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經讓人去叫她們兩了,等她們進來,你就知道了。”話音剛落,門就被打開了。

0

“會長,我已經帶她們過來了。”開門的是王欣然,他日常不敲門,張沐心也是見怪不怪了,而跟在後面的諾諾和南宮月此時也是進了屋。

“主人,我剛剛跟南宮姐吃了好多好吃的,待會你也要過去嚐嚐。”諾諾進來直接看到林唐,沒有發現張沐心的眼神一亮。

看到諾諾走到了林唐跟前,張沐心對王欣然吩咐了聲,“欣然,你先出去吧。”王欣然聽到張沐心的話後,很明白的關上了門離開。

隨着王欣然的離去,張沐心一下子跑到了諾諾身前,一把抱住了諾諾。

“好可愛的洋娃娃哦!”張沐心愛不釋手地對諾諾又是揉,又是捏,完全沒了剛纔高冷的樣子。

果然萌物對於女人來說,毫無免疫力啊,嘖嘖嘖。

“哎呀,你弄疼我啦!”見到諾諾嘟着嘴發脾氣的樣子,張沐心更是一臉的花癡樣。

“咳咳,張會長想請我們三人加入,南宮,你怎麼看?”林唐對張沐心的反應很是不適,不過倒也明白她爲什麼要諾諾留下了,所以轉向問了一下南宮月。

“啊?我沒什麼意見,林大哥,你加我就加。”南宮月一臉你走哪我陪你的樣子,讓林唐倒有些不敢直視她。

“諾諾呢?”

“主人去哪,我就去哪。”這個小萌貨向來只聽林唐的,所以不成問題。

張沐心眼見林唐完成了要求,放下了懷裏的諾諾,不情願的回答道:“嗯,既然如此,我就告訴你吧,你說的陳紅,其實,她叫張紅,是我的雙胞胎妹妹。”

果然!

什麼事情都只有本人親口承認,才能算數,所以林唐聽到真相後,還是震驚了一下,不過沒有繼續問下去了,因爲他想知道的,已經瞭解了。

“既然你們已經同意加入我聖教館,那就外面的一樓登記庫登記一下,就能成爲我們的成員了,還有,諾諾留下。”張沐心簡單的講解一下入會流程,留下了諾諾。

“主人… …別丟下我。”諾諾有點淚汪汪的看着林唐,生怕林唐走後,張沐心會吃了她。

“小諾諾呀,在姐姐這裏呆一會,等姐姐打掃完房間,就去帶你去吃最好吃的點心怎麼樣啊?”張沐心當着林唐的面,竟然想用點心誘惑着諾諾,也不看看諾諾跟着誰。

“最好吃的點心?好啊好啊!張姐姐,打掃要我幫忙嗎?我最拿手了!”諾諾一聽有好吃的,完全不管林唐此時還在面前。

林唐見諾諾超敷衍的被收買了,然後戲精似的變臉,不由地眼皮一跳。


臥槽,一聽有好吃的,果斷就跟人好了,看來自己當初的小魚乾,並不足夠打動諾諾的心吶!


算了,張沐心也不是個壞女人,是不會對諾諾咋樣的,諾諾在這會很安全,所以我還是走吧,不過走之前,爲什麼我的心有點痛。

… …

林唐和南宮月走到了登記庫,看到了王欣然,而王欣然,像是知道林唐會過來的樣子,已經在登記庫門外靜靜等待了,因爲他知道,林唐二人剛從會長那得到批准後,自然要先去登記,在這絕對等得到。

林唐和南宮月登記完後,一個熟悉的聲音出現在林唐的耳中。

“恭喜VIP玩家成功解鎖公會任務功能,每次完成公會任務時,即可免費獲得幸運輪盤機會一次。”

林唐沒有想到,這個遊戲裏,竟然還有觸發隱藏功能的機構,現在莫名又多了可以獲得獎勵的機會,就是不想分分鐘成爲大神級玩家都難啊。

“哎,林兄弟,我這裏正好有個組織活動,你要不要來磨練一下?”王欣然見林唐剛入組織,想給他找點事情,好熟悉熟悉一下組織的情況。

“嗯,這個可以有。”林唐正好想試試新解鎖的功能,對於他來說,多瞭解一些遊戲裏的好玩之處,總不會有什麼壞處的,而且,新成員要有新成員的樣子嘛。

“那我也能去嗎?”南宮月有些央求的問道。

“當然可以,畢竟南宮妹子現在,也是我們聖教館的一員啦。”王欣然很是歡迎的回答道。

… … 第六十八章 有個隊長叫剛妹

西洋房二樓的活動大廳,十五個座椅坐滿了人,王欣然和三個不同職業的人站在前面的講臺,面向臺下的衆人。

坐在臺下的人是各職業都有,其中就包括林唐和南宮月,他們被王欣然帶到了這裏坐下後,還不知道情況,等待臺上的王欣然,開始他的第一環節講話。

“歡迎各位職業者的到來,我是聖教館的副會長,王欣然,很高興能夠安排大家,來享受今天的活動比賽。”

掌聲一片響起。

“首先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們會長特地請來的,剛妹隊長,大家認識一下。”王欣然刻意把“特地”兩個詞的語氣加重,生怕衆人不知會長苦心。

隨着王欣然說完的介紹後,第一個隊長走到了講臺中間,望着臺下的衆人,不怒自威地,把自己的介紹又補充了幾句。

“你們好,我叫剛妹,武器血墨西洋劍,目前四十一級,職業劍士。”

“譁!”

起初,在臺下的林唐,聽到王欣然說出了隊長的名字,只是一笑,而坐在自己周圍的人,卻議論紛紛了起來。

“剛妹?這個人的名字好奇怪啊,怎麼會有這麼孃的名字。”

“就是,完全跟他漢子的性別不符嘛!”

“不會是個娘炮吧?”

“哈哈,我看有可能。”

林唐也有這個想法,不過等到人家報出等級後,嘲笑的幾人,皆是被打臉,一片譁聲過後,臺下出奇的安靜,因爲他們此時都明白,嘲笑一位四十一級的劍士,是一個非常不理智的錯誤。

別看才四十一級,這按理說,已經不是新手村的等級了,因爲一般超過三十級的人,都會離開新手村,至於去了哪裏,林唐現在也還不清楚。

不過這也足夠說明了,強者只會讓人尊敬,而不是嘲笑,因爲那些沒有實力的人,沒有資格。

這就好比一個戰鬥值十五的渣渣,揚言自己能單挑四十級的BOSS怪,讓每個人聽了,都會委婉的說上一句,對不起,你怕是活在夢裏哦。

都說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這名字和性別的差異,也是讓林唐齣戲般地,腦補了一場畫面。

假想要是網上聊天,看到個網友名字裏有個妹字,第一反應,肯定認爲是個可愛妹子,結果資料顯示男孩子的,這就相當打臉了。

若要是哪個色膽包天的,直接當對面是妹子聊上了,再倒黴點,對面又很基,這前面想找個地方約會,後面就等着入了甕強行被嘿嘿,那時候,小鞭子把臉打的啪啪響,但想哭都哭不出來。

腦洞是個好東西,那些會玩梗的人,估計都是靠他們強大的腦洞整出來的。

除了剛妹這第一個隊長特別外,讓人驚奇外,王欣然再介紹另外兩個隊長名字的時候,臺下的大多數人裏,沒有幾個有反應的,而另外兩個隊長的職業和等級,也跟他們的名字一樣,很是普通。

第二位隊長,汪培,武器焦詩杖,三十八級,職業牧師。

第三位隊長,陳浩,武器笯籬響纖弓,三十六級,職業射手。

三位隊長簡單地介紹完自己後,退回了講臺旁,讓王欣然開始第二個環節。

王欣然向三位隊長點了下頭,重回講臺,按部就班的說道:“那麼現在,請每個人按座位的順序,來上臺抽籤,抽到的籤,將決定你們的隊長是誰。”

原來,王欣然之所以要介紹三位隊長,是要求臺下的十五人,分成三個隊伍,每隊加上隊長一共要有六人,至於選完隊伍後,要做什麼,王欣然等人沒有說,在場的十五人也不知道。

一排又一排的人自覺的按順序上臺,林唐和南宮月都很巧合抽到了剛妹隊長的一號,安排在第一個隊伍,同時,跟林唐在一個隊伍裏的人,也確定下來了,分別是一位牧師妹子和一位男魔法師,以及一位女戰士。

五個人不約而同地站在了隊長剛妹的身後,其他兩隊也是分好了組織,三個隊伍在臺下站成三列,王欣然作爲這次組織活動的安排人,此時此刻已經完成了最後一個環節了,剩下的就交給各位隊長,已經沒有他什麼事情。

“好了,各位隊長,你們來指揮自己的隊員吧。”說完,王欣然直接退場,走之前,還不忘地往一隊那裏看了看。

林唐站在南宮月的後面,安靜地等待着剛妹下達接下來的指令,而隊長的第一條指令也很快的下達了。

“一隊現在聽我命令,全體出發,風哮草原!”

… …

從新手村走過森林後,有一個結界,從結界過去是一片草原,因爲兩邊的領地不一樣,所以兩邊的BOSS等級也是不同,想比於森林的普通野怪而言,草原上的野怪等級更高點。


“大家現在聽好了,進去後,要聽從我的每個指令,任何一條都不能放過!”隊長剛妹趁還沒有進入領地前,刻意強調一遍,讓每個人都聽從他的指揮。

倒不是剛妹倚老賣老,賣弄隊長的權威,而是在這羣人裏面,最熟悉風哮草原地理情況,對這裏的BOSS也有過實戰經驗的,只有作爲主戰力之一的剛妹了。

至於林唐,縱使自己是個VIP玩家,那也是沒有實戰過高級BOSS的VIP小白,至今刷上來的等級,都是靠單純的實力,每次打倒了小怪BOSS,VIP系統就會送上豐富的獎勵,但大BOSS就不一樣,獎勵肯定豐富,同時,也意味着風險會很大。


所以,對於剛妹這樣的老玩家,林唐還是很願意聽其安排的,畢竟,在一個隊伍裏,擁有一位既不浪又能carry自己的隊友,何樂而不爲呢。

“可如果中途,我們當中有人,遇到突發情況,卻來不及聽到你的指揮,怎麼辦?”和林唐南宮月一樣,也是小白的牧師王小雅,林唐纔剛剛認識,不過巧合的是,她竟然是王欣然的妹妹!

“那就不惜一切代價,跑,是往我這裏跑!”剛妹的回答很簡潔,思路也很清晰。

“還有誰有問題嗎?”見衆人沒有再提問了,剛妹這才站了起來,命令道:“做好準備,我們進去。”

衆人進入了領地,作爲他們的隊長剛妹,開始拿出了他無比熟練的經驗指揮,很有條理的開始指揮了。 從新手村穿過沉睡森林到風哮草原,需要一天一夜的功夫。

這次的活動任務,需要三支隊伍,由隊長帶領進入風哮草原,以野怪等級爲單位,在三天的時間裏,哪支隊伍擊殺的野怪數所疊加的等級最高,那支隊伍裏的每個人將獲得公會的榮譽職位,其中,成績最優越者,可獲得公會稀有裝備,哮風聖衣。

哮風聖衣是一件射手職業的裝備,“聖教館”會長張沐心曾經集結一些高手,組隊擊殺了一隻高級BOSS,五十五級,大鵬風鈴鳥凱樓羅,這種鳥王級別的在風哮草原深處纔會見到。

一般高等BOSS,都會守護着一兩件稀有裝備,所以哮風聖衣,就是從凱樓羅的築巢裏獲得,因爲不是一個人的功勞,爲了公平起見,會長決定,把哮風聖衣作爲比賽獎勵。

別看是件只能射手專用的裝備,這可是稀有的,把裝備賣給射手職業的人,絕對可以大賺,或者自己培養射手人才,再裝備上哮風聖衣,實力會是質一樣的飛躍。

林唐對這些之所以瞭解,都是一路上,王小雅告訴他和南宮月的,六個人裏,因爲小雅是王欣然的妹妹,有這層關係,肯定能跟林唐和南宮月聊得來。

魔法師上官爍看起來高冷型的帥哥,可性格不孤僻,隨便聊幾句後,會發現其實他就是個逗比,而拿着一把重斧頭的女戰士伍霞,一直不說話,顯得有點不合羣。

剛妹等六人經過沉睡森林的時候,自然不會放過這一趟刷怪升級的機會,因爲就目前而言,隊伍裏面的等級實在有些低,就是不經過沉睡森林直接去風哮草原,也會是白白送死。

剛妹除了帶隊刷級,同時也在觀察五個人的實力,並對每個人都做出了分析。

上官爍,職業魔法師,可以同時吟唱兩個魔法,最擅長火元素魔法,原先等級二十四,目前等級二十六。

伍霞,職業戰士,武器鐵板重斧,抗擊能力強,擅長突擊以及重擊,原先等級二十六,目前等級二十九。

南宮月,職業射手,懂得風箏戰術,反應能力快,靈敏度很高,原先等級二十三,目前等級二十六。

林唐,職業戰士,副職業審判者,招數變化多,很有天賦,原先等級二十,目前等級二十六。

王小雅,職業牧師,會基本治療手段,天賦一般,原先等級二十,目前等級二十一。

五個人裏面升級最快的莫屬於林唐了,其次是南宮月,最後是王小雅,雖然王小雅現在的水平有點拖後腿,但是作爲牧師職業,她攻擊力很低,但在二十五級的時候,會比其他職業多獲得一個技能。

我們都知道,牧師雖然是所有職業裏攻擊最弱的,但往往是一個團隊裏的核心,因爲牧師的團隊治療和集體加成,是這個職業作爲保護對象的重要手段,所以剛妹是不會因爲王小雅目前的等級,會忽視她的存在。

總體來說,整個隊伍現在提高到了正規初隊級別的水平,但風哮草原的危險可不是沉睡森林能比的,剛妹這次帶隊,是不指望隊伍能有多大的實力,而是注重隊伍配合,畢竟這是場比賽,時間也很重要。

… …

六人現在已經是在草原區域了,現在是凌晨時刻,草原野怪最困的時間段,趁這會功夫,剛妹開始輔導五人有關草原裏,不同野怪級別以及他們經常循環的地方。

風哮草原沒有樹木,只要較大的岩石壁可供人藏身,但在夜裏,岩石壁上往往是狼羣集合嚎叫的地方,尤其像大約三十級的赤眼狼王,每晚都會喚來十頭二十五級到二十九級的碧眼狼,羣體傷害高,單頭攻擊力低。

草叢深的地方會有二十級到二十五級的巨型犬鼠和刺頭毒蛇,攻擊力微弱,但非常難纏,越往深處走,較高處會有三十級到三十五級的鐵角地牛,他們比較溫和,基本不攻擊,但是防禦力和破壞力很強。

至於其他野怪,不但難纏而且攻擊力高,實在不是林唐等人擊殺的最佳選項。

“我們現在往岩石壁周圍走,最好是能發現幾頭脫單的碧眼狼。”五人按照剛妹的指揮,在岩石壁處尋尋覓覓,果不其然的看到了一個狼羣。

五個人馬上躲在了一塊不高不低的岩石旁邊,剛妹仔細的觀察了一下,發現這個狼羣裏沒有赤眼狼王,只有六隻碧眼狼,可能是出來給狼王尋找獵物的,而此時,它們正在瓜分一頭赫尾靈馬。

林唐看到此景,不由得感嘆,不愧是羣居野怪,出來找食物都是十頭一起的,至於要這麼謹慎嗎?論等級,就是單挑也能單挑的過我啊!

如果這些碧眼狼此刻能夠讀懂林唐的心聲,肯定會吐槽林唐。

我們要不走一塊,肯定被你丫的羣毆啊,還想單挑,怕是你們一羣人單挑我一狼吧!當我是哈士奇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