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洛琛鐵了心,不肯透露半點。

0

王東擎端起桌子上的酒,喝了幾口,說:「好,我跟你一起合作。」

大不了,中途有什麼意外,他再撤出。

慕洛琛聽到王東擎應了下來,冰冷的神色鬆動了些許。

「需要我幫你做什麼?」

王東擎又問。

慕洛琛低聲跟他說了幾句話。

王東擎起初沒覺得有什麼,可聽到後面,兩隻眼睛都亮了起來。

……

結束了談話,兩人先後從臨江閣的包廂里出來,然後各自坐上自己的車,向不同的方向出發。

醫院。

慕洛琛推開病房的門,護士立刻看了過來。

見到是他回來了,低聲說:「剛才葉女士被驚醒了一次,不過很快就睡著了。」

「嗯,你先下去吧。」

護士退出了房間,慕洛琛走到床邊,俯視著葉簡汐,低喃:「簡汐,我不會讓你白白受苦的……」

所有的事情終將水落石出,而傷害到簡汐的人,他也不會放過。

慕洛琛低下沈,輕輕的在葉簡汐額頭上吻了一下,然後走到衣櫃前,拿出自己的睡衣,朝著浴室走過去。

……

翌日。

郭嫂打電話給慕洛琛,問他,現在葉簡汐怎樣了,需不需要她到醫院裡照顧?

慕洛琛說醫院這邊有護士,讓郭嫂留在安家,好好照顧天佑和妞妞。

不能去醫院照顧簡汐,郭嫂頗為遺憾。

但對慕洛琛的安排,她不會違背。

掛斷了電話,郭嫂準備回後院,卻瞥到了裴娜站在客廳口,腳步不由得頓了下。

簡汐走之後,裴娜也消失不見了。

郭嫂這才覺得,自己對裴娜說的話有些重了,誰也沒想到,那個三歲不到的孩子,會是外人派來的姦細,當時自己不也沒多想嗎?把所有的罪責都推給裴娜,的確不好。

如果裴娜也出事了,自己根本沒辦法跟簡汐交代。

郭嫂平淡的對裴娜,說:「裴小姐,你回來了啊?這幾天都去哪裡了?怎麼都看不到你?」

「我……我去找人幫我找天寶了……」

話說出來,裴娜自己都覺得羞愧,她哪裡有什麼認識的人呢?

唯一認識且能幫上忙,只有楊樂。之前自己親自跟楊樂說斷絕往來,可如今……還是自己先打破了這句話,厚顏無恥的去求楊樂幫忙。

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她已經不想去了。

裴娜咬著下唇,說:「我聽說簡汐回來了,她還好嗎?」

郭嫂搖了搖頭,「不怎麼好。少奶奶受到了刺激,昨天差點割腕自殺,現在已經被送到了醫院。我剛跟少爺通過電話,他說,現在少奶奶的情況已經被控制住了,不過精神狀況依然不怎麼好。」

頓了下,郭嫂道:「裴小姐,如果你有時間的話,去陪陪少奶奶吧。她看到你,心情或許好一些。」

裴娜眨了下眼睛,眼窩子泛酸道:「我還是不去見她了,是我害的天寶弄丟了。」

說著,裴娜不停地掉眼淚。

郭嫂嘆了聲氣,說:「裴小姐,我道歉,之前我不應該跟你說,是你把小少爺弄丟的。其實,當時也怪我,少爺和少奶奶再三吩咐,不要我離開小少爺的身邊,我沒把這話放在心上。」

「郭嫂,你不用為了幫我開脫,說這些話。」

「我沒有幫您開脫,我是真的這麼想的。」郭嫂誠懇道,「裴小姐,現在所有人都在自責,可自責解決不了任何事情。你若是真的內疚,就去看看少奶奶吧,也當幫我們家少爺的忙了。現在他為了少奶奶的事情,一定忙的不可開交。」

郭嫂再三拜託。

裴娜咬著下唇,猶豫了一會兒說:「我先去看看天佑,等下再去看簡汐。」

「好。」

……

郭嫂帶著裴娜去看了天佑。

小傢伙高燒不退,整個人都紅彤彤的,她去的那會兒,他剛好在睡覺。

裴娜不想吵醒他。

在床邊看了他一會兒,就離開了房間。

從安家出來,裴娜坐上了車,始終不敢下定決心,要不要去醫院。

不是她不想去,而是沒臉去。

撲到金主:親親老公,駕! 裴娜糾結了半晌,直到的士司機催促她,她這才說:「去仁和醫院那邊。」

司機開車著,往仁和醫院的方向走。

到了醫院,裴娜付了錢,一步一步的往病房的方向走。

好不容易挪到了病房門口,裴娜卻又有了回頭的衝動。

而就在這時,護士端著托盤,走了過來。

看到她在門口徘徊,問:「這位女士,請問你是什麼人?」

「我是……我是……簡汐的朋友。」

裴娜呆愣愣的回答。

護士半信半疑的望著她,是朋友,為什麼鬼鬼祟祟的在門口,不肯進去?

想到慕洛琛吩咐,護士說:「你真的是葉女士的朋友?想進去看望葉女士的話,我可以幫你進去通知慕先生一下。」

通知慕洛琛?

裴娜忙不迭的搖頭,「不用,不用了……我就是來看看,沒別的意思……」

裴娜轉身想離開。

可恰好,門咔嗒一聲,從裡面打開。

然後慕洛琛的身影露了出來。

裴娜看到慕洛琛,嚇得臉都白了,「洛、洛琛,我只是想來看看簡汐。」 雖然那套試卷陳昱做的非常好,有很多錯題他其實也都了解,只是在某個步驟上出現了小小的差錯,看到那些錯題之後,陳昱基本上也能寫出正確答案。

當然還有幾個別的題目有些難度,他一個人琢磨不出來答案,就直接把那些問題丟給了玉傾歡。

有一個學霸女朋友在,他還在這裡苦思冥想幹什麼?

效率那麼低,還不如全部交給女朋友。

「傾傾,這道題怎麼做?」

「傾傾,這道題的答案原來是這樣的嗎?」

「傾傾:這道題這麼簡單,我之前怎麼就沒想出來呢?」

「傾傾,……」

玉傾歡忍無可忍:「你閉嘴!」

陳十萬個為什麼昱立馬慫成了鵪鶉。

玉傾歡一道一道地把那些錯題全部給他講了一遍,然後斜了他一眼:「你還有什麼問題嗎?」

陳昱垂頭喪氣地說:「沒有問題了。」

「既然沒有問題了,那你就把這個試卷也做了吧。」玉傾歡從書包裡面掏出來一套試卷,拍在了他的書桌上。

陳昱小心臟一顫,覺得書桌上的那套試卷簡直就是個母老虎,想要掏空他的心肺腦細胞。

但是他現在一點也不敢違背玉傾歡的意思,因為一個不小心他可能就被拋棄了。

一個學霸女朋友需要的是什麼?

他需要的也是一個學霸男朋友,她已經勵志不再當學渣了。

深深地吐了一口氣,陳昱拿起筆開始沉下心來做試卷。

玉傾歡見他已經沉下心來了,就坐在了不遠處的沙發上從書包裡面拿出來了一本書——《腹黑boss日日撩》。

最近她迷上了這類小說,沒事的時候就會拿出來看一看。

玉傾歡掀開《生活與哲學》的封皮,慢慢地沉浸在了小說的世界里。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陳昱的試卷被他抖得嘩啦啦作響,玉傾歡就知道試卷他已經做完了。

把這心愛的小說重新裝進書包里,裝出一副什麼都沒有發生的樣子,拿起了陳昱做完的那一套試卷。

上面密密麻麻的寫著答案,玉傾歡把陳昱趕到一邊,掏出紅筆就把那套試卷給批改了。

她改一張就丟給陳昱一張,讓他去看錯題。

等她把那些試卷全部都批改完畢了,陳昱也把那些錯題看的差不多了。

「看完了嗎?看完了現在就告訴我有哪些題目是你不會的。」

陳昱也沒有磨嘰,立馬指出來了幾道題:「這道,這道,還有這道……」

時間已經不早了,玉傾歡用最快的速度把那些題目給他講了一遍:「還有哪裡不明白嗎?」

陳昱搖了搖頭:「已經沒有了。」

玉傾歡給了他一個算你識相的眼神:「今天就到這裡了。」玉傾歡又從書包裡面掏出來一套試卷。

陳昱立馬跳了起來:「你不是說今天就到這裡了嗎?」

為什麼又一套空白試卷拍在了他的桌子上?

玉傾歡瞥了他一眼:「我又沒讓你把這個試卷做了,我只是讓你提前看一眼。」

「那好吧!」

做試卷這種事情是絕對沒辦法避免的,陳昱早就已經認命了。 慕洛琛擰著眉頭看著裴娜,有那麼幾秒鐘沒有說話。

裴娜眼睛滴溜一轉,眼淚緊跟著就掉了下來,哽咽著說:「對不起,是我不應該來。」

她做了不可饒恕的事情,怎麼還有臉來看簡汐呢?

裴娜失魂落魄的轉身,準備離開。

慕洛琛卻忽然出聲,「你一聲不吭的走了,是去哪裡了?」

「啊?」裴娜一下子愣了,等反應過來,忙抬手擦了把眼淚,期期艾艾道,「我、我去找人幫、幫忙了。」

慕洛琛冷臉,怒氣沉沉的說:「幫忙?我看你是想亂上添亂吧。」

裴娜臉色又白上了一層。

慕洛琛將她的懼怕和後悔盡收眼底,有氣也沒地方使了。算了,跟她計較什麼?本來幕後主使就不是她,哪怕裴娜不犯錯,那些人也會找准了安家其他的漏洞,把孩子帶走。

說到底,裴娜只是湊巧碰上了。

慕洛琛緩和了神色,「簡汐和天寶失蹤,我沒辦法抽出多餘的人手去找你,既然你現在平安回來了,就進去看看簡汐吧。她現在精神狀況不怎麼好,有些話,她沒辦法跟我說,你作為她的好朋友,更容易讓她敞開心扉。」

說著,他讓開了路。

裴娜傻呼呼的往病房裡走,等回過神來,已經在病房裡了。她扭頭看了眼慕洛琛,奇怪的想:他為什麼沒責備她?明明是她害了寶寶和簡汐。

而就在出神的這段時間,慕洛琛已經轉身離開了。

確定慕洛琛不會打罵自己一頓,裴娜沒感覺到放鬆,反而越發的愧疚。

來之前,她怕慕洛琛責問她。

可現在她寧可他打她、罵她了,那樣至少能讓自己的心裡好過一些。

……

往病床前慢慢的走,裴娜終於看到了葉簡汐,她臉色看起來差了太多。

想到簡汐是因為自己,才成為這樣的,裴娜的心越發沉的厲害。伸手去摸葉簡汐的手,觸摸到的肌膚涼的沒有一絲溫度,彷彿冬天裡的冰。

裴娜心疼的眼淚掉下來,低低的說:「簡汐,對不起……」

淚光砸在葉簡汐的手背上,她彷彿感覺到了裴娜來了一樣,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簡汐!你醒了?」裴娜眨了眨眼睛,緊緊地握住葉簡汐的手,「對不起,簡汐,我知道錯了,我不該把那個女孩子領回家的!我怎麼就那麼犯賤,聖母心爆發,去撿個孩子回家!要不是我,寶寶不會丟了,你也不會被人擄去,對不起,簡汐,你打我吧……」

裴娜痛哭流涕的抓著葉簡汐的手,瘋了一樣往自己的臉上打。

啪啪!

兩記響亮的耳光聲響起,裴娜臉上立刻多了兩道清晰的紅印。

她又要打第三下時,葉簡汐的手握成了一個拳頭,然後朝著反方向用力。

兩人的手硬生生的停在了半空中。

葉簡汐蒼白著一張臉,沙啞著聲音說:「娜娜,我不怪你,別打自己了。說到底是我自己惹上的麻煩,別人想算計我,就算你避開了,他們也會從別人身上下手。」

「簡汐……」

裴娜抱著葉簡汐,放聲大哭。

撩妻總裁365式獨寵霸愛 葉簡汐輕輕的摸著她的頭髮,像安慰一個孩子似的。

過了許久,裴娜終於停了下來,只是眼睛哭的紅腫,臉上的巴掌印也越發的清晰了起來。

她顧不上這些,拿了紙巾擦了擦臉上的鼻涕和眼淚,帶著哭音問:「簡汐,你被誰綁架了?這兩天……都發生了什麼事?還有寶寶呢?」

葉簡汐聽到她提的這些問題,茫然的抬起頭,看向天花板。

眼前一陣陣的發黑。

腦子裡止不住的湧出那些可怖的畫面,葉簡汐只覺得耳朵里嗡嗡的,再也聽不到裴娜接下來的話。

……去死吧!

……你還活著做什麼?你怎麼對得起洛琛?

……

腦海里唧唧喳喳的不停地回蕩著這些聲音,葉簡汐的瞳孔逐漸無法聚焦,渙散成一片。

裴娜一瞬不瞬的盯著葉簡汐蒼白的臉龐。

那張臉此刻滿是絕望,悲哀的彷彿走到了人生的盡頭。

這個樣子的她,比任何時候都讓人心疼、心驚!

「簡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