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真他媽夠黑的!

0

說曹操,曹操到,幾個黑人剛剛跳水沒多久,便有一艘銹跡斑斑的小炮艇沖著葉修的遊艇駛來。

船上的幾個黑人士兵屋裡哇啦喊了一大堆,葉修一個字也聽不懂。

魅兒給翻譯道:「他的意思是說,您是來做什麼的?如果是談生意的話,歡迎你,如果是來殺人的話,我們將遭到椰島國海軍的嚴厲打擊!」

「噗嗤……」香兒捂著嘴巴笑道,「還嚴厲打擊,我們就是當著面打他們一槍,他們也不敢還手!」

沒錯,邊界線就在身後,九江國的萬噸巨艦就在900多米外的地方。

椰島國這一艘炮艇敢對九江國「國民」開炮,立刻就會遭到九江國大洋艦隊的嚴厲打擊。

巨艦船頭90毫米口徑的大炮,一炮就能把小炮艇送上西天。

別問他們敢不敢開炮,如果不敢開炮的話,他們就不是大洋艦隊了!

葉修回道:「告訴他,我們是過來買島的,海豚島如果出售的話,就派個大人物過來談判!」 魅兒立刻將語言翻譯給了黑人軍官。

黑人軍官大喜,立刻回船,從船艙內拉出來一台行動電話,給上峰打電話。

椰島國窮的叮噹響,當兵的一天到晚都得自己打魚給自己吃。

不但沒有工資,還得給國家上繳一部分打魚的收入。用以償還國家債務。

椰島國出產甘蔗,但因自身經濟技術原因,他們甚至沒有能力對甘蔗進行深入加工,只能出手甘蔗的原材料換點兒粗錢。

政府想改變現狀,便從九江國貸款,購買了一套設備,準備做一個簡單的蔗糖生產廠。

工廠倒是建立起來了,但是因為椰島國經濟技術落後,生產出來白糖無法和正規大廠比較。

這些糖在國內出售還行,出口根本沒人要。

產品賣不出去,貸款還款日期日益臨近,椰島國現在正是焦頭爛額之際。

葉修卻趕在這個時候,上門來「挑釁」了。

「買島?」如果是在正常情況下,椰島國就算是窮死,也不會做這種事情。

但是現在還款日期日漸臨近,椰島國必須得想辦法把這一筆錢湊出來。

一個小時之後,空中飛來一架直升機,降落在海豚島的一塊兒草坪上。

從直升機上下來一群人,服侍非常怪異。

他們身上穿著的衣服,不能算是衣服,而是一種十分誇張的黑布,用黑布製造成的袍子,頭上還有白色的大頭巾。

這傢伙也不嫌熱。

「哈嘍!」頭巾男子手持權杖,隔空老遠就沖著遊艇招手。

魅兒疑惑道:「這不是椰島國的椰子大王嗎?他怎麼親自過來了?」

「椰子大王是什麼人?」葉修疑惑道:「這名字實在是太怪異了!」

「椰子大王就是椰島國主島的大王。」香兒解釋道:「他就是椰島國的國王了!」

我去,國王大人都親自來了,這來的人物可的確是夠大的了。

椰島國王不懂的中文,不過他身邊兒有一個混血兒女子,勉強算是個美女,懂她得點兒中文。

根據混血美女自己介紹,她是椰島國王后庫林曼*卡勒秀。

卡勒秀王后表示,海豚群島是椰島國不可轉讓的主權領土。

葉修準備轉身離去,王后又說道,雖然不能夠出售,但可以長期出租,租金一次性付清,以後在合約期內,椰島國絕對不會幹涉海豚群島的事情。

另外,只要葉修租了海豚群島,以後椰島國民眾將不會擅自登錄海豚島,如果有人擅闖島嶼,可以按照越境處罰!

葉修這才鬆了一口氣,又問道:「卡勒秀王后,那你們準備把這島租給我多少年啊?」

「那得看你想要多少年了。」卡勒秀王后說道:「一年租金一千萬椰幣,你租多少年,就給多少錢。」

根據換算,一千萬椰幣摺合九江幣10萬左右。

魅兒跳出來說道:「卡勒秀,你當我們是傻子?」

「你們椰島國一年賣甘蔗賣魚的錢合在一起還不到200萬九江幣,政府年收入不到15萬九江幣,這一座破島你們倒是漫天要價來了,哼!」

一句話揭了卡勒秀王后的老底,卡勒秀王后俏臉桃紅,腦袋上密布著大量的汗珠,她心虛了。

是啊,你們政府年收入才15萬不到,給政府官員發工資之後,能留下七八萬九江幣算是不錯了。

一座島你們就租了十萬,你們以為這破島是九江國的王島?

雖然那只是一江之隔,但卻是兩個世界。

九江王島是天堂,海豚群島就是地獄嘍。

卡勒秀王后硬著頭皮說道:「魅兒小姐,如果你覺得價格高的話,您可以不租,我們也不勉強。」

魅兒懶得理會卡勒秀,直接開口和椰島大王交流了了起來。

卡勒秀王后算是椰島國最有學問的人了,接受過高等教育,腦袋比較好使。

但是椰島大王卻是一個山大王,素質極低,只知道享受。

魅兒直接將卡勒秀王后的年租金10萬,給壓倒了租金一萬元。

椰島大王立刻搖頭拒絕,但魅兒又說,要租賃海豚群島150年,簽署合同之後立刻就能給椰島大王制服150萬九江幣的租金。

「哈哈哈哈!」椰子大王大喜,竟然用怪異的腔調憋出來兩句中文:「好,我租給你們150年!」

人類有記錄的壽命值有超越100年的,但卻沒有超過150年的。

魅兒租島150年,足夠葉修安心居住在此好幾代人了,和買島一樣。

卡勒秀王后堅持不同意,和椰子大王爭執了半天,最後椰子大王大怒,抬手一巴掌將卡勒秀打翻在地,堅持租島!

媽的,150萬啊?椰島國老子得守20多年才能攢出來這一筆錢。我要這一塊兒破島做什麼啊我?

海豚群島大小島嶼兩百多座,最大的一座直徑400多米,最小的僅是一塊兒裸露在海面上的礁石。

不過島礁下面的海峰卻非常寬闊,在海峰頂端填海,也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困難。

根據目測評估,若是全力填海的話,可以填出來一塊兒長4千米,寬1500米左右的狹長海島。

正好四千米的寬度是對著九江王島的,從天空直視下來看的話,海豚島可能要比九江王島更大。

150年的租賃協議簽署,當場就給轉賬了。椰子大王得到一筆巨款,簡直不能夠自控了。

椰子大王忙著回去迎娶他的王妃去了,葉修讓他留個人留下來,可以給支付工資,他直接把卡勒秀王后都給丟了下來。

也只有卡勒秀王后懂得一點兒中文,別的人根本就不懂。

也不是白留的,工資是一天150元九江幣,椰子大王抽取100元,剩下的50元才是王后自己的。

這他媽算什麼流氓國家?國王不想國王,倒像是個海盜頭目。

因為椰子大王臨走,把渾身的大布都給丟了。光著膀子,只穿著一個大褲頭,根本沒有國王的樣子。

卡勒秀王後點了兩個女兵留下,其中一個是黑人,另一個則是混血兒女子。算是王后的親兵。

椰子大王坐著直升機走了,卡勒秀王后立刻問道:「葉大人,您想做些什麼事情?如果是讓我侍寢的話,那我們現在就去遊艇吧。」

「什麼?」葉修拍了拍耳朵問道:「卡勒秀王后,你可是椰子大王的王后啊,你怎麼可以這樣做!」

王后攤手說道:「正因為我是王后,才能滿足你們這些人特殊胃口啊,不然椰子大王怎麼會選擇我這個低賤膚色的人做王后?」

是啊,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椰島國雖然是窮的揭不開鍋,但好歹也是一個國家。

椰島國這個王后雖然寒酸了一點兒,但身份在哪兒放著,的確是能夠滿足一些「重口味」男人的品味。

卡勒秀王后顯然沒少做過那種事兒,竟然沒有一點兒心理壓力。

葉修搖頭笑道:「王后大人,我並不想和你發生特殊關係,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和你交個朋友。」

「哼!」卡勒秀冷哼一聲,「你們如果還有點兒同情心的話,就不應該這麼壓榨一個窮困的國家!」

「我……」葉修也覺得魅兒殘酷壓榨價格的方式太毒辣了。

本就是一個窮的揭不開鍋的國家,你手裡幾十億資產,資助他們一點兒能死嗎?

魅兒上前解釋到:「卡勒秀王后,你們椰島國為什麼這麼窮,難道你自己還不清楚嗎?」

「為什麼這麼窮?」葉修問道:「就算是賣甘蔗,打魚,一年也不至於才這點兒收入吧?」

「那是因為椰島國政府比九江國政府還要黑!」魅兒咬著銀牙說道:「椰子大王手裡的錢,十之八九都去買了軍火。」

椰子大王購買軍火,目的就是為了要鎮壓椰島國民眾。

椰島國國內還有大量罌粟田,種植出來的毒品,全都被椰島國的官員給享受了。

民眾要上交大量的稅收,還要給王室進貢美女,椰汁大王根本沒有把椰島國當成一個國家發展,完全是當成私人農場來壓榨的。

全國數十萬民眾,只有一座學校。只有很少數一部分有資格上學,大部分人都是文盲。

「好吧!」葉修攤了攤手說道:「椰島國的民眾的確是挺慘的,但我也不是他們的國王,我也無權插手他們的內務,咱們管好海豚群島就行了。」

魅兒提議道:「九江國就有專業的施工隊,我們可以把工程承包給他們,最多10億九江幣,就能夠把我們的超級海島別墅建成了!」

「那可不行!」毛靚搖頭回道:「我們既然要省錢,就得把消耗降低到最低,我們購買一些工程器械,自己找人過來建造就行!」

卡勒秀王后立刻走上來說道:「若是需要人手的話,我們椰島國可以提供大量的人力過來幫忙。」

毛靚疑惑道:「椰島國的人有駕駛經驗嗎?工程器械會使用嗎?」

「額……」卡勒秀搖了搖頭。

椰島國那一群傢伙,根本就沒有見過工程機械啊,九江國的人可以越界來到椰島國境內萬,椰島國的人卻不敢擅自靠近海岸線。

一旦越界,立刻就要被擊斃了。

葉修說道:「那你們島嶼的人懂的建築原理嗎?我們這可不是修建草房。」

「額……」卡勒秀王后臉色漲紅,因為椰島國除了王宮之外,其他的房子全都是草房子。

王宮還是九江國工程隊過來修建的。 覃卓一家之前為了股權在覃知知面前做小伏低,處處討好於她,早已經憋了一肚子的氣了。

如今終於不用再有所顧慮了,醜陋的嘴臉盡顯無遺。

覃知知被關在房間里,少吃少喝不說,還時常會挨打。

覃卓的一雙兒女,只要有一點不順心,就會來找覃知知出氣。

一切的轉變於覃知知來說太快,快的讓她措手不及,難以接受。

也試圖反抗過,但她太弱了。失了暢樂的所有股權,而且在覃卓的有意引導下,她身邊連一個能幫她的朋友都沒有。

除了日日哭泣,她什麼都做不了。

她真的是被保護的太好了,或者說簡直被寵成了白痴,即便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她竟然還想著是自己做錯了什麼,所以大伯才會生氣了這般責罰她。

直到有一天,她那堂姐覃盈盈在外面不知道受了什麼大委屈,醉酒回來,又來找覃知知發泄出氣。

看著只會哭泣認錯的覃知知,覃盈盈不知是因為過於得意,還是醉酒失言,說出了那場車禍的起因——

是覃卓找人做的,為的就是得到暢樂集團。

暢樂集團是覃暢與顧知樂結婚之後白手起家所創建的,雖然股東眾多,覃暢與顧知樂才是暢樂集團真正的主人。

只要覃暢一家三口死了,覃卓作為覃暢的大哥,唯一的血緣至親,使些手段得到覃暢的遺產並不困難。

可覃卓沒想到覃知知活了下來,暢樂集團的第一順位繼承權自然落到了覃知知的手中。

原本覃卓還想殺了覃知知,但覃知知剛繼承暢樂集團,放在她身上視線實在太多,覃卓尋不到下手的機會只得作罷,選擇了走親情路線。

沒想到走的意外的順利,覃知知蠢的簡直根本不用他們費太多的心思。小說娃小說網

從覃盈盈口中得知真相,覃知知幾欲崩潰。

當時她腦海中就只剩下兩條訊息——

她爸媽是被覃卓所殺。

她認賊作父,親手將爸媽辛苦打下的江山送到敵人的手中。

父母去世時,她痛苦絕望,還未來及在風雨中長大,覃卓就再次為她打造了一個虛假的溫室,阻斷了她的成長。

在被覃卓一家虐待的這些日子裡,她依舊如孩童一般,未曾認清人心險惡。

但是在得知「意外身亡」的父母根本不是死於什麼意外時,她心中那個一直不受污染的純凈世界不見了。

在覃盈盈還在喋喋不休的嘲諷時,她抓起旁邊的水果刀連連向覃盈盈捅去。

覃盈盈毫無防備覃知知會對她動手,再加上她本就醉酒,反應過來時已經身中數到,無逃脫之力。

由於覃卓一家暴露嘴臉后就將覃知知趕到最偏僻的閣樓上住著,覃盈盈縱然呼救也沒任何人聽到。

覃知知殺了覃盈盈,但是她覺得不夠。

她要為爸媽報仇,還有屬於她爸媽的東西她都要搶回來。

覃知知的世界簡單直白,純凈的時候便是美好的不含一絲雜質,而黑化的時候,便不會有任何的心慈手軟。

不可否認,在她過於簡單的世界中,彰顯了她低到極限的情商。

但是,情商低並不代表她智商也低。 大家都在盯著卡勒秀王后,卡勒秀王后硬著頭皮說道:「葉大人,我們椰島國的民眾,雖然沒有什麼先進的技術,但是他們都願意吃苦耐勞!」

「吃苦耐勞有什麼用?」魅兒毫不客氣的說道:「難道就憑你們那一群光腳漢子,還能把山給搬到海里?」

「是的!」卡勒秀點頭回道:「我們的民眾可以用手工,把山上的多餘樹木砍伐掉,然後把山石搬入到海中,我們可以多叫點兒人手過來,行動也很快的。」

「咦。」毛靚皺眉說道:「王后大人,您搞錯了吧?葉大人手中並不缺錢,我們又不是請不起工程隊,你們行動再快還能快的過挖掘機?」

卡勒秀躬身說道:「葉大人,我們的民眾生活十分困難,請您將填海的任務交給我們吧,我們會按照您的要求把工程做完。」

「你們速度太慢了,效率太低!」魅兒才不會同情這些「低等人」。

卡勒秀竟然噗通一聲跪倒在地,聲淚俱下道:「大人求您了,椰島國的民眾繼續資金,每天都會有大量的民眾因為沒有衣服穿被太陽曬死,您救救他們吧!」

「額……」葉修眉頭微皺,這倒是一個事實。

黑人本就是黑膚色,暴晒在太陽底下黑色的皮膚還會吸收熱量,加上海島上的海風猛烈,氣候悶熱濕潤,酷暑條件的確會危急這些黑人的生命。

葉修猶豫之際,卡勒秀王后又說道:「葉大人,只要你把任務交給我們,我們會以低於九江國工程隊20%的價格給您做工,我的身體也是你的。」

這王后倒是一個憂國憂民的女人,只可惜她在椰島國不是掌權派,如果她能夠掌權的話,椰島國的民眾生活必然會大幅改善。

「好!」葉修點頭回道:「既然這樣,那我就把這個工程承包給你們!」

「謝謝大人,謝謝大人!」卡勒秀跪倒在地竟然磕了一個頭,她準備繼續磕頭的時候,葉修急忙走上前把她從地上扶了起來。

王后大人啊,您好歹也是一個王族,我可是一個平頭百姓,您這麼大的禮節,我怎麼能承受的起啊?您是在折煞我啊。

王后借來魅兒的手機,給椰子國王打電話,讓椰子大王「徵集人手。」

很快,椰子國王的答覆就來了:讓椰島國人過來協助修繕島嶼沒有問題,但必須得把50%的工錢上交給國家,不然他不能夠同意。

打電話的時候,椰子大王正在九江國,幹嘛?過來消費呢。剛從葉修手中拿到150萬九江幣的資金,他就迫不及待要購買軍火擴充軍隊。

椰子大王在國內實施殘酷的暴政,也不是完全沒有道理的。

這也算是一種另類的智慧,一方面他殘酷剝削椰島國民眾,壓榨民眾手中的資金,壯大自己,是的民眾手中幾乎都是空蕩蕩的。

另一方面,椰子國王把搜刮來的油水,全都擴充到了自己的王軍軍備上面,雖然不能夠和九江國對抗,但對付國內民眾完全沒有問題。

民眾越來越窮,沒有能力發展武力對抗國王的暴政,國王卻通過剝削來的資金,大肆增強自己的統治勢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