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想,趙衣在門口喊了句:“那我回頭再過來。”

0

沒有回答,對趙衣來說就是回答了。

這傢伙微微咧嘴,嘻嘻哈哈地就這麼走掉了。

殊不知,在這一時間,他的背後同樣有一扇房門微微打開,一雙眼睛也正在注視着他。

——————————————————————————

王家一個神祕的小石屋,幾個人正圍着一張桌子,低聲商量着什麼事情。

屋裏沒有窗戶,甚至連扇門都是極爲隱蔽,不仔細看連門縫都找不出來。房間光線昏暗,只有桌子上的一支蠟燭支撐着屋子裏的亮光————是不是所有的密謀裏,都會出現這樣的蠟燭啊?

圍着桌子的人,正負主位分別有艾菲特那張永遠微笑的臉,王道碗則是滿臉嚴肅,兩人身旁,分別有雷米,王道結,和一些其他不知道從何而來的人。幾個人的聲音都刻意壓得很低,即使是在這麼一個與世隔絕的屋子裏,他們都十分小心。

“副校長,這次聚集會事關重大,我們這些人早就忙得暈頭轉向了,不過看你還是很輕鬆嘛。哎,真是老了。”聊了半天,王道結突然嘆了口氣說道。

艾菲特微笑着回了個禮:“這個真是不敢當,晚輩不是不累,只是在下天生愛笑,這麼個習慣現在也沒有改過來,所以看上去似乎輕鬆一些。其實,這一大堆事情要操作,哪兒可能這麼輕鬆啊,在下沒有前輩們的深厚經驗,倒是累得更加頭疼一些。”

“你也不用說這麼多話來安慰我們,你要是真沒什麼管理經驗,又怎麼可能坐上學校的副校長呢?這麼一個副校長的位置,比起我們這些老骨頭呆的位置,那是要顯擺多了。”王道結搖搖頭苦笑道。

艾菲特也只是禮貌性地一笑,並沒接話。

要是對方一定認爲自己的位置好,解釋又有什麼用呢?

他清了清嗓子道:“各位,這次的聚集會的原因大家也都清楚了,無論我們身屬什麼勢力,有什麼冤仇,此時也都要一併放下。有什麼要緊事情,那就乾脆不要來。這句話不但是說給我們的,還是說給三大界所有人的。”

王道碗突然微微苦笑:“可是,我們這個行動其實也有點私密性的,不能告訴三大界所有人啊。畢竟,除了幾個值得相信的人,我們沒有把握確定其他人就不是臥底。現在這個世界很大,很多事情都不是我們能夠掌控的啊。再說了,情報還不一定是真的呢。”


“只要這次行動成功了,情報是不是真的都無所謂了。他們不會放棄這個好機會的,如果連這都放棄了,只能說他們根本不存在。”艾菲特淡淡地說道。

“副校長看上去胸有成竹。”

“王長老過獎了,武界這邊就交給你了。”

“殺手界並沒有一個真正領頭人,但是殺手工會會長卻和我武界有些交情,不過因爲害怕臥底的存在,我就沒有告訴他詳細情況,但他還是很爽快地拍了陰陽二師來相助。”

艾菲特露出了一絲怪異的笑容:“看來你們交情不淺,這老頭子連陰陽二師都拍出來了。”

“交情也不算深,就是動用了一下人情罷了。”王道碗嘆口氣道:“畢竟,三大界都不希望那些人重新出現。”

“我三大界,不需要再多一界來分羹。”

(最近這幾天真是病的死去活來,昨天好不容易回覆了點元氣,立刻跑到電腦前打字了。不過病的太厲害,回覆還是得慢慢來,我爸說這是冬病春發,看來以後作息時間要注意了。

讓我有一點不高興的是,我的病轉好的原因是因爲我開始吃藥了,但是藥卻是西藥,對於我這個中藥世家傳承下來的孩子來說真是有點接受不了。不過當我爸說這些藥吃了好是好得快,但對身體還是有害的,不如中藥更治根本,我突然又很賤地開心了) 離聚集會的日子越來越近,這段時間拜訪的人也越來越多了。不過,除了最開始艾菲特的到來以外,其他時候來的人都不足以吸引趙衣等人的注意力,而王道碗似乎也從王家消失了一般,平日最多是王道結出來迎接意思意思,要不然都只是家裏手下接了進去。

很快,王家的走廊到處都是外來的賓客,王家迫不得已之下取消了很多的防盜設施,避免這些賓客一不小心觸動。至於晚上的宵禁設置,那更是早就關上了,這些賓客個個都不是聽話的主,偶爾有幾個殺手界的人性格乖戾,就是不聽人話,王家要是想用強,都不知道會不會招惹到這些人。最後,王家乾脆關閉了這所有的防盜設施,也算是清淨些。

不過,雖然王家的設施幾乎全部關閉,但李軼聰這邊卻趁機在家裏裝上了其它的監視器攝像頭等等自制機關。這也是他們貪玩,想要趁王家人多時找點樂子,每天晚上研究着李軼聰的小電腦看點戲…這裏指的是很正常的玩耍,不要想得太多了。

新來的賓客大部分都是帶了晚輩過來的,看來他們也是很希望小一輩能借此機會長長見識,而因爲地方擁擠,所以能帶來的人也都算是少年精英。但相對的,這幫人的傲氣也就更甚常人,趙衣他們試着接觸了幾次後,還是選擇安安心心地呆在自己的那一小院落不出來了。

時間,就這麼慢慢地流逝着。

——————————————————————————

“時間過得還真快,今天晚上就是這個聚集會了。”趙衣看了看牆上日曆,有些鬱悶地說道。

他是最不希望時間過得這麼快的人,因爲聚集會一結束,慕容夜估計又要離開。

“還行。”墨尊淡淡地說道:“晚上怎麼安排的?”

“也沒有什麼大事,其實這個聚集會就是爲了那些背後真正的大佬們而開的,我們這些小傢伙,充其量就是在大廳擺幾張桌子隨便吃頓飯,和周圍的陌生人聊聊天,反正沒什麼意思。”李軼聰伸了個懶腰,略帶睏意地說道:“充其量能碰上個漂亮的小姑娘,不過看這次來的人裏面的男女比例看,我們是攤不上的。”

“至少把衣服穿得好一點。”墨尊整了整身上這套西服。其實這件衣服對他來說還是有點大了,褲腿袖子很多地方都需要挽起來。不過他說比較習慣寬鬆一點的衣服,太緊的正式衣服穿得不習慣,所以故意要了件大號。

“對了,你們看見凌樂那個小丫頭了嗎?”趙衣轉了轉頭問道。


“她最近不是和那個雪菲兒混在一起了嗎。兩個人天天姐妹相稱,估計今天晚上也是她們兩個一起了。”墨尊想了想說道:“至於朱翼就有點怪了,不知怎麼回事,最近這幾天看上去情緒有些差,連話都懶得說一句,不知道是不是吃凌樂的醋了。”

“……”

與此同時,在王家外幾條街遠的地方,五個青年,兩男三女,站在路邊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

其中最小的少女看了看手錶,有些不耐煩地說道:“老大怎麼還沒回來,不知道今天時間緊迫沒時間在路上亂玩嗎?”

旁邊一個靠着電線杆,有些冷漠皮膚微黑的少年開口說道:“老大這次去交換信息,慢一點是正常的,不要那麼着急。”


“這次可是難得的聚集會,本來還想去看看開開眼界,沒想到又被副校長叫過來臨時完成任務,估計是見不到那些大人物咯。”這少女又無奈地嘆了口氣,搖頭道。

一旁那個戴着眼鏡的女孩說道:“其實,你估計也見不到什麼大人物。”

“爲什麼這麼說?”除了她以外,另外兩個少女都被吸引了過來。

“我查過以前的聚集會記錄,每一次的舉行都是十分慎重,至少持續個十幾天,準備也得有個半年,更不用說弄得三大界皆知。只不過近來不知爲何,這種聚集會的規模開始變得越來越小了,但也不應該像這次這麼緊急,總共準備不到一個月。”

“所以呢,你的意思是?”這次,連那個靠着電線杆的少年都走過來問道。

少女撫了撫眼睛:“這次聚集會的內容應該很緊急,估計沒有什麼大人物有時間出來見人。而相反,那些不明白情況的人以外這和以前沒什麼兩樣,於是帶了一羣小傢伙過來見世面,所以我們就算參加,認識大人物的機率不高,被認識的可能說不定更大。”

“陳雨欣,不要太驕傲了。”皮膚略黑的少年開口說道:“我們就算被外界吹得有多厲害,什麼六大天才,哼,連學校都沒有畢業,還沒這個資格說這句話。”

陳雨欣眼睛裏閃過一道亮光:“我倒是不這麼覺得,我們團隊無論是個體實力還是整體配合都已屬完美,即使是畢業考,在我的計算裏,除非所有其他人都不想畢業故意針對我們,否則有百分之九十六點三七的機率我們可以全體通過,還有百分之三點六二的機率也許會少一兩個人,但不至於全滅。”

黑皮膚少年關子川低頭數了數道:“還有那點百分之零點零一的機率呢?”

“計算裏總有意外,所以我從來不用百分之百。”


旁邊那個一直沒有插話的少女崔嘉懿突然眼前一亮:“老大來了。”

所有人都朝那邊方向看去,只見一個身材高瘦的青年正緩步走來。不,他的速度感覺是慢,但只是幾秒的時間,就從遠方走到跟前了。

“老大,這次的任務是?”關子川一上來就問道。

老大劉浩廷臉色有些怪異,低聲說道:“這次的任務還真不是那麼簡單,有很多比較隱祕的事情,不適合在大街上說話。走,我們先回住處安排,今天晚上有大事幹了!”說完,當先就朝着山道走去,真不知道他們的臨時住處是在哪個山穴。

那個看上去最小,其實是六人中的三姐林風生趕緊湊上來問問道:“老大,到底什麼事情這麼神祕,你現在不告訴我們,好歹說幾個詞讓我們猜一猜吧。”

劉浩廷看了看周圍,確定沒人之後,才低聲說道:“也行,我就告訴你們這次晚上的行動和什麼有關,你們聽說過第四大界吧?”

其他五個人頓時微微一愣,也許像趙衣這些學生還沒接觸過這方面的信息,但是他們卻是早已瞭解到了。不禁都是臉色微變。

劉浩廷嚥了口唾沫:“最近有情報說這第四大界又要崛起,這次聚集會主要就是針對他們,不然你說怎麼會準備得這麼快。”

第四大界一向都是三大界中的第一注重對象,自然值得爲其組織一個聚集會。

關子川的眼中突然跳出一股熱意:“這次任務,我差不多明白了。”

林風生奇怪地問道:“你明白什麼了?”

“不能說。”關子川很是裝逼地回答一句。

這其實很好猜,在陳雨欣最開始想明白之後,關子川看着她的臉色才反應了過來,然後崔嘉懿王秋陽也接二連三地露出了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至於林風生嘛…只能看着自己的夥伴們全都明白了,自己卻只能乾着急。

崔嘉懿突然有些緊張:“老大,我們剛剛說過這次會有人把小的一輩帶過來,學校也有帶人嗎?”

劉浩廷點點頭:“帶了,不過你可以放心,你妹妹不在其中。但是我不能保證她會不會被這個聚集會的消息給吸引過來。”

關子川想了想:“那那個一年級的人呢?我是說去年一年級的那些,其中好像有人跟我打過一次賭,不知道這次能不能見到?”

劉浩廷突然流露出一絲怪笑:“那個和你打賭的人我不是很清楚,不過我們很快就能見到另外一個。他們的進步比我們當時似乎是要快多了。關子川啊,我不知道你的這個賭到底能不能打贏。”

關子川沒有接話,只是皺了皺眉,默默無語。 夕陽觸線,這個夜晚也快要來了。不知道爲什麼,趙衣突然有種奇怪的壓抑感。

看了看逐漸變黑的天色,他覺得自己是想多了。

這個時候,他突然想起了肖張,這個好哥們總是小事上衝動大事上冷靜,有他在倒是不會覺得危險。

趙衣不是沒給肖張打過電話,碰到這麼個難得一見的聚集會自然要想着好哥們一下了。只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已經無法聯絡上肖張,似乎是肖張的電話已經處於電量虛弱的狀態無法聯繫。

這倒是讓趙衣一陣納悶,他們的電話可是學校設計的校卡,無論電量有多低,都一定會有一部分來維持他的信號。就算肖張的手機無法維持他通話,但只要手機在他身上,他就能感覺到自己給他打過電話,最少也會在一定時間內回電啊。

也許葉米師兄給他安排了什麼特訓吧。這個理由倒是很有說服力,趙衣立刻就不再擔心了。

此時,其他人早就已經先去,也就是趙衣心情莫名其妙地有些緊張,突然就想自己先靜一靜,其他人見他狀態有些異常,也就放着他先安靜一下。慕容夜也只是點點頭,甚至沒有主動留下來,跟着大家就先走了。

趙衣需要一個獨自思考的空間。

這段時間過得太舒服了,天天在山上按照師父說的辦法思考,但也有種偷懶的感覺。後來跑到王家,也不過就是大家聚在一起玩罷了。這段時間,恐怕其他人都已經把自己給甩開了吧。趙衣摸了摸有些冰冷的匕首刀柄想道。

看上去,現在的李軼聰已經找到了一個很適合他的長項,就他那操作電腦的樣子估計就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墨尊也從以前的毫不起眼變成現在這樣的…還是毫不起眼,但是趙衣絕對不相信一個殺手的義子能弱到哪兒去,他越是不起眼,隱藏的實力就越大。柯凝長期留校進修,誰知道他能進步成什麼樣?肖張現在又是修煉得連手機都沒時間用,等下次見到他的時候,他會是什麼樣的?

學校的精英,弱又能弱到哪兒去?自己竟然還抱着混吃混喝的想法跑到王家來,真是**逸了。自己沒有李軼聰那麼實用的異能,沒有肖張這麼優秀的天賦,如果還不努力的話,恐怕連畢業都難啊!

趙衣嘆了口氣,看來等這次聚集會結束後是該回凌山好好進修一下了。

慢慢從椅子上爬起來,突然兜裏手機一震,收到一條新的信息。

肖張的短信。

趙衣拿出來看了一眼,短信是已經被設置好收到時間發來的,也就是說這是肖張不知道什麼時候寫好的,特意設置到現在這個時候自己才收到。

奇了怪了。趙衣抱着疑惑的心情打開了短信。

——————————————————————————


王家的大廳在特意的佈置下竟然容納下了上百個訪客,倒真是讓墨尊等人吃了一驚。平時沒看出來這大廳有這麼大啊!

此時的大廳已經換上了一陣輝煌的燈飾,牆上也換上了一層金色的壁紙,到處都走動着服務的僕人和保鏢,像是怕別人不知道這次聚集會的重要性似的。不過在某些人眼中,這次的佈置似乎還是太倉促了,能看出來一絲大會的緊急性。

就像之前想的一樣,這次的大會表面上就是給這些小嘍囉聚集吃個飯,背地裏還是那些主事的人在開會。要不是有聚集會的傳統,三大界的人都喜歡排場,早就取消邀請這些不關緊要的小嘍囉這個規定了。

比如,傑克這次就沒來湊熱鬧。

因爲李軼聰少主的身份,侍者特意爲他們準備了個靠邊緣的位置。這倒不是說是冷落他們,主要是,哪怕滿屋子裏的人都只是小嘍囉,也沒人敢坐在中心啊,這麼拉風的位置可是很招仇恨的。

“趙衣怎麼還不來,看這樣子大家都要開始吃了。”墨尊左右看了看說道。

九鼎御天 :“我沒看到有什麼來的必要,今天這個聚集會真的十分無聊,除了廚房做出來的這些點心還算用心,我看不出有什麼特殊。”

“特殊的也輪不到我們。”墨尊笑着看了看一邊吃的挺開心的小凌樂說道:“真正有身份的誰會在這兒出現啊,都到裏面去聊天了。”

李軼聰坐了半天,又覺得無聊,終於忍不住拿出了自己的電腦開始操作起來:“其實你也不能這麼說,看資料上顯示,這個大廳裏還是有些名人的。有幾個上市大公司的老總,幾個跨國商人,幾個算是有點名聲的流派掌門,如果你剛剛說的話讓他們其中幾個聽見,王家這次估計就得思考要不要把你丟出去息怒了。”

墨尊打了個寒戰,立刻不說話了。

李軼聰看了會兒電腦,突然皺了皺眉,低聲說道:“現在顯示器上,除了中央大廳,其他地方就只有幾個保安在巡邏。他們就不多準備幾個保安看着?現在的王家對外防護可真是弱啊!”

“這…”墨尊看了看周圍來來往往的人:“這麼多人估計也不怕什麼襲擊吧。”

“我是說,如果有小偷的話,現在正是個好時機。”

“……”

正在這時,先前一直沒有出現的趙衣突然走來,拉開慕容夜旁邊的椅子坐下,臉色有些異樣,讓人一見就覺得有些怪異。

“你怎麼了?肚子疼?”李軼聰看了他一眼,象徵性地問候一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