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指着前面說:“咱們回到老地方了,快看這是哪?”

0

導員說:“嘿,咱們轉到這裏了,我從這兒不就可以上去嗎”

小七說:“咱們是上還是不上,大哥,有可能在前面。”

導員說:“你傻啊,當然是往前走了,你上去不就回到原路了嗎?怎麼找你大哥。”

我說:“咱們在這裏休息一會兒吧,走了那麼長時間了。”

羅大舌頭說:“成,成啊,我,我早,早就累了。休,休息一會吧,勞,勞逸結合。”

導員說:“煙癮犯了吧?”

羅大舌頭說:“不,不是煙,煙癮,是,是補,補充精,精神糧,糧食。”

小七說:“你抽菸就抽菸還找什麼理由,給我也來一根。”

導員拉着我坐在離他倆稍遠一些的地方說:“我怎麼覺得心裏不踏實呢?”

我說:“你有啥好不踏實的,咱們這算是到了熟悉的地方了。等會往裏面走走看看,不行就疊羅漢先上去再想辦法找諸葛十三。”

導員說:“咋找?對講機又不能用了,咱們根本就聯繫不上他。”

我說:“如果前面有危險怎麼辦呢?”

導員說:“拜託是我覺得不踏實好不好,應該你來給我寬心,怎麼現在要我反過來給你寬心。”

我說:“要不然後面的路我自己走,你們在這裏等我,我覺得離諸葛十三不遠了,找到他就安全了。”

導員說:“扯犢子的吧你,怎麼能讓你自己一個隻身犯險,羅大舌頭和小七是諸葛十三一個腦袋磕在地上的兄弟,他們去找是應該的,你沒有必要覺得欠他們什麼,就算他們其中一個死了,也是不能有任何怨言的。”

我說:“可別亂說話,多不吉利啊,張嘴閉嘴就是死啊死的。”

導員說:“沒開玩笑我說真的,如果小七死了,我就得逼着你跟我一輩子守活寡。”

神級明星系統 我說:“行啊,到時候我再想個辦法把諸葛十三也弄死。”

導員說:“夠狠,最毒婦人心啊,看不出來啊小北,你比我還狠。”

我說:“要是羅大舌頭死了怎麼辦?”

導員說:“他死了的話,那就死了吧,咱們照顧好阿鬼就行。”

我說:“謝謝你們陪我一次次的冒險,這是把腦袋別在褲腰帶的活。我卻無法回報你們。”

導員說:“瞧你說的,咱們誰跟誰啊。這麼多生死磨難早就把咱們擰成一股繩,無論是什麼事,什麼人都不可能把咱們打散,因爲咱們是一個團隊,一個特殊的團隊。”

我轉頭去看了一下兄弟倆,發現兩個人都睡着了,火把插在地上。嘴上的煙似乎是剛剛點着的,着了不到一半的一半。

我對導員說:“兩個人是不是烤煙烤的的睡着了?”由於之前羅大舌頭跳進了水裏,所以煙溼了,每次抽之前都要用火烤乾。

導員說:“不對啊,這倆孫子視煙如命,怎麼可能點着了只含在嘴裏不抽就睡着了。”

導員抓起一把土,直接丟到兩個人頭上說:“怎麼睡着了,不是休息一下嗎?誰讓你們睡覺了。”

兩個人被丟得一臉泥土卻沒有任何反應,好像睡的非常深 導員有寫奇怪,所以就站起來想要過去看看。誰知剛站起來走了兩步就突然趴倒在地怎麼也起不來了。

我一看導員有事,先忙過去拉她,可是她卻對我擺擺手說:“不要輕舉妄動,別碰我。”

我說:“你到底怎麼了?是不是受傷了要緊嗎?”

導員說:“大爺的,我腳麻了,不能動彈了,讓我緩一會。”我還以爲什麼事兒呢,半天是腳麻了。一驚一乍的,嚇了我一跳。

導員趴在地上說:“你去看看他,是不是有什麼事情,我休息一下,再動彈。”

我答應了一聲,就走過去查看兩人的情況,兩個人的確就是睡着了,可是,怎麼睡得如此突然,幾句話的工夫就睡了。

我把兩個人的眼從嘴裏拽出來,然後在地上踩滅。這是爲了防止,我和導員遭遇了不測了,煙燃燒完了,燒了兩個人的嘴脣。

剛把煙踩滅,就覺得腳踝處突然一麻。然後身體就失去了平衡,倒在了地上,頓時就沒有知覺了。

恍惚中,我聽到導員在喊:“你怎麼了,沒事吧?你說句話啊。”可是我,卻沒有一點力氣去回答他,不知不覺的就沒有了一絲意識。

農門小仙女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醒來一看已經在外面了,所有人都在車上。我,諸葛十三,羅大舌頭,導員還有小七和阿鬼都坐在車上。

我問諸葛十三:“咱們這是要去哪裏?”

諸葛十三說:“當然是回去了。”

我說:“我睡了多久了。”

諸葛十三說::“睡了一個晚上了,怎麼樣休息好了嗎?”

我有些發懵的點了點頭說:“休息好了,這一覺睡得好舒服啊,後來我怎麼就睡着了呢?我是看見那兩塊貨睡着了,過去看他們,後來我怎麼也一起睡着了。”

導員說:“誰知道你可能是困急了吧,突然就倒在地上睡着了,嚇了我一大跳。以後可不能這樣了,太折騰人了。”

我問開車的小七說:“咱們到哪裏了?”

小七說:“到青駝了,很快咱們就回家。”

諸葛十三說:“青駝可是一個古鎮,我記得以前打仗儲存糧食,都會爭這個地方。因爲那個時候和現在不一樣,這個清朝可以說是一個咽喉要道,只要佔領了青駝就可以控制整個省。”

羅大舌頭說:“控,控制整,整個省,別,別開,開玩笑了,怎,怎麼可,可能啊,這,這不就,就是一,一個小,小鎮嗎?能,能起這,這麼大的作,作用嗎?”

諸葛十三說:“以前路很少,然後也比較稀少,人的探知能力和對於世界接觸面積比較小,那時候可不是條條大路通青駝。因爲有許多路需要經過這個青駝,並且無法繞開,所以這裏非常重要。”

小七說:“這裏得卻非常重要,是一個出名的戰略點。”

羅大舌頭說:“這一個小鎮子真的可以左右整個戰局嗎?”

導員說:“別說一個鎮子了,一個人就可以左右一個戰局,甚至是馬掌上的一顆釘子都能左右一個戰局。”

羅大舌頭說:“你,你又扯了,怎,怎麼可,可能一,一顆釘,釘子算,算個啥?能,能左右戰,戰局。”

導員說:“英格蘭有一個諺語,內容大意是:因爲一根釘子,失去了一個馬掌,因爲一個馬掌,失去了一匹戰馬,因爲一匹戰馬,失去了一場戰役,因爲一場戰役失去了一個國家。”

我說:“我好像在歷史書上聽過這個諺語,你仔細說一下。”

導員說:“國王查理三世要和他的對手裏奇蒙德伯爵亨利來一場最後的較量,這一場戰役直接決定了以後誰來統治英國。可是查裏三世卻輸掉了這場戰役,其原因就是一個釘子。

他的手下找城裏的馬伕給他釘馬掌,可是因爲疏忽少釘一個釘子,就是因爲少釘了一個釘子,國王在騎着戰馬衝鋒的時候,馬掌掉了,因此馬失去了平衡摔倒在地上。國王摔的非常慘,導致他的士兵士氣低落,從而輸掉了這場戰役。”

羅大舌頭說:“這,這個什,什麼差,差理三,三事,怎,怎麼這,這麼悲,悲催。再,再說了,他,他起這名也,也不成啊

,差,差理,差着理呢,你,你說他,他能不輸嗎?”

導員一臉無奈的看着我說:“真不知道該怎麼跟他解釋。”

我笑着說:“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釋。”

羅大舌頭說:“你,你們說,說誰彪,彪悍。”

我不再搭理他,看着諸葛十三說:“你們找的寶劍呢,給我看看。”

諸葛十三對後面的阿鬼說:“阿鬼拿給她看看。”

阿鬼答應了一聲就從後座把寶劍拿出來。這寶劍果然霸氣的很,雖然短小,卻十分精悍,散發出一股淡淡的光芒。

看着阿鬼我突然覺得哪裏不對,可是又想不起來到底是哪裏不對。 這阿鬼到底哪裏不對勁,不由得我開始有些隱隱覺得這可能是一個夢。看着每個人臉上都洋溢着回家的喜悅,我實在不知道怎麼說。

導員拿過寶劍說:“這劍出鞘的時候會聽見海嘯的呼鳴聲,一切妖魔鬼怪的東西都會灰飛煙滅。甚至可以震懾人心,的確是一把帝王之劍。”

小七說:“可不能亂拔,再把大哥給傷了。”

導員說:“沒事的你放心吧,我有分寸。”

我拿過這把劍說:“這個得值多少錢啊。”

諸葛十三說:“這個已經不能用金錢來衡量,如果這個東西出世只怕會引起一場腥風血雨的爭奪。”

我說:“窮比比,我問的是值多少錢,如果賣的話能值多少錢。”

小七說:“大哥可能不瞭解咱們現在這個時代對於這些東西的定論,這麼說吧,如果拿出去賣,世界首富都買不起。”

導員說:“怎麼可能賣不起,這個東西哪能那麼值錢。”

小七說:“這個東西不值錢卻要拿命來買。”

羅大舌頭說:“別,別瞎扯了你,什,什麼東,東西還,還得拿,拿命買。”

小七說:“你聽說過在後背上紋關二爺嗎?”

羅大舌頭說:“當,當然聽,聽說過,紋,紋關二爺的都,都很,很牛掰,社,社團老,老大麼。”

小七說:“我們這邊有一個說法,就是你在後背紋這個關二爺要看你能不能背的起來。”

諸葛十三說:“這個花繡紋身的確非常講究,再者說紋身的不一定都是壞人,在我們那個時候習武之人都會在身上紋一些猛虎一類的東西,這樣在交手的時候可以起到震懾對手的作用。”

小七說:“的確如此,我也想去紋一個。”

導員說:“你紋個屁啊,慫樣,你去紋個喜羊羊或者蠟筆小新吧。”

小七說:“你逗我呢,要紋也得紋葫蘆小金剛。”

強婚霸愛,嬌妻乖乖入局 羅大舌頭說:“你,你剛纔說,說的什,什麼背動背,背不動的。”

小七說:“就是看一個人命夠不夠硬,夠硬就背得起來,不夠硬就會殘遭橫禍。其實紋身也是有真有假,紋的關二爺如果點睛則真,如果沒有眼睛就是純粹的紋着裝十三的。”

羅大舌頭說:“這,這個跟,跟寶,寶劍有,有什麼關,關係。”

小七說:“我就是拿着紋身的例子給你說這個寶劍的事,因爲湛盧寶劍是一把帝王之劍,所以說只有帝王才能持有,若是命格不夠的人持有必遭其反噬,傷財丟命。”

導員說:“那咱們拿着這劍沒事吧?”

小七說:“無礙,咱們又不是天天拿着,回去讓老頭子埋起來,等用的時候再起出來就行了。”

羅大舌頭說:“王,王侯將,將相寧,寧有種,種乎,我,我就不,不信只,只有帝,帝王才,才能拿,我,我羅大舌,舌頭也,也是兩,兩條胳,胳膊兩,兩條腿,憑,憑什麼就,就不,不能拿。”

小七說:“你知道這句話是誰說的嗎?”

羅大舌頭說:“好,好像是,是一個起,起義的農,農民領,領袖說,說的。”

我問羅大舌頭:“這個農民領袖是誰?”

羅大舌頭說:“這,這個我,我還真,真不知,知道。”諸葛十三捂着嘴笑了出來。

羅大舌頭回頭說:“大,大哥你,你笑啥,你,你知道啊 。”

諸葛十三說:“是陳勝吳廣。”

羅大舌頭說:“啥?名,名怎,怎麼四,四個字,難,難道是,是個東,東洋人。”

御人 小七哭笑不得的說:“二哥,陳勝吳廣是兩個人,不是一個人的名字。就是那個農民起義的領袖。”

羅大舌頭說:“原,原來是,是這麼回,回事,他,他說的就,就很,很對。”

諸葛十三說:“老二你知道他們後來怎麼樣了嗎?”

諸葛十三說:“不,不知道,起,起義唄,不,不就打,打仗嗎?”

小七說:“二哥,陳勝吳廣起義最後失敗了,最後打敗暴秦的是項羽和劉邦。”

羅大舌頭說:“這,這個我,我知道,西,西楚霸,霸王和,和漢,漢高祖唄。”

諸葛十三說:“項羽項氏一族是楚國貴族,而劉邦是個亭長,雖然是個小官可是也不是農民。這說明農民起義成功的機機會並並不大,這句王侯將相寧有種乎,只不過是一句口號罷了。”

導員說:“的確如此,歷史上的農民起義都是以失敗告終,這個命數一說不可說其沒有。”

羅大舌頭說:“難,難道這,這帝,帝王之,之劍只,只能帝,帝王持,持有,說,說不通啊,這,這不,不就是,是塊鐵,鐵片子嗎?”

諸葛十三說:“非也,你的鬼頭刀爲什麼能重傷我,一個道理。劍是兵器之祖,百刃之魂。所有的武器都是由劍變化而來,一個好的鑄劍師造出的劍是有靈魂的,再加上自從它被打造出來一直都是被帝王佩戴,沾染的都是帝王氣。

何爲帝王氣,鬼頭刀之下死了不下百人,可是一個帝王要殺的恐怕是千人萬人。這帝王之氣說白了就是霸氣,戾氣或者說是煞氣。久而久之,這把劍就有了濃厚的帝王之氣。”

羅大舌頭說:“說,說的,的確有,有些道,道理,可,可我還,還是理,理解不,不了。”

小七說:“二哥你還是不要理解,大哥把舌頭磨破恐怕都說不清楚,這些事本來就是邪乎事,邪乎事都不好解釋,不好理解。”

諸葛十三說:“老三說的話不錯,雖然我說的頭頭是道,可是我理解的一不一定是對的。”

小七說:“不就是這麼一回事嗎,二哥你把裏面的煙拿出來給我抽一根解解乏。”

羅大舌頭從車子前面的儲物盒裏拿出一盒煙說:“老,老小子的小,小賣店肯,肯,肯定都,都是不,不義之財,咱們拿,拿了也,也是白,白拿,你,你說你,你們就,就讓我拿,拿一盒,我,我現在還,還是心,心癢的難,難受呢。”

導員說:“你想的美,不義之財,你拿了就是不義之人,和發不義之財的人是一樣的性質。”

羅大舌頭說:“關,關鍵那,那裏放,放了那,那麼多,就,就拿一,一盒,是,是不是太,太可,可惜了,反,反正咱,咱們不,不拿會,會有,有人拿。”

諸葛十三說:“老二啊,做人忌諱這個貪字,萬事莫貪。弱水三千,只飲一瓢。拿不拿東西不是關鍵,關鍵是這個如何剋制自己的貪心。”

小七說:“貪是萬惡之根源,不是你拿多少的事,而是你想拿多少的事,記住了,二哥,別人的黃金掉了,不是咱的咱不能碰。之所以讓你拿一盒是因爲實在是看你辛苦了,不好讓你掃興。”

羅大舌頭說:“你們文,文化人就,就是理,理多,我,我就,就是再,再多,多長九,九十長嘴也,也講,講不過你,你們。”

導員說:“爲什麼是九十九張嘴?”

羅大舌頭說:“不,不是有,有一個詞,詞語叫,叫百,百口莫,莫辨嗎?就,就是一,一百張嘴也,也說,說不過人,人家。”

我說:“羅老二你還懂成語,真是人不可貌相啊,低估你了。”

羅大舌頭說:“就,就你貧,不,不想跟,跟你擡,擡槓,不,不然非,非把你擡,擡哭不,不可。”

導員說:“呦,看不出來羅二爺還是個能善辯的人,可了不得。”

小七說:“那是,二哥要不是舌頭沒發育好,這會就當播音演員了,最次也得是個電視臺住持人,保不齊還能講進軍央視。”

導員說:“對對對,到時候人家都叫他羅姥爺,他還能給變魔術的當託。”

我說:“保不齊還能參加個真人秀節目啥的。”

導員說:“對對對,弄不好也得曝光一下你潛規則誰了,把誰給睡了。”

羅大舌頭說:“我,我也就是舌,舌頭不,不好使,好,好使非,非得把,把你們說,說哭。”

諸葛十三說:“老二你知道你爲什麼舌頭不好使嗎?”

羅大舌頭說:“天,天生的,就,就不,不好使。”

諸葛十三說:“非也,非也,因爲你口才太好了,老天也嫉妒你,所以就讓你舌頭不好使。”

小七說:“二哥的口才確實太好了,蘇秦之口、張儀之舌,氣死畫眉、不讓百靈!能說的死漢子翻身、兩口子分家、寡婦再嫁!沒準注意的兩句話能把你支到新疆去,回來還給他帶葡萄乾。”

至尊小市民 羅大舌頭被小七這話說的苦笑不得,上下翻了好一會也沒有找到打火機,回頭去問阿鬼:“大,大侄子,打,打火機有,有沒有。”

阿鬼找了一下說:“有。”說完就把手伸到我們這裏把打火機遞給羅大舌頭 。

羅大舌頭給小七點上一根,又給諸葛十三點上一根。自己又點了一根抽了一口說:“我,我就喜歡這,這個煙,順口,勻乎。”

剛說完話突然猛的一會頭看着坐在最後面的阿鬼。 阿鬼一臉驚愕的看着羅大舌頭,我們被羅大舌頭的舉動嚇了一條,導員碩:“羅老二你看什麼呢?”

羅大舌頭說:“停,停車 。 ”

小七說:“好好的停車幹嗎?”

羅大舌頭說:“快,快停,有,有鬼。”

看羅大舌頭的表情不是在開玩笑,小七急忙把車停下。

羅大舌頭打開車門下車,拉開中間的車門對我們說:“都,都特孃的下,下來。”

導員說:“羅老二你瘋了,你要幹嘛?”

羅大舌頭說:“都,都下來。”

諸葛十三給我和導員使了個眼色讓我們都下車,我們下車以後羅大舌頭推了一下阿鬼說:“你,你不,不用下。”

阿鬼說:“爲什麼我不用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