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兒,空幻驚出了一陣冷汗。

0

“不行,以後把測算的基準,放在祭司山的最低點,同時計算出沿途所有高山的高度,特別是祭司山路線上的山峯。”

正想回答空幻的靈心聽到這些,也是心中一驚,不由地對自己等人,居然沒有注意到這一點感到後怕。

“是的,空幻大人,這方面我會立刻去辦。”

“好的,祭司山不容有失,那麼,下降原因有頭緒了麼?”

“大致有了結論,不過我們還是去外面看看吧。”

“嗯?”

看着靈心的表情,空幻表情動了的動,但最終還是平靜了下來。

向一旁的8051點了點頭,幾人向山外飛去。

※※※

身處五千多米高空,在場兩個幽神級、兩個星球意志顯然不會有什麼困擾,只是苦了從頭到尾都是地面爬行生物的靈魂級小動物。

不過,它此時正處在雙月的保護之中,也沒誰考慮過它而已。

從半空中看去,祭司山就如同一個菱形物體一般,懸浮在了充滿光芒與淡藍的天空之中,山峯反射着光芒的白雪,與山底陰影之中的泥土,組成了鮮明的對比。

而中央最廣闊的區域,那些綠色與半圓形建築,則將整個祭司山襯托地生機勃勃。

“多美啊。”

靈心感慨地看着自己生活的地方,他的心中從沒有缺少過對這座山峯的喜愛,而正是這種喜愛,讓他從來到這裏之後,離開的次數不超過10。

同時,爲了保護這座祭司山,他所帶領的小組,每時每刻都在查詢着這座山峯的原理。因爲他還記的當初祭司山老校長臨終前話,‘如果連了解都做不到,你又怎麼保護她。’

“是啊,就像一個小小世界一般。”

贊同的點了點頭,靈心張開雙臂對着整個祭司山:“這就是我的小小世界,無論如何,我都會保護她。”

而這一刻,正在清晨陽光照耀之下的祭司山,完全就是一座映照在神聖光輝下的世界,而靈心在這一刻,似乎已經於祭司山融爲一體。

“喜歡這裏?”

出人意料的,打破這一片刻神聖的,居然是很少說話的雙月。只見她少有的嚴肅地看向靈心,說出了上面的話。而8051似乎意識到什麼,略顯詫異的愣了愣。

而此時,靈心已經不假思索的點頭。

先婚後愛,大佬要離婚! 在他看來,眼前的雙月,也只是個沉默寡言的小孩子而已。

而且,無論是誰,對這個問題,他都會是這樣的回答。

“那麼,想一直保護它嗎?”

這時候,空幻也意識到不對了,因爲空間之中,似乎開始出現一股壓迫。對於這種壓迫,空幻也只見過一次,那就是楚玲和靈韻就任主意識的時候。

(8051,這是怎麼回事?)不想說話打斷此時的氣氛,空幻立刻向8051指了指自己的腦袋,然後如是想着。

(我不知道這是好是壞,但雙月似乎有打算將整個祭司山的管理交給靈心,這就像是分配權限一般,從前我追求星球意志時的代行者等等是大範圍的,我直接就是星球意志的唯一控制者。)

(而這次,卻是讓靈心成了祭司山的意志,然後隸屬星球意志……嗯,具體很複雜,簡單來說,就像是山神土地神之類的東西。)

(……囧)

雖然這應該是好事,但聽到8051的解釋,空幻卻無法控制地囧了起來。什麼時候,咱這個科學的世界,居然還出現山神這種玄幻的東西了。

不過,有些東西還是要弄清楚的。

(爲什麼說不知道好壞呢?看起來,如果靈心獲得這個權限,對我們不是好事嗎?)

(可是,這是比神殿還要限制的東西,一旦完成,靈心這個幽神級就會被完全束縛在祭司山區域,即便是外面建設了神殿,他也出不來,只能一步步發展或者擴展自己的浮空山。)

(這樣啊,)皺眉想了想,空幻看着一臉堅定的靈心,以及正望着靈心,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的雙月,最終還是笑着搖頭。

(8051,祭司山終歸要有人來守,讓靈心來做,總比別人更好吧。何況,隨着能量化的試驗開始,靈魂級、幽神級、陰神級的隔離正在打破,一個幽神級,已經不再那麼重要了。)

(而且,既然雙月都能認同,你身爲感性的星球意志,也不可能不動心吧。) 太古龍神訣 說到這兒,空幻戲謔地看着8051,不過對於8051首先站在朋族的立場爲衆人考慮,他當然是非常高興。

(怎麼,吃醋了?)

(額,什麼亂七八糟的。)

鬱悶地瞪了8051一眼,空幻似乎想起了什麼,轉頭向8051詢問到,(說起來,雙月星的浮空山有多少?)

(浮在天空中的山,現在只有二十六座,大小大都與祭司山相近。)

(是嗎,)想到那一座座浮在天空中的高山,空幻不由地心馳神往,(如果能將這些山都控制,那就好了。)

而聽到空幻的話,8051也點了點頭,(雙月星的浮空山都有固定的軌跡,以後想找不難,不過現在朋族的控制範圍太小,還是暫時不要分出人力去的好。)

(這我知道,)點了點頭,空幻掃視了一下四周,發覺周邊空間中的威壓已經越來越重,而靈心也終於察覺到不對,正在向空幻這裏投出眼神詢問。

空幻想了想,讓8051暫時安撫雙月,然後嚴肅地看向靈心。

“如果,我們讓你成爲祭司山的神,你掌控祭司山的一切,但卻再也不能離開這裏,你,願意嗎?”

短暫的沉默之後,靈心看了看在場的幾人,再看了看遠處自由地漂浮在天空的祭司山,臉上露出一絲微笑。

“可以。” 博主有一瞬間覺得,他的外國朋友,是來忽悠他的。

但這外國朋友是一博導教授,肅然嚴謹,中規中矩,怎麼可能會拿這件事來開玩笑?

博主顫抖的手按著電腦的鍵盤迴——

【應該……同名同姓吧?】

好友——

【我感覺,這種人應該沒時間浪費去打遊戲。】

博主也不相信,這種他只在傳說中聽到的人物,能跟言昔一起打遊戲??

尤其是言昔只是一個歌手啊,雖然他是亞洲歌手的牌面,但跟這種人差距不止一星半點吧?

想到這裡,他再次打開微博,點開那個「不重要的網友」的主頁。

因為不重要的網友接二連三的上熱評,還似乎是知道不少內幕的消息,這幾年來,微博上的人都懷疑他就是京城那個圈子裡的,也因此,眼下已經是432萬粉絲了。

儼然也算是一個網紅了。

博主看了看不重要的網友簡介資料——

畢業於京大,26歲。

中間一行顯示著【我關注的人也在關注他】,這些關注列表,基本上都是這樣的人——

京大學生會,秦氏集團,秦修塵工作室……

博主給好友發了消息——

【我害怕。】

總裁,麻煩離我遠點 好友回:【?】

博主:【難怪微博會被刪。】

【難怪言天王會叫他您】

【我現在明白了。】

【我今天說肯尼斯是小學生。】

博主抹了下臉:【還說他可愛。】

想到這裡,博主有些想哭了,一股腦的全都吐出來:【我還在遊戲里私聊他問他想不想開直播,我可以介紹他到我的公司當個主播網紅。】

國外的好友:【……言天王的朋友會缺錢?】

博主:【是的,我當時傻了,我竟然還想給他建立後援會。】

【跟恐怖分子說這種話,我會死嗎?】

【我現在註銷賬號還來得及嗎?】

國外的好友:【……】

博主字打到這裡,忽然又想起來直播時肯先生說的一句話——「muer我要扛著炸彈去你家,夷平你家!」

這他媽……

好像不是開玩笑。

博主深吸了一口氣,恢復了些許精神:【沒事,要死也是DY的muer大神先死,你走吧。我去微博抱團了,說肯先生是小學生的不止我一個,還有人要給他打賞游輪來著。】

好友:【??】

與此同時,言昔一些也查到了些許內容的粉絲望著言昔的頭像陷入迷茫——

他們到底粉了一個什麼樣的偶像?

**

「搞定肯尼斯了。」秦苒已經讓施厲銘把合約送到肯尼斯那裡去了,正在給常寧打電話。

常寧正在開車,按了下藍牙,挺驚訝的,「馬修都沒搞定,你幹什麼了?」

「比了一場。」秦苒打開畫圖軟體。

常寧以為秦苒是用武力威脅的,倒也不意外,只「嗯」了一聲,「肯尼斯安分了,奧古斯特也要掂量幾分,事情應該不大,可以轉交給明月了。」

「都行。」秦苒不緊不慢的道,她這次能出面,完全是因為潘明月。

肯尼斯實際上也知道秦苒這一次不會輕易放棄,秦苒背後的人脈牽扯太多了,她要認真起來,肯尼斯也得掂量一下,才出了文比這麼一出。

「你現在在幹嘛?」常寧把車轉了個方向。

秦苒正在填色,聞言,徐徐道:「畫畫。」

常寧:「……」

研究院他忍了,寧願畫畫都不回129。

他氣沖沖的掛斷了電話,通知潘明月這件事。

**

潘明月這會兒正在陸家樓上,坐在電腦面前接手常寧的資料。

陸照影的好消息已經通知了陸父陸母,陸母當即就要開始謀划婚禮。

不僅是單身狗陸照影終於能娶到老婆了,還娶了一個陸母覺得陸照影是不可能能娶得到的人,她自然要細細謀划。

婚禮的事情本來要決定的就多,禮金,良辰吉日,各個親戚通知到位,賓客……

陸媽媽盯著人裝好監控后,就拿著小本子,跟陸爸爸還有管家在大廳里細細商量。

陸二伯作為工具人,在一邊幫他們出謀劃策。

「我們這邊的親戚,二伯你看有什麼疏漏的就部上,等會照影跟明月哥哥回來,我們再問明月哥哥他們那邊的賓客。」陸媽媽說到這裡,又看向管家,「紅包準備好沒?對了,晚餐也要準備好。」

陸二伯奇怪,潘明月也不在,他不由問出聲:「潘小姐,不是說是孤兒……」

陸媽媽說過,潘明月有一個特別出色的哥哥,可惜沒了。

怎麼現在又說還有個哥哥?

「不是親哥,勝似親哥。」陸媽媽早就知道宋律庭的存在,她喝了杯茶。

還沒繼續說完,門外傭人就說少爺回來了。

陸媽媽根本陸父連忙站起來,雙雙出門迎接,看樣子,對潘明月那個哥哥,十分尊重。

不過陸二伯也不意外。

畢竟這是潘明月的哥哥,還有些羨慕這位「哥哥」,能有這麼一個出色的妹妹。

他一邊跟兩人出去,一邊跟著陸媽媽陸父出去。

眼睛一抬,就看到了跟陸照影一起進來的宋律庭:「……」

前段時間在京大基地跟那位「樓先生」一起放蘑菇雲的那位大佬。

陸二伯收起了羨慕。

他現在開始想,陸照影是怎麼走了狗屎運的??

陸媽媽給宋律庭包了一個巨大的紅包,潘明月還沒下樓,就先跟他談起了正事,「你們這邊的親戚朋友有先擬個單子,都由我們來安排通知跟住宿。」

宋律庭沉思了一下,開口,「不需要都請。」

主要是有幾個人不好請。

陸媽媽直接搖頭,「不行,這一定要請,不能委屈了明月。」 任何事物都有其形成原因,所謂的神祕,只在於我們還沒有發現其原理。——朋族《中學物理》

祭司山看起來沒有任何變化,但它實際上已經變得不同了,因爲多了個山脈意志,星球意志的N成弱化版。可以說,現在的靈心,就是雙月和8051管理祭司山的一個節點。

不過,這些東西真說起來其實變動也不大,因爲祭司山已經達到了一個自然的平衡循環,人爲的變動只會造成未知因素。

然而,此時衆人所關注的,還是能夠通過完全感知祭司山,來發現祭司山浮空祕密的靈心。

“礦石?”

“是的,整個浮空山的動力,似乎就是一種礦石,位於祭司山內部。它們聚成了一團,但並不是什麼規則的外形,或者說我們沒有認出來其中的規則。”

“而且,這些礦石,外圍的部分看起來並不活躍,但內圈的卻有細微的能量流動,產生了類似能量體飛行時的磁場波動,不過,這些能量來源於哪兒呢?”

“嗯?具體是怎麼回事?能夠感知到嗎?”

空幻有些詫異地看了看這位山脈意志,對於此時似乎很享受這種完全感知感覺的靈心而言,整個祭司山,就像是他的身體一般,感知起來完全沒有任何障礙。(任何精神力控制Lv2以上的朋人,都能感知到自己的內在。)

“不行。”搖了搖頭,靈心繼續說道:“我只能感應到礦石中央,好像有什麼的東西在發出極其細微的能量,而正是這些能量,卻激發了礦石內的質能反應,導致這些礦石產生了集體磁場。”

皺了皺眉頭,靈心發現,自己居然無法感知到對方的具體身份,這對感受到了那種完全掌握感的他而言,顯然有些難以接受。

想了想,靈心神情一動,隨之,祭司山下方涌出一些泥土,一個通道口就這樣出現。

“我們去看看。”

說完,靈心就一頭竄入了這個洞口。

沒有絲毫猶豫,空幻三人也跟了上去。

從最初的泥土、岩石,到中心的灰黑色泥土樣礦物質,但這並不是靈心所說的那種浮空礦物。

小心地用念力包裹了一些這種奇怪的礦物,衆人繼續前進,而衆人身後的通道,則很快被彌補回來的泥土堵上。

浮空山的水源,全部來源於山頂的白雪融化所形成的小河,而那條小河在祭司山的一角形成了一塊小湖。 惹上冷魅總裁 以前沒有朋人進駐時,小湖時常因爲水滿,而從另一端的水道中流出,在祭司山一旁掛出了一道細小的懸空瀑布,流入大地,場景雖不壯觀,但卻極其美麗。

但現在的人們要考慮的,主要還是生存而非娛樂,所以在祭司學校入住之後,小湖中的水就變得勉強夠人們食用,而那條懸空瀑布,就這樣成爲了過去時。

當然,也許在未來的某個時候,它還能重現人間吧。

用手感受了一下四周的泥土,也許這裏是小湖下方,所以泥土層略顯溼潤。在穿過這片灰黑色泥土層之後,衆人繼續前進。

由於是從浮空山下方斜向上移動,幾人此時纔開始遇到從浮空山地表的草木蔓延下來的根鬚。

很顯然,這些草木根鬚遠比星球地面的植物更爲發達,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固定這座浮空山泥土的作用,這也是祭司學校明令禁止學生毀壞這裏的植物的原因。

在儘可能不傷及這些根鬚的情況,幾人終於來到了一片青綠色的礦石前方。

這時,開路的靈心也停下了腳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