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這樣想的,讓潤潤與小雨在肥北關鍵公司裏幹,潤潤還是幹老本行,前臺工作。

0

小雨呢就在她姐夫公司幹個保安,他以前幹過。

至於蘇雲在深圳大學讀書,蘇雪呢就在深圳打工不變,兩姊妹有個照應。

再就是你月兒,我們還是在一起的好,我們三個老的在廣南也有個說話的,不孤獨。而且生活上也能相互關照。

月兒,你說呢?”方樂望了一眼寧月,希望得到肯定。

月兒有點傷感:“哥,聽你的,你的計劃很細心全面,現在有哥你這個主心骨,我的安全感倍增,謝哥!”

“月兒,一家人還說這些,你一個單身女人實在不易。”方樂很心痛月兒。

月兒聽到方樂這些很想大哭一場,但她不能這樣做,今天元宵,要有敬畏感。

四個年輕仔聽到後都鼓起了掌,一致同意方樂的決定。

小雨站起來說:“老爸說起話來像個老闆,但畢竟是幹保安出身的,句句不離本行。

最後,還是把我安排了一個保安工作,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你不幹保安,還能幹什麼?不跟你扯蛋,幹活燒飯!

今天每人可提議搞一個萊,自己做也可以。”方樂向她們發出了建議

月兒說:“說實話,我們那裏還真的沒有拿得出一個象樣的菜來。”

“蘇氏三姐妹,你們說說,報萊名也行。”阿潤說了一個:“搞一個肉沫茄子吧。”

蘇雪也說了:“我看來個粉蒸肉。”

小雨仙家也開腔了:我來個苦瓜炒腰花。“

“小雨,你會不會說話,這大過年的搞什麼苦瓜,要搞點喜慶的菜。”方樂真的很無語。

“小雨的菜改爲青椒炒腰花,還有沒有報萊名的。”方樂再詢問了一遍。

“筍衣燒豬腳,這是月兒帶來的山貨,肯定味道不錯。”王寒很自信。

月兒受王寒的提示說:“我搞一盤野雞燒鹹菜。”

“好,好!今天就按你們所配置的萊單進行操作,不夠由我進行增補。”

方樂進行配菜,王寒與寧月爲大廚,四個小的檢萊洗菜。

前後花了2個小時飯菜全部做好,方樂一聲令下,上萊吃飯。

今天大家很開心,吃了飯後就上街去看舞龍燈,我們家就在街道上。

街道上熱鬧非凡,人來人往。特別是鄉下來的那些靚仔靚女們。

穿着打扮時髦,花枝招展。有的甚至穿着超短裙,腿上套着肉色絲襪,很有風景。

方樂每年都要把龍接回家轉上一圈,投個喜慶吉利,財源滾滾。

再封上一個紅包,送上四條糕己示回敬。


方樂一家子全部下了樓,準備接龍回家,小雨拿了一掛鞭綁在行道樹上。

遠去鑼鼓聲大振,由遠漸近,不一會三條長龍迅速來到了中心路。

方樂在街道邊上喊小雨:“小雨快點鞭炮,接這條大黃龍。”

緊接着一條大黃龍直接遊進了鋪面,繞了一圈,龍頭纔出來,尾還在外面。

小雨這個仙家說:“大叔,能不能讓龍騰雲到樓上,在我房間裏轉上一圈。

我時常睡不着覺,讓大黃龍進去沖沖喜。”

大叔一聽迅速將龍頭又釓進了屋裏,直接上樓,在小雨房間裏轉了一圈才下樓。

小雨然後他站樓梯口,雙手合掌:“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把一個阿潤和她兩個妹妹笑得前撲後仰,阿潤上來拉着他的手:

“你這個小活仙,等下舅媽要宰了你,你信不信?”阿潤真想抱抱這個天真的傻蛋,苦於樓上樓下人太多。

小雨不以爲然:“怎麼啦,潤潤我可沒招惹你啊,你可不能整我呀!”

“我要保護你,但我沒辦法保護你,你就等着捱罵吧。”

這時王寒上來了,看到客廳,房間糟蹋的象豬圈一樣,氣的頭一暈倒在了地上。

“你看出問題了吧,還不感快把舅媽扶到牀上。”潤潤慌了掏出手機打了120救戶車。

這時方樂,寧月也上來了:“嫂子怎麼啦,剛剛還是好好的。”

“我來看看!”方樂用手摸了下王寒的手和頭,感覺沒什麼事。

以前發生這樣事,手腳發抖且冰涼,現在沒有,過一會就能好。

正如方樂所料,王寒醒了。

月兒在拿拖把拖地。她把客廳,房間徹底打掃了一遍,王寒看到這裏,才舒舒地緩了一口氣。

“這個仙家想氣死我,你看看把龍引到了樓上,糟成這樣。”王寒的臉都變了。

王寒看了下,周邊的人,說:“我沒事,大家還看舞龍吧!”

潤潤打電話回掉了救護車,她們三姊妹仍在看熱鬧

此時鞭炮聲,鑼鼓聲,舞龍人的喲嗬聲,震撼長空,熱鬧之極。

寧月和三個丫頭眼都看直了。她們可能沒看過這樣的場面。

“阿潤,你們家可有這樣的龍,按道理你們住在山裏,龍應該是藏在山裏的。

所以你們那裏的人舞出的龍更精彩,你們纔是真正龍的傳人。”小雨總算講了一個正題。

平時講話大部分是副題,都不在一個頻道上,或者是童話,要麼是天方夜談。


阿潤這時也來勁了:“喲呵,小雨你還是對龍有研究的嗎,看不出來啊!”

“我不但對龍有研究,我還對恐龍有研究,你信不信,我搞一個舞恐龍的隊伍。

“不信!”阿潤撅着嘴巴

蘇雪與蘇雲一起說:“我們相信,我們永遠是小雨最忠實的粉絲。”

這下小雨得意了:“明年春節到你們家舞恐龍,我搞一個恐龍隊,再加一個醒獅隊。

讓你們領略下生活在中生代(三疊紀、侏羅紀和白堊紀)的恐龍是什麼樣的。

不過這些地球霸主,早已於6500萬年前全部滅絕。很可惜呀!

這才叫真正的奇特舞龍醒獅隊

夜幕很快降臨了,方樂對月兒說:“要不要去看看黃梅戲,天仙配。”

“去看看,我沒看過。”

四個小的也都要去看,幸好昨天方晴與關鍵加上兩個寶開車回肥北了。

不然更麻煩,這兩個小的很難帶。

方晴本來不想回,但方樂考慮到這關鍵在我們家過年,這元宵肯定要讓他們回家團聚。

不然親家母會怪罪我們,不懂事。

晚上方樂與月兒在廚房把一些剩萊剩飯熱了,還有昨天的考紅薯。

“小雨你昨天買了那麼多考紅薯什麼意思?”方樂在問小雨。

“我買給你和媽吃的呀,還有寧月姑姑,她們山上肯定長不出來紅薯。”

“這個小雨還真的說對了,我們那裏真的很少有這種黃心紅薯。”寧月說

寧月娘兒三都喜歡吃。非常香甜,小雨是做了一件好事。

吃完飯他們都去看戲去了,王寒在家沒去,她在家整理到廣南的行李。 第二天早上,大家吃過早飯就乘車南下。阿潤與小雨坐上了康清到肥北的火車。

方樂打了電話給方晴,讓關鍵在中午11:00左右到車站接下潤潤和小雨。

火車在轟隆轟隆地啓動開始奔馳,方樂看着小雨與潤潤坐在火車上,心裏有點難捨。

別看小雨上一句下一句不着調的話,猛然離開還有點不習慣。

王寒就不一樣,她覺得心裏很清淨,眼不看心不煩。

寧月呢,她們東一個西一個也慣了,這麼多年也都是這麼過來的,也無所謂。

方樂他們一行五人於下午4:20左右在康清西站坐上了肥北到廣南的火車。

車廂里人潮湧動,非常擁擠,過道人滿爲患,不使勁擠你是走不動的。

方樂終於擠進了自己的車廂與牀位,並把行李放到與牀位對稱的行李架上。

“老牛把行李箱統一放到牀底下,把蘇雪,蘇雲的行李箱放到小桌子下面。王寒在做着引導。

然後放着生活用品的旅行包全放到手邊,要用的時候方便。

這樣一忙乎,時間很快就17:00點多了。

方樂從包裏拿出飯萊來擺在小桌子上,說:蘇雪,云云我們來開飯,你去打點開水來。”

方樂補充了一句:“不要燙着,小心點。”

“知道,舅!”蘇雲拿着杯應着。

蘇雪也拿着兩個杯子也跟着去了,這二個丫頭也很懂事。方樂與王寒也很喜歡。

“月兒,這次回廣南,我到萬里湖物業去找人給你漲工資。”

“真的呀,你怎麼知道我在萬里湖物業。”

月兒很奇怪。

“你哥不但知道萬里湖物業,還知道你在綠碧山莊幹保潔主管。”王寒笑着說。

“哥你是怎麼知道的。”

“我是從小雨嘴裏聽說的,小雨又是從潤潤觜裏聽來的。”

方樂停了一會接着說:“那天星期天,潤潤在我家吃飯,我打電話問了一下同事。


同事在萬里湖物業行政部,是她幫我查到的,當時我急忙趕到綠碧山莊。

物業中心主任說你請假回家了,我一下蒙了半天不知所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