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夏紗住的村子,也遭到了襲擊,我們也是逃出來的。”

0

“原來埃朗和夏紗住到一起啦,我在想呢,夏紗怎麼會和埃朗在一起呢。”莉麗娜說,“嘻嘻,你們好幸福哦。”

“不過,我不懂了。”夏紗和莉麗娜重新坐了回來,夏紗說,“爲什麼我們這些爲黃金鎮和金礦提供糧食的村子都會遭到帝國軍隊的襲擊呢?他們不要糧食的供應了嗎?”

“你還不知道嗎?”米利安說,“現在在島上的帝國軍分成了兩個體系了,一個是金礦的凱因,還有一個是黃金鎮的明茨。”

“明茨嗎?這個名字我知道,是一個聖騎士,很強。而且,和修好像認識。”埃朗說。

“對,是一個聖騎士,是帝國第一騎士團的團長。”米利安說,“不過這些都不管我的事情,我只是想下一步在哪裏安身。”

“夏紗,你有什麼打算嗎?”埃朗問夏紗。

“現在迪艾好了,我們去牧場吧,好嗎?”夏紗說,“牧場那裏有我們想要的平靜的生活,儘管寂寞一些。”

“不會吧,飛馬不是不讓男性騎的嗎?”米利安問。

“是啊,但是埃朗和迪艾很和得來,他們好像關係很好。”


“莉麗娜和我打算去北方,修說過的,那裏儘管氣候惡劣些,但是應該比較平靜。”米利安說,“我打算帶莉麗娜去那裏,等到這個混亂的時代結束了,再回來。”

“也好,”埃朗說,“我們也都有自己要去的目標。就是米利安你和莉麗娜獨自上路會不會有危險啊?”

“放心吧,哥哥的黑魔法比起以前又厲害了很多呢!”莉麗娜說。

“那麼,今天大家難得再聚在一起,就再聚聚,明天上路吧。”夏紗提議說,“迪艾的傷剛剛好,我也想讓她好好休息。”

綠龍16年,水之月7日。

早上,山嶺中的霧氣還沒有完全散去,埃朗和夏紗,莉麗娜和米利安都開始準備上路了。

“好好保重。”埃朗對米利安說。

“嗯,我會的。你們也是。”

“埃朗要好好照顧夏紗哦,嘻嘻。再見了。”莉麗娜說。

迪艾經過了一夜的恢復,也已經完全康復了。她帶着夏紗和埃朗,往牧場飛去。莉麗娜和米利安也向着北方走去。

另一方面,從北方來的大軍,也到達了金礦。一共5000人,全都是強壯的人。

“金礦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了,”書房,凱因在對他的部下最後交代一些事情,“瑪斯,你是帝國正規軍校畢業出來的將軍,金礦日常的軍務就交給你了。你們三個要協助瑪斯。”


“嗯,我知道了。”瑪斯說。

“其實,金礦的軍務交給你我應該是很放心,但是我知道你和蓋亞是好朋友,現在你的心情我瞭解。但是越是現在你越是要冷靜,我希望你不要因爲魯莽而做出什麼蠢事。”

“您放心吧,我知道我的責任。”瑪斯說。

“你一個人回北方嗎?”艾紗問。

“你和他一起回去好了。”芙蕾冷冷地說了一句。

“就是啊,我和你一起回去吧,這樣別人的心情也會好一點。”艾紗針鋒相對地說,“再說,無論是軍務還是政務我都不懂,在這裏只會給他們添亂。”

“說到政務,就要拜託尼奧你了。反正你們三個人遇到事情多商量商量,另外這裏的幾個士官長,雖然打仗能力不行,但是別的一些政務方面的能力還是頗強的,你們可以好好合作。”凱因說,“艾紗,就和我回北方吧,在那裏也有你的事情。”

“嗯,好的。”艾紗高興地說。

書房的門推開了,一個士官長走了進來。

“凱因大人,黃金已經裝車了。”

“好了,我們走吧。”凱因說。

凱因和艾紗,帶着一些人,護送着黃金離開了牧場,去了北方。

等到凱因走了,芙蕾打算獨自出去一次。

“去找那匹飛馬嗎?”瑪斯問。

“嗯,是的。”

“找到了立刻告訴我。”瑪斯的雙眼中露出了復仇的殺氣。

“你想報仇嗎?”芙蕾說,“現在我們的目標好像應該是黃金鎮的明茨,這裏的軍務交給你管理,你不要忘記你的責任。”

“我知道,我不會亂來的,你放心好了。”

“好了,我知道了,有消息的話會告訴你的。”說完,芙蕾騎上飛龍,往天空飛去。 綠龍16年,水之月7日。

迪艾帶着夏紗和埃朗,往飛馬牧場飛去。

“好高啊,還在上面嗎?”埃朗問。

“嗯,是的。抱緊我,不要往下看。”夏紗說,“迪艾,再飛穩一點。”

“我沒事,不要緊的。”埃朗說。

“那麼你抱緊我啊,從這裏摔下去可不是鬧着玩的。”

突然,原本向上飛行着的迪艾,突然在半空中停了下來,開始原地盤旋。

“怎麼了?迪艾,是不是發現什麼了?”

“我感覺到有一股敵對的氣息。”埃朗說。

夏紗向四周張望,終於在遠處,看到了一條飛龍的影子。

“飛龍騎士嗎?”夏紗小聲地嘀咕了一聲。

“飛龍騎士?”埃朗問。

“嗯,就是比起飛馬來說,以擁有更大力量與破壞性的飛龍當作坐騎的空戰單位。不可以小視的。”

“那條飛龍在向我們這裏飛來。”埃朗說。

“像是特地來找我的。”夏紗看着那個飛龍說,“迪艾,下降,飛的低一些,讓埃朗下去。”

迪艾向地面飛去,那條飛龍也遠遠的跟着。

迪艾把埃朗送回了地面,又帶着夏紗回到了半空中,那條飛龍已經在那裏等她們了。

“夏紗,好久不見了。還記得我嗎?”

夏紗對那個人看了看,高興地叫了出來:“芙蕾姐姐,想死我了,原來是你啊。你怎麼成爲了飛龍騎士了?”

“你怎麼會在這座小島上?”芙蕾的臉上倒是並沒有太多友好的表情。

“因爲這裏的聖佐諾雷修道院的關係,所以我就來這裏學習。”夏紗說。

“那座修道院不是已經被摧毀了嗎。”

“是啊,不過後來就一直沒有機會離開海依娜,就住到了現在。”

“你一直住在黃金鎮附近了?”

“嗯,是的啊。”

“這麼說,那件事情真的和你有關了?”芙蕾說。

“什麼事情啊?”

“水之月4日那天你在哪裏?有做過什麼事情嗎?”芙蕾問夏紗。

“那天,那天……”夏紗想起了那天的那場戰鬥。

芙蕾看出了夏紗猶豫的神情。“那天,那個劍士不可能是你殺死的,你的實力我瞭解,那樣的事情,你做不到的。”芙蕾說,“告訴我,你還和誰在一起?”

埃朗一直在地面上看着空中,飛龍帶來的震撼力使得埃朗感到了一絲恐懼。

“就是那個男孩嗎?”芙蕾也看到了埃朗。她突然向埃朗衝去,停在了埃朗面前。

芙蕾盯着埃朗看了很久,埃朗也盯着芙蕾看。芙蕾也是純種的飛馬騎士,可能是因爲血統的關係吧,她看起來也是那麼漂亮。但是比起夏紗和莉娜來說,芙蕾明顯要成熟很多,顯得更有一種魅力,也有更多的壓迫感。

“怎麼看,你都不像是能殺死蓋亞的人,”芙蕾看着埃朗說,“一定還隱藏着你的真正的實力。”

“是的,所以,你最好不要惹我。”埃朗說。在巨大的飛龍面前,埃朗顯得那麼渺小,以至於他不得不提高嗓門大聲說。

“哈哈,還只是一個孩子呢。”芙蕾笑着說。

“芙蕾,你爲什麼那麼關心4日的那場戰鬥?難道和你有關係嗎?”夏紗也回到了地面,她問芙蕾,“據我所知,那是帝國軍對村民的一次掠奪。”


“不,那不能叫做帝國軍了。按照他們的說法,那是一支爲開創新的時代而戰鬥的軍隊。”芙蕾說,“你們兩個,對島上的局勢瞭解嗎?”

“好像是說,島上的帝國軍分成了兩個勢力,在相互對抗着。”埃朗說。

“不錯,一方是維持着這個時代的守護着,另一方是想創立新的時代的革命者。守衛者因爲害怕時代的鉅變而死守着古老的傳統,而革命者爲了創造更美好的時代而隨時準備好了犧牲一切。”

“犧牲了那麼多無辜生命所換來的時代,不可能是一個美好的時代。”埃朗反駁着芙蕾的話,“雖然,目前這樣的時代不是我們想要的。到處都戰亂不斷,就連海依娜這樣的小島上,每天都會有那麼多無辜的人失去生命,更不要說外面的世界了。”

“正是因爲,這是一個戰亂不斷的時代,纔會引出革命者們出來改變這樣的時代。”

“革命,什麼纔是革命?”埃朗氣憤地說,“殺死了所有反對自己的人所取得的和平是真正的和平嗎?一個人的世界,纔算是真正的寧靜嗎?我只是知道,即使活着再痛苦,我也要勇敢地活下去,只有活着,纔會有改變的希望。每個人,每個人都想要活着,都希望自己能好好活着,總有一天,大家都會明白這一點的。殺死別人,解決不了問題,只會帶來新的問題,新的仇恨,新的戰爭。不要,我不要,不要這樣!!”埃朗抱着頭,大聲地呼喊着。

芙蕾驚訝地看着眼前的這個孩子,她同時也感覺到了埃朗心中那股隱藏着的無比巨大的力量。

夏紗則跳下飛馬,跑到埃朗身邊,將埃朗緊緊抱住。“冷靜些,埃朗,冷靜些,沒事了。”夏紗懷抱中的埃朗漸漸停止了身體的劇烈抽動,呼吸也漸漸平穩了。


“芙蕾,我無法想象你會是守衛者,或是革命者的一員。我記憶中的你,是飛馬牧場中那個溫柔,善良的姐姐,被別人敬仰的飛馬騎士。”夏紗對芙蕾說,“現在的你,卻當我感受不到那種親切的感覺。”

“那個時候你還小,你不會理解我的。”芙蕾說,“當我跳下飛馬,跨上飛龍的那一刻起,以前的那個芙蕾就已經死了。而現在的我,是爲了自己能看見的夢想而活着,不爲別的。”

“你今天,爲什麼來找我?爲了殺死我;爲了說服我;還是以姐姐的身份來看望我?”

“可以說,都有吧。不過,我還是想告訴你,你們在島上,已經沒有立足之地了。現在整座海依娜上,北方,是革命者的大軍駐紮地;南方,是被魔物破壞了的廢墟;中間,金礦和黃金鎮的兩股力量相互爭鬥,你們又能去哪裏?去牧場嗎?”芙蕾冷笑着說,“你以爲,飛馬能同時帶着你們兩人,真的有能力一口氣飛到牧場嗎?別天真了,現在你們沒有能立足的地方了。”

“不管怎樣,那樣的革命者,我是不會認同的。”緩過氣的埃朗堅定地說。

“隨便了,”芙蕾說,“差不多我也要走了,你們好好保重吧。”飛龍帶着芙蕾,往遠方飛去了。

芙蕾走了沒多久,埃朗突然想到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

“那個人說,北方是革命者駐紮大軍的地方?”

“嗯,是啊,”夏紗說,“怎麼啦?”

“你忘了嗎?米利安和莉麗娜也正在往北方前進呢。”埃朗說,“他們現在不能去北方的,我們要去叫住他們,從新做好以後的計劃。”

“對,你說的沒錯,我們立刻去找他們。”

兩人騎上迪艾。


“迪艾,往北飛,飛的低一些,小心一些。幫我們一起找一下那隊兄妹。就是昨天幫你治傷的女孩。”夏紗對迪艾下達了指令。

迪艾在低空緩緩地飛行着,夏紗和埃朗盯着地面。

“他們,不知道會選擇哪條路,怎麼找啊。”埃朗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