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著小高氏話多,她計上心來,「娘,不然這樣,我帶著小七去法林寺,你回周府住些日子,貼身照顧外祖母,說不定外祖母心情好,病也就好了,如何?」前些年,周氏不敢回周府,一是為沈懷淵守孝,再者,沒了夫君,她行事張揚,擔心惹得兩個嫂嫂不高興,日久見人心,余氏賈氏都是好相處的,小高氏話多,四人能說到一起,周氏去了周府,有小高氏陪著,日子必然不能難過。

0

周氏有些心動,「這樣外人會不會說閑話?」

「不會,您回周府是伺候外祖母的,舅舅舅母也高興著呢,我這就讓魯媽媽去周府說一聲,秋後我們回京,你再搬回侯府來。」沈月淺朝門外喚了聲魯媽媽,說了緣由,魯媽媽也為周氏高興,老夫人什麼都好,就是一個人坐在綉架邊,叫人看著心裡一陣難受,老夫人不讓她和小姐說,好在,小姐也發現了,激動道,「老奴這就去周府。」

周氏張了張嘴,抬手欲叫住魯媽媽,魯媽媽走得快,不一會兒就不見了人影,周氏低著頭,惆悵道,「周府不是你大舅舅當家,是你大表嫂說了算,我啊,就是擔心……」

「娘,您放寬心,大表嫂不是那樣子的人,外祖母和外祖父還在呢,您可是她的長輩,她不敢怎麼樣的。」收拾好衣衫,沈月淺又和周氏整理小七的,一通下來,已經傍晚了。

魯媽媽回來一臉喜色,「舅老夫人聽說您要過去,笑得可高興了,太夫人得了信,精神好了不少,說明日派馬車過來接您呢。」周家想得深,派人接周氏,自然是不讓外邊人亂說,誰敢周氏寡婦的身份說事就是擺明了與周家為敵,在官場的,哪一個沒有點眼色,自然不會亂說。

沈月淺也笑了起來,「娘,您聽聽,大舅母心裡明白著呢,明日您過去就是了。」

周氏無奈,叮囑起沈月淺小七的事宜來,「那邊夜裡涼,你別讓小七和荔枝他們睡,小七睡覺喜歡到處滾,別壓著了荔枝他們了,功課不能落下,我和夫子說一聲,布置了功課,回來要檢查的。」

「娘,我心裡有數,您回了周府,記得和外祖母說我心裡記著她呢,和大表姐給她祈福,保佑她和外祖父長命百歲。」周老太爺年紀比高氏大,然而精神矍鑠,杵著拐杖能走不遠的路。

「你多保重身子,別仗著年輕不把自己的身子骨當回事。」周氏話多,像第一次送沈月淺出門似的,前前後後叮囑了好幾遍,完了,又開始念叨小七,沈月淺不厭其煩的應著,只覺得周氏聲音悅耳,心間暖暖的。

翌日一早,天不亮小七就醒了,跑到周氏院子,坐在走廊的門檻上,望著屋子發獃,魯媽媽伺候周氏洗漱完出來,看他坐在門檻上,皺眉責問門口的丫鬟,「少爺在門口,怎麼不通稟一聲?」

「魯媽媽,是我叫她們不出聲的,娘可起了?」他去法林寺,欣喜到半夜,眯了一會就醒了,捨不得周氏,周氏雖然會說難聽的話,可是,對他是極好的,吳二吳三曾說他們的娘親要是有她娘性子的一半就好了,吳夫人疼愛吳二吳三,甚少罵他們,平日忙,見面的時間都少得很,不像周氏,一直陪著他。

魯媽媽心裡疑惑,再次望向沙漏確認了時辰,「起了,少爺可是要進去?」

話沒說完,小七已經跑到帘子處,軟著聲音叫了聲娘,魯媽媽更是覺著奇怪了,卻也沒有多想,去廚房吩咐可以做飯……

周氏聽著小七的聲音,轉過身子,視線從賬冊上移開,「怎麼這麼早就起了,可是興奮得睡不著?」

小七如實地點了點頭,走到周氏身邊,撒嬌地要周氏抱,周氏好笑,卻也沒拒絕他,抱起他坐在自己腿上,陳述道,「你貌似重了不少,再大些,娘都抱不動你了,怎麼想起這時候過來了?」

小七喜歡賴床,夏天還好,冬天窩在被子里很難才會爬起來,「多大的人了還撒嬌,被你侄子看見,肯定會嘲笑你的。」

「荔枝他們不會的,可聽話了,娘,您不去法林寺嗎? 一婚二寶:帝少寵妻無節制 姐姐說我很小的時候就去過了,可是我沒有印象呢。」小七心裡捨不得周氏,可也清楚外祖母身子不好,娘一定不會離開京城的,他心裡猶豫得很,良久,終究想和周氏在一起的念頭勝過出去玩的心思,「娘,我也不去了,陪您去周府看望外祖母好不好?」

周氏目光淌過暖意,她的兒子自然是好的,「你跟著姐姐去法林寺好好玩,外祖母那邊有我呢,你大姐夫表姐夫也會去,山裡野果子多,還能自己種菜,你會喜歡的。」孩子大了出去見識一番總是好的,周氏心中雖有不舍,明白怎麼做對小七才是最好的,溫柔的撫摸著他的頭,「去了那裡要聽姐姐姐夫的話,不能到處亂跑知道嗎?你先去探探路,下次娘去的話你才能幫娘認路,明白嗎?」

小七認真地拍了拍胸脯,隨即覺得奇怪「您不是去過嗎?」

「去過了也有忘記的時候,山裡變化大,說不準又多了許多道路出來,你去可要記清楚了,明年春天,娘帶你去。」周氏聲音溫婉,小七聽得認真,「我拿筆畫下來,下次就不會忘記了,怎麼樣,娘?」

「好。」

小七心情平和不少,走的時候還和周氏保證了許多事,沈月淺在旁邊聽著覺得好笑,母子連心,小七心裡是喜歡周氏的吧,不過分離的時候才能感受到周氏的好。

沈月淺和周淳玉以及三個孩子一輛馬車,小七跟著文博武他們起碼,路途遙遠,另外準備了馬車,小七不騎馬了可以坐馬車。

「大嫂,今早我出門,娘找我說話了。」這幾日,周淳玉心中忐忑,寧氏如果和她開口納妾的事情,她尋不到理由反對,誰知,寧氏找她,卻不是為了納妾之事。

「阿玉,我看你這些日子無精打采,心裡明白怎麼回事,你爹身邊沒有妻妾,到你大哥和博文的時候,我起初覺著他們高興就好,之後你大哥大嫂因著楊姨娘鬧了起來,我心裡不喜,不瞞你說,起初,確實要給博文納妾的。」寧氏神色不明,周淳玉聽得一怔,「你和晨曦都是好孩子,是我自己魔怔了。」

兩個兒子兒媳,孫子都要去法林寺禮佛,一半是因為朝堂冊立太子一事,何嘗沒有躲避她的心思,文戰嵩一句話說對了,「阿凝,以己度人,當初我不納妾是真心喜歡你想和你過日子,博武博文那邊,你想開點,他們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吧,咱年紀不小的,平時逗逗孫子就挺好的!何苦弄得家裡所有人不痛快,你看阿玉這幾日……」一番話,文戰嵩說了大半個時辰。

寧氏才恍然大悟,文戰嵩不止一次提醒她,她心裡始終不高興,認為沈月淺和周淳玉家世低配不上她兒子,何況身為長輩,哪有不喜歡兒孫滿堂的,文戰嵩說醒了她,文博武和文博文不納妾無非想好好過日子,甚至,沈月淺喝文博武的親事不是所謂的酒後訂親,而是文博武自己做主求來的。

「當時的沈家,無論如何娘都看不上,你心裡也是看不上的吧,博武態度堅決,不娶晨曦他寧肯一輩子當和尚,身為男子,能體會他的心情,所以才和他串通一氣,當然,博武本事大,我是被他脅迫的,追根究底,還是他自己有本事,晨曦進咱家的門,立即有了身孕不說,生個三個,可見,博武眼光好。孩子們的事情咱就別操心了,好好過日子吧,阿玉性子沉穩,你真和她說了,她估計也不會反駁,何苦叫孩子們難做人?」

寧氏這才想明白了,對周淳玉說了許久的話。

想到這,周淳玉一陣感慨,「娘說不給世子爺納妾了,懷孕的事情也不急,身子沒問題,總會有孩子的,娘還讓我和你說聲抱歉,我看娘這次,是真的想開了。」

沈月淺不知道還有這件事,思索道,「娘拎的清,不是為難人的。」旭明侯府那兩位才是真的能鬧騰來事的,文太夫人和寧氏,算是大戶人家的模範了。

放下心結,周淳玉心情好了許多,路上,回憶起和文博文相識的點點滴滴,感慨道,「若不是當日從莊子回來遇著那群歹人,被世子爺救下,我也沒有現在的造化。」

她聲音輕,奈何文博文摘了些野果子,欲問她們要不要,聽著周淳玉的話,神色一僵,望向鎮定自若的文博武,意有所指道,「大哥,還真是要謝謝你了。」

文博武淡淡地點了點頭,「別只嘴上誰,回京去軍營忙一個月。」

文博文抽了抽嘴角,緩緩嗯了聲,在文博武跟前,不能太過禮貌了。

四月的法林寺鮮花盛開,漫山遍野的奼紫嫣紅,她們離開京城后,皇上還是冊立太子了,為此,處置了一批人,六個月的身孕的貴妃娘娘小產了,說是自己設計的小產,想要嫁禍給皇后,牽扯的人被砍了頭,貴妃娘娘也被打入冷宮。

空一張開了,眉清目朗,據說來法林寺的很多女客,喜歡偷偷找空一說話,不過,空一性子沒變,和小七玩得好,每天帶著小七上山摘野菜野果子,回來喜歡守著荔枝蘋果,上輩子的好友和自己又成了朋友,或許,命中早已註定。

一處鮮花盛開的小山丘上,男子低頭垂眸,修長的手指輕輕撫過腿上女子白皙的臉龐,女子閉著眼,神情安詳,男子指腹刮過鼻翼,女子微微動了動,嘟噥道,「別動。」

男子莞爾一笑,風吹過,拂過他俊朗的容顏,「阿淺,睜開眼,樹影晃動,好似又能看到半山腰被遮擋的景色了。」文博武從未想象過,沈月淺替他尋了處清幽之地,卻給自己找了那樣最後安身的場所,抬眸,緩緩地往下半山腰,深邃的眸子里,閃過一處亮光,他叫醒頭枕著他腿地沈月淺,「阿淺,你看,這樣的角度,半山腰風景好美。」

她在的地方,哪怕暗無天日的沼澤,也有最美的風景。

沈月淺撐起身子,窩在他懷裡,一臉驚艷,「真好看。」

風吹動樹,樹叢從左往右緩緩彎腰,一片接著一片,氣勢磅礴,「我以往都沒見著過。」

「等我們死了,換我去那個位子守護你。」文博武擲地有聲的話輕輕掃過她耳垂,沈月淺側目,圓目微睜,眼裡滿是他,垂下眼瞼,粗密的睫毛蓋住她眼底的情緒,「不,要一起。」

歷經兩世,終於能光明正大的和你一起,死而同穴,也是一種幸福。

文博武一怔,笑意緩緩爬上臉頰,「好。」

黑薔薇白薔薇 現世安穩,歲月靜好,我們還有很長的路,一起走。

全文完 【界面傳送中……】

蘇眉一陣暈眩,忍住了體內的不適,好長時間才睜開眼,卻發現自己處在一個舒適寬大的房間里,她卻是看出,這個房間是絕對的豪華。

【是否接收劇情】7351的聲音冷冰冰,從腦子裡發出的冰冷讓蘇眉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是……蘇眉在心裡默念。前世的記憶模模糊糊的,不過她卻是知道自己已經跟這名叫做7351的系統君契約了,往後只能穿越到不同的界面里去攻略一個又一個男主男配。

這是一篇校園文,惡魔校草嚴御西的女友是一個月換一個,卻在與上個女友分手時有歧義被莫子語看到,莫子語便與嚴御西爭吵起來,嚴御西也因此對這個女生挑起了興緻,後來又因與兄弟打賭,便開始追求莫子語,在吵吵鬧鬧中愛上這個歡喜冤家,於是花心校草變成了專情痴男,最終兩人訂婚,結局。

也許是蘇眉第一次穿越到這樣的世界,所以這個任務還是比較簡單的,沒有男配,也沒有什麼大風大浪,也就是純純的校園愛戀罷了。只是這題目……惡魔校草,也只是嚴御西在小時候因為缺愛,比較偏執而已。

若說這之中必須有一個是女配的話,那就是蘇眉了。蘇眉就是嚴御西被炮灰了的前女友!

接收完劇情,蘇眉所在的宿主記憶也自動湧入她的腦海,消化完一切后,蘇眉才知道,她來到的時間,僅僅是她當嚴御西女友的第一天!

也就是說,男女主還沒有碰面,她至少有一個月的時間刷好感度!

這會正是才高二開學,前天嚴御西才跟上一個女友分手,就找上了她,昨天嚴御西就把她帶到了他在外面的別墅,其實也是所有女友都會來的別墅。然後單純的抱著她睡了一晚。

高二……十七歲……別墅……蘇眉嘴角抽搐,她怎麼覺得這麼玄幻呢?!

動了動身體,忽然發現身上還搭著一隻手,蘇眉想要起床,卻是被那隻手摟緊了。

「別動。」早上還沒說話,有些沙啞卻不失清脆如玉盤叮噹的聲音帶著些許的不耐煩。

「……」蘇眉還真就不動了。

那既然不能動了,蘇眉就抬頭看著抱著她的這個十七歲男生。

秀氣又冷漠的連線勾勒,菱唇,勾鼻,有些清瘦,又有些剛毅。就算是閉著眼睛,蹙著眉頭,也是那麼耀眼,宛如上帝的寵兒,把最精緻的華麗賜給了他。也難怪被成為校草。

一大早醒來就在一個帥哥的懷裡,這帥哥還很霸道的讓你別動,蘇眉到現在都很淡定,她也是夠佩服自己的了。

也許蘇眉視線太灼熱,嚴御西才不得已睜開眼睛,一雙眸子宛如星辰,就這麼看著蘇眉,不帶任何情緒。

蘇眉也眨眨眼,看回去。

兩人對望了十多秒,蘇眉不知道嚴御西是不是有起床氣,也不敢隨意開口。

「閉眼。」嚴御西又開口了,命令式的語氣。

蘇眉不爽了,命令她,她不聽行不行?繼續看著嚴御西,不管他~

嚴御西皺了皺眉,「你是不是忘了,你是我的女朋友?」 「沒有啊。」蘇眉回答的很自然,軟軟糯糯的聲音是她自己也沒想到的,都快被自己萌到了!

「那就閉眼。」嚴御西顯然是不想跟她廢話。

蘇眉偏不如他意,「不要,你長得這麼好看,我要看著你。」

嚴御西有些抓狂,青筋暴起,可是……被蘇眉這麼大咧咧說出來,他很好看,她要看他,就算是一個校草,他也是才十七歲,還很純潔的年紀啊……

於是嚴御西又抓狂又害羞,直接用一隻手擋住了蘇眉的眼睛,感受她長長的睫毛在手心撓動,很痒痒。

「我穿衣服,不許看。」他偏執,他有自己的習慣,他不喜歡被打亂,否則就會抓狂。

蘇眉覺得不能再刺激他了,就點點頭,眼睛被手蒙著,她又說:「好吧。」

其實嚴御西跟她都是穿睡衣睡覺的,這會說穿衣只是換衣服而已。

蘇眉真的沒看了,嚴御西才放心的下床,走進浴室換了衣服,回來卻是見蘇眉已經換好了衣服,坐在床上看著他,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恍若一泓清泉,就很單純的看著他。

嚴御西又要暴走了,手握成拳,「你在哪裡換的衣服?!」

「被窩裡啊。」蘇眉老誠實了,那雙眼睛清澈得讓人覺得就是這麼專註。可是她說出來的話就不這麼乖巧了,「你換衣服太慢了。」

「……」怒!嚴御西很想罵人,直接就將蘇眉從床上扯下來,害的蘇眉差點摔了一跤,腳很榮幸的……扭到了。

蘇眉一抽氣,腳一軟,順勢抱住了嚴御西的腰,抬頭可憐兮兮的看著他。

「疼……」蘇眉淚珠已經在眼眶裡打轉了,本來嚴御西就很高,蘇眉與他站在一起就是小鳥依人狀,這會抱著他更是軟糯黏人,可憐兮兮。

「活該!」嚴御西正在氣頭上,聽蘇眉這麼說就順口接上了,說完卻看到這個女孩已經是淚眼汪汪了,又哼哼一聲,手卻將她扶了起來。

打橫一抱,嚴御西又把蘇眉抱回床上坐著,找來碘酒輕輕給她擦上。

「上學遲到了。」看著嚴御西這麼認真的上藥,蘇眉偏偏冒出這麼一句煞風景的話來。

「……」嚴御西又要暴走,這種情況女生不是應該感動的嗎?!

可能是以往的女朋友對嚴御西言聽計從,太溫順,太正常,所以蘇眉一旦不按常理出牌,嚴御西就想暴走。

如果蘇眉知道嚴御西在想什麼,一定會呵呵,騷年你的生活太平淡,我來給你加點調味劑。

因為嚴御西的暴走,上藥的力度又重了一點,蘇眉又是一口抽氣,然後很抱怨的……「你居然連幫女朋友上藥都不會,這麼多女朋友是拿來好看的嗎。」

「……」嚴御西不想跟她說話了!

可是偏執症的他是一定要一個月後才分手的,再怎麼說,蘇眉也是他自己找來的女朋友!

然後由於蘇眉的不配合,一早上暴走了n次的嚴御西很正常的曠課了。

作為偏執狂的從來不曠課的嚴御西第一次曠課了,心情很不平靜! 於是蘇眉安慰他:「沒事沒事,反正今天你都抓狂了這麼多次了,多一次也不多。」

嚴御西:「……」青筋暴起。

「你是故意的?!」嚴御西這會的黑臉看起來好惡魔啊……

蘇眉不怕死的湊上去抱住嚴御西,在他懷裡猛吃豆腐,聞著他身上的清香味道,「阿西就是生氣也是這麼好看,怎麼辦,好喜歡呀~」

嚴御西又是羞憤又是無奈,火氣卻是消了不少,只能僵硬的環抱回去,心裡在給自己找借口:蘇眉是他自己選擇的女朋友,再怎麼樣也要等一個月後分手,一個月後,一定要分手!

既然都曠課了,蘇眉也不在意,她來這裡只是攻略嚴御西的,至於上不上學,應該沒什麼問題。

「阿西,我們去約會吧?」蘇眉在他懷裡蹭了蹭,又抬起頭來,眼睛閃閃亮的,那麼專註的只有他的倒影。

可是……約會!嚴御西抓狂,對於約會什麼的,他從來不計劃,因為作為他的女朋友,不需要約會!

「不去!」嚴御西瞪著蘇眉,彷彿只要蘇眉再出聲,他就會對她做出什麼事。

可是蘇眉偏偏就是湊上去,眼神里那麼歡喜,彷彿她的世界里滿是嚴御西一般的。「去吧去吧~」

嚴御西不為所動,太陽穴一突一突的,今天早上的事情太多都脫離了他的掌控,他很不高興!很狂躁!毫無頭緒,抓狂!

蘇眉看他如老僧入定一般,直接閉眼,眼不見心不煩的,就撇了撇嘴,「不去就不去。」

鬆開了嚴御西,掙扎出他的懷抱,蘇眉轉身上了床,把被子蒙上頭,不理嚴御西了。

嚴御西從來都是被女朋友哄著的,順著的,哪裡遇到像蘇眉這樣耍脾氣的女朋友。

蘇眉說不去約會了,他也不暴走了,可是蘇眉這番動作卻讓他再次抓狂,還有煩躁。

不知道怎麼哄女孩子的嚴御西,就在房間里椅子上坐著,眼神卻一直盯著蘇眉在的位置。

眼神火辣,可惜隔了一床被子,蘇眉是接收不到了。

整整坐了一個小時,嚴御西總算有動作了。

他把被子掀開,蘇眉已經在被子里睡著了。

「……」嚴御西握拳,又鬆開,最終還是走到浴室,剛想換上睡衣,又發現新的睡衣保姆還沒拿過來,只能就這麼穿著,鑽進被窩,將熟睡的蘇眉摟到懷裡,跟著她一起睡。

真是……豬嗎?才睡醒也能睡的著?!嚴御西又自己抓狂了,看著蘇眉粉粉嫩嫩的臉蛋,還未完全長開,有一點點嬰兒肥,但也是很漂亮的一個女孩子。

胡思亂想著,嚴御西已經搞不懂蘇眉了,可是他自己也慢慢眯起了眼睛,抱著蘇眉睡著了。

好一個回籠覺!

再次醒來總算能夠正常上學了。好似蘇眉也不打算折騰嚴御西了,很聽話,吃過飯後,兩人才去的學校。

毒步寵後 嚴御西跟蘇眉並不是一個班級的,一個在樓上,一個在樓下,只到了樓梯間他們就分開了。

嚴御西臨走前又吩咐她,下午放學不要走,等著他來接,還有,不許跟別的男生來往。 重點是不許跟別的男生來往!

嚴御西在這個方面特別偏執,就算是原劇情里的莫子語和他交往之後,除了親人,都不能跟任何一個男生說話,一直到兩人在一起一年多,嚴御西才允許她跟男人正常交流。

原因就是嚴御西的媽媽,因為出軌而離婚,這事鬧的挺厲害的,是嚴御西心裡最大的陰影。

接收劇情的蘇眉深知這一點是嚴御西的忌諱,絕對不能容忍的。原劇情里莫子語幾次無意與男生說話,都會被嚴御西關在別墅里一整天,冷暴力,不理她。

嚶嚶嚶……好恐怖這校草,果然是惡魔系的!

安安穩穩的在教室里待了一下午,果然,放學過十分鐘的時候,嚴御西就準時來到她們教室門口。

看到嚴御西來了,蘇眉才慢騰騰的收拾東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