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當年,只要時宜肯跟自己過下去,席聿衍就覺得已經非常非常幸福了。

想當年,只要時宜肯跟自己過下去,席聿衍就覺得已經非常非常幸福了。

想當年,只要時宜肯跟自己過下去,席聿衍就覺得已經非常非常幸福了。 150 150 admin

哪裏像是現在這樣子,時宜都對他這麼好了,將自己的喜歡都放在明面上了,他竟然還找事。

「我以後不會再這個樣子了。」席聿衍有些自嘲。

可能人真的是會變的,一開始的時候,他哪裏會想到自己竟然會變成這個樣子呢?

一開始的時候,席聿衍只想讓時宜跟自己生活下去。

後來,席聿衍想要讓時宜喜歡上自己。

再後來,席聿衍就想要時宜的生活裏面全部都是他。

就最後不好再有其他的東西了,可是生活又哪裏會是那麼簡單容易的呢?

哪怕是他如此的愛着時宜,生命裏面也不可能全部都是時宜的。

這個世界上又充斥着人,但凡是想要生活在這個世界的,那麼就避免不了要跟各種各樣的人打交道。

除非是時宜策徹底困在自己身邊,那麼她可能就沒有辦法再去跟其他的打交道了。

時宜看到席聿衍的落寞,突然間又覺得自己不對。

明明其實席聿衍包容了她那麼多,她怎麼能夠現在就跟他發脾氣呢?這事情也做的太過於混賬了。

「席聿衍。」

時宜的聲音軟了下來:「我不是一定要跟你說這些事情的,我只是不想要被整個禁錮起來,我也需要正常的社交。你在意席臨我沒有什麼意見,但是現在我已經說清楚了,我也已經向前看了,所以我就不希望你再說這些事情。」

「還有就是周舟,她是我的好朋友,最好的姐妹,我不可能不管她,也不可能不跟她相聚,我希望你之後不要想那麼多。我愛的人就只有你。」

第一次表達愛意的時候,的確是非常羞澀的,可是當第二次表達愛意的時候就會覺得原來不是那麼不好啟齒。

第三次表達愛意的時候就會覺得也許這也是一種浪漫。

第四次,第五次表達愛意的時候,就會認為這就跟吃飯睡覺一樣,根本就沒有任何值得害羞的地方。

只要說出來就好了。

席聿衍的心輕輕震動,其實他從來都沒有想過,有一天,時宜竟然會來哄自己。

「好。」

席聿衍立刻答應,實際上,席聿衍也不知道自己現在除了答應還可以做些什麼,難道要跟時宜鬧嗎啊?

他好歹是個大男人,現在時宜已經說軟話了,他當然要直接給她個台階下。

他可不希望別人會認為他是一個沒有肚量的男人。

時宜也有些驚訝:「你這就同意了?」

「你希望我不同意?」席聿衍沉思,女生這種生物,果然是非常非常難以理解的。

這樣做不行,那樣做不對的。

「你希望我現在說什麼呢?」

席聿衍認為遇到了什麼自己不懂的事情就要問出來,如果這一次不問出來,下一次也不問出來的話,矛盾就會越來越深。

彼此也會覺得自己對方陌生起來,席聿衍可不想會有那麼一天。

時宜搖頭,眼淚滾落下來,她擁抱住席聿衍。

「其實你什麼事情都不需要做,只要你保持現在的樣子就好了。」

時宜心裏非常非常感動,席聿衍到底是一個什麼樣子的人,她是非常非常清楚的。

現在可以道歉,還可以問出這樣子的一句話,無疑是真的已經將她放到內心深處。

對於時宜來說,她不需要太多,只要這樣就足夠了。

至於其他的,都已經交給她,她會將一切都處理妥當。

「老公。其實我剛才也不對的地方,我應該好好跟你說,不應該跟你說那些話的,你聽到那些話后,應該也非常傷心吧,其實我現在已經知道錯了,真的。」

時宜十足的誠意,卻讓席聿衍覺得自己現在真的是非常幸福。

「不管怎麼說,像是剛才那樣子的事情,不會再發生了,我跟你保證。」

時宜破涕為笑:「我也跟你保證,以後不管遇到什麼事情我都會詳細的跟你說,不會再有任何讓你困惑的地方。也不會再讓你沒有安全感。」

雖然很多人都說安全感是自己給自己的,但其實身處於愛情的時候就會容易患得患失,這是非常正常的。

「我也不會再隨便懷疑你。」

席聿衍想自己的確是要收起來這些事情,畢竟這些事情不會給自己帶來任何好處,只會讓自己更加難過而已。

「你這一次還要用周舟來做你的模特?」

「當然了。」時宜還攬著席聿衍的脖子,卻被他直接攬著坐在他的腿上。

還沒等時宜說話,席聿衍就直接說道:「我雙腿好著的時候,都可以讓你坐在我的腿上,現在腿上沒有知覺,更可以坐在你的腿上了,我不會有任何事情的。」

時宜知道,有的男性尊嚴也是需要捍衛的。

尤其想是席聿衍這種成功的男人,這自尊心就更加強大了,她可不能傷害到席聿衍的自尊心。

時宜乾脆找了個讓自己舒服的姿勢:「其實我是想要說,不管從哪個方面來說,周舟都是最符合我的。」

「第一點,我第一次參加比賽她就是我的模特。」

「第二點,周舟的長相在整個娛樂圈裏面可能都找不到第二個。」

「第三點,周舟具有極其強大的粉絲基礎,這些粉絲足以帶動銷量。」

「第四點,周舟完美契合我衣服的理念。」

「第五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她是我的好姐妹,一家親,我不讓她當我的模特,讓誰來當我的模特?」 最終,將手收回去,語氣溫淡地安慰了一句道:「你免費給煥生祛疤膏代言,已經做得很好了。她要是知道這件事,會很欣慰的。」

余染低低地「嗯」了一聲,眼淚依舊止不住地湧出。

另一邊,隨著骨灰下葬,所有人都面色沉痛地默哀著。

「媽咪!媽咪——」巍巍撕心裂肺的哭喊聲,回蕩在人群之中,讓人聞之動容。

小傢伙想要撲上去阻止骨灰被放進墓穴里,被老管家攔住。

「巍巍小少爺,不可以。」老管家憐惜地出聲提醒道。

巍巍不管不顧,使勁掙扎,嘴裡發出嗚嗚的悲鳴聲。

這時候,一隻粉白的小手捉住了他的手,一身白色公主裙的金子倩伸出另一隻手摸摸他的頭,認真地說道:「前段時間媽咪跟爸爸離婚的時候,我也很難過,覺得以後都沒有爸爸了。是媽咪說,就算爸爸不在,我們生活也會重新好起來的,然後現在我跟媽咪的生活就真的好起來了。」

她眨眨眼睛,看著巍巍,安慰道:「雖然你媽咪走了,但是你也要相信,這一切很快就會過去的。所以,你不要這麼難過啦。」

巍巍看著比自己矮半個頭的小女孩,停下了掙扎。

只不過他心裡依然很難過,腦袋一偏,吸了吸鼻子冷冷地說道:「你根本就不懂!」

首發網址et

說完,甩開了金子倩的手。

「巍巍……」金子倩有些委屈地看著他。

巍巍沒理她,卻也沒再繼續阻止葬禮的進行。

只是,小傢伙全程一臉悲憤的表情,似乎對什麼不滿似的。

葬禮結束之後,人群各自散去。

記者們也第一時間整理了現場圖片,並擬好稿子,將新聞發布到網上。

……

京都這邊,秦舒正通過手機網頁,查看自己葬禮的相關報道。

看著照片里那些熟悉的面孔,她心裡五味陳雜。

她還活著,可是在所有人眼裡,她已經死了。

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看著這些愛她、關心她的人,為她難過……

秦舒下意識地摸了摸脖頸上的項鏈,腦海里不自覺地想到,燕景用這項鏈殺死他的那幾個下屬時,是通過一個平板控制的。

那個平板上肯定有什麼操作系統,和這條項鏈關聯。

不知道是否需要什麼賬號和密碼?

有機會的話,倒是可以想辦法研究一下那個平板。

秦舒正想著,手機屏幕上方彈出一條消息:

燕景:【出來。】

言簡意賅的兩個字,如同命令一般乾脆強勢,毫不委婉。

秦舒沒有遲疑,把手機一收,背上一個隨身的包包,跟坐在對面書桌前的辛寶娥打了聲招呼:「寶娥,我出去一下。」

辛寶娥彷彿沒有聽到,目光緊盯著手機,怔然出神。

秦舒朝她走近了一步,才發現她也在看自己葬禮的新聞。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親媽給老婆加特效有什麼問題最新章節、親媽給老婆加特效有什麼問題寧暮、親媽給老婆加特效有什麼問題全文閱讀、親媽給老婆加特效有什麼問題txt下載、親媽給老婆加特效有什麼問題免費閱讀、親媽給老婆加特效有什麼問題寧暮

寧暮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親媽給老婆加特效有什麼問題、無食不成仙、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的閱讀地址:https:///165925/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最新章節、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星落鯢、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全文閱讀、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txt下載、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免費閱讀、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星落鯢

星落鯢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炮灰安若一世、重生之帶著空間混末世、穿書女配花錢買命、(女尊)帝國第一造物主、替嫁新夫撲倒記、人妖之間、情難自禁、楊老太在六十年代科技興國、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回到了剛剛的訓練場里,大筒木·多樂還在想着神秘人的事情。

沒過多久,破空聲響起,木葉的忍者終於到了。

終於有人過來查探剛才造成的動靜了,戰鬥結束了,上面就開始派人來做做場面活了,來安撫那些在戰鬥中受了傷的忍者,將他們帶去木葉醫院。

看到來人,大筒木·多樂露出了意外的神色。

因為來人,不是別人,正是宇智波一族現任的族長,宇智波·富岳。

這個時候的宇智波·富岳,在宇智波一族擁有極高的威望,沒人知道他的真正實力是多強。

按照大筒木·多樂的推測,這個時間段的宇智波富岳,應該已經開啟了萬花筒寫輪眼,實力肯定早已經達到影級水準,就是不知道是影級的哪個階段。

剛剛的對決證明,現在的大筒木·多樂絕對打不過有影級實力的強者,哪怕是分身,都不是他這樣一個中忍可以打得過的。

或許幾年後大筒木·多樂的實力會碾壓影級強者,成為這個世界新一代的忍者之神,但是現在,影級實力的人,像是一座高山橫在他的面前,令他感到些許的壓迫感。

「這是……」

看到宛若化作一片火海的戰場,宇智波·富岳心中一震。

他的目光瞬間鎖定在大筒木·多樂身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道:

「多樂君,逃之助他們彙報,說遇到了霧隱的通草野餌人和栗散串丸襲擊,後來,連剩下的五個忍刀七人眾也來了,不過,現在看來,戰鬥已經結束了。」

大筒木·多樂點了點頭,指著遠處的幾具屍體道:

「那些人就是霧隱村派來襲擊木葉的霧隱,至於那幾個忍刀七人眾,他們跑了,我也沒有那個實力留下他們。」

順着他的手指,宇智波·富岳等人看到了橫屍在地的霧隱忍者。

尤其是看到那他們屍體上那一道道光滑鋒利的刀痕,宇智波·富岳等人都露出震驚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