直接從另外一邊鑽了進去,有韓德幫忙,監控和保安自然是不可能對我造成絲毫的阻攔和影響。

按照符咒的指引,我找到了卓小魚的家。

巫力運轉之下,直接將房門給震開,然後走了進去。

陰風拂面而來,我皺眉,竟然鬼物還不再少數。

之前的派出所到底是什麼情況……竟然這麼招鬼?

陰氣凝聚不散,都聚集在浴室的地方。

難道還是一羣色鬼。

這可不是什麼太好的事情。

色鬼一般都是男鬼。

鬼物爲陰,女人也爲陰。

倘若真的被色鬼給迷了,和鬼做出了那種事情,以陰補陰,這樣互相加持之下,女人因此斃命也是相當正常的一件事情。

更何況,還有這麼多陰物聚集,要是卓小魚被那啥的話……

我想想了一下被一羣色鬼給那啥之後的後果……恐怕卓小魚的屍體比起連串兇殺案的屍體還要讓人難以接受。

就在這時候卓小魚的尖叫傳遞出來,我根本想都沒想,直接捏了印決,衝進去,一腳將浴室的門踹開,呵斥一句。“鬼物,也敢放肆!”

烈陽符,避鬼符已經捏在手中,準備引燃,將那些鬼物給驅趕走了。

然後聽到的就是一陣更加瘋狂的尖叫,然後就是一道水柱直接將我和手中的符咒給完全淋溼了,還伴隨卓小魚兇悍無比的一招斷子絕孫腳:“你這個大變態,我就知道,真正的兇手就是你這個傢伙。”

卓小魚在洗澡,顯然沒事兒。

我真是鬱悶,上一次是直接洗完澡,這一次,就換成正在洗澡了,還真是關心則亂,我一把抓住卓小雨的腳,然後一個轉身,靠了上去,剛好有水,心中閃過五行術法之中的水決,直接引動,說道:“鬼物退避。”

浴室中水汽濃厚,被我引動之下,凝練形成五六個人性面孔,而後伴隨尖叫瞬間消散。

卓小魚也是看得清楚,原本就擔心我對她圖謀不軌,現在又見到這種東西,被連着嚇了兩下之後,徹底的暈了過去。

我當機立斷,趕緊隨手抓了一件衣服將卓小魚給裹了,然後抱着衝到了外面。

點燈忽明忽暗,茲茲作響,伴隨嘻嘻哈哈的鬼叫聲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