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會這樣?”獨孤萬道發出了自語的喃喃聲,他身上的那強大的氣息突然之間就潰散開來,然後整個人就如同一顆墜落的隕石,以一種難以想象的速度掉落了下來。

0

“轟”的一聲巨響,他落在地上,砸出了一個巨大的坑洞,整個地面都裂開了,無數的碎石飛起,地面的震動之力,直接就把所有人都彈起了數百丈高。

噬魂刀在半空脫手,然後如同長了眼睛一般落下,直接扎入了那個巨大的坑洞之中,扎入了獨孤萬道的胸口。

“啊!”獨孤萬道痛苦嚎叫,一把抓住噬魂刀,猛力的拔出,摔空而去,然後他整個人都彈了起來,一下就衝出了地面。

砰的一聲,他渾身都恢復了金色,金剛金身在此展現,他雙腳踏在地面之上,如同有百萬斤的重力瞬間壓下,地面瞬息又塌陷了一大片。

砰砰砰,三聲連續的聲響,秋亦言和白雲山主幾人,這才從高空跌落,全部摔得七葷八素。

“劉封,你竟然暗算我!”獨孤萬道全身都是傷痕,鮮血從每一處傷口流出,即便是金剛金身,他的傷勢也已經到了無法忍受的地步。

“難道這不可嗎?這本就是公平合理之事。”劉封狂熱的臉色有了些平和,神情也終於放鬆了下來,他想站起來,卻是一動都動不了,只能艱難的說道:“我把噬魂刀留給你,就猜到你肯定會煉化此刀,但是你恐怕想不到,此刀原本的主人意志碎片,並未完全消散,終於是在最後的時刻給予你致命的一擊!”

“原來的主人?就是這個墓穴的死鬼嗎?哈哈哈,原來也不過如此,如此算計與我,卻依舊不能要了我的性命。”獨孤萬道哈哈笑道:“你們幾人,已經全無還手之力,我傷勢雖重,但是隻要修養一刻,便能恢復行動,到時候就是你們的死期!”

獨孤萬道說完這句話,手上的金色又一次綻放,雖然已經極爲微弱,卻依舊擁有強大的殺傷力,一根金色的手指遙遙點出,一分爲三,分別點在了秋亦言三人的胸口之上。

白雲山主、光明教主,秋亦言,本已經沒有了任何反抗之力,此刻更是遭受重創,同時間就全部暈迷了過去。

做完了這一切之後,獨孤萬道便是冷笑着看了劉封一眼,然後閉上了眼睛,開始調息起來。

劉封心中暗歎,他知道獨孤萬道說的沒錯。

獨孤萬道的傷勢,確實沒有他意料之中的重。

把龍炎真人的一個意志碎片隱藏在噬魂刀中,然後把噬魂刀留給獨孤萬道,只要獨孤萬道煉化噬魂刀,意志碎片就是趁機進入到獨孤萬道的泥丸之中。

在造意法的掩蓋之下,可以保證獨孤萬道不會發覺,這抹意志碎片,和劉封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只要在最關鍵的時候,劉封引爆這塊意志碎片,以龍炎真人的意志力量,直接就能粉碎獨孤萬道的神念。

練氣師神念破碎,就與凡人死亡了一樣,這是劉封的後手,是他在一開始就設計好的絕殺之技,然而此刻卻並沒有起到應有的作用。

這本是個萬無一失的計劃,然而劉封想不到的,在噬魂刀中,竟然還有龍煉的意志碎片殘留了下來,而獨孤萬道竟然還煉化了這些意志碎片,結果修爲大進,真正突破到了天師境界,即便是龍炎真人意志碎片的一擊,也未能把他殺死。

這也是人算不如天算,劉封想明白了所有,只得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一刻鐘,獨孤萬道就能夠對神念做出一些修復,而後恢復部分能力,然而其他人,卻根本不可能在一刻鐘之內恢復過來。

注:這一章是積分16500加更,雖然鐵定進不了前一百了,不過承諾的加更還是不能忘啊。當做給自己打氣,加油! 這麼一會兒的功夫,幻祖已經不是一次聽到林東的威脅,而且看樣子這小子也把威脅當成了家常便飯!不過聽到林東所說的那個條件,幻祖心神猛地一頓,也不顧林東的威脅,沉聲道:「你說的可當真?!」

「騙你是孫子!一年之內,我若是無法封印你!靈魂我給你!而且你現在幫我和這個娘們兒簽訂靈魂契約,若是到時候你真的有了我這具身體,對你也有好處。」

「哼!小子!收起你那點兒伎倆,老祖我活了上百萬年,什麼樣的伎倆沒有見過。不過這一次,老祖我相信你一次,我便給你一年的時間。」

言罷,整個空氣中幻祖散發的力量猛然暴增,幻祖那張狐狸臉上,滿是蠱惑之色,對著墨蛟聲音極度的輕柔:「和他簽訂靈魂契約,奉他為主!」

其實幻祖也是沒有辦法,現在他力量枯竭,本源力量也消耗了九成,只能暫且信任林東。

不過隨著幻祖的輕言輕語,墨蛟臉上的掙扎之色更重!痛苦的搖頭道:「不……不……我才不要和這個弱小的人類簽訂靈魂契約!不……不!」

但也只是片刻,墨蛟臉上的掙扎之色在幻祖散發的上位者氣息之下,徒然一散。縱然那美眸中滿滿都是不甘,但口中卻順從道:「是……」

看著墨蛟那近乎絕望的臉,林東臉上的表情也漸漸歸於平靜,轉頭對著幻祖說道:「老狐狸,你放心吧。這一年的時間我絕對會封印你。」

「哼!你小子不要說大話,能夠封印我的陣法最起碼也要是中上等的陣法,以你的資質就算是融合了我們九個對陣法的感悟。想要在一年的時間之內封印我,差得遠。老祖我等著你乖乖的將身體奉獻給我。」

說罷,幻祖的身形漸漸消散於虛無。他活了這麼多年,自然是不肯輕易的相信任何一個人的話,抓緊時間恢復消散的本源力量對他來說才是正道。

而在幻祖徹底消失之前,墨蛟手上已經推送出一顆巴掌大小的光球,臉色幾乎與身上的白色紗衣一樣的雪白。

那雙美眸縱然滿是不甘,但仍舊對著林東緩緩的一跪,口中幾乎是顫抖著發出聲音:「奴婢羽墨拜見主人。」

羽墨?林東將視線投射在墨蛟,也就是羽墨的身上,想不到她的名字倒是這麼有詩意。伸手輕輕的將光球抓住,頓時間一股生命的力量在手中跳動。

隨即緩緩的送入自己的口中,頓時間,一股奇異的力量瀰漫在林東周身。


一個大大的契字在空中猛然閃現,沒入墨蛟的體內。

這一刻,林東甚至升起了一個念頭,只要自己念頭一起,這個囂張不可一世的六級妖靈獸就能立馬死去。一種掌控她人生死的感覺,只在林東一念之間。

不過如此,隨著契字的消隱,墨蛟的周身突地爆發出道道白光,化成一條條白線射向林東。

這一刻,林東倒沒有閃躲,他感覺的出來,墨蛟對自己並沒有絲毫的殺意。而且這白光也完全不是她所願,此刻她的臉上正閃爍著痛苦之色。

咻咻咻咻!

當白光附著在林東的身上之後,一股來自靈魂深處的顫抖讓林東整個身子一震。


原本因為之前承受了羽墨一掌,幾乎潰散的靈魂身體在這道道白光的覆蓋下,一股清涼之意瞬間傳遍全身。

原本虛幻的身體也在這一刻迅速恢復,不出一會兒。林東便恢復最開始的樣子。

可不光如此,那股清涼之意越發的加快。這一刻,林東的整個精神都彷彿在急速的提升,生化著。

「恩?竟然還在提升?!有點兒意思,那就來的在猛烈點!」

不知過去了多久。突地!一股虛無縹緲的聲音仿若從無盡的虛空傳來,響徹在林東的耳邊。

眼前也開始出現一道道五顏六色的光芒,定睛看去,無數漂浮的小字被光芒包裹著,急速的從眼前飄來飄去。

「這是!」

林東精神一震,下意識的喃喃道:「這是天道印記!」

而讓林東沒有注意到的是,墨蛟的臉上那痛苦的掙扎之色,一雙美眸緊緊地盯著被白線快要完全包裹的林東,一雙眸子快要噴出火來。

「他在吸收我的靈魂之力!!」

不知過了多久,當白線漸漸散去,林東整個人虛空漂浮,眼睛緊閉。一道道若有似無的銀色光點瀰漫在周身,一股不同於以往的氣勢四散而開。

這氣勢之中,包含著天道的韻味。

刷!

隨著林東雙手無意識的向上一抬,所有的銀色光點彷彿接收到了什麼命令,一股腦的射進林東的體內。

良久,當林東睜開眼睛,一道銀光從眸子里一閃而過,緊接出現的是滿目的喜色。

「我的靈魂之力竟然提升到了淬靈一重的水準!感悟到了天道印記,只要我的本體實力能夠突破現在,達到聚靈三重的巔峰。根本不用同其他人一樣再去費勁的感悟天道,直接就能從挑選適合自己的天道印記。」

林東現在真的是滿心的歡喜,沒想到這一次卻是因禍得福,原本受傷的靈魂之體恢復了不說,還意外的提升了靈魂境界。更重要的是還和一個六級妖靈獸簽訂了契約。

想到六級妖靈獸,林東目光隨之向另一處瞥視過去。剛才他在感悟天道的時候,就曾感覺到了一股若有似無的殺意,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來自羽墨。

不過好在這股殺意只是持續了一息,便消失的無影無蹤。否則林東真的不介意給這個女人一點兒教訓。

感受到林東的目光掠過自己的身體,羽墨那張疲倦的臉上一怔,還是緩緩的半跪在地上,用她中性的聲音說道:「奴婢羽墨參見主人,恭喜主人實力精進一步。」

「呵呵。」林東只是輕笑一聲,信步漂浮到羽墨的身上,面色徒然一冷道:「剛才我在一瞬間感覺到了你的殺意,怎麼?是不是心裡很恥辱?想要趁機殺死我。」

「我…………」羽墨緩緩地搖頭,低聲道:「奴婢不敢。」

「哼,我看你倒是敢的很!」

隨著林東雙眸一冷,體內屬於羽墨的靈魂印記狠狠的一顫。立時間,羽墨像是受到了什麼了不得的攻擊,哀嚎一聲,忙不迭的說道:「奴婢知錯,奴婢知錯!」

「哼!別忘了你現在的身份,雖然我的實力不如你。但你的姓名就牢牢攥在我的手裡,只要一個念頭,我就能讓你魂飛魄散。這一次只是一個小小的警告,如果再有下一次,你必死!」

羽墨整個身體一顫,委屈的點頭道:「奴婢知道了,絕不會有下一次。」

聞言,林東臉色一緩,淡淡的說道:「我知道我現在能夠恢復,並且提升靈魂的境界,全是從你這裡吸取的魂力。所以這件事情就算了。從我的身體里出去吧。」

「是。奴婢……奴婢知道……」

羽墨都快哭了。想她堂堂六級妖靈獸,竟然要在一個如此弱小的人類面前自稱奴婢,卑躬屈膝,這是多大的恥辱。

不過事已至此,羽墨只能將所有的恥辱強壓在心底,喃喃道:「要怪就只能怪我沒有早些出手,貪玩成性。否則……」

刷!

隨著林東兩人的意識各自回歸本體,睜眼之後,林東覺得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世界與之前有了極大的不同,更為明亮,更為透徹。

「這就是境界提升的後果。」

緩緩的站起身,看著現實之中依然臉色蒼白的羽墨,輕聲問道:「怎麼了?」

聞言,羽墨有些委屈的說道:「回主人,靈魂的消失不比其他的,剛才被主人吸取了很多的魂力,本來我相當於你們人類靈胎的境界,可現在我的實力也大打折扣,最多只能發揮化靈三重巔峰的實力。」

「恩?」

從酒鬼的記憶中,林東也知道了一些更高境界的基礎知識。 薑姬 ,唯有靈胎境界,只是一個大境界。具體為何不知道,但靈胎境就是一個最大的分水嶺。所有的修士中,能夠從靈胎境跨入最高巔峰的靈嬰境的概率不足萬分之一。稍有差池,就是隕落的下場。

就是不知道妖靈獸是不是也和人類一樣有這個危險。

當林東問出的時候,羽墨如實回道:「這個倒不會。不過妖靈獸注重血脈之力,尋常的妖靈獸最多達到五級妖靈獸的地步,只有蘊含著上古神獸血脈的妖靈獸或者擁有大奇遇的妖靈獸才有資格邁入六級這個坎兒。但是要衝擊七級妖靈獸的時候,極難成功,而且條件也極為苛刻。十萬分之一的概率。」

「恩,知道了。」

剩下的話,林東沒有在繼續問下去,畢竟他是人類,妖靈獸怎麼提升實力與他的關係不大。轉口回到最初的問題上:「那你被我吸去的魂力有沒有辦法恢復。」


「有的。我們妖靈獸不同於你們人,哦不,是不同於修士。因為壽命悠遠,所以只需要時間就能慢慢恢復。只不過在恢復的時候,實力的進步就會停滯不前。以我這次的損失,大概需要百年才能完全恢復。」 “獨孤萬道的傷,真的能在一刻鐘之內恢復行動?”風寒躺在地上,無奈而又無力的詢問。

“不知道。”劉封淺淺一笑,道:“他的修爲境界,已經超出我的預料,我不知道他的傷到底有多重,也不知道需要多長時間才能恢復,可能數息時間就能恢復行動,也可能會久一些,但是絕不會超過一刻時間。”

“一刻!”風寒嘆了口氣,然後無奈的擺動了一下身體,他的身體雖然傷勢不重,然而煉化法氣兵的整個過程,幾乎都是他在支撐着,他身體的虛弱,甚至比之劉封還要嚴重得多。

別說是一刻鐘,就是三五天,也未必能恢復過來,再說了,以他們的修爲即便恢復了一些行動能力,又有何用?

“盡人事,聽天命。”劉封回頭看着方清芸,淡然道:“獨孤萬道就是個瘋子,這個世界,不可能因爲一個瘋子而毀滅。”

劉封骨子裏,是有着一腔熱血的,甚至有時候還會很狗血,但是不管怎麼樣,他卻從不會輕易放棄,即便是此刻,他也從未想過放棄。

“扶我起來。”劉封伸手搭到了風寒的肩上,接着風寒的力量,努力的站了起來,步伐緩慢,卻是堅定不移的,一點點往方清芸移動了過去。

他看見方清芸結的手印,更感覺到,一股新生的力量在方清芸體內瘋狂的滋生,然而受制於神念本身的不夠強大,這個過程卻不知道還要延續多長的時間。

劉封的手,緩緩的放在了方清芸的肩膀上,然後上移,一點一點的,觸摸到了她的臉頰。

方清芸的臉頰有點涼,也有點熱,劉封的手忍不住顫抖了起來,感覺到這吹彈可破的肌膚傳來冷熱交加的感覺,心頭又一次涌現出了第一次遇見這個女子時的情景。

“方清芸,一直以來,你都在默默的幫我,這一次,應該由我來全力幫你了。”劉封沒有遲疑,手掌移到方清芸封眉心,然後閉上了眼睛。

方清芸似乎感覺到了什麼,眉心皺起,然而劉封的手心之中,卻已經有一股神唸的波動涌起,毫無顧忌的送入到了方清芸的腦海之中。

風寒咬緊了牙齒,努力的支撐着劉封的身體不至於倒下,心中卻是又一次無奈的嘆了口氣。

他知道,劉封的神念已經到了油盡燈枯之際,然而即便這樣,他也依舊沒有放棄,依舊在以最後的精神力幫助方清芸,要以這種付出生命的代價幫助方清芸儘快的完成傳承。

重生之嫡女不善 ,眼前的事都做不好,又何來力量去做後面的事情?

他一隻手指,悄悄的摩挲着帶着幻空戒,在這裏面,有魂石,魂石之後蘊養這父親的殘魂,只要有一絲的可能,哪怕他走遍天下,也一定會需找出復活父親的方法。

可惜,現在也許不能親自卻做這件事情了。


“清芸,看來我幫你這一次,轉手又得麻煩你幫忙啊,來來去去,總歸還是我欠你的。”

不知道爲什麼,劉封的心此刻很靜,可以說這輩子從來沒有這麼靜過,他彷彿看見了自己的一身經歷的所有,一幕幕都歷歷在目,然後終於都歸於平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