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擦,你大爺的啊,敢情這老頭是純粹隨便找一把兌換貢獻值正好是六千點的兵器給我啊!我還差點真信了他。

0

天奇心裡頓時大罵起來。

伊天奇算是看出來了,別看著眼前站著的是個老頭,但絕對腹黑。

「呵呵,前輩,我看你也挺忙的,不如你去忙吧,我就不打擾了」,伊天奇再也不相信眼前這老頭了。

「那好,你自個兒先瞧瞧,要是看上了哪件,到時候跟我說下,我先去招呼一下另外幾個娃娃」,老頭微微一笑,點了點頭,臨走還不忘這指了一下後面那幾排,告誡道:「那幾排你就不用去看了,那裡的兵器所需要的兌換貢獻值高於六千」。 第四百九十二章黯滅刀

伊天奇『滿臉笑容』的目送白老頭離開,在白老頭離開之後,伊天奇臉上的堆笑立馬消失了,狠狠的朝著白老頭離去的方向踹了一腳,嘴角哼哼道:「可惡的老頭子,差點就被你忽悠了,你不讓我去後面那幾排看看,我偏要去」。

果不其然,伊天奇走到後面那幾排之後,發現裡面的兵器比之外面的要高級的多,只不過兌換貢獻值要相應高出許多,從六千開始往上漲,七千,八千,九千……到最後達到了一萬五,不可為不貴,而是貴得離譜。

「後面還有好幾排,再走下去,恐怕還會更貴,真難想象兵器跟煉丹之鼎的兌換貢獻值差了這麼多」,伊天奇驚嘆。

伊天奇並不知道的是煉丹之人本就稀少,所以對鼎的需求自然也少,而且鼎的作用比較單一,所以煉丹之鼎的兌換貢獻值自然低一點,而神兵利器則不一樣了,一件好的神兵甚至可以扭轉戰局,可謂是性命攸關之物,自然煉製起來更為精細,價格更高。

當然,這只是針對一般的鼎而言,真正的神鼎可是無價的,就比如天地間的『七大神鼎』!它們不僅可以煉製堪比神器的神丹,而且還可以煉製神器,它們的價值比之一般神器都要高!

神器本無價,神鼎更超然!或者說神鼎就是一件半隻腳踏入超神器領域的神器。

天奇繼續仔細瀏覽,雖然這些神兵利器早就超出了他所能支付的貢獻值,但是看看也是好的,現在買不起可不代表將來買不起。

時間也漸漸在一滴滴流逝,轉眼一個時辰過去了,好幾個跟伊天奇同時進來的前十名的學員都已經找到了心儀的寶物作為獎勵,而冰雪和冷甜甜也找到了自己所需之物,在門口等著伊天奇。

可走著走著,伊天奇又發現有一把被赤紅色封印包裹的刀,沒有詳細的說明,也沒有標明兌換的貢獻值。

「黯滅刀?」伊天奇盯著這把刀的唯一註釋,有些好奇。

「小友,怎麼還沒找著一件適合自己的神兵嗎?」就在此時,那位白老頭又出現了,一臉笑容,不過在伊天奇看來絕對不懷好意。

「呵呵,前輩你不知招呼其他學員去了嗎?」伊天奇問道。


「我都幫他們精心挑選了一件他們認為最適合他們自己的寶物」,白老頭一臉真誠,滿臉笑容,看著都讓人心生舒坦,不過伊天奇斷定這肯定是老頭故意裝出來的。

伊天奇怪異的望了老頭一眼,有些擔憂的道:「前輩也幫冰雪和冷甜甜這兩人挑選了寶物作為獎勵?」

「她們兩人比較例外,她們進來之前就知道自己所需之物,所以一進來就選好了,現在再門口等你呢」,老頭如實道。

「那就好」,天奇放心了下來,輕聲呢喃,還好冰雪和冷甜甜沒被這老頭忽悠著。

「你小子剛說啥呢?」似乎伊天奇的小聲低語被老頭聽到了,白老頭頓時沒好氣的瞥了伊天奇一眼。

「咳咳……前輩,我剛才的意思是這把寶刀跟之前的虛空鼎一樣,只有名字,沒有註釋詳細介紹,甚至沒有註明兌換的貢獻值,想必也是一把寶刀吧」,伊天奇忙改口遮掩道。

白老頭神色恢復常態,指著被赤紅色封印包裹的黯滅刀,解釋道:「小友說的沒錯,這把刀跟那虛空鼎一樣,也是院長大熱年輕時所用之物,也正是這把刀一路伴隨著院長大人崛起,可謂是意義深遠,若非後來院長大人強大到了不再需要任何神兵利器,他也不會捨棄這把黯滅刀」,白老頭有些悵然的回憶道。

「那既然這把刀沒有標明兌換貢獻值,那我就免費拿走了?」伊天奇可不關心院長大人與這把刀之間的動人故事,只要確定這是一把極好的寶刀就行。

而伊天奇話音還沒落下,便開始伸手破開封印。這次的封印雖然也比較難破,不過卻沒有像包裹虛空鼎的那個封印一樣,需要用特殊的手段才能解開。

「咳咳,這個自然不行,是我一時失誤,忘了標明兌換貢獻值了」,白老頭見狀,連打住住伊天奇,「其實這把刀的兌換貢獻值是兩萬點」。

「前輩,不帶這樣的吧?」封印都快破開一半了,伊天奇卻生生被老者的一句話給制止了。

兩萬點貢獻值,打死他也拿不出來啊。而且這明明沒有標明貢獻值,這老頭卻非得說個貢獻值,而且還高的離譜。

「小友,這可不是我亂說的,你也看到了,從外往裡走,裡面的神兵利器的價格是越貴,而這一排的神兵所需的兌換貢獻值都是兩萬,所以這絕對是童叟無欺,不慘一點假」,那白老頭連忙指了指暗滅刀兩邊的神兵利器所表明的兌換貢獻值,一臉誠懇的道。

「當然,畢竟是由於我的失誤才導致你誤解了這件事,所以為了表示我的歉意,給你打一個九折,以一萬八千點貢獻值的優惠價賣給你,如何?」白老頭一副心疼的樣子,似乎給伊天奇打一個折是一件極為『割肉』的事情。

「沒有!」伊天奇翻白眼,心裡十分不滿,自己身上就六千點貢獻值,不願意讓我拿走就明說嘛!非要弄這麼一齣戲?搞得這麼冠冕堂皇?

「沒關係」,出乎伊天奇的意料之外,那老者呵呵一笑,道:「你若沒有足夠的貢獻值可以跟你的朋友借嘛,我聽說你跟那個冷丫頭以及冰雪走的很近,興許她們會借給你的,這樣的話,你就正好可以湊齊一萬八千點貢獻值。當然,若是你們關係並沒有真的這麼好的話,那就只能等你下次湊夠了貢獻值再來」。

「廢話,我跟她們兩個之間用得著借?」伊天奇被白老頭這麼一激,哼聲道。

「既然如此,那你就將這把刀拿去吧」,白老頭聞言,輕聲一嘆,有些無奈的道:「我也是看你骨骼驚奇,是個修靈的奇才,我才會給你打個折,還好心好意的幫你出主意」。

白老頭一臉無奈和不舍的樣子,伊天奇猜到他多半是裝的,不過當伊天奇聽到這老頭居然誇他是個修靈的奇才的時候,就忍不住有些飄飄然起來,自己也沒想到這麼多,破開了封印,取走了黯滅刀。

出了第五層,在門口,伊天奇向冷甜甜和冰雪真的各自要了六千點貢獻值。付完了貢獻值之後,三人的貢獻值瞬間變成了零,身份牌也被收回了。

出了藏經閣大門之後,冰雪方才問道:「天奇,你剛才為什麼要花這麼多貢獻值買一把黯滅刀啊?」

之前伊天奇向冰雪和冷甜甜索要貢獻值的時候,雖然冰雪和冷甜甜不知天奇何意,但礙於旁邊有人,所以沒有多問,直接將貢獻值給了伊天奇,現在出來了之後,冰雪自然很好奇。

而冷甜甜也同樣好奇的問道:「我們不是可以隨便選一件寶物作為獎勵而不需要為此支付任何貢獻值嗎?」


「喏,你們看」,天奇伸手一揚,手裡多出了一個淡藍色的、猶如藍寶石的寶鼎,「這個才是我選定的獎勵,所以那把黯滅刀是我花貢獻值買的」。

「這個鼎挺好看的」,冷甜甜接過伊天奇手裡的鼎,仔細打量了一番,臉上露出一絲歡喜。

冷甜甜覺得這個鼎極好的,十分喜歡,故而隨意一問:「這個鼎這麼好看,原本需要多少貢獻值啊?」

「八千點貢獻值」,伊天奇見冷甜甜如此喜歡這個鼎,得意一笑,道:「這個可是第五層裡面最好的鼎了,名字雖然怪怪的,叫做虛空鼎,但是很漂亮吧」。

「恩,確實是很漂亮」,冷甜甜如實道。

「而且我還告訴你,這個鼎可是當年院長大人所持之物,是從一處上古遺迹中挖出來的」,伊天奇洋洋自得的道。

不過冰雪確實一臉怪異的盯著伊天奇,問道:「這個鼎才需要八千點貢獻值,那你為什麼不將需要一萬八千點貢獻值的黯滅刀當做獎勵,而這個鼎則用貢獻值兌換呢?」

冰雪這話可謂是一語道破天機、驚醒夢中人啊。


「哎呀,我怎麼沒想到呢?這老頭坑死我了」。

伊天奇恍然大悟,大腿一拍,立馬從冷甜甜手裡拿過虛空鼎,一溜煙的往回跑。

冰雪和冷甜甜傻傻一愣,面面相覷,而後也轉身跑了過去,可當她們兩女剛到第五層,便遠遠聽見那看守第五層的白老頭和伊天奇的對話聲。

「我只是想將黯滅刀跟虛空鼎兌換一下,將黯滅刀作為獎勵物品,而虛空鼎用貢獻值兌換,這也不可以?」

「呵呵,這位小友,本層藏經閣規定,兌換出去的寶物一律恕不退換,你還是請回吧」。

「前輩,你這不是坑人嗎?」伊天奇大叫。

「哎,小友,話可不能這麼說,我可沒有強迫你非得買下黯滅刀啊」,白老頭好不認賬的呵呵笑道:「只是你過於先入為主,非得將黯滅刀當做用貢獻值來兌換的兌換之物罷了」。

白老頭之言,說的伊天奇毫無反駁之理。

此時冰雪和冷甜甜已經走進了,看到伊天奇那惱怒而又窘迫的樣子,冰雪忍不住抿嘴一笑,對著天奇道:「平時你這機靈勁怎麼沒了?以往都是別人吃你的虧,現在怎麼反倒自己吃起虧來了?」


「呃……冰雪丫頭,你這話可不能這麼說,這次他可沒吃虧」,白老頭立馬糾正冰雪的話,而且這可是白老頭難得的一句實話,只有那些不識貨的學員才是吃虧的,虛空鼎和黯滅刀的真正價值可不是這麼一丁點貢獻值所能抵消的。

「好了,吃一塹長一智,走吧」,冷甜甜笑著安慰道。

看著冷甜甜臉上那如沐春風般的絕美笑容,天奇方才稍稍緩和心中的不甘,哼道:「貢獻值沒了,可以再賺,不過下次再也不能相信你這老頭了」。

說完,便帶著冷甜甜和冰雪離開了。

這白老頭盯著離去的伊天奇,捋著鬍鬚,呵呵一笑,道:「這小子,有點意思,自己賺大發了都還大叫著吃大虧了,哎,到底是他吃虧還是我吃虧呦」。 第四百九十三章深夜論禮

回到自己的修鍊場所之後,伊天奇仔細研究了一下虛空鼎和黯滅刀,之前有些鬱悶的心情一掃而空,虛空鼎居然可以吸取虛空之力淬鍊所煉之丹,不僅會使得煉丹之丹的成功率翻倍,而且還能成倍的增加丹藥的功效,最令人詫異的則是這虛空鼎居然不需要聚靈陣的加持,也就是說它完全可以在靈力極為貧瘠的地方煉製丹藥,而且品質不低。

一般而言,煉丹師為了煉製出好的丹藥,都需要設置一個聚靈陣以增持靈力,這樣可以保證自身不需要消耗太大的靈力,故而煉丹師一般都會選在靈力極為充裕的地方煉製丹藥,但是在現實之中,有些時候是不盡人意的,比如在一片靈力貧瘠的地方試煉之時,想要煉製丹藥的話,就必須依靠煉丹師自身的靈力來煉製丹藥,這樣的話,即便煉製一枚丹藥都會需要消耗煉丹師極大的靈力,可這個虛空鼎卻無需顧慮這麼多,因為它可以攝取虛空之力來煉製丹藥!而且所煉製的丹藥比一般靈力煉製的丹藥要好很多。

當然,正所謂各有所長,亦必有各有所短,這個虛空鼎需要依靠特殊的靈火催動,那是一些天地靈火,俗稱異火,伊天奇自然沒有異火,但是他有《幽龍訣》,乃火屬性法訣之根本,所以兩極靈焰完全不比異火差,故而伊天奇可以驅動這虛空鼎,只是伊天奇暫時還無法做到長時間的催動,不過若是僅煉製一些丹藥是沒有問題的。

至於這黯滅刀嘛,更是令伊天奇歡喜不已,這黯滅刀跟血色狂刀極為類似,也具有傷害加深的效果,可以撕裂傷口,當然效果肯定沒有血色狂刀這麼明顯,而且這也只是它唯一的一個特效,也沒有什麼成長性。不過對於伊天奇來說,至少黯滅刀是可操控的,是沒有器靈的,而血色狂刀雖好,但是不可操控,甚至一個不好反而會被血色狂刀控制,所以相比之下,伊天奇覺得此時黯滅刀還比血色狂刀更加適合自己呢。

由於黯滅刀具有傷害加深的效果,伊天奇的攻擊也間接增加了至少兩三成,這等功效,豈能不讓伊天奇歡喜?

「這都是寶貝啊,下次有機會再去藏經閣轉轉,哪怕我再吃點虧也沒事」,伊天奇嘴角偷笑,心裡想著哪天再被那位白老頭忽悠一下就好。

「哈欠」藏經閣第五層的白老頭突然打了一個噴嚏,滿臉怪異,「是誰在念叨著我?」

三天過後,學院便安排這一匹的新核心弟子進入天靈鏡內,這一次廣場上的人依舊很多,但絕大多數都是來送別的,因為進入天靈鏡之後是不能隨便出來的,所有很多人好友都依依不捨。

此時,伊天奇若無其事的嘴裡叼著一根狗尾巴草,優哉游哉的走了過來,冰雪和冷甜甜等人都早已到來,正在廣場前方等著他呢。

「今天早晨沒去叫你你就來的這麼晚,是不是誠心的?」冰雪瞪了一眼還在慢悠悠走過來的伊天奇,眾人都在等他呢,故而冰雪有些惱怒。

「今天陽光如此明媚,生活是如此美好,自然要保證睡眠充足,睡到自然醒,這樣才有精力,而且我們不像其他人一樣今天進去天靈鏡的空間內,幹嘛搞得跟其他人一樣緊張兮兮的」,伊天奇毫不在意的道。

雖然今天是這一匹新的核心弟子統一安排進入天靈鏡的時間,但是由於羅雨欣的兩位哥哥要結婚,這喜酒都還沒喝呢,所以來之前伊天奇等人跟秦長老說明的情況,故而他們幾人推遲了進入天靈鏡的時間,而他們今天之所以聚集在這裡,並不是為了看看其他學員是怎麼進入天靈鏡內的,而是他們要一起去羅家!

因為羅家三天之後,便要迎來兩件喜事!而世俗之中的羅家雖然也坐落在荒郡,但荒郡何其之大,上下範圍上萬里,而天靈學院只不過是坐落在荒郡最北部,要到世俗羅家去,坐車的話也需要一天多的時日。況且到了羅家之後,還得辦理一些事物,所以得提前出發。

「天奇,你來的晚了反而還有理啊」,冷甜甜撲哧一聲笑道。

「你們別老是揪著我不放啊,你看人家秦宇,不就還沒到嗎?人還沒齊呢」,伊天奇瞟了一眼,看到秦宇不在,忙拉他出來墊背。

「我家秦宇昨天就過去幫忙了」,劉颯兒忙站出來道。

秦家跟羅家是世交,秦宇作為秦家旁系之人,自然知道羅家怎麼走,而秦宇昨天也因為羅家那邊忙不開,被臨時叫過去了。

「這麼說還真查我一個了」,天奇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憨然笑道。

「天奇哥哥,其實你這是來得早不如來得巧,馬車也剛準備好」,羅雨欣笑道。

羅雨欣的哥哥羅浮和羅保都已經在羅家了,這裡只有秦雨涵和羅雨欣知道怎麼去羅家,而羅雨欣作為羅家之人,自然要帶他們過去。

「天奇哥哥,我們上馬車吧,反正這裡也沒我們什麼事情,秦爺爺會處理好這邊的一切事情的」,秦雨涵有些急不可耐了。

此行共有六人,除了伊天奇之外,全是女的,擠在一個馬車裡,感覺怪怪的,各種女人的體香撲鼻而來。

雖然馬車很大,不是真的擠,但伊天奇真的覺得很『擠』,隨意一動就不小心碰到了身邊某個女孩子的身體或者私*,可馬車又不停的晃動,這讓伊天奇滿臉尷尬,只好找個借口說裡面太熱,藉機跑出來跟一個羅家的車夫坐在車篷外面。涼風襲來,伊天奇心中的一些心猿意馬也漸漸煙消雲散了。

伊天奇雖然來荒郡幾年了,但是他還沒好好轉過荒郡呢,這些可算是一飽眼福了。

馬車飛快,這是用魔靈馬趕車,比之普通的馬車快了不知道多少倍。

由於路途遙遠,需要過夜,眾人只好找了一家客棧住了下來。

在客棧內,伊天奇一間客房,劉颯兒一間客房,冰雪和冷甜甜同為一間客房,而秦雨涵跟羅雨欣同為一間客房。

夜深之際,可能伊天奇昨晚睡得太好了,早上起得太晚了,有些睡不著,便到客棧院子里坐坐,卻沒想到冰雪和冷甜甜兩人都在。

「怎麼,兩位美女沒有我陪在身邊,夜裡輾轉反側,難以入眠嗎?」伊天奇朗聲笑道。

「沒正經」,結果遭來兩女的白眼。

天奇暗自愁苦,看來這兩女是統一陣營了。

「羅家兄弟大婚之後,便是雨涵的十六歲生日了,我們在討論關於她的成年禮呢,而且上次羅雨欣的十六歲生日的時候,我們三個都還在北魔獸山脈試煉呢,所以這次肯定得補上羅雨欣的」,冷甜甜雙手托著臉腮,白了天奇一眼之後,說道。


「那討論的結果如何?」天奇坐了下來,問道。

「我的暫時想好了,我送她們每人一部法訣,秦雨涵是土屬性,所以我送給她一部中階地訣的《大地訣》,而羅雨欣現在正跟著你修鍊魂力,走一條修魂師之路,那麼我就送她一部也是中階地訣的《暗魂訣》,你們看如何?」冷甜甜先開口道。

「不愧是天邪教的聖姑,從不缺高級法訣」,伊天奇聞言,一臉驚愕,感覺著地訣法訣在冷甜甜眼裡就跟大白菜一樣,唾手可得啊!

要知道法訣從高到底分為人、地、天三層次,而這三層次裡面又分為初、中、高三階,人訣法訣最多,天訣法訣最少,在天靈大陸里,若是將人訣法訣比作大白菜的話,那麼地訣法訣就是珍珠了,至於天訣法訣,那就是能夠摘到的星星,根本不存在!

而冷甜甜一開口就是要送秦雨涵和羅雨欣兩部中階地訣,伊天奇能不驚愕嗎?

「總要拿得出手啊」,冷甜甜沒好氣的瞥了一眼伊天奇,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