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徹

0

底無語了,果然是這樣,秦廣王投鼠忌器,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裝作什麼都沒看見。想想它也夠憋屈的,一方面要看着牛頭馬面那兩隻煩人的蒼蠅,一方面還要竭力維持地府現在的局面。

“那叛亂組織的最終目標何在,顛覆地府,改朝換代?”

我又問,如果說是顛覆地府,那輪迴盤它們就必須拿到手,否則新瓶裝舊酒,肚裏還是那塊料,畢竟輪迴盤纔是陰陽兩界輪迴秩序的核心。

可問題是,輪迴盤現在落在了鬼王殿手裏,地府也不掌握了,不知道是不是這點讓叛亂組織對鬼王殿生了嫌隙。

這就好比張三約了哥們李四搶王五的媳婦,結果搶來搶去媳婦居然被李四扛走了,只剩下張三和王五乾瞪眼。

“顛覆地府只是一方面,但還不是它們的最終目的,或許……和鬼王殿奪取半步多有所關聯。”夜遊神分析。

我聽的直皺眉,半步多、鬼王殿、地府、地府叛亂勢力等等,方方面面交織在一起,缺了一根線,一根能將它們串起來的線!

就像珍珠,沒有一根線將它們串聯起來就只能散落一地,所有的揣測都是霧裏看花,根本鬧不明白真相。

我直覺最高的機密肯定掌握在幾個頭領手裏。魔城之主、酆都大帝、幽姬,還有地府叛亂勢力的頭領,或許還有別的比較強大的存在。

比如說那個玉王,也就是潛伏在重慶萬福陵園的主,它也是歷經了不知道多少歲月的強悍存在,不顯山不露水,能入得白香月的眼,肯定是分量級的存在。

至於青牛道長恐怕就要打一個疑問了。

因爲陽間和地府、半步多是不同的,雖然實力同樣龐大而強勁,但歷史遠沒有它們悠久,魔城之主和半步多可是沉睡了不知道多少歲月延續至今;青牛道長恐怕沒那麼長壽。

接着,我和夜遊神又聊了幾句,沒再得到什麼確切的信息,感覺秦廣王和叛亂勢力根本就不對等,知道的少之又少。

這時候,前面出現了一霧氣繚繞的地方,仔細一看,發現那些霧氣竟然有些類似於水汽,稠如牛奶,乳白乳白的;是從一個坑裏面散發出來,煙霧繚繞,看不清坑有多深多大。

吸引我眼球的是,坑旁邊的石頭山崖上掛滿了一根根圓柱狀的冰凌,有嬰兒手臂那麼粗,和半步多那些陣樁很像。

“就是這些了,我不能碰,只能你一個人動手,加把勁,時間不多了。”夜遊神道。

我點頭,立刻走過去張開袋子,伸手抓向第一根冰凌微微用一掰,沒斷……加把勁……還是沒斷,最後用盡全省力氣,居然紋絲不動。

我心驚不已,這東西雖然叫冰凌,但和普通的冰凌明顯不一樣,硬的跟鐵棍一樣,而且入手居然不冷,只的有些涼。

“這些冰凌不是真正的冰,而是陰氣凝結而成,很純淨,是佈陣的好東西,你得用刀才行。”夜遊神提醒。

我沒二話,立刻拔出龍牙刀砍去,卻驚訝的發現只砍進去一點點;頓時明白夜遊神爲什麼會反覆的說這是一個體力活,讓我加快速度了。

無奈,我只得提起最大的力量去砍,效果這纔好了一些,但就算如此,一根冰凌也得砍五六下才能完全砍斷。

我心裏不禁有些無語,兩百根累加起來就是一千多下,夠自己費盡吃奶的力氣了。

後面果然如此,我甚至把法力都動用而且耗幹了,時間快到時才砍足了兩百根。等裝好,我一雙手就不是自己的了,原本還帶有一些傷,更是渾身難受。

好在冰凌雖然多分量卻出奇的輕,拎着一大袋子,卻感覺像提着泡沫似的,輕飄的不行。

在夜遊神的催促下,我跟着它往來時方向走,到了出口往上,沒多久就進了一個密室,裏面有一輛馬車,還套着一匹陰馬。

夜遊神道:“你就呆在馬車上別出聲,待會兒有鬼卒會把馬車拉到一個冥水湖邊,等它們離開之後你下車,不遠的地方有一艘陰陽船,到湖中央以後會有水流,沿着水流一直走就能到達半步多了,記住了嗎?”

我點頭,然後上車。夜遊神幫我把車簾子放下來,又叮囑了幾句,離開了。

沒多久果然有一隊陰卒來了,把陰馬牽着,護衛着馬車往外走,一共八個,氣息個個都不弱。

很快馬車便出了地獄甬道,上到了楚江王城,然後沿着宮道朝外走。

沿途關卡門衛看見這輛馬車都很識趣的放行,只有出城門的時候查驗了一下令牌,一路綠燈。

出城之後,馬車在冥道上走了大約一個多小時,果然來到了一個冥水湖邊。

湖水泛黃,乍一看有點像孟婆湯的那種顏色,如果再有惡臭的話,那就和化糞池沒什麼區別了。

陰卒至始至終都沒說話,甚至走路都儘可能不發出聲音,到了湖邊後放下馬車,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我等到看不見它們的時候才下車,朝湖岸跑去,果然在百十米開外發現了一艘船。

上船後,我朝着湖中央劃去,沒多久果然又發現了水流,順水流方向前進,朝着湖的更深處去了。

這一走就是足足三個多小時。

很顯然,這條航道距離半步多很偏遠,加上湖邊一點遊船碼頭都沒有,說明這條航道根本就沒有陰陽船來往,弄不好是一條廢棄的航道。

我一頭扎進去,沒多久前面的水域驟然開闊,船下的水流也忽然一下就變的清明瞭,不再是那種黃滾滾的顏色。

回頭一看,湖不見了,附近是一片水霧迷濛的寬闊海域,根本望不到邊。

“半步多到了!”

我大喜,按照時間推算,自己應該能提早十來個小時將這批陣樁材料送回半步多。一路艱辛,跟唐三藏西天取經似的,還得外加時間緊迫任務又重。

好在秦廣王提前做好了安排,否則事就難說了。

之後又劃了一個多小時,多城還沒到,我只得耐着性子悶頭划船,這條航道確實很遠,比禁忌之海還要遠。

走着走着,忽然“嘩嘩譁……”的,遠處一陣水花濺動的聲音傳入了我耳朵,一看,不禁大吃一驚。

只見大量的陰水獸正朝我前進的方向游去,水下烏泱泱一大片,很多還跳出水面,像海豚巡遊一樣前進。

我嚇了一大跳,一扭頭更是頭皮發麻,自己後方也出現了一羣,它們直接從我船底下一衝而過,密密麻麻就像是一大塊黑色的幕布經過。

方向是一致的,也是半步多的方向。

“不好,半步多出事了!”

我大驚,陰水獸聚集,肯定是獸王召集的,必然是半步多打起來了。

……

(本章完) 陰水獸的速度遠比我快,甚至產生了一波又一波的水浪,很快便消失在前方。

我立刻開始加速,將船槳搖的飛快,心裏焦灼着,鬼王殿應該是發動襲擊了,而且時間點正好卡在多城主陣快要完成的時候,比預想的時間還提前一天。

雙方都在全力比拼時間。

如果只是獨角鬼王三兄弟倒還好辦,半步多現在已經有了三道防線,扛也能扛過去這半天。

怕就怕鬼王殿傾巢而出,如今法陣沒有完善,半步多能扛住的概率非常小,弄不好一開始便會進入白熱化。

我咬着牙奮力划槳,之前還不覺得,現在局勢驟然緊張,一分一秒都顯得無比漫長。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兩個小時還是一個小時,或者更少,焦急的心情已經讓我失去了對時間的估算。

“吼!吼! 公主淪爲階下囚:專寵奴後 吼!”

“嗡嗡嗡嗡……”

終於,隔着迷濛的灰霧我隱隱約約聽到了萬獸嘶吼的聲音,還有牀弩弓弦特有的震顫音,越來越清晰。

一刻鐘後,多城跳出陰水湖的水平面,遙遙在望。

等看清了一點,我大吃一驚,第一道防線竟然已經被攻破了,圍堵冰道的單牆已經淹沒在魔物潮之中,密密麻麻,堆疊的像山一樣的魔物幾乎把城牆填平,正一浪浪的拍擊主城之外的甕城。

我立刻繞道,正面是冰道以及無數的魔物,而陰水獸也密密麻麻的聚集在那,等待浪起便發動攻擊,根本沒有路。

此時遠眺整個戰場,真有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很多魔物不慎被擠的落入水中,立刻便會被水中的陰獸撕扯的四分五裂。

我快速繞道魔城側後,那裏也有一些碼頭,甕城雖然說是建在外面,但其實正好卡住了兩側,沒有留口子,只要甕城不失,主城的防禦就只在一面。

很快,我靠了岸,可讓我無語的是,多城其他三面雖然沒有大規模的魔物,但也不是一點都沒有,放眼望去還是有上百隻,不知它們是從哪繞到這裏。

“吼!吼!”

魔物發現了我,立刻朝我衝過來。

我一腳踹中碼頭,借力讓船後撤,無奈的返回水中。

這些魔物都不強,但數量多,最重要的是,不能讓它們污濁了冰凌,否則材料失效事就大了。

我小心翼翼的繞着它們,想甩開它們走別的路,可結果魔物發現我就跟盯梢一樣,根本不讓我脫離視野,堵在水邊不讓我靠近。

我有些急了,這樣下去不行,萬一它們的引來了會飛行的魔物,事情會更加棘手。

想了想,我立刻拿出上次孟婆鬼送給我的號角吹了起來,兩短夾一長,這是奇門一個不成文的救援暗號。

很快,甕城的方向一閃便來了一個黑影,是三眼郎。



直接俯衝過來一把將我帶上天空,朝着多城內飛去。

“怎麼樣?”衝進城內後,它問。

我急忙點頭:“搞定,兩百根。”

“好,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就等你了;如果你再不回來,我們就打算強行啓動法陣了,至於那個薄弱的缺口,就只能拿人去堵了。”三眼郎道,說完直接飛往之前陣樁被污濁的地方。

等到了位置,果然一衆陣法師都候在那了,外面裏三層外三層被全副武裝的甲士圍的水泄不通,之前見過的那個白髮老頭也在。

落地後,我把封袋交給了他們,白髮老頭打開一看,眼睛一亮,說:“好,好,成色非常好,有了這些材料,兩個時辰陣法就可以啓動了。”

我大喜,三眼郎也鬆了一口氣。

接着陣法師羣體稍稍嘀咕了一陣,便開始拔除之前被污濁的陣樁。

它們非常的小心,並沒有直接拔,而是旁邊好的開始,然後一根一根按照次序來,分兩組反覆計算和測量纔敢動手。

我眼皮一跳,道:“這東西還不能隨便拔?”

“當然不能,這材料你下去一趟應該有所瞭解,它是非常純淨的陰氣凝結而成,一旦插入陣基當中就算是半啓動狀態,所蘊含的能量相當厲害,一旦拔錯立刻就會炸開,別說一般人了,入道者都很難扛得住。”三眼郎解釋道。

我眼皮一跳,此前還真沒料到這東西這麼厲害,但一想,這個法陣是半步多全力之下構築的,肯定非同凡響,用的材料自然也不會差。

再者,陰氣是一種虛無的東西,要凝結成那麼粗一根冰凌,不知道要耗費多少歲月,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猛然間炸開,威力也肯定嚇人。

這玩意,恐怕也就是地府的九幽寒獄纔有出產。

猛的,我腦海中忽然跳出來一個問題,如果這東西只有地府纔有,那之前不下的這些密密麻麻數都數不清的陣樁,是從哪裏來的?

該不會是也是從九幽寒獄來的吧?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半步多和地府的關係,就更加耐人尋味了,不是說老死不相往來麼?如此重要的戰略物質,半步多是怎麼搞到的?而且數量這麼多?

在九幽地獄的時候我估算過,自己砍了兩百根,裏面大概還有三四百根的樣子,遠沒有這裏這麼龐大的數量。

要積攢這麼多,肯定不是短暫的歲月能達成的。

難道和半步多和地府在很久的歲月以前關係還不錯?或者,乾脆就是同盟?而且時間還很長?

想了想,我試着敲邊鼓,問三眼郎:“這種材料,是九幽寒獄的特產嗎?”

寒獄無比森寒,恐怕也只有那種環境,才能把陰氣都給凍結起來。

三眼郎緩緩點頭,道:“應該是吧,能讓陰氣

凝結的地方,除了九幽寒獄好像也沒別的地方了。”

我眉頭一揚,半步多和地府在很久的歲月之前必定有一段很隱祕的往事,久到滄海桑田讓所有人都遺忘了,就連地府老二秦廣王也不甚清楚。

……

陣法師們雖然謹慎,但速度還是不慢的,先拔掉了旁邊一些好的陣樁,便開始一根一根的拔被污濁的陣樁。就像是補地板,要換其中一塊,就必須將旁邊一片都拆掉,否則沒法拆裝。

總裁,別玩火 還有一部分陣法師則拿出冰凌開始處理,在外面描繪暗銀和暗金色的銘紋,動作很快,而且非常的規整,看起來就跟統一印刷出來的一樣,看的我目瞪口呆。

三眼郎道:“冰鱗飛霜陣是我半步多壓箱底的防禦大陣,可攻可守,其中最難的是材料獲取,最適合戰場防禦和佈置,而且可大可小,非常靈活。”

我點點頭,這點確實是。

別的不說,就說這陣樁,上次我都挺疑惑的,爲什麼邙山鬼王的人都進來了,卻不突襲已經佈置好的陣樁,將陣樁拔掉毀掉?因爲時這麼大的範圍,半步多必須全線守衛,自然處處薄弱。

原來是陣樁不能亂拔,否則就是自殺,這麼多的陣樁,只要材料充足,拔掉了完全可以再填,沒什麼用,反而不如殺陣法師來的釜底抽薪一些。

這一點確實適合於混亂的戰場。

要是一般的法陣,只要將其中一根移動一下位置,整個法陣在啓動的那一刻可能直接炸開,一點外在的影響都不能有,要破壞實在太容易不過了。

“只要陣布成,獨角鬼王就是再添上三頭六臂也無可奈何,除非魔城主力出動,否則半步多穩如泰山。”三眼郎自信的說道。

我也信,這麼大的一個法陣,威力自不用說,獨角鬼王如果連白香月那關都過不了,靠魔物的數量優勢是不可能和法陣相抗衡的。

“對了,外面局勢如何?”我急忙問。

“不太樂觀。”三眼郎搖了搖頭,說:“這一次魔物來的更加洶涌,尤其是飛行魔物,數量非常多,實力也更強,雖然最終消滅了它們,但外牆也丟了;現在只剩下甕城了,一旦甕城被破,主城恐怕扛不了多久,魔物實在太多,完全可以全線展開,四面猛攻,防禦壓力會非常大。”

我皺眉,這也是我之前所預想的。

這時候,不遠處兩個人跑來了,是老四和老五,身上都帶了傷,一個傷了手臂,一個胸口拉了一道口子,但人看着還好,也許會影響戰鬥力,但沒有大礙。

三眼郎見此,扭頭看向我:“老四老五在外牆被攻破的時候斷後受了傷,現在來替換我們,我們回甕城吧,那邊急需人手。”

我說好,於是三眼郎帶着我衝上天,朝最前線的甕城去了。

……

(本章完) 三眼郎飛行的速度極快,一眨眼便到了甕城上空。

多城的甕城不同於一般意義上的甕城,和城牆聯通的是兩個可以隨時拉起來的鐵吊橋,一旦吊橋拉起來,甕城城牆只有主城一半高,魔物就算佔領甕城也不會對主城造成太大的威脅。

而防守的時候甕城可以阻擋住薄弱的城門,加上城牆居高臨下的配合,防護力度要比外面的單牆強數倍不止,形成了兩個梯次的立體防禦。

退一步就算甕城丟了,魔物佔據甕城,但若它們沒能毀掉甕城,等打退魔物,兩條鐵吊橋放下,多城又可以在甕城上重新佈置防禦。

只是看獨角鬼王這個架勢恐怕是不成了,因爲魔物一旦攻破甕城,是不可能輕易撤退的。

此刻,孟婆鬼和笑面佛正在甕城上指揮,萬箭齊發,祕銀箭的比例至少佔了一半,比之前強的多。隨着主城要塞完工,陰陽船運送的大批的物資已經變成了戰備物資,都是聯盟支援的。

很快我們便落到了甕城城頭上,戰鬥已經白熱化,雖然有上方的主城箭陣支援,但甕城城頭的傷亡依然巨大,魔物衝擊此起彼伏。

萌寶通緝令:帝國總裁俏媽咪 一批批生員頂上去,少量的傷員撤下來,減員的,便全戰死在城頭上。

“吼!”

剛剛降落,一頭魔物便躍出牆頭直接朝我撲過來。 錦鯉神醫有空間 三眼郎沒多管,翅膀一扇便閃去了別處。

我就地一滾避了開去,而後閃電般一刀將它放倒,再手起刀落,將它碩大的頭顱斬成兩半。

幹掉一隻,我沒有任何停留,立刻又奔向下一處,救火!

有時候看到散落的祕銀箭,也會撿起來一把甩下城牆,就權當祕銀炸彈使用了。

如此半個小時候之後,城頭的甲士和城衛又換了一茬,我手臂也開始酸了,此前就一直沒休息過,砍完了冰凌又划船的。

但強大的復原能力可以很快緩解,讓我心裏真正不安的是,鬼王殿有沒有別的後招?

它們就乾等着讓半步多開啓法陣?

如果是,大魔城是不是被什麼東西給絆住了,如果不是,那爲何到現在還不出現?

如此拖延下去,再有兩個小時大陣就可以開啓了,完全可以說是最後關頭了。

我本能的看向禁忌之海的方向,那裏的對峙完全可以說是曠日持久,也不知道結果怎麼樣了。

毫無疑問的是,那邊的局勢會深刻的影響這邊,一旦出現紕漏,比如放過來一個鬼王,事情就會相當麻煩。

“轟!轟!轟!”

忽然,就好像是專門爲了印證我心中的預感一樣,遠處的水面上盪漾起一波一波的漣漪,一個高的像塔一樣的龐然大物踏着水面,朝半步多來了。

我心頭猛跳!

大力鬼王!

這孫子竟然從禁忌之海過來了,也不知道那邊發生了什麼。

我立刻衝向孟婆鬼那邊,孟婆鬼自然也看見了,眉頭緊皺。

“怎麼辦?這傢伙力氣太大了,一腳就能將城牆給踹了!”我急道,大力鬼王沒別的什麼本事,就是力氣大到逆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