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還以為這個良辰是那種書獃子類型的,沒想到這麼能吹,都把心上人吹得會上天入地了,但是看看說的這些,除了第一個,哪個是女孩子會玩的東西。

0

良辰:她比勞拉厲害。

勞拉是古墓麗影女主角的名字。

他說得一本正經,且戰且退敷衍地呵了兩聲,隨意地又發了條信息上去。

且戰且退:她表面越是厲害,內心越是希望有一個比她更厲害的男人來征服她,曾經有個彪悍的女強人說過:我的男人,要麼比我聰明,要麼比我強壯,否則他憑什麼征服我。所以,兄弟,表白的時候什麼都別說,直接用武力把對方撲倒,上了再說。

最後四個字看得蕭翊辰臉色一黑,但眸光卻是閃爍波動起來,隱著羞意。

良辰:武力值不成正比。

雖然他因為從小身體不好,養成了健身的習慣,但是武力值和她比起來,簡直是弱雞,毫不誇張地說,她一根手指就能把他撂倒。

雖然這個事實很傷他男人的自尊心,也註定了如果兩人真的成的話,他或許一輩都將翻不了身的殘酷事實,但是這句話,卻分明透著的是自豪的意味。

且戰且退:(╯︵╰)那你有什麼是能壓到對方的?

蕭翊辰抿了抿嘴角。

良辰:地位。

且戰且退:靠,你不會是個富二代或者真是什麼霸道總裁之類的吧?

蕭翊辰還沒有回答,對方又快速地自問自答。

且戰且退:不過不可能,要真是富二代,追個女孩子哪這麼麻煩,鮮花豪車,名牌包包首飾砸下去,哪個女孩不動心的,霸道總裁日理萬機,又沒有空來玩什麼遊戲。

且戰且退:不管啦,總之,就是讓對方臣服在你的王八氣之下的意思,讓她看到你能讓他依靠的力量。

蕭翊辰看了,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把他說的這些話都給截圖保存下來,當做戀愛聖典在研究。

良辰:謝謝你,兄弟。

霸道教父的專屬戀人 打出兄弟兩個字,蕭翊辰還有些不習慣,以他淡薄的性子,跟一個不認識的網友這麼快就熟稔起來,還相互稱兄道弟,這真是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要是讓他那幾個小夥伴知道,一定會心理不平衡。

且戰且退:都是兄弟,客氣什麼,祝你早日抱得美人歸。

嗚嗚,他一個單身狗,說出這話,真是給自己炸了萬噸傷害,不行,他得發泄發泄。

總裁大人好眼熟 且戰且退:來一局唄。

良辰:不了,你的話對我啟發很大,我要去學習了,有空再玩吧,再見。

說完就退出了遊戲,打開網頁,去下載一些網路表情和用語。

留下的且戰且退看著暗下去的頭像,整個人都是懵的。

真是日了狗,他明明是來玩遊戲的,怎麼莫名其妙上了一堂戀愛課?

他一個單身三十年,連女孩子的手都沒摸過的高齡剩男,居然有一天在網路上當起了戀愛老師? 婚情襲人:我的狡猾小老婆! 希望不會誤人子弟才好。

隨後且戰且退就心有戚戚然地拉上幾個朋友排位去了,這才是他這個遊戲宅男該乾的事。

卻不知這邊,他的『學生』正嚴格按照他所教授的重點,認認真真地從網路上下載了當下最流行的表情符號,還有一些在他看來莫名其妙的網路用語,然後活學活用地當即就給夜莫星發了條詭異的微信。

剛下飛機的夜莫星,一打開手機,就收到微信震動的提示音,打開一看,差點沒當場把眼珠子給瞪下來。 影帝大人:到家了嗎?(=^_^=)

問題很正常,但是後面那些符號是什麼鬼?

夜莫星滿頭的黑線,畫風不對啊!難道他家影帝大人被盜號了?

夜莫星:辰哥?

影帝大人:是噠。

自從到影帝大人身邊當助理,她基本就沒離開過他身邊,兩人基本沒用微信聊過,難道他用微信一直都是這麼聊天的?

但是,夜助理表示她看不懂那堆符號是什麼意思啊!

那怎麼辦?難得影帝大人和她發微信,關心她,她卻連對方發的信息都看不懂,會被嫌棄跟不上潮流,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吧?

「主子。」

夜莫星正苦惱間,旁邊已經站得很久的美女不得不出聲提醒,同時美眸帶著震驚和驚奇。

她沒看錯吧,她居然看到她家淡漠的主子對著手機,一會面露喜色,一會驚嚇無語,一會又皺眉苦惱,表情豐富得比她以前一年做出的表情都要多,看著……多了些人氣。

美女長著一副亞洲人的面孔,瓜子臉,狹長的鳳眼,高挺的鼻樑,微翹的烈艷紅唇,再加上燙著一頭艷紅的頭髮,即便沒有穿著多暴露衣裙,渾身上下也散發著風情嫵媚,來來往往的男士目光幾乎都被她給吸引了,甚至還大膽地吹起了口哨。

但當看著她旁邊停著的那輛頂級豪車上面的標誌,立即驚恐地收回目光,做出挑逗意味的男士更是莫明地扇了自己一把,連聲道歉,然後跟被鬼追似的,撒腿就跑。

就算是不懂車子上面標誌的意思,只看到她身邊站著的幾個人高馬大的保鏢也不敢在原地多加停留。

她叫方竹,是名華夏人,但在法國卻是赫赫有名,無人敢惹。夜莫星抬頭間,臉色已然恢復波瀾不驚,對來接她的方竹點了點頭,然後收起手機,鑽進了停在旁邊的一輛頂級豪車的後座,方竹也隨著坐了進去,隨後車旁耳朵上帶著耳麥的白人男子關上車門,坐到副駕駛座。

豪車前後還跟著兩輛漆黑的名車,車子里各坐著四名同樣帶著耳麥的保鏢。

坐在後車座,夜莫星已經取下了臉上標誌性的黑框眼鏡,霎時整個人的面容和氣質就突變,修長的雙腿交疊,背靠在椅背,全身散著慵散的氣息。

「主子,已經查清楚了,是哈爾.希克斯……」方竹習慣性地,一上車就開始彙報工作。

夜莫星卻聽得心不在焉,手指敲了敲膝蓋,又掏出手機,她還沒回影帝大人的信息呢,可是看著界面上的表情符號,她手指動了一動,又將打出來的字刪掉,來來回回,很是糾結。

「竹,這個是什麼意思?」

方竹正條理清晰地彙報著,突然一隻手機伸到她的前面,一隻如玉青蔥的手指指在微信信息上面,打眼一看,上面備註著『影帝大人』四個字。

「呃……」

方竹錯愕地看著自家英明神武的主子,無比懷疑眼前這個是個冒牌貨,但當對上那雙如星辰般浩瀚,閃著星光的黑眸,徒然一個激靈,微顫著垂下視線。

「主子,請恕罪。」方竹的聲音儘是惶恐之色,如果不是在車裡,此時早已跪下請罪。

夜莫星蹙起了眉頭,語氣無比不失望道:「你也不認識?」方竹是她身邊四大心腹中,性子最跳躍,最追求潮流,如果連她都不懂的話,看來她得去專門請個老師。

方竹臉上惶恐的神情一頓,下意識地搖頭,趕忙回稟道:「不,屬下認識。」

夜莫星一聽,黑瞳一亮,如萬千光輝閃耀,整個車內霎時如旭日冬照,但前頭開車和司機和副駕駛座上的保鏢如同沒有一絲感覺一般,唯有那一雙惶恐的眼中泄露了一點情緒。

「什麼意思?」夜莫星又將手機往方竹的方向伸了過去,又覺得這個動作太麻煩了,但讓方竹直接坐在她的身邊,原本她是坐在側對面的。

方竹誠惶誠恐地移了過去,如捧著稀世珍寶般,小心翼翼地捧著塞過來的手機,目光只敢定格在夜莫星讓她看的信息上,然後艱難地咽了咽口水道:「回主子,這是一個喵喵笑臉。」心裡卻在想著,這個和主子發微信的『影帝大人』挺青春活力的,一定是一個可愛的小年輕,而且看備註,應該是一個男孩子,啊,難道主子開竅了,在華夏看上了哪個小鮮肉?

喵喵笑臉?

夜莫星獃獃地眨了眨眼睛,萌得方竹差一點控制不住自己,犯下大逆不道之罪了。

「那我該怎麼回?也回一個喵喵笑臉?」夜莫星很認真地請教道。

我又不認識對方,我怎麼知道該怎麼回?

方竹眼角抽了抽,將手機捧還回去,並道:「主子想回什麼話先回,我再幫主子打上個表情?可好?」

也好,她和影帝大人的初次微信聊天全讓別人幫她回話,像什麼樣子。

夜莫星想了想,在聊天框里打上兩個字,然後又將手機遞給方竹。

方竹雙手接過來一看,臉皮都抽起來了,想了一下,在那兩個字後面打上一個表情符號。

夜莫星:路上[email protected]^_^@~。

那邊蕭翊辰忐忑不安地刷著微信聊天的頁面,半天沒刷到回復,臉上開始露出懊惱之色。

他是不是發的不對,她怎麼發了一個疑問的信息后就沒回?

不對,他微信名用的是自己的名字,就算她沒備註,也不會不知道是他,怎麼給他回了那條疑問的信息?

但是,他都已經回答了,還用了那個網路用語『噠』,怎麼這麼久還沒再回信息?

是不想回?還是……出事了?

念頭一起,腦海不可抑制地閃現一些不好的畫面,霎時臉色變得很難看,正想一個電話打過去,手機突地一震,驚得他險些拿不住掉地上。

一看是夜莫星發來的信息,臉上如同川劇變臉般,露出狂喜之色,以從未有過的手速點開信息。

兩個硬梆梆的字很有他家呆助理的風格,但是後面那個表情符號一下子就弱化了剛硬的氣息,變得軟萌萌起來,看得他心中大喜。

「且戰且跑說得果然沒錯,女孩子都有一顆……萌噠噠的少女心。」蕭翊辰直接活學活用,自覺找對的方向,準備再接再厲。

雖然這個表情看著像是也個笑臉,但他還是在他剛下載的網路表情符號大全中找了一下,對比其中的意思,生怕他自己會錯了意,鬧個大烏龍,讓她看笑話。

明白了她發的符號的意思,蕭翊辰想了想,又發了條信息過去,後面依舊附帶一個表情符號。

夜莫星也是捧著手機緊張地等著,趁著這點時間的空隙,還讓方竹給惡補一下這方面的常。

手機震了一下,夜莫星打開一看。

影帝大人:家裡人有去接你嗎?=^_^=

夜莫星看了方竹一眼,方竹立即解釋說明,然後就見她點了點頭,在聊天欄打了一個字,再重複著把手機遞給她。

夜莫星:有*^?^*。

如此詭異的一幕和對話持續到車子坐在一座巨大奢華而神秘的城堡前。

方竹想著微信聊天上的神奇的對話和違和的表情符號,下車時整個人都是飄的。

影帝大人:還有多久到?*^0^*

夜莫星:半個小時。~(^v^)~

影帝大人:;—)

夜莫星:—P

影帝大人:↖(^0^)↗

夜莫星:`(*^﹏^*)′

……

後面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發了些什麼,她甚至都在懷疑,主子的這個『影帝大人』朋友其實是在發符號密碼,藉此傳遞什麼秘密信息,而她回應的表情符號不過是混淆視聽。

要不然,她家主子不僅沒有問起叛亂的事,還打斷她的稟報,緊張忐忑地和『影帝大人』發一堆毫無意義的符號表情。

越想越覺得有道理,以她家主子深不可測的心思,萬事皆有可能。

一想起自己被主子看重,參與如此秘密重要的行動,方竹原本飄著的精神忽地振奮起來,連背脊都挺得筆直。

暗中窺視的眼睛看到方竹這樣氣勢昂揚的面貌,原本就恐懼的心更是絕望起來。

方竹之所以一改之前的凝重,就是因為夜莫星回來了,看來又是一場腥風血雨即將在掀起,不,或許已經開始了。

夜莫星往某個方向瞥過去一眼,黑眸染著冷意,但凡打擾到她和她家影帝大人培養感情的罪魁禍首,通通都該下地獄。

這邊,當宋鳴恆送了整箱整箱的書籍來的時候,蕭翊辰正捧著平板電腦專心致志地研究著表情符號和網路用語,那模樣不知道的人真會以為是在破解什麼難解密碼。

不過也沒錯,愛情密碼確實是世上最難解的密碼。

蕭翊辰的書房有著兩個高大的書架,上面已經擺滿了書,宋鳴恆給找來的書足足有小山那麼高,只能堆在書架旁邊。

將宋鳴恆給打發走後,蕭翊辰看了看送過來的這些書籍。

其中就有什麼《情話大全》、《愛情三十六計》、《100封情書》、《教你表白99式》。

還有一些小說,有些書名看得他眉頭直皺,比如什麼《軍長大人,輕點愛》、《總裁大叔,狠狠愛》、《總裁,吻上癮》、《軍少老公,你太大了》等等,還有更露骨的書名,他直接就給扔一邊。

『鈴鈴鈴……』

就在他全心埋進這些愛情寶典中,專心致志鑽研的時候,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蕭翊辰不耐煩地接聽起來。

兩分鐘后,他面色嚴整地坐在實木書桌后,書桌上放著一台打開的電腦筆記本,電腦上顯示正在視頻中,視頻的對面是一間會議室,會議桌前兩邊已經坐著六個人,個個神情嚴肅。

當蕭翊辰的身影出現在視頻前時,六個人同時站了起來,恭敬地頷首道:「Boss。」

「嗯。」蕭翊辰點了點頭,渾身散發著上位者的壓迫力,不似在粉絲面前的高冷,也不似在夜莫星面前的傲嬌。

「怎麼回事?」夜莫星的目光瞥向左手邊第一個男子,那是六人中最年輕的男子,但所坐的位置顯示他是六人之首。

「我們按Boss的提示,直接跳過TM工作室,找上TX總裁,對方對我們提供的方案很感興趣,雖然有明霆昊和我們競爭,但是我們提供的主要是技術投資,並不衝突,原本一切進行地順利,但是這幾天TX那邊突然變了態度,一直在拖著我們。」

「查到原因嗎?」蕭翊辰皺了皺眉頭。

「沒查到。」男子汗顏地搖了搖頭,然後猶豫了一下道:「倒是有聽到一個小道消息,好像是『創神計劃』最高決策團隊有什麼變動。」

「什麼意思?」『創神計劃』最高決策團隊?

「其實在和TX總裁接觸的時候,我就覺得有些奇怪,他好像對這個計劃沒有絕對的決策權,原本我以為是事關重大,需要向TX董事局交待,後來經過觀察發現,在TX之上應該還有一隻暗手在操縱著,或許這隻暗手就是所謂的『創神計劃』最高決策團隊。」

蕭翊辰思考了一下,才道:「繼續和TX總裁交涉,查清楚這其中的內幕,有需要可以找『暗影』出手。」

「是。」

想了一下,蕭翊辰又道:「明天我回趟總部,通知所有人準備開會。」頓了一下,又道:「和軍方合作的那批設備怎樣了?」

「Boss,一期設備已經完成,可以開始投入使用……」

這個視頻會議足足進行了兩個小時,原本想用這兩天研究那堆書的計劃就這麼被破壞了。

接下來的幾天,他這邊忙得腳不沾地,夜莫星那邊也是有一大堆事務等著他處理,兩人沒再聯繫過。

直到《我和助理的旅途》第二期錄製時間到了,兩人才在機場再次見面。

不過才兩三天沒見面而已,兩人都有一種久別重逢的欣喜與思念,但還來不及表示,另外的嘉賓夏雲彤、齊昊和唐晶心、王歡這兩對嘉賓也都到了,彼此又是一番激動寒喧的場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