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美是女人的天性,不管哪個朝代的女人,對美的追求,永遠都不會停下腳步的。

愛美是女人的天性,不管哪個朝代的女人,對美的追求,永遠都不會停下腳步的。

愛美是女人的天性,不管哪個朝代的女人,對美的追求,永遠都不會停下腳步的。 150 150 admin

「那行,明天就干。」

林知歡說干就干,等她敷完蘆薈面膜的時候,一洗臉,驚喜的發現,她的臉好像更白更嫩更水靈了。

林知歡高興的尖叫着,說:「我要做這個,我要天天做。」

姜荷連忙制止說:「這個七天只能做一到兩回,做多了,反而不好了。」

林知歡半信半疑,摸着她明顯變好的臉,說:「怎麼會呢?」

「每個人的膚質不一樣,天天敷面膜,不一定會讓你的臉變得更好,說不定,還會起反作用,凡事,都要有一個度,對吧?」姜荷讓人先學會怎麼做蘆薈面膜,還讓人去採買更多的蘆薈。

除了金玲之外,她還帶了夏書和夏畫兩個人,她們學起來也特別的快。

蘆薈面膜做起來很簡單,唯一不同的就是,她在蘆薈面膜里,添了一點點的靈液水,會讓蘆薈的作用,起到更大的作用。

「夏書,夏畫,面膜歸你們做,但,你們必須要嚴格按照我說的來做。」

姜荷講了一遍之後,她們兩個人就懂了,按摩手法之類的,早就會。

她把蜂蜜摻到蘆薈的面膜里,效果會更加的好。

張成風做的蜂蜜,她也不怕被有心人拿走,這蜂蜜就是用她特製的藥丸養出來的,蜂蜜比別人家的更甜更好吃,也許帶的靈液不多,但她要的就是這一點點的效果,效果太好,她反而要擔心了。

蘆薈面膜這消息一出來,不少一直在美人妝買東西的貴夫人們,都好奇的想要試用一下。

不試不知道,一試嚇一跳,做了這個什麼面膜之後,皮膚都變得更好了。

一時間,美人妝再一次火了起來。

在貴夫人的圈子裏,若是誰沒去做過面膜,那真是太掉份了。

就連宮裏的皇后,也找了借口召姜荷進宮。

「皇後娘娘,您天生麗質,皮膚就好,這個面膜做起來很簡單的。」姜荷說着,一邊示範給宮女看,這樣,就算她不在的時候,宮女也能幫着皇後娘娘做面膜了。

「你呀,就是嘴甜。」

皇後娘娘輕笑着,被姜荷的手在臉上弄著,冰冰涼涼的,帶着淡淡的香味,除了有些黏乎之外,就沒覺得其它的了。

「娘娘,除了蘆薈面膜,等到夏日裏,有黃瓜的時候,用黃瓜切成薄片,敷在臉上,效果也很好。」姜荷分享着她知曉的面膜的方法,比如,直接用蜂蜜敷臉,蜂蜜加蛋清敷臉,她可都說了。

順便,姜荷還推薦了姐夫張成風做的蜂蜜,簡直快把張成風做的蜂蜜誇上天了。

「嗯,到時候你拿來嘗嘗,若是好,以後這蜂蜜多送點進宮。」皇後娘娘笑着說,姜荷那一副誇自家人的樣子,驕傲的模樣,澄澈的眼神,讓她很是喜歡。

「民女替姐姐姐夫謝皇後娘娘。」

姜荷高興極了。

皇後娘娘打趣的問:「你就不怕,都教給本宮了,本宮搶你生意了?」

「這天下都是聖上和娘娘的,何來搶呢?」姜荷笑得眉眼彎彎的,烏漆的眸子亮晶晶的,坦坦蕩蕩,似乎從來沒覺得這是一件大事。

姜荷嘴甜,在家裏,能把戚六娘和方翠英哄的高高興興的,原本還以為哄皇後娘娘,怕皇後娘不高興的,沒想到,出宮的時候,還得了一大堆的賞賜呢。

抱着漂亮的首飾,姜荷感慨的說:「皇後娘娘賞的東西就是不一樣,太好看了。」

姜荷拿着一支玉簪子打量著,漂亮的玉簪子,晶瑩剔透,成色極好。

「那當然,得了皇後娘娘的賞賜,那可是榮耀。」戚六娘提醒道:「後日就是千秋宴了,到時候,你可低調些。」

「乾娘,我肯定是低調的,就怕有些人不長眼啊。」

姜荷一臉無辜,她肯定不是主動惹事的人。

她現在只想安心的掙銀子,才懶得跟別人計較呢。

「小荷別怕,若真有不長眼的,乾娘給你撐腰。」戚六娘看向她的目光中,溫柔又和善,她道:「有一個好消息,想不想聽?」

「林家同意親事了?」

姜荷瞬間就猜到了。

戚六娘睨了她一眼,嘴角是掩飾不住的笑容,說:「你呀,就是小機靈,我打算等千秋宴之後,正式帶官媒上門提親。」

「乾娘,宜早不宜遲啊,這千秋宴上人這麼多,萬一別人打大哥的主意怎麼辦?」姜荷覺得這事得趁早。

「那些世家貴女,可能嗎?」戚六娘遲疑,之前那些人,就是因為顧雲西的名聲,再加上顧雲西沒有母親幫襯著說話,大家都不願意同你顧家結親。

「大哥長得這般俊俏,怎麼不可能了?」

姜荷覺得防患於未然是好的,眼看着大哥和知歡兩情相悅,萬一出了什麼變故,那可如何是好?

戚六娘沉吟半晌,道:「也好,明日我帶人去走一趟,先把這親事定下再說,免得夜長夢多。」

「恭喜乾娘,馬上就能把兒媳婦娶進門,說不準,馬上就當奶奶了。」姜荷立刻恭喜著。

「好,乾娘就借你吉言。」

戚六娘晚上和顧常林說起這事,顧常林道:「六娘,你看着辦。」

「那成,先將這親事定下,以防生變故。」

戚六娘確定好之後,立刻就忙碌了起來,正準備找戚六娘好好培養感情的顧常林被晾在了一邊,委屈巴巴。

姜荷得了準確消息,特意打發了金玲去了一趟林家。

。 「啊哈哈,卡塔庫栗,你急什麼,又沒人跟你搶!」

靈狀態下夏洛特·紅王清晰的感知到這一切,推開房門快步走了進來。

「紅王大哥!」,看到這個身影,四個小傢伙眼神閃爍,快速圍了上來。

「小傢伙們,在這裏你們有好好聽話嗎?」,紅王笑着抱起四個小子,把他們放在座位上,自己也順勢坐下。

「當然!」,佩羅斯佩羅猛的點點頭,作為出紅王之外的兄長,平日裏他就承擔起照顧弟弟妹妹們的任務。

「紅王大哥,你吃!」,卡塔庫栗懂事的拿出一筐甜甜圈遞到紅王面前。

歐文和大福,一人準備杯子一人倒上紅茶。

紅王自然不客氣,在無風帶漂泊了這麼長時間,每天吃的都是海王類的肉,現在見到肉類他都有些反胃。

美妙的甜甜圈放在他的面前,他可就不客氣了!

五人就圍坐在一起,開始閑聊,有時是紅王在訴說大海上的兇險。有時是佩羅斯佩羅等人在描繪他們來到萬國后發生的趣事。

時間就這樣過去,誰也沒有感到厭倦。

「好啊,你們竟然背着我們跟紅王哥哥待在一起!」,一群人影圍了過來,夏洛特·康珀特叫喊著。

夏洛特·玲玲目前一共剩下三十五個孩子,除了夏洛特·紅王外還有十八子和十六女,第一胎除了佩羅斯佩羅四人外,還有康珀特等五個女生。

雖說原著中夏洛特家族沒幾個帥男美女,其中有着諸多原因。但這一世利用試管嬰兒技術培育出來的各位弟弟妹妹,都是從各大種族選擇出來的優良細胞所培育而成。目前來看沒有一個長搓的。

即便是原著中極為肥胖老態的長女康珀特,現在也是一個體型優雅的小女孩。

紅王常年待在夏洛特·玲玲身邊,照顧其他弟弟妹妹的事情一般也就交給了九位年長一些的弟弟妹妹。

佩羅斯佩羅作為大哥一般是統領全局,卡塔庫栗三人是拚命訓練想要幫上大哥和母親的忙,照顧孩子的重任自然就交給康珀特等五個女兒。

因為這個原因,五個女兒一般都和弟弟妹妹們待在一起,而四個男孩都聚集在一起。這也是午飯時間九個孩子為什麼不坐在一起用餐的原因。

「哈哈,康珀特還有小傢伙們,趕緊過來吧!」

嘩,三十個孩子湧進,瞬間整個屋子都變得滿滿當當。

不清楚是海賊王世界的特殊,還是夏洛特家族異於常人,哪怕現在只有七個月大的弟弟妹妹們現在也都可以站立,說話。雖然不能流暢交流,但這些傢伙也是可以喊「哥哥」的。

自豪的看着這麼多弟弟妹妹,紅王哈哈大笑。

一個下午時間過去,有些孩子已經開始犯困,康珀特等人也告別紅王,帶着弟弟妹妹們回到他們自己的宮殿。

當然紅王也沒有忘記讓給他們肉身精華和靈魂精華作為禮物。

夕陽開始落下,卡塔庫栗的房間中轉瞬間又只剩下他們五人。

看着四個一米左右的弟弟,紅王神秘一笑,「卡塔庫栗,這段時間你們的訓練情況怎麼樣?」

不同於康珀特等妹妹,她們在原著中就沒有展現出較好的天賦,所以紅王和夏洛特·玲玲主要培育的也是卡塔庫栗等四位男孩。

這四個孩子已經得到屬於他們自己的惡魔果實,卡塔庫栗的糯糯果實是意外得到,而佩羅斯佩羅的舔舔果實和大福的蒸騰果實都是夏洛特·玲玲給予的。

三顆果實中潛力最大的熱熱果實則是紅王用一顆動物系古代種帝鱷果實從凱多那裏交換的。

之所以用弱小階段比較實用的古代種交換熱熱果實,紅王原本的目的也想用來坑一下凱多。

如同原著中對於動物系惡魔果實的追求一樣,洛克斯海賊團時期的凱多一直在尋找一顆能夠適合他的動物系果實。

本以為凱多會吃掉這顆帝鱷果實,但紅王失算了。或許這也就是歷史的慣性。

雖然如此,紅王卻也沒有虧。熱熱果實在他的印象里比古代種要強上不少。

和阿奇諾的熱熱果實不同,歐文的熱熱果實不僅可以加熱自身溫度,也可以將接觸到的物體加熱。

如果說阿奇諾的果實能力像一塊燒紅的烙鐵,可以融化物體。那歐文就是一台烤箱,可以烘焙自己所接觸到的東西。

看起里歐文的能力不如阿奇諾的能力,但實際上紅王要的就是這顆熱熱果實。

影響烤箱最大溫度的自然就是硬件設施,當烤箱變成人後,那影響因素就變成了肉身強度和靈魂強度。

在阿奇諾只能加熱自身到一萬度,但只要歐文身體跟得上,別說一萬度就是十萬度他照樣可以加熱到。

這些小傢伙們得到自己的果實能力也有一段時間,紅王這一次也算是考核一下。

他不希望在自己的大力支持下,歐文三人還像原著中一樣比較廢柴。尤其是佩羅斯佩羅,那七億懸賞簡直就是在侮辱夏洛特家族。

當紅王問起四人的實力進展,除去佩羅斯佩羅,其他三人都很興奮。

在蜂巢島成長,他們見識到許多實力強大海賊,也知道實力越強越會得到別人的尊重。

而紅王幾乎在他們一歲時就在宣揚家族團結等精神。

「這樣吧,你們和我戰鬥,我會慢慢增強自己的實力,看看你們能夠在我手上支撐多久。」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戰鬥是檢驗實力的唯一基準。

果實能力開發的再花哨,沒有經過戰鬥磨鍊也是白搭,力量開發是在完備,要是暈血那幾乎也就是廢掉。

「紅王……大哥,我……我能不參與嗎?」

佩羅斯佩羅雙腿顫抖,平日裏戰鬥他連大福都打不過,現在讓他跟紅王交手,他心中更是害怕極了。

「哦,佩羅斯佩羅,我想起來了,你不擅長戰鬥。那你就不用參與了。」

紅王裝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此刻佩羅斯佩羅也是鬆了一口氣,抹了一下額頭的冷汗。

ps:感謝書友攻擊性大飛機的打賞,感謝一直以來不斷投推薦、月票的兄弟,謝謝你們。

。 空中。

一股無盡的威壓籠罩在整個沙場上。

霎時間。

萬眾昂首看去,皆是面露大驚之色,一個個如臨大敵。

東方不敗,丁春秋,逍遙子等人移步上前,將楚帝擋在背後,面色凝重的注視著天穹。

夜幕初臨。

沙場上。

除了一縷縷跳動的戰火,大地沉浸在昏暗中,此刻楚軍還尚未點燃火把。

唰。

一道身影凌空落下,來人手執一柄羽扇,白衣勝雪,端的是風流倜儻,英俊無比。

這般翩翩公子,卻給人一種陰桀森寒之感。

尤其是一雙眸子,深邃且充滿殺意,宛若黑暗中的響尾毒蛇。

伴隨著來人出現,虛空中百道身影緊隨其後落下。

這一刻。

站立在楚帝身旁的小洛璃,身影微微顫抖了下,靈眸中出現恐懼之色。

楚帝察覺來自洛璃的不安,側目朝著她看去,「怎麼,你認識?」

聞聲。

洛璃輕輕頷首,緩緩開口,「神朝姜國的邪玉公子,姜國天驕之一,與司天骷等老一輩強者齊名。」

「這麼強?」楚帝咂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