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那麼多失靈者失蹤,會不會和這個怪物有關係,她可是找到了線索。

0

“你還記得那個怪物長得什麼樣嗎?”晨曦焦急的問。

“像一羣小魚密集在一起一樣,一羣帶銀色鱗片的東西像狂風一樣捲過來,那數目多的肉眼數不過來,那魚蠕動着身子,鱗片一塊兒一塊兒掉下來,很是噁心…”

“魚,鱗片,風一樣捲過來…”晨曦自我重複,可在她的記憶裏從未見過這樣的東西,會是什麼?

“靈女,求求你,求你幫找一找小美爸爸,小美爸爸一生沒做過壞事,他是個好人,請你務必幫幫他,求求你了。”失靈者跪在地上苦苦哀求。

亡靈也罷失靈者也罷,他們的那種無助的目光晨曦實在看不下去。

“我會盡力幫忙的,放心,安心去吧。”

(四庫書) (四庫書)

失靈者從地上站了起來,望着遠處的小美揮了揮手。

“靈女,我已經準備好了,可以開始了。”失靈者回過頭望着晨曦點了點頭。

“好,我現在就把送你回到你該去的地方。”

晨曦花了數秒使自己平靜了下來,好久沒打開過冥界的門,還有點不習慣了,希望一次就能打開。

晨曦用雙手輕輕捧起掛在胸前的項鍊,她把靈氣聚在一起吹動項鍊上的紫色光圈,圓圈帶着六角星的光圈重重的落在地面上逐漸擴大,形成靈陣。

靈陣上面的光圈快速旋轉了起來,速度越來越快,快的什麼也看不到,隨着轉速的提高,一束光線直射天空。

晨曦集中意念開始唸咒語,失靈者逐漸變成一個閃爍的小珠珠,緩緩地飄進那束光線裏,隨着光線的吸收,吸進六角形的中央。

隨後光線慢慢變弱,地面上的靈陣也漸漸消失。

周圍的一切恢復到了原來的樣子,像是什麼也沒發生過似的,無影無蹤,就那麼瞬間通往冥界的門開了,又關了。

許久沒幹過這事兒,手還真生了,剛剛緊張的手都微微哆嗦了起來,還好安全送走了失靈者,今晚算是完成了一件大事兒。

多虧今天的失靈者比較通情達理,不用她大大出招,就輕輕鬆鬆的送走了失靈者。

她能做的都做了,剩下就看小美媽媽自己的造化了,希望小美媽媽犯的罪孽不是很深…

對了她還給失靈者一個承諾的,尋找小美的爸爸,今兒幫了一個失靈者,也找到了線索算是大收穫了。

雖然不知道哪個銀色鱗片是什麼東西,可聽着來者不善,下次見到靈蟲一定得問問她。

今天忙了一夜,也該回去了,不知道明主回沒回去啊,晨曦又一次飄了上去,明主像是剛忙完工作似的收拾了起來。

他忙完了是嗎,是不是要回家了?晚上就吃了那麼一點點明主會不會餓呀,晨曦急忙飄落到地面,向別墅方向飄了起來。

她要趕在他的前面給他做好吃的去,前天早上給爸媽做的早點不很成功嗎,簡單做一做應該沒問題的吧。

晨曦以最快的速度飄回別墅,回到軀體,大半夜的起牀,爲明主準備了吃的。

爲心愛的人做飯原來是這麼開心的一件事情,這次來人間來對了,她可不是隻知道被人疼愛的靈女,她也懂得照顧人,懂得心疼人。

晨曦把一碗小米粥放在桌子上,開了餐桌上方的燈,等待明主。

拖着下巴打瞌睡,猛然,聽見門外有汽車聲音,晨曦急忙跑回了臥室。

咦,外面怎麼沒動靜,他到底回沒回來啊,會不會沒看到那碗粥啊?

晨曦胡思亂想着聆聽門外的聲響。

腳步聲,咚咚咚,是明主在敲門嗎?

“睡了嗎?”熟悉的聲音,肯定是他了。

晨曦捂住嘴偷樂,他是不是受感動了呀,是不是要謝謝她啊…

“晨曦,粥,很好吃。”

晨曦聽到‘好吃’兩字開心的咬了咬被子,明主吃到了是嗎,呼,他吃飯挺挑的,他竟然說好吃,太難得了,她總算爲他做了什麼。

(四庫書) (四庫書)

早上等晨曦醒來時,明主已經不在別墅了。

在冥界的時候他也是那麼的忙碌,來到人間了還是那麼的忙,冥主是去哪裏都是忙碌的命啊。

明主不在,又是週末,今天做什麼呢,對了,那天,老媽說週末陪她一起去戒毒所看舅舅的,今天還是早點回家看看老兩口好了,都不知道那個無恥的舅舅怎麼樣了,再討厭也是老媽的親弟弟,老媽惦記着他也是情有可原。

陪老媽去戒毒所,給她把把關也好,免得老媽耳根子軟被舅舅的花言巧語給糊弄過去。

晨曦起牀,開機,換衣服。

手機剛開機就接到了思琪的電話。

晨曦猶豫要不要接,思來思去最後還是摁了接聽鍵,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既然做了那就勇敢的面對。

“我去,你可是開機了,你的電話也太難打了吧。”

晨曦不安的咬着手指呵呵傻笑,“剛開機,找我有事?”

“有事?你還好意思說有事?”思琪大聲嚷嚷了起來。

“嘿嘿,昨夜,你們倆,沒事吧。”晨曦拿着手機斷斷續續說道。

“我倆能有什麼事兒?”思琪轉動着方向盤微微一笑。

“呼,沒事就好。”

“你是不是忘了什麼事兒啊?”思琪故意嚴肅的問道。

“什麼事?”

“你答應我陪我去打胎的啊!”思琪忍着笑容拐進了小路。

獨寵妖嬈妃 “啊?還要打啊?”

晨曦瞬間覺得無力了,折騰半天竟然沒起任何變化,自己簡直是沒事找事,這邵青也不是個好東西嗎,都知道思琪懷孕了還讓思琪打胎,忒過分了!

“我快到你家門口了,準備準備就下來吧。”

啊?都快到門口了?想逃都無法逃了…

果然是思琪,動作比說話還快,超強執行力的一人,想到什麼就做什麼,估計這一早不停地打着電話奔着她這兒來了吧。

思琪還怕她逃了不成?

晨曦收好手機換了身衣服下了樓。

剛打開門,就見思琪整個人向她這邊撲了過來。

什麼情況?

“晨曦,愛死你了,麼麼噠。”難得見思琪這樣,晨曦都不習慣了。

“思琪,你沒事吧?”晨曦愣了愣神。

“晨曦,你知道嗎,邵青跟我求婚了,哈哈,我要當媽媽了。”思琪歡歡雀躍。

晨曦抱着思琪的胳膊不可思議的感嘆,“真的嗎?”

“嗯嗯,他求婚了,晨曦,愛死你了,要是沒有你,說不定這會兒我已經在手術檯上了,晨曦,愛死你了,奔着這個你也得當我的伴娘,不許賴皮,就這麼定了,我當新娘,你當伴娘,哈哈。”

思琪高興地合不攏嘴,晨曦也跟着興奮。

雖然她不喜歡當伴娘吧,但思琪和她肚子裏的寶寶終於找到了歸宿,她的心還是爲她們開心。

兩人站在草坪上吹着三月的冷風,蹦來蹦去。

“我一睜眼就想見你,想第一個告訴你這個好消息,晨曦太謝謝你了,嗯嘛!”

思琪噘着嘴靠了過來,晨曦馬上向後退了退,思琪還真要親她啊,危險,趕緊閃。

(四庫書) (四庫書)

其實她也沒做什麼,思琪這麼謝她,晨曦反而覺得不好意思了,不管怎樣思琪和邵青兩人終成眷屬,就算是完美的句號了。

“快說說,昨夜到底發生什麼事了,邵青是怎麼求婚的啊。”晨曦好好奇男人怎麼求婚。

“想知道吧,哈哈,上車再說,你要回錦繡花園是吧,姐今兒當你的司機,走,邊開邊說。”

晨曦挽着思琪的胳膊,坐進思琪的奧迪a1。

“那晚,一醒來看到邵青,氣死我了,還記得我給你打的電話嗎,這貨搶過手機死活不給我。”

“然後呢。”

“然後嗎,嘿嘿,搶着搶着一起滾牀單了呀。”

“你們,真那個什麼了?”

見思琪點頭,晨曦差點跳了起來。“喂,你肚子裏裝着寶寶呢,你們瘋了,我了個去,你們也太亂來了,可是服了你們了,你,肚子,沒事?”

“沒事啊。”思琪看了一眼晨曦繼續看前方。

晨曦徹底無語,壓了壓火。“你們見面就想吃掉對方?”

“要不然呢?”

天上掉下個林公子 “啊?”晨曦紅着臉扭過頭望向窗外。

“你是不是還沒和男人那樣過?”思琪陰笑着瞥了眼晨曦。

晨曦想,洞房花燭夜算嗎?可那是雪兒不是晨曦,這一世的晨曦確實沒有過…和明主親親算嗎…想到那一晚親親的場面,急忙搖了搖頭。

“不是姐勸你,成爲老處女前,抓緊吧,等你體驗了一回就知道爲了什麼了。”

“喂喂,你再飢渴你也不能裝着寶寶那個什麼啊,可憐的寶寶,比爹和你娘太淘氣了,是不是!”晨曦望着思琪的肚子自言自語。

“虛,別亂說話,她要聽到了就學壞了。”思琪咧着嘴角瞥了眼肚子。

“你也知道學壞啊,就你們這麼折騰,寶寶能不能安全出來都是問題了。”晨曦是真爲思琪肚子裏的寶寶擔心。

“真的那麼危險?”思琪踩住了剎車。

“你說呢?”

“下次我得問問大夫了,要危險,真不能那個什麼了。”思琪低頭摸了摸肚子。

晨曦看着思琪的動作很是羨慕,女人很是奇特,一當上準媽媽就會蛻變,變得很女人,平時大大咧咧的思琪也會小心翼翼的撫摸肚子。

當媽的女人就是不一樣。

“對了你可以解放了,不用陪我去醫院檢查什麼的了,邵青說每一次檢查都陪我去。”

路燈變綠,思琪啓動了汽車。

晨曦看到了思琪眼角的淡淡的微笑,那是幸福的笑容。

世上最叫人羨慕的莫過於相愛的人在一起吧,思琪找到了她的他,還結出了愛的果實…

幸福原來可以來的如此之快!

“邵青說,今天就和他家人商量結婚的事情,晨曦你知道嗎,昨晚邵青摸着我的肚子,可高興了,還把耳朵貼在我的肚子上,像個孩子似的問了我一堆問題,你聽了肯定笑噴。”

我在烈火中等你 “別自己一人樂了,快說說。”

“不,不說,就不告訴你,所以啊,你也趕緊物色一個。”思琪閃着燈轉了個彎。

豪門協議:Boss的緋聞小妻 物色?物色誰?冥主?文浩?兩人在她心裏都佔據這一定的位置,叫她怎麼物色,要不得,求不得,真是世上最難解的一道題。

(四庫書) (四庫書)

週日,晨曦跟着老媽去了戒毒所。

老媽一早就起來準備了便當,晨曦看着老媽爲不值得的人辛苦,心裏很是不痛快。

好端端的爲什麼突然要去看舅舅?

“媽,戒毒所不是不讓見家屬的嗎?爲什麼忽然要去見舅舅啊?”晨曦拎着便當盒子跟在母親後面問道。

“戒毒所來信了,說你舅舅病了,特意批准了一次探望,哎,不知道這孩子現在怎麼樣了。”

晨曦清晰的看到母親言語中的憂心。

老媽說,舅舅病了是嗎?病的多嚴重戒毒所都安排了家屬會面?怎麼感覺哪裏不太對啊,明主說有事沒事都會關他許久,除非她請求放了舅舅。

可是,她也沒求明主放了舅舅…

晨曦自個兒敲了下腦門兒,笨死了,現在人又沒說放了她的舅舅,看把她急的。

戒毒所只說是家屬探望,早知有‘探望’這樣的事情,那會兒就改囑咐明主叫戒毒所屏蔽一切聯繫的,不讓舅舅和老媽見面比什麼都重要,失策,失策。

讓老媽和舅舅見一面,那很多事情就會變成不確定了,哎,希望只是她多想了。

再怎麼着,這次她一定得把控好母親的情緒,別讓她中了舅舅的陰謀,要提高警惕,還有這次回來後一定得找明主再商量商量怎麼樣能讓舅舅和老媽永遠不會再見上一面。

晨曦邊走拿出了手機,要不要現在就問問明主,舅舅是不是病的真快不行了?

雖然想法有些自私,可晨曦真的不希望老媽的剋星舅舅存在這個世上困擾母親,可她又沒有權利剝奪一個人的生死權…所以,她也只好以這種不人道的方式扣住她的舅舅。

晨曦最後還是給明主發了條微信,“明主,早上好,戒毒所的那位舅舅病的很嚴重嗎,我和老媽正在去戒毒所看他。”

“晨曦,東西沉,快給我。”老媽試着搶走她手中的包裹,晨曦急忙換了一隻手。

“媽,我年輕力壯,您就歇會兒哈。”晨曦邁着大步走上了前,不讓老媽搶走那手中的包裹。

在辛苦,她也不讓老媽累着,已經長大了,該到了報恩的時候,報恩報恩,不只是報一次大恩,小事一樁她也要做到位。

戒毒所位置偏僻,她們倒了兩趟車,走了好一段路才走到了戒毒所的門口。

高牆鐵壁,說的就是這裏嗎,這裏怎麼感覺很像電視裏的監獄。

這樣的一個地方怨氣應該很重吧,晨曦似乎都聞到了那難聞的怨氣。

通過種種檢查終於走進了戒毒所,暗色調的戒毒所看着很是神祕,給晨曦帶路的是一位年輕的李醫生。

老媽說,給她發信的就是這位李醫生。

這李醫生是舅舅的主治醫生嗎,那他更得知道舅舅怎麼關進來的了,除非中間換了主治醫生,或者更狗血的事情發生了,要麼他怎麼沒先和明主彙報就直接通知老媽了?

難道她舅舅真的得了重病?

笑什麼笑,看把她樂得,她以爲這樣就能讓母親遠離苦海?舅舅沒了,又不知母親傷心欲絕多少個****夜夜,哎,矛盾死了。

既然都到了目的地,去看看就知道了。

(四庫書) (四庫書)

李醫生在前面帶路,晨曦扶着老媽的胳膊走進了樓道。

兩名小護士懷裏抱着文件夾,面帶燦爛的笑容向李醫生打招呼,那個李醫生卻看都沒看她們一眼,擦肩而過。

自從恢復記憶開始她的耳朵比任何時候都靈敏,她聽到了那兩名小護士的談話。

“李醫生,今兒怎麼了,平時不和和氣氣的嗎,今兒變了個人似的,這麼清高。”

“就是,你看到他的那眼神了嗎,太不尋常了,他是不是受什麼刺激了,忽然換了個人似的。”

“是不是得了人格分裂症啊,就跟那個韓劇演的似的,一個人的人格換來換去。”

“不會吧。”

晨曦回頭看了眼兩名護士,那二人沒有走開,疑惑的望着李醫生的背影仍在不停地議論。

這李醫生就是所謂得人格分裂症?這世界病人怎麼這麼多?社會越先進,心病也越來越先進了。

老媽拉了拉,晨曦回過頭跟着下了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