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這丫的卻是不簡單呀。”張三風心底忍不住道。

0

“師兄,想不到這兒還存在洪荒異種,看模樣似乎還是不錯的血脈。”就在張三風剛想出手的時候,突然從遠方傳來一陣話語聲。

“卍!”

張三風剛想看看究竟是什麼人到了的剎那,從深處突然響起一聲佛音。

只見那刺猴如遭雷擊一般,身體劇震了一下。

不知爲何,張三風此刻心臟也是彷彿被瞬間刺痛。

“這是萬佛咒!”張三風心中微微一驚。

這萬佛咒卻是不簡單,只是這一下,便讓五彩蜈蚣直接翻滾在地上,劇烈扭動,將周圍的林木碾碎一大片。 “咦,這幾個人是和尚。”張三風露出驚訝的神色,看着那幾道穿梭而來的人影。


五色蜈蚣的毒霧向着幾個和尚噴涌而且,像是一鳳冠霞帔一般罩向他們,那個年紀尚幼的小和尚當下不敢再開口,快速向後退去,生怕被蜈蚣毒覆蓋。

只見領頭的一個年長的僧人,手中鉢盂一番,佛光神光沖天而至,金色佛光閃爍,這僧人卻是有些身軀佝僂,披着一件有些破爛的僧衣。一把將毒氣抓住。

遠處,張三風將潘金蓮收入閻王令中,因爲他隱隱覺得這幾個傢伙,絕對不簡單。

那兩個洪荒異獸也停了下來不再互相攻擊,反而默契的並排而立,兩隻異獸面面相覷,感覺有些不安,想立刻遠遁。

但是發現老僧人的目光掃了它們,當下也不敢輕舉妄動。

能夠一下子將毒氣收入手中的傢伙,怎麼可能是弱者,此刻兩個洪荒異種已經感覺到自己被鎖定。

就是想逃恐怕也是已經不可能,兩隻異獸沒有移動腳步,靜靜的站在那裏觀看着,因爲他們也想搞清楚幾個僧人想要做什麼。

“佛法無邊,回頭是岸!”老僧人揚聲說道。

“這是度化之光?”張三風看到老僧人手中釋放出來的一道金色光芒忍不住道。

這個老和尚並不算不高,瘦瘦的不過卻是顯得很精神,因爲角度問題張三風卻是看不清他的容貌。

只能看到他的一雙手乾枯無比,皮包骨頭一般,像是乾枯的樹枝一般。

等等,他旁邊的那個年輕和尚面貌怎麼如此眼熟。

白凡!白大公子!怎麼可能,張三風覺得有些不可思議,自己機遇連連纔有現在的修爲,這白凡居然一點也不差!

“王佛轉輪”

在這一刻那枯骨老和尚如鬼魅一般向前飄去,根本不想給刺猴和五彩蜈蚣機會。

五彩蜈蚣戒備無比,張嘴噴出一口毒液,那老和尚瞬間將毒液淹沒了,但是老和尚周身卻是金光閃爍,一團神祕的佛光出現在老和尚的身前,完全將五彩蜈蚣毒擋在了外面。

“你們是什麼人,爲何要來我的領地?!”五彩蜈蚣一邊戒備,一邊惡狠狠問道。

“小小蜈蚣妖,也佩知道佛爺身份?”枯瘦老和尚冷冷一笑,絲毫不將五彩蜈蚣放在心上。

“你該死!”似乎是因爲老和尚的挑釁,五彩蜈蚣一個翻身,巨大的身體橫掃而來,想要將老和尚砸成肉餅。

“孽障!”只見老和尚手上的禪杖一揮,禪杖最後爆發出一片熾烈的佛光。一道金色佛光直接衝出,向着刺猴洞穿而來。

和尚當中,最後面一個年輕的小和尚臉色變得有些難看,一方面是因爲從未遇到過這種驚心動魄的場面,另一方面還是因爲吸進少許蜈蚣毒,毒力入侵,體力有些不支,搖搖欲墜。

“凝神靜氣,不要讓毒氣入體!”老和尚直接開口說道。

刺猴手中巨棒一衝而過,龐大的身軀直接飛跨而過。

而一旁的五彩蜈蚣也是趁機噴毒而出,棍風如潮,五彩蜈蚣毒氣夾雜其中,接着一名小和尚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撕扯着,倒飛而去。

一時不查這小和尚別刺猴手中巨棒直接碾成了肉醬,濺出了血花,場面極度血腥。

“該死!”

他僅僅來得及發出一聲恐懼,緊接着便戛然而止。那致命一擊,讓所有人感覺無比膽寒,從頭涼到了腳。

性命當頭,這一隻刺猴還和一隻五彩蜈蚣配合卻是天衣無縫。

刺猴距離老和尚越來越近,五彩蜈蚣也不再噴巨毒。

不過刺猴頭上的玉角卻是再次射出火刃,以一股極其可怕的切割之力想要將老和尚直接切割開來。

另外一個小和尚卻是又驚又怒的大叫了一聲。柿子一般都是挑軟的捏,眼看就要成爲兩個異獸的下一個目標。

刺猴手中巨棒橫空,一雙眸子已經鎖定了他。

“阿彌陀佛!”小和尚驚恐大叫,他感覺身體一輕,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推着向後飛去。

就在這危急關頭,小和尚祭出了人佛印,重達萬鈞的寶印綻放出佛光,絲絲金色佛光繚繞在旁,猛的抵擋下去。

人佛印結結實實擊在刺猴的巨棒之上,將其砸的搖動了一下,但卻是根本沒有損傷到絲毫。

火刃再次飛起,一下子將人佛印劈飛了出去,重重的落在遠處。

“人佛印!”那老和尚心中卻是已經,眼中詭異的目光閃了又閃,不知所想。

張三風在遠處看得真切,這老和尚還是有機會救第一個小和尚的,不過他卻沒有做,反而選擇旁觀。

人佛寶印並沒有毀掉,畢竟這是天人佛宗不可多得的武器,人佛印內部刻有不少佛紋,佈下了種種強大的佛家陣法,怎麼可能如此容易被摧毀。

那小和尚雖然修爲不夠,還不能發揮出人佛印的真正威力,不過威勢卻是不容小窺。

就在小和尚驚恐大叫之時,他胸前的一顆佛珠閃爍出一道耀眼的華光,形成一片金色光幕,將他護在了空中,刺猴的巨棍難以再進分毫。

“佛骨舍利!”老和尚眼中卻是顯出一道貪婪的神色,不過很快隱藏了起來。

這時小和尚纔想起,這是他師傅叮囑他一定要隨身攜帶的佛珠,現在看來,是留給他保命用的。

看小和尚沒有生命危險,老和尚這纔再次打出一道佛光,一步向前,佛光普照,駕馭佛光激鬥而至,眨眼間來到了刺猴近前。

刺猴似心有忌憚,快速向後退去,捨棄了半空中的小和尚。

小和尚頓時露出喜色,大聲叫了起來,道:“師叔快救我!”

張三風看得真切,這老和尚絕對是別有用心。

佛光華虹,金色佛光閃爍,老和尚一把將巨棍擋了回去。

遠處,刺猴和五彩蜈蚣也停了下來,兩隻異獸面面相覷,感覺有些不安。

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這老和尚如此強大,想立刻遠遁,但是發現老和尚的目光掃了它們幾眼,它們如何懂得人性險惡。當下兩隻異獸卻是不敢輕舉妄動了。

想要逃也沒有這個勇氣,靜靜的站在那裏和老和尚遙遙相對。 誰都沒有注意到,老和尚的眼神向小和尚看去之時的冷酷,陰森而冷酷,充滿了恨意和妒忌。

似乎感受到老和尚威脅最大,刺猴卻是再次出手,只見那刺猴頂上的那隻玉角爆發出一道火紅刀刃,隨後又有數道刺目的刀刃先後衝出,向着老和尚斬殺而來。

“降魔訣!”

如神兵交擊般的聲音響起,韓長老手持禪杖,將所有刀芒全部擊潰在身前。

就在這一刻,刺猴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危險,快速轉身逃遁,想要遠離老和尚。


不過老和尚也是不想給它機會,乾枯的身體中突然衝道道佛光,十二顆佛珠快速放大,飄浮在半空,形成一個牢籠,將刺猴困在裏面。

“乖乖做我的靈寵,否則我宰了你!”老和尚話語陰氣森森,目光冷冽,盯着那刺猴,沒有一點出家人的慈悲心腸。

刺猴似乎極其憤怒,雙眼中兇光大盛,手中巨棒更是光芒四射,想要集結所有神力,給老和尚致命一擊。

“金剛伏魔!”

很顯然,老和尚不會讓它發出這一擊了。十二顆佛珠綻放出金色的光芒,上面刻着的佛文像是蝌蚪一般在慢慢蠕動,而後化爲十二個怒目金剛,佛光大盛,殺氣森森,同時向中央鎮壓開來。

“蜈蚣前輩,快快助我一臂之力,否則你也難逃一劫!”刺猴嗡嗡說道。

五彩蜈蚣也知道刺猴所說非假,張口便是一團毒雲。

“戒刀一一斬!”

出手的卻是和尚白凡,一刀兩斷,鮮血噴涌,漆黑戒刀當場將五彩蜈蚣斬成數段,巨大的蜈蚣軀噴出的鮮血像汩汩而流,腥臭撲鼻,血霧飄起。

於此同時還有毒霧瀰漫了開來。

張三風倒吸了一口冷氣,這還是那個二世祖一樣的白凡嗎?太可怕了,舉手擡足間就斬殺了一條蜈蚣,一條金丹修士的蜈蚣,其高深莫測的修爲讓人膽寒。究竟在他的身上發生了什麼!

要知道,五彩蜈蚣是爲洪荒異種,軀體也是非常強橫,從剛剛情形看,可以輕易碾斷參天古樹,絞碎山石,蜈蚣的身軀絕對是堅如鋼鐵一般。

但是卻根本擋不住白凡一擊刀,瞬間被斬殺在此。

鮮血直流,地面積滿了血水,讓人發麻。

“不虧是小師弟,天界大神轉世!”老和尚發出一陣驚歎。

張三風心思百轉,莫非自己的劫難,應在了白凡身上?

只見白凡又是一刀直接插入蜈蚣的腦袋,一團五彩閃爍,那戒刀浸染在蜈蚣血中像是有了生命,似是在是吸收血精。

戒刀刀體越發黝黑,少了一分古樸,多了幾分邪氣。

不過流轉出的光華卻妖異異常,幽幽螢火,一聲沉吟。

“好邪氣的魔刀!”張三風心中駭然,這那裏是佛門弟子,簡直是魔。

不多時那五彩蜈蚣便化爲乾屍,最後快速飛回,沒入白凡軀體內,張三風發現白凡氣勢卻是又強了一些。


只見白凡再次向前走去,來到五彩蜈蚣前,輕輕一抓,一顆妖丹瞬間抓在手中。

“恭喜小師弟,你的天佛劫已經達到第三境界,吞噬境!”老和尚詭笑着說道,“若是小師弟再取回前世力量,必然可以在我天人佛宗嶄露頭角。”


“是嗎?恐怕師兄不是這麼想的吧!”白凡話語幽幽,邪氣森森,陰陽怪氣,縱然是張三風都有些發毛。

只見白凡再次掏出一把小刀,向着死去的五彩蜈蚣切割而且去,刀刀劃過居然再沒有一絲血液流出,而後又在五彩蜈蚣屍體中翻動,將蜈蚣的毒腺摘了下來,鮮血淋淋。

“這毒不錯,可以提升我不少的毒功。”他手指捏破毒腺,而後將毒汁擠入自己的口中,最後更是將毒囊也塞入嘴裏,直接嚥了下去。

“媽的,這……這白凡究竟經歷了什麼,怎麼這麼駭人!”

隨後,他以非常手段開始提煉蜈蚣蛇毒提升毒功,根本沒有一絲浪費,最後將所有的毒氣全部吸收。

張三風此時卻是眉頭一皺,現在他內心起伏不定,因爲他現在考慮是不是出手將刺猴救出,一方面這刺猴因爲自己的緣故被抓,另一方面張三風隱隱覺得老和尚等人絕對不是什麼好人,而且他們正在醞釀一個陰謀,而且這個陰謀和自己有關。

張三風衣服上撕下一塊,遮住自己的容貌。張三風並不想和他們硬碰硬,張三風有種感覺自己雖然可以取得勝利,不過也要付出不小代價。

“疾”字訣第三層境界展開,逍遙遊移步,秋水劍被張三風祭煉而出,張三風沒有使用最爲熟悉的斬邪劍,也沒有使用天妖屠神訣,反而使用的是蓬萊仙境的逍遙三式,一劍飛仙!

張三風的突然出手卻是讓白凡他們始料未及。

劍光一閃,劃破長空,瞬間打在金剛陣上。


“豎子斗膽!竟然跑到了這裏來壞我好事!”老和尚此刻陰沉無比,因爲他的話語很寒冷,道。

“劍心玄妙一一一劍開天!”一劍劈下卻是直接將金剛法陣劈出一道口子,裏外夾擊,那道口子漸漸擴大開來。

“阿彌陀佛,小師傅好修行!”老和尚冷冷望着張三風,向着他走了過去。雖然佛光閃爍,他的軀體如槁木一般,不過整個人看上去卻是顯得有些陰森恐怖,透發着一股死亡的味道。

因爲張三風的緣故,金剛陣卻是結節破碎,老和尚臉色已經通紅,眼睜睜的看着陣法破碎卻是無能爲力,以他的實力,根本沒有辦法阻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