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算董事長夫人得出的方位,我聰明吧?嘿嘿。”

0

姜超揮了揮手。

“撤吧,你沒這腦子,讓羅漢給霸霸加二百塊錢獎金。”

你這條狗命,也就值二百塊了。

張順爻嘀咕道:“什麼霸霸呀,本來就是我想出來的……”

“還敢撒謊?”

張順爻逃也似的溜了。

“我又不是羅漢!怎麼不能撒謊了?!”

這裏只剩下姜超和李緣霸了,冥王早就跑出去玩了。

李緣霸開口道:“董事長,我進公司時間也不短了,還沒有任務下達嗎?”

姜超擡起頭,停頓了片刻。

“我能信任你嗎?”

“可以。”

“一個月內,有超s級機密任務,則天大聖皇帝墓,若是泄露消息,殺,無赦。”

李緣霸露出了傾城的笑容。

“是。”

青龍山,月牙峯。

羅家衛總算是爬了上來,他單膝跪在茅屋前。

“老董事長!大事不好啦!地府又派人抓董事長了!”

現在已經半夜一點多了,茅屋的大門一下子就打開了。

三元真人幾乎是飛出來的。

“什麼情況!?”

於是羅家衛便把張順爻說的內容,轉達給三元真人了。

聽聞後,三元真人跺了下腳。

“糊塗!小張怕是又要開天目了!你就不能先找木頭嗎?!”

羅家衛一拍腦袋想了起來。

“對啊!我怎麼把這個給忘了!老董事長,您快快隨我下山吧!不然董事長和三眼都有危險啊!”

三元真人搖頭道。

“來不及了,以你的修爲,登月牙峯怎麼也要半個時辰,倘若真的有事,他倆的屍首都臭了……”

說完,三元真人拿出三枚銅板爻了一卦。

第十一卦。

商滅周族繼,小往換大來。

三元真人的智慧凌駕於很多人之上,他沒有佔姜超,也沒有佔張順爻。

而是他們公司。

他倆一個是董事長,一個是副總裁,若是他倆有了問題。

這公司也開不下去了。

所幸根據卦象顯示的結果。

還行。

“老董事長,情況怎麼樣了?!”

三元真人揮了揮手。

兼職少奶奶 “小超的死劫已經過去了,這一點不用擔心。”

“不過,一個月之內,小超會做出人神共憤的大逆不道之事,你回頭和小張通個氣,務必要起到監督作用。”

“必要時,就算打斷他的腿,也不能讓他胡來,聽到沒有?!”

這話說得羅家衛心裏怕怕的。

“老董事長,我們董事長從來不做壞事,有這麼嚴重嗎?”

不可能啊……

“小超命格奇特,我也不能細推,不過卦象我還是能看出來的,你照做便是。”

羅家衛心裏別提多擔心了。

“那,那具體是什麼時候?到了時候我直接把董事長鎖起來!”

三元真人沒好氣道:“我不是說了不能細推嗎?你等着,我給你一個錦囊,你下山時順路交給木頭,讓他在關鍵時打開。”

很快,三元真人便把錦囊交給了羅家衛。

羅家衛下了山,去南庫村找到了王天祥。

並且把三元真人交代的內容,一字不差地轉達了。

王天祥穿的汗衫上滿是破洞,聽到羅家衛說的後,愣是笑了出來。

“有沒有搞錯啊?三元會不會是歲數大了?老眼昏花?”

三元真人的全名叫做宮三元。

有資格直接叫他小名兒的人,已經死得差不多了。

羅家衛正色道:“王主管,這個可能性不大吧?”

“老董事長一身的修爲登峯造極,應該是老當益壯,不會看錯的,你就收下吧。”

王天祥扇着破舊蒲扇,笑道:“好好好,收了,你快回去休息吧。”

“好。”

待到羅家衛走後,王天祥關上了木門。

“這個死老頭,居然跟我玩兒起了錦囊妙計,我倒要看看,裏面都寫了什麼鬼東西。”

嘀咕完,王天祥打開錦囊,拿出了紙條。

“殺。” 觸目驚心啊。

王天祥實在想不通,姜超究竟要做什麼事。

他七歲的時候就跟着三元真人了,兩人說是師徒,實際上和爺孫沒啥區別。

現在三元真人給自己這麼一個錦囊。

顯然是要借自己的手,殺了姜超。

幹嘛呢這是?

王天祥想得頭髮都快掉光了,也沒想個所以然來。

管他呢,反正要死的又不是我。

到了那天再說。

羅家衛回到公司後,在張順爻那裏瞭解了情況,接着便把事情和張順爻說了。

“三眼,你比我聰明,你說說,董事長究竟想幹什麼呀?”

張順爻搖了搖頭。

“不知道,現在有關董事長的一切我都算不了,不然我是要被革職的呀。”

“大不了跟着董事長一塊兒造反唄,有禍一起扛,能咋的?你怕了?”

這哥們兒倒是敞亮。

羅家衛不以爲然道:“我怕啥?我是怕董事長現在這情況,如果做了折壽的事兒,那可就完蛋了!”

就剩下一年半的壽元了,不抓緊做慈善也就算了,還做人神共憤的事情。

不過啦?

豪門契約:撒旦的危情新娘 張順爻冷笑道:“你太小看董事長的智慧了,別看他平時的脾氣那麼大,董事長聰明着呢。”

“壞事兒,他要麼不幹,若是幹了,肯定不會被任何人發現的。”

“發現什麼?”

突如其來的女聲,使兩個大老爺們兒嚇了一跳。

他們趕緊回頭看了看。

“哎喲,我說霸霸唉,你走路怎麼沒有聲音呢?嚇死我啦。”張順爻抱怨道。

李緣霸面無表情道:“平生不做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門,你們在說董事長壞話麼?”

華悅小區內。

倍感疲憊的姜超很快就睡着了。

魂入幽冥,本身就損耗精氣神,更不要說姜超這個身有亡靈罡煞的人了。

他是睡得很香,連哈喇子都流下來了。

可有些人則不然。

地府,罰惡殿。

此時的夜遊神半躺在一張太師椅上。

“大,大人,這件事千萬不能就這麼算了,您一定要爲我報仇啊!”

罰惡司眼中滿是不屑。

“你這個蠢貨,我讓你再說一遍,你說就是了,幹嘛讓他打你? 賴上契約妻 虧你還有臉講!”

對於這夜遊神,罰惡司是真的不想搭理他。

可自己得用人啊。

“大人,姜超就是仗着自己馬上要當總判了,所以才能這麼肆無忌憚!”

“後面的我都聽說了,秦廣王居然還命令崔判官給他添壽!大人,這個姜超不能不除啊!”

“砰!”的一聲,罰惡司一巴掌拍在案桌上。

“我不想除嗎?!可你說說,這姜超怎麼除!?他在地府不知道有多少位高權重的朋友。”

“剛纔你也看到了,連十殿轉輪王都撐着他!他掌管天下輪迴之大事,有了他這個政制資源,姜超在地府還怕誰?!”

這倒不是假話,十殿閻王中,含權量最大的,除了秦廣王,就是轉輪王。

剩下那八個閻王基本不參與朝政,只是管着各自的地獄罷了。

夜遊神眼中閃過一絲陰毒。

“大人,既然姜超如此可恨,我們又不得不除掉他,那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咱們可以這樣……”

罰惡司聽聞後,語氣也緩和了下來。

“這樣操作能行麼?”

夜遊神點頭道:“只要大人寫個批文,一切都按照程序走,不會有問題!”

“好!如果能成,我就向上面推薦你繼任我的位子!”

夜遊神一樂。

“那些多謝罰惡總判提攜了,嘿嘿……”

“罰惡總判?不錯!哈哈哈哈哈哈!”

秦廣王怎麼也沒有想到,地府陰官的人事問題,就這樣在他們的談笑中決定了

凡間。

姜超一覺睡醒,已經是七點了,洗漱完畢後,他便去學校上班了。

吃着顧宇昂買的早飯,看着他買的報紙。

這小日子過着也還真不錯。

“隊長,咱們都好久沒有突擊檢查了,今天要不要組織一次?”

姜超點頭道:“可以,等我吃完,在第一節課的時候進行。”

不爲別的。

就爲了抓許葉雯!

可讓姜超意想不到的是,許葉雯今天還真就來學校上課了。

“超超,我今天沒讓你失望吧?!”

當着全班同學的面,許葉雯顯得有些得意洋洋。

“嗯,值得表揚,繼續保持。”

說完,姜超便離開了教室。

忙活了一上午,還是有73名學生逃課。

顧宇昂別提多開心了,這尼瑪就是146塊收入啊!

“小顧,我希望你不要掉以輕心,學生曠課不是好事。現在抓到曠課學生有獎金。”

“以後若是抓到曠課學生,那就要交罰金了。學生出勤情況是辦學根本,我們必須要一手抓,明白嗎?”

顧宇昂憋着臉道:“好吧……我知道了……”

距離吃飯還有半個小時,姜超忽然接到了一通電話。

是文化部副主管牛二楞打來的。

“董事長!出大事兒了!咱們有批貨被劫了!”

姜超眉頭一皺。

“冷靜下來,把情況說清楚。”

“是這樣的,老鼠臨死前不是去陝溪拿了個大地主的墓嗎?事成後他把東西寄回來了。”

“那批貨中,最有價值的是一枚銅錢,這可是傳說中的大齊通寶,世間僅存四枚。”

“其他三枚的品相已經不咋地了,那是最完美的一枚。三眼曾經點名說要拿來當爻錢的。”

姜超打斷道:“大齊通寶的市價過千萬,他憑什麼說出這句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