恍惚之間,他看到遠處一尊修羅戰將的雕像,復活過來,一隻魔手,燃燒比他腳下青銅巨魔,要濃郁萬倍的魔火,狠狠拍下。

0

砰!

青銅巨魔,像是紙片一樣,被撕得粉碎。

「啊!」孫任重發出一聲慘叫,就被修羅戰將一把捏死。

骨骼血肉炸裂的聲音,從魔手拳心傳來,兩股血柱,濃稠猩紅,紅得發黑,從魔手握成拳頭的兩端,噴射而出。

冰峰學院的副院長,一個照面,就被捏死。

這個場面,被幾乎每一個修道者,看在眼裡,剎那之間,他們一個個都要被嚇瘋了!

「快逃!」

「天啊!是加隆魔蛇!」

「這麼多惡魔!這怎麼回事!」

「秦逸擁有的惡魔,竟然比孫任重,還要強悍千萬倍!」

「這些惡魔,根本不是我們能對付的啊!它們吹一口氣,就能把我殺死了!」

「快走啊!我不想死!」

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這些修道者,頓時心膽俱裂,發了瘋一樣,運轉真氣,不惜服下暴血狂神丹,就要飛射而出。

「你以為能跑得掉嗎?」秦逸眼中,寒芒凝聚,幾乎如刀鋒,狠狠壓迫在所有人咽喉。

原本不打算使用吞天大墓的,但既然使用了,暴露了,那就殺個乾淨!

PS:原來都這麼晚了,不過總算寫出來了。最近大家應該都發現,更新時間都是下午和晚上。因為感冒持續不好,還發展到開始咳嗽了,早上不太起得來。吃兩天葯,稍微感覺好一點后,我會調整時差。謝謝理解~剛發現99妹子又砸了8000貴賓,頓時我就感覺自己像是打雞血了^^恭喜煉神第二位盟主99妹子誕生~~~ 秦逸手臂一揮,一頭頭凶神惡煞,從吞天大墓中,不要本錢一樣,奔涌而出。

那些修道者,雖然都是各大宗門的長老、精英,但是在這些惡魔面前,完全不堪一擊。

慘淡魔光,在半空揚起一片殺戮盛宴。

整個空間,處處崩塌,在場修道者,全部連連爆炸,彷彿鞭炮、汁水飽滿的西瓜,血漿橫飛,在半空匯聚出一條血色長河!

想要逃跑的修道者,根本來不及飛遠,被惡魔虛空一抓,在半空就炸成肉醬血漿,拖出長長軌跡。

「秦逸,求求你,不要殺我!」

「我只是一時鬼迷心竅,我再也不敢了。」

「只要你放過我,我們宗門,從此奉你為尊。」

看眼一頭頭強大無比的惡魔,肆意屠殺,自己沒有絲毫逃脫的機會,許多修道者,都被嚇破了膽,一個個跪了下來,朝著秦逸,連連磕頭求饒,賭咒發誓,要成為秦逸的僕人,卑躬屈膝的模樣,彷彿一隻只討好主人的狗。

秦逸居高臨下,望著他們,眼中沒有一絲憐憫,沒有一絲憎惡,就好像是望著最微不足道的東西。

秦逸的這種氣勢,遠超九霄,高高在上,讓人感覺無上威嚴,一點反抗、憎恨的心情,都生不出來。

「我在四獸大陸的時候,面對的各大宗門精英,實力遠遠超越你們,比你們更強大,人數更多。」

秦逸淡淡開口,聲音清晰傳入在場每一個耳朵里。

殺戮還在繼續,血灑滿天,秦逸卻像是什麼都沒有看到一樣,若無其事地,繼續訴說。

「你們當真以為,仗著有皇無極撐腰,或是耍點小聰明,混入屍肉泥潭,就能找到機會殺了我?」

「每個宗門,都會出現敗類。吃裡扒外,不好好專心做自己的事,卻整天想著害人。」

「別的宗門,在欺壓自己宗門的時候,他們一個個做縮頭烏龜,不僅不為宗門做出貢獻,反而一心想著,怎麼把自己宗門的人拖下水。」

「他們這麼做,有恃無恐,原因是什麼?」

此刻殺戮還在繼續,但是聲勢,已經比之前小了不少。

整個天空,都充斥著濃得化不開的血腥氣。

一股股噴涌的鮮丨血,在半空凝聚成一團一團,如血肉一般蠕動。

凝鍊的精血,噴湧出陣陣不甘、絕望、憤怒的情緒。

秦逸伸手一抓,虛空急劇濃縮,漫天血水、碎肉、金丹,負面情緒,被一下子徹底打散,迅速凝鍊,形成一塊塊晶瑩剔透的晶體,彷彿礦石一樣,化作滾滾洪流,噼里啪啦,摔進吞天大墓里,猶如暴風驟雨。

震耳欲聾的響聲,讓跪在地上的那些修道者,瑟瑟發抖.

他們一個個面無人色,顫抖不停,上下牙床,不斷撞擊,晶體落入血水中的炸響,讓他們幾乎都要被嚇死!

他們也想不明白,秦逸為什麼要說這番話,此刻只能不斷點頭,討好秦逸。

「其實原因很簡單,他們之所以敢這麼做,就是覺得同宗門的,無論是長老,還是弟子,或者是院長一類高層,顧及同門情義,不會對他們下殺手。

而別的宗門就不同了,誰會給你好臉色看,能殺就殺,一了百了。

也正因為如此,他們才敢對自己宗門的人使絆子,而對外的時候,就跟一條狗一樣,只能討好。

這個道理,無論是一個城中的家族,還是大道中一個宗門,道理都是一樣的。」

秦逸像是想明白了什麼,眼眸中光芒,越發閃亮,璀璨。

「所以之前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對的。既然他們心智不堅,稍微一誘惑,就投靠了皇無極,迫害同門,那他們從一生下來,骨子裡,就是這樣諂媚。

現在再怎麼苦口婆心,用心引導,都不可能把他們領上正途。



因為他們從一開始,就是這樣的活色,殺了,也就殺了,完全不用覺得可惜。

養一隻狗,還懂得看門護院,養這麼一群傢伙,只會在關鍵時刻,反咬你一口,完全就是,死不足惜.」

秦逸的聲音停了下來,跪在他面前的那些修道者,只覺得全身陣陣發冷,根本不敢抬頭望一眼秦逸。


在各自的宗門中,他們都是呼風喚雨,普通弟子們看到他們,都趨之若鶩,巴結都來不及的大人物。

但是此刻在秦逸面前,他們只能跪著,雙膝深深砸進地里,頭也不敢抬。

「當時皇無極出現在地動榜排位賽上,我敢當著他的面,立下毒誓,要在他回來之時,將他斬殺,把他所謂的自信、狂妄,狠狠踩在腳下。

但是現在,我只不過殺了你們一些同伴,你們就卑躬屈膝,毫無尊嚴地跪在我面前,甚至主動提出歸附於我。

你們現在能為了苟活,跪在我面前,到時候面對別的強者的時候,你們也能夠像牆頭草一樣,迅速倒向另一邊,因為你們骨子裡面,流淌著的,就是趨炎附勢的血液。」

「不,我們絕對不會背叛您!」

「求求你,不要殺我,我絕對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的。」

「我知道錯了,求求您,大人不記小人過,放過我吧!」

眾人大聲哀嚎,祈求,痛哭流涕,賭咒發誓,希望秦逸,能夠放過他們。


「死吧!」秦逸一拳轟出,「花開!彼岸!」

沒有殺意,沒有戾氣,無數朵白蓮,在半空緩緩綻放,一艘木舟,在花海中舒緩漂流,駛向彼方。

砰砰砰砰砰!

那些修道者,張大嘴巴,手舞足蹈,想要躲開,但是空氣濃縮,如同條條枷鎖,將他們狠狠捆住。

他們絲毫不能動彈,眼睜睜看著白蓮飄到他們身上,臉上瞬間寫滿驚恐,扭曲的表情,幾乎沒法想象,竟然能出現在活人臉上。

龍吟虎嘯的巨力,剎那之間,把他們打得四分五裂,全身剩下,密布瓷器一般的裂紋,鮮丨血像是水銀乍泄,從裂口裡,噴涌而出!

秦逸手掌一抓,空氣中傳來隆隆轟鳴,這些修道者的丹田氣海,齊齊炸開,拳頭大小的本命金丹,全部被秦逸收走,拋入吞天大墓。

四周群魔,也都迅速鑽回吞天大墓,秦逸收斂真氣,目光一凝:「七煞空間!」

轟隆!

通天浮屠柱,拔地而起,星辰隕落,虛空塌陷,裂開一條時空通道,朝里望去,看到茫茫銀河。

秦逸身形一閃,迅速消失在一片蒼茫中,空間裂開的通道,也隨即消失。

就在秦逸消失的剎那,剛剛出現屠殺的那一片天空,猛然被濃黑色的魔氣籠罩。

嘩啦!

天空一下子被扯開數千丈的裂口。

一隻魔爪,上面密密麻麻,全是眼球,從裂口裡伸了出來,狠狠就朝秦逸剛剛站立的位置,狠狠插了下去。 魔爪瘦骨嶙峋,漆黑如烤焦的樹皮,一出手就是慘淡魔光。

上面密密麻麻,不知道布滿了多少個眼球,一眨一眨,讓人喉頭髮毛。

魔爪狠狠一把抓下,將方圓數千里的地面,全部抓了起來,狠狠一捏,炸得粉碎,又朝地里狠狠插丨進去,像是鏟起稀泥一樣,來來回回,反反覆復又抓又插了好幾下,這才恨恨停住。

魔爪上所有眼球,齊齊爆發出憤怒的神色。

「怎麼回事!我剛剛明明感覺到,這裡發生了一場大戰!濃郁的魔氣、怨氣,那麼清晰,為什麼都不見了!到底藏到哪裡去了!」

怒聲咆哮,滾滾如雷,從撕開的虛空里,惡狠狠傳來。

魔爪又猛地一抓,一大片天幕,都被扯了下來。

星辰重重隕落地面,火光衝天而起,地沉陸陷,巨大蘑菇雲,濃濃鋪開,直衝雲霄,彷彿末日降臨。

「那麼濃郁的魔氣,至少有幾百、幾千頭個伯爵、公爵、侯爵的實力,要是被我吞噬,我可以一舉突破現在的境界!好恨!好恨啊!為什麼要逃得這麼快!現在留下的這點血腥殺伐氣息,連給我塞牙縫都不夠!」

怒吼聲中,無數的眼球,齊刷刷睜開,四周空氣里殘存的鮮丨血,殺戮氣息,匯聚成一絲絲紅線,全都被吸了進去。

魔爪的皮膚,就像是真的在吮吸一樣,一鼓一鼓的。

「在這一個區區男爵的領地,怎麼可能一下子聚集這麼多的強大魔頭,一定是有魔胎,只有魔胎,才能孕育這麼多魔王。魔胎可是魔氣的濃縮,魔氣的精髓,要是讓我得到……可惡!恨死我了!」

「不過你真的以為你逃得掉嗎?我已經捕捉到了你的一絲氣息,只要你再出現,我就一定會找到你!」

魔爪一揮,翻雲覆雨,四周精氣濃縮,凝聚,一個秦逸的影像,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出現在魔爪掌心。

「修道者……那就更加不能放過你了……」

魔爪猛地一握,石破天驚,秦逸影像,炸得粉碎,碎成齏粉,空間隨之猛地一震,噼里啪啦,如同琉璃一樣,大片炸開,露出蒼茫宇宙,斑斑駁駁,叫人心悸。

隨著得意的笑聲,魔爪如一座黑雲籠罩的山峰,飛入宇宙,消失不見。

腹黑女人撩愛計 ,在一片靈氣濃郁的天池內,秦雨薇臉色格外陰沉。

她腳下一座複雜陣法,像是死了一半,絲毫沒有一絲波動。

無論她此刻怎麼努力,都沒法和陣法另外一端,取得任何聯繫。

「這個原因只能是……」秦雨薇目光中,厲芒爆射,「那群長老,真是死有餘辜,竟然單方面切斷了聯繫!他們忘掉了我之前說的那番話嘛!竟然對我的計劃,置若罔聞!」

這是秦雨薇這麼多年來,少有的發怒。

就連當初父親被秦逸斬殺,她都沒有發怒,只是淡淡哦了一聲,表示知道了。

但是現在,這群長老,竟然在已經約好的情況下,單方面破壞了她準備了這麼久的計劃,現在恐怕也已經被秦逸殺死了。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秦雨薇咬著牙,惡狠狠地吐出八個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