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老太太想到這,扭頭對站在一旁畢恭畢敬的傭人說,「祥嫂,你去查一下,最近阿琛都接觸什麼人,尤其是女孩子,仔細的查一下,儘快向我彙報情況。」 見慕洛琛回來,葉簡汐不知怎的,有些緊張,埋頭拚命的扒飯。

0

慕洛琛拉開椅子,坐在她身邊,輕笑著說:「菜不合口味嗎?怎麼只吃飯,不吃菜?」

葉簡汐聞言,連忙夾菜。

學妹傾倒:學長如此多驕 慕洛琛劍眉微揚,不過沒說什麼,先是給她夾了一些補身體的菜,然後拿起湯匙,盛了兩碗湯,一碗放在了她跟前。

「謝謝。」葉簡汐含糊的說了一聲。

「不客氣。」慕洛琛淡淡地回答。

接下來的吃飯時間,慕洛琛沒說話,慕家的家教森嚴,食不言寢不語,如非必要,他不會在用餐期間開口說話,他不說話,葉簡汐就更沒話說了,餐廳里一時只剩下了勺子和碗筷輕微的乒叮聲,氣氛一時有些微妙。

葉簡汐吃的差不多了,忽然聽慕洛琛說,「過兩天慕家要祭祖,按照規矩,我是要回家裡住的,我會安排人過來照顧你的。」

葉簡汐想了想,無意識的拿起湯匙,舀了一口湯:「我一個人沒關係的,不用情人來照顧我。」

那麼多年她都能很好的照顧自己,不會因為懷孕,就覺得自己成了低能兒。

「你……」慕洛琛目光閃了一下,想要說話。

葉簡汐以為他不同意,截住他的話,「你真的不用擔心,我自己可以照顧好自己的,你看我那麼多年一個人都過來了,難道就這兩天不行嗎?」

她說完,目光誠摯的看著慕洛琛。

可慕洛琛只是定定的看著她,過了幾秒鐘忽然嘴角一勾,漾出一個笑容:「其實我想說是,你剛才喝湯用的我的湯匙。」

葉簡汐呆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低頭看了下自己手上的湯匙以及桌子上放的那個,的確……她用的是慕洛琛的,只是兩隻湯匙剛好放的近,她拿錯了也沒注意到。

想到和慕洛琛公用了一個湯匙,葉簡汐的臉刷的一下紅了個通透。

「對不起,我沒注意到,我再給你換個湯匙。」葉簡汐從椅子上站起來,就要去廚房拿筷子,可還沒走開,就被慕洛琛抓住了手腕。

「不用去,我用這個就好。」慕洛琛從她手上拿過湯匙,然後放回自己碗里,舀了一口湯,很自然的喝下。

葉簡汐瞪圓了眼睛,他知不知道,這樣相當於間接接吻了……

她剛才還舔了那勺子一下……

葉簡汐想要說話,張了張嘴想要說話,可憋得臉上都出汗了,也沒說出話來。

「怎麼了?」慕洛琛淡看了她一眼問。

「沒,沒什麼。」葉簡汐像是靈魂出竅一樣,獃獃的看著他手裡的勺子。

慕洛琛氣定神閑的舀湯喝,同時繼續之前的話題,「你之前一個人能照顧好自己,那是因為你沒有寶寶,現在不同,你是兩個人,叫個人過來幫忙做飯也好,小心點總沒錯,你覺得呢?」

葉簡汐從剛才就在神遊,根本沒聽清楚他說的話,神情恍惚的點了點頭。

慕洛琛喝完了湯,雙手交叉在飯桌上,側首看著她說:「既然你同意了,那我明天就安排人。」

葉簡汐這才反應過來,吞了口唾沫,「我同意了什麼?」

慕洛琛頓了頓,再次重複道:「同意了請人過來照顧你。」

葉簡汐:「……」 自己什麼時候同意了,怎麼她不知道?

「一直盯著我看,難道是想繼續用這個湯匙?」慕洛琛將湯匙遞到她跟前。

葉簡汐看著湯匙,腦海里滑過剛才慕洛琛唇瓣緩緩地摩挲過湯匙的畫面,身體不由一顫,「不,不用,我吃飽了!」

「真的吃飽了?」慕洛琛問。

在妖魔戰國當狗的日子 他的聲音輕輕的,柔柔的,還帶著一點沙沙的感覺,像一隻羽毛搔在心湖上,漾出無數的波紋。

「真的!」葉簡汐錯開目光,兩頰升起可疑的紅暈。

「那就好,我還擔心你吃不好。」慕洛琛輕笑著,深邃的眸光如同大海里湧起的暗潮,席捲了室內的空氣。

葉簡汐覺得自己耳朵里嗡嗡的全是他的聲音,心頭也有些陌生的情緒涌動。

那感覺太過陌生,本能的排斥這種感覺,她猛地的站起來:「我先回房間,你在這裡繼續吃。」

探險手記 說完,她忙不迭的往房間里走。

「簡汐。」

沒走幾步,忽然聽到他叫自己,葉簡汐腳下一頓,心一下被提到了嗓子眼,也在不知怎的就緊張到了極點,「還有事?」

慕洛琛依靠在椅子上,不緊不慢的說:「Goodnight。」

心瞬間跌回了肚子里,像是在坐過山車一樣,原來他要說的就是這個!

葉簡汐隱隱的有些失落,但這絲失落很快就消失的無影無蹤,「晚安。」

道了這聲晚安,她繼續往房間里走。

漆黑的眸子緊鎖著那道身影,直到房間的門關上,慕洛琛才收回了目光,嘴角勾起一抹若有若無的笑容。

而他的食指,緩緩地滑過手邊的湯匙……

在慕洛琛的公寓里的第一晚平安的度過,葉簡汐一夜好眠。

早上醒來的時候,葉簡汐打開卧室的門,就看到了在打掃衛生的阿姨,以及做早餐的廚師,頓時有些傻眼,昨天慕洛琛說要請人過來幫忙,她下意識的以為只是一個人。

可看現在的情形,完全不是啊……

請來了兩個人,她看起來真的有那麼嬌弱嗎?

葉簡汐有些汗顏,但慕洛琛已經去上班了,她也沒地方和他說這些。

吃過營養廚師做的早餐,葉簡汐收拾了一下,準備回自己住的地方,拿一些衣服過來,雖然慕洛琛已經吩咐了這些人,準備好了她穿的衣服,但她不想接收這些。

在想好要不要答應嫁給他之前,她還不想依靠他太多。

住在這裡已是她最大的底線,若再花他的錢買衣服,那和包養有什麼區別?

「葉小姐,請問你去哪裡?你告訴我一聲,等先生問起來,我好回答。」

臨出門之前,傭人說道。

葉簡汐頓了一下,說:「我回家一趟。」

出了公寓,葉簡汐抬手,想攔一輛計程車。

可剛抬手,一輛黑色的邁巴赫忽然停在了她跟前,嘩啦一聲車門拉開,跳下來兩個高大的男人,抓住她的胳膊說:「對不起,葉小姐,請跟我們去一個地方。」

葉簡汐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架上了車。

嘭的一聲車門關上,司機立刻發動了車子。 「你們是什麼人?要帶我們去哪裡?」葉簡汐緊緊地護住自己的小腹,一顆心都被高高的調了起來,緊張到快要窒息的程度。

「葉小姐,不用擔心,我們不會傷害你。至於去哪裡,等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男人面無表情的說,聲音沒有任何起伏。

葉簡汐哪裡能放得下心,小心的問了幾個問題,想要套話。

可男人木著一張臉,不肯再回答一個問題。

車子在市區里兜兜轉轉,大概一個多小時,停在了一處宅院前。

葉簡汐看向車外,一時有些閃神,不是因為別的,是因為外面是慕家老宅,她之前曾經來參加過慕老爺子的生日晚宴,自然認的慕家老宅。

可這些人帶她來這裡幹嘛?

疑問剛產生,心頭就滑過一個念頭……難道是為了寶寶?

葉簡汐臉色瞬間煞白,昨晚接到慕老太太電話的時候,就有一種不安的感覺,可沒想到這麼快,慕老太太就查到了。

背著慕洛琛,把她請到這裡,是不是慕家真的不歡迎她和肚子里的寶寶?

葉簡汐心越來越沉。

「葉小姐,請。」

車門打開,男人畢恭畢敬。

葉簡汐深吸了一口,從車上下來,該來的總會來的,躲避不能解決任何事情。

跟著人走進慕家大廳,葉簡汐心頭種種念頭都想過,甚至想到了,如果慕老太太強迫她拿了這個孩子,自己該怎麼做。

甫一踏入大廳,迎面走來一道熟悉的身影,葉簡汐頓了下腳步。

「簡汐,你可算來了,我們都在這裡等你很久了,你這孩子,離家怎麼也不和阿姨說一聲?讓阿姨白白擔心。」陸母親熱的挽住她的胳膊,眼裡滿是疼惜。

葉簡汐蹙眉,她沒忘記上次在療養院,陸母是怎麼羞辱自己的。

可怎麼今天她忽然對自己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正在疑惑的時候,另一道聲音插了進來,「你就是簡汐吧?聽說你是我們家阿琛中意的人,今天特地請你過來,就是想商討你們的事情。」

葉簡汐扭頭,就看到一個穿白底綉金牡丹旗袍,妝容精緻的女人款款地走過來,她的臉上帶著笑容,看起來和善而端莊。

「簡汐,這是阿琛的母親,叫章姨。」陸母在一旁介紹。

慕洛琛的母親?

葉簡汐腦子裡一片空白,怔怔的望著章子芩,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見她不說話,陸母有些訕訕的解釋:「這孩子怕是害羞了吧。」

章子芩抿嘴笑著,握住葉簡汐的手,聲音溫柔的說:「第一次見面,難免害羞,不過以後都是一家人了,有什麼事情就直接說了,可別害羞不說話了。」

章子芩邊說,邊帶著她往沙發那邊走。

「爸,媽,你看,孫媳婦來了。」章子芩朝著坐在沙發上的慕老太太和慕老爺子說道。

孫媳婦?

她?

不是她聽錯了吧?

葉簡汐本來就空白的大腦,瞬間騰起了一朵蘑菇雲。

「簡汐,坐。」慕老太太銳利的目光上下的打量著葉簡汐,心裡微微的點了點頭,原來是這個丫頭,上次在晚宴上見過,不過沒什麼印象,只記得是陸家的女兒,沒想到阿琛會看上她。 葉簡汐坐下,腦子裡依舊亂鬨哄的理不清任何思路。

慕老太太也沒準備拐彎抹角,開門見山道:「簡汐,大家都是一家人,我也不說客套的話了,你和阿琛的事情在一起的事情,我們這些做家長的有所聽聞,阿琛這事情做的不對,才會讓你在外面受那麼多的苦。今天冒昧的請你過來,一來是想了解一下你們的事情,二來是想給你一個交代,希望你不要介意。」

「我……自然是不介意的,不知道慕奶奶想知道什麼?」葉簡汐深吸了一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心裡隱隱的有了預感。

慕老太太話說的明白,應該是把所有事情都調查的差不多了,問她不過是走個過場,好把自己想說的話引出來。

「聽說……你有了我們阿琛的寶寶?」慕老太太話雖是疑問,可實際上是肯定的語氣。

「嗯。」葉簡汐點了點頭。

慕老太太臉上的笑紋擠在了一起,更加的和藹,之前沒注意到這個丫頭,現在越看越順眼了,面對這麼多長輩,態度依舊不卑不亢的,是個能擔當事情的人。

「傻孩子,這麼大的事情,怎麼不和家裡說呢?」章子芩目光柔和。

和家裡說?

她早已沒了家人,唯一的奶奶,也不願意見到她,怎麼說……

葉簡汐接不上她的話,含糊了應了一聲,微微的垂了眼瞼不看任何人,可即便這樣,她依舊能感覺到所有人的目光都緊緊地盯著自己,心頭的壓力漸漸的大了起來。

一開始她不明白他們想做什麼,但現在她確定慕家想要寶寶,所以慕家的人才對她這麼和善,陸母的態度才會轉變。

葉簡汐想到沒人會傷害到寶寶,鬆一口氣的同時,又覺得胸口有些悶悶的,若是她不答應嫁給慕洛琛,慕家會輕易放過她嗎?

不,不會的……

慕家二老和慕洛琛的母親都出面了,足以證明慕家對這個寶寶的重視,若是知道她不肯嫁給慕洛琛,甚至不打算要這個寶寶,慕家會怎麼做,可想而知。

所以,只剩下一條路:嫁給慕洛琛。

葉簡汐剛想到這個,就聽到慕老太太開口說,「傻丫頭,怕是害羞不肯說,阿琛又是悶葫蘆。我看,還是咱們做長輩的把婚事定一下,免得等肚子顯出來了,不好辦婚事。」

「老太太都開口了,哪有不答應的道理?簡汐這孩子命苦,小小年紀就沒了家人,我這個做伯母,也就當她的長輩應下這事情了,婚禮的事情直接和我談就可以了。」陸母很自然的回答。

慕老太太:「慧蓮,你辦事我自然是放心的。」

「老太太過獎了,那我立刻著手去辦婚事。」陸母咯咯的笑著說。

兩人你一言,我一句,葉簡汐根本就插不上話,眼看著兩人要把自己的終身大事定下,葉簡汐忍不住開口說,「我……」

「爺爺,商量婚事,怎麼沒通知我一聲?」

就在她開口的同時,另一道聲音響起,猶如一道驚雷,在大廳里響起。

客廳里的人紛紛看向門口,在看到來人時,臉色均是一變。 葉簡汐扭過頭,目光恰恰看到慕洛琛。

他逆光而來,清雋挺拔,風采卓然。

「你難道不同意這婚事?」慕老爺子最快反應過來問,臉色說不上好看也說不上不好看。

慕老太太的臉色相比較之下就難堪多了,十分不悅的說:「這是什麼話?連孩子都有了,還能不結婚?咱們慕家可不許始亂終棄的事情發生。」

慕洛琛大步走上前,淡定的拉住葉簡汐的手,將她了起來,「你跟我出來,我說幾句話。」

他說完,就像是沒看到慕家其他人似的,徑自拉著葉簡汐往門外走。

慕老太太氣的臉色瞬間沉了下來,手重重的拍在桌子上,桌子上的玻璃杯劇烈的晃動了起來:「你翅膀硬了,就不把我們這些長輩放在眼裡了是不是?給我站住!」

葉簡汐有些害怕,想要停下腳,可慕洛琛一步也不曾停留,抓著她的手緊緊地。

眼看著兩人走出去,客廳的氣氛緊繃到了極點,慕老太太霍地站起來,想要追上去。

章子芩連忙拉住了老太太,溫聲勸道:「媽,你先別動怒,阿琛沒別的意思,我看他也不是不想娶葉小姐,只怕他是害怕咱們忽然把葉小姐接過來,嚇壞了她,所以安撫呢。」

她說著,親自倒了一杯茶,遞到老太太手上。

慕老爺子在一旁幫腔,「就是,孩子的婚事,你瞎攪合什麼,我早說過……」

話說到一半,慕老太太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慕老爺子立刻噤聲。

慕老太太面色越發的沉,接葉簡汐過來的事情,是她一手策劃的,她又怎麼會不知道兩人之間的關係?手底下的人可是查到了葉簡汐在知道有孩子的第一時間,不是告訴阿琛或者慕家,而是預定了流產手術,這說明了什麼?說明她根本沒想過嫁進慕家!

她決不允許自己的第一個重孫就這麼沒了,所以立刻讓人接過來葉簡汐,就是背著阿琛先把婚事定下來,以保住慕家的嫡曾孫。

至於老頭子,他那點心思別以為她沒看明白,不就是想讓溫婉那孩子嫁給阿琛嗎?

如果以前阿琛沒中意的人,也沒曾孫的存在,她還能歡歡喜喜的接納這個孫媳婦,可偏偏現在多了一個葉簡汐和曾孫。

慕家的血脈重要還是溫婉這個外來的養女重要,慕老太太當然選擇前者。

慕老太太在心裡思量了一番,最終還是決定不出去干涉兩人的談話,因為她了解自己的孫子,只要他認定的,別人怎麼說都沒用,現在出去於事無補,還不如想想怎麼應對接下來的事情。

慕老太太緩緩地坐回沙發上,肅聲說道:「不管你們是怎麼想的,簡汐肚子里的孩子,是我們慕家的嫡重孫,必須保住。」

注意到老太太說這話的時候看向自己,陸母心思一轉,就明白老太太這話是說給她聽的,立刻做了個假笑:「老太太,你放心,有我在,一定會讓這婚事做成的。」

慕老太太品了一口茶,微微的點頭:「慧蓮,等這兩個孩子成了,咱們慕、陸兩家就是親上加親了。」

章子芩見老太太神情好了一些,心口提著的那口氣舒了出來:「可真是緣分,我們家婉如嫁給了少安,阿琛就娶了簡汐,早知道四個孩子是這樣,就讓他們一起成親了。」

「老太太和親家母說的是。」陸母聽到章子芩提及陸少安和慕婉如,臉上的笑容變得勉強。 她之所以撮合葉簡汐嫁入慕家,一來是因為慕老太太親口開口,並許諾了很多好處,她沒辦法拒絕,二來是少安變得越來越不像話了,最近幾天總借酒消愁,好幾次在婉如跟前都差點露餡,所以葉簡汐這個禍害早點嫁人,可以早點斷了少安對她的念頭。

可她心裡其實還有點顧慮,她就怕葉簡汐嫁入了慕家,做了慕洛琛的妻子,會反過來對付陸家。

總裁爹地超兇猛 雖然不願意承認,但她之前的確對葉簡汐有些過分。

陸母想到之前在療養院說的那番話,臉上的笑容越發掛不住。

慕老太太幾人擔心慕洛琛和葉簡汐的情況,也沒注意到她的異樣。

而此刻,慕家的宅院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