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了?”幾人也被驚了一下,連忙開口問道。

0

“陰兵借道……他們想借用陰兵亡靈,借道寧城……”李長生開聲說道。

公主走紅之後 “借道寧城?”幾人倒吸了一口涼氣,都瞠目結舌。

李長生說道:“陰兵一旦從此處,借道寧城……這一片的地勢,將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隱藏於山中的山龍,一旦被陰兵的英氣所衝,便會離開此地,整座寧城,便會發生地震。”

話音剛落,只聽見遙遠處的深山之中,開始傳出了震震巨響。 深山之處,似是天崩地裂一樣,滾滾雷聲響動。

整處地勢,猛然之間,開始晃動起來。

幾人身形搖搖晃晃,臉上都露出了吃驚的神色。

一陣嘹亮的號角,從遙遠的深山裏頭傳來,似是有千軍萬馬,排山倒海朝這頭進發,傲慢闊步齊行,霸氣非凡。

滾滾黑煙,席捲直朝天際而上,山林之中,草木皆動,萬獸齊鳴,紛紛逃竄不已。

“李前輩……”麥李澤面色一變,驚呼一聲。

總裁大人愛無止盡 李長生整個人臉上神情嚴肅,目光直朝深山看去。

幾人似是在這一刻,都聽見高呼的吶喊之聲,連綿不斷傳來,仿若戰火滾滾濃煙,如秋風橫掃一般瀰漫而開,氣勢壯闊無邊。

清穿之嬌養皇妃 陰兵借道。

所到之處,方圓數百里,寸草不生。

古往今來,陰兵借道的奇觀,少之又少。

每逢陰兵借道,必然有先天之兆。一般來說,以天現血月爲源頭。

古人認爲,血月之景,乃是不祥之兆,預示有戰爭、流血等大事件出現,而陰兵一但借道,山川河流地勢皆動,引發地震、海嘯、火山噴發等各種景觀,災害無數。

戰士的英靈,乃是世間最強大的意念,比之信仰之力更勝一籌。

對於玄門中人來說,陰兵借道,並不是真正的亡魂開路這麼簡單,與百鬼夜行相比起來,差距甚大。這種所謂的“陰兵”是生前的不屈執念所築造而出,長年累月彙集。

有傳言稱,陰兵借道的終點之處,便是地獄之門所開之處。

淒厲的吶喊之聲,響徹整片山林,響徹天地。

整片大地,似是要崩塌一樣,滾滾塵煙瀰漫而起,朝着四面八方滾滾而去。

只看見一旁的巨石,“砰”的一聲炸裂而開,似是被這種強大的氣勢所撕裂一般,空氣仿若都扭曲起來。

“退……快退……”

李長生面色驟然一變,開聲說道。

麥李澤、豪哥與武哥,此時此刻,都已經被嚇傻了。

視線裏頭,深山之地,出現了身穿戰衣鎧甲,面色冷峻剛毅的陰兵,密密麻麻,仿若已經將整片山林所佔據一般。

如此雄壯之勢,又豈非常人可以想象?

倘若貿然向前阻擋,恐怕還未近前,這些不屈的陰兵所彙集而成的戰意,便足以將人粉碎成齏粉。

大地轟鳴而響,震動不安,深山裏頭的樹木,一片片齊聲倒下,百年巨樹毀於旦夕之間。

“李前輩,我們的身後,便是寧城……如何退?”

麥李澤似是回過神來,顫顫地說道。

出了這片山林,便是寧城,以這陰兵借道的氣勢,不出半個時辰,便可達到寧城,到那時,整座寧城,都必將化作廢墟。

“我需要時間佈陣抵抗,必須要退……”

李長生大呼一聲。

幾人反應過來,隨着李長生連連向後方跑去。

他們的身後,劇烈的喊殺聲傳出,震耳聵聾。

地面不斷晃動,似是要塌沉一般,豪哥身形一個趔趄,似是被山石卡到了腳,整個人“噗通”一下栽倒在地。

“起來……起來……”

麥李澤面色一變,連忙伸手將豪哥拉起。

異世血族親王 幾人只感覺心臟都快要跳到了嗓子眼,隨時就要跳出來一般。

身後無數陰兵,一旦靠近,李長生尚且還能自保,麥李澤三人,恐怕連掙扎的機會都沒有。

千軍萬馬,以橫掃之勢向前。

只看見百萬陰兵之中,有人高舉旗幟,將軍縱馬在前頭而行,手持七尺關公刀,眸子之中,似是閃射出陰冷的寒光,帶着讓人不寒而慄的殺意。

漫天死氣沉沉,氤氳成雲海一般,從大山深處的天空之中瀰漫開來,遙遠處,黑雲已經遮天蔽日,將蒼穹之上的陽光全部遮擋住,似是隨着這些陰兵的前行,無盡的黑暗,也在向前。

“叮”

一聲劍吟,如天龍長嘯一般覺醒,寒光驟然一閃。

李長生手持銀白色短劍,身形一動,飛躍而起。

銀白色短劍發出淒冷的劍光,不斷從半空之中閃落,擊在沉沉的大地之上,刻畫下一道道符文。

麥李澤三人呆立在原地,一時之間不知所措,目光驚慌地看着遙遠處不斷朝這邊狂涌而來的陰兵。

數不盡的陰兵,似是無處不在,以山海之勢前行,大地之上的所有生機,都像是被它們所掠奪去一般,滾滾黑氣,蜂擁而起,戰火似是席捲四面八方。

幾人已退了五里距離,李長生強行在大地之上佈陣,似是要以無上陣法,阻隔住陰兵的步伐。

但這無數的陰兵,氣勢威猛,如同要斬天滅地一般,何人能夠抵擋?

更何況,想要讓這些陰兵止住腳步不再向前,更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這一刻,麥李澤幾人心裏頭,似是涌起了一股絕望。

“轟隆隆”的巨響不斷傳來,直震得人頭皮發麻,身軀之內,每一個細胞都像是要炸裂開來。

就在麥李澤,陷入一片恐慌之中時,一隻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之上。

是李長生。

片刻之間,他已經將符文刻畫在了大地之上,只待這百萬陰兵靠近,便能開啓無上陣法。

“你們後退,我要開啓陣法。”李長生面色異常冷靜,開聲喝道。

前妻再嫁我一次 麥李澤三人回過神來,連忙向後退出數丈距離。

面對昂首闊步,不斷朝這邊踏步而來的陰兵,滾滾的威勢,似是鋪天蓋地,就要將李長生整個人吞沒在其中。

李長生的眸子之中,似是瞳孔驟然一縮,整個人大喝一聲:“陣起……”

話音落下,猛然一跺腳。

一時之間,無限神芒沖天而起,七彩絢爛。

天塌地陷,響聲震耳,整片山林之中,滾滾而動。

一片片神芒,似是瀰漫而上,化作無數廣闊的光幕,將那席捲而來的陰兵死氣抵擋住。

陣法一動,蒼穹之上,雲海皆動。

無限光彩奪目耀眼,在這一刻,將整個世界都完全吞沒。

麥李澤三人眼前一片眼花繚亂,早已經看不清李長生的身形。

朦朦朧朧之中,只聽見陰兵們似是暴怒而喊,戰鼓如冬雷響動,頃刻之間,似是怒濤撲擊羣山。 百萬陰兵,雄壯威武,不屈的執念,似是築成江河湖海。

滾滾殺意,滔滔而來,即便是面對李長生的無上陣法,這些陰兵的威勢也絲毫不減。

“殺……”

只聽得黑雲密佈的深山裏頭,傳出震徹天地的吶喊。

陰兵們排山倒海一般狂涌而來,無上陣法發出強烈的光芒,一片璀璨耀眼的神芒掃蕩而去,衆多陰兵化作虛無。

然而,縱然如此,百萬陰兵卻如同殺之不盡一樣,浩浩蕩蕩。

強烈的殺機,不斷衝擊着李長生所佈下的陣法。

片刻時間不到,整個陣法的威勢,便已經弱了幾分。

“不好……”

李長生臉色一變。

大地似是被這數百萬的陰兵,壓得就快要崩塌一樣,不斷髮出轟隆隆的巨響。

遙遠處,大山開始塌陷,山石不斷從高山之上滾落,一排排樹木齊刷刷倒下,如同浪潮一般。

麥李澤三人,被震得七暈八素,身子站都站不穩,摔倒在地,然後爬起,接着繼續摔倒。

“退……退……”

武哥和豪哥的臉上,露出了驚恐的神色,如同看到死亡迎面而來。

三人狼狽萬分,灰頭土臉,不斷向後退去。

“嗖”的一聲。

一道金光,從眼前四溢的光華之中一閃而出。

李長生獨自面對百萬陰兵,心有餘而力不足,連忙飛身而出,想要再退五里的距離。

“走……”

只聽得李長生一聲大喝。

麥李澤三人,被一股力量攜帶而起,似是化作清風之勢,朝着山林外頭再次飛掠而去。

身後頭,滾滾濃煙瀰漫而起,如同亂世硝煙一般。

百萬陰兵震聲怒吼,揮動戰矛,以不屈的意志,衝破山河,顛倒乾坤。

無上陣法的威能,轉瞬之間,化作烏有。

剛纔佈下陣法的大地,硬生生被陰兵踏平,凹陷下去,草木凋零枯萎,喪失了所有生機。

山林裏頭,奔逃的野獸一旦遭遇陰兵,連喘息的機會都沒有,便血灑一地。

腐朽的力量,似是從陰兵的身上發散出來,那是人世之間最恐怖的力量,彷彿任何生命在這種力量面前,都變得極爲渺小,不堪一擊。

幾人再退了五里距離,李長生故技重施,丟下麥李澤三人,再次佈陣。

豪哥整個人已經嚇傻了,身子不斷顫抖着,拉住麥李澤的手臂,絕望地嘶吼道:“會不會死?我們今日,會不會死?”

“擋不住……這陰兵借道,憑我們根本擋不住……李前輩擋不住……”

大地在不斷下沉。

wωw ¤ttκΛ n ¤CO

遠處的高山之上,已經開始發生劇烈的地震。

長長的裂痕,在大地之上延伸而來,露出了巨大的縫隙,整個世界如同都要崩塌一般。

“我還年輕……我不想死……不想死……我們快跑……快跑……”

豪哥整個人尿了一褲襠,手腳癱軟,似是陷入了癲狂狀態,不斷嘶吼着。

“閉嘴……”

麥李澤臉色驟然一變,大吼一聲,狠狠一巴掌直接扇在了豪哥的臉上。

一旁的武哥嚇了一跳,連忙用手扶住豪哥。

大地一個顫動,豪哥整個人再次摔倒在地,連武哥也無法扶住。

只見他整個人,雙目之中,似是露出了迷茫的神色,呆呆地看着正前方,百萬陰兵那陰沉沉的死氣,朝着這一頭越來越近。

他禁不住喃聲說道:“都要死……都要死……我們今日……都要死……李前輩要死……我們要死……整座寧城的人,都要死……”

此時此刻,陰兵那無匹的殺勢,已經席捲而來。

山野之中,颳起狂風,呼嘯不絕,兩旁的大地之上,樹木竟然向着地面之下沉陷下去。

一個個巨大的窟窿,不斷出現。

這一刻,麥李澤與武哥,也被震摔在地,似是全身無力。

漫天光華再次閃耀而出,李長生手持銀白色短劍,將無上陣法再次開啓。

劇烈的光芒,如日月一般耀眼,卻像是根本穿透不了百萬陰兵帶來的陰暗。

地獄的大門,像是在衆人面前打開一樣,無限的深淵顯露出來,深不見底,帶着強烈的吞噬力,像是要將世間萬物都吞噬進去一般。

戰鼓雷動之中,只聽得一聲馬嘯,似是帶着無匹的殺意。

幾名陰兵將軍,騎乘着戰馬,長刀一揮,帶着不屈的執念,與無與倫比的戰意,直朝李長生殺來。

“咣噹”一聲。

李長生揮舞手中銀白色短劍,與幾名陰兵將軍硬撼一擊,火光四濺而出。

幾名陰兵將軍的身後,茫茫的死氣,如迷霧一般迎面飄灑而來。

李長生心中一驚,身形連忙向後退去。

這幾名陰兵將軍的攻勢,倒是沒有想象之中的那麼強大,可是他們的身後,有數百萬的陰兵,那種強大的執念,如日月星海一般浩瀚,絕非人力所能匹敵。

即便李長生能夠自保,但這數百萬的陰兵踏過,這一片土地,都將陷入萬劫不復當中。

無上陣法再次開啓,在天際之上,彙集成無限星輝灑落。

一瞬之間,排山倒海一般蜂擁上前的陰兵,紛紛化作虛無,飄散在空氣之中。

狂風凌冽吹過,捲起滔天的戰意。

瓦罐不離井口碎,大將難免陣前亡。

不屈的意志,像是驅使着幾名陰兵將軍,再一次殺來。

長刀揮舞而出,破空而響,直震山林巨石崩裂,漫天塵土飛揚。

“嗡”的一聲。

一個金黃色的巨大手掌印,從李長生的身前凝聚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橫掃出去。

大地崩裂的響聲不斷,滾滾威能綻放千里,似是如夢如幻。

一瞬之間,似真凰長鳴,響徹蒼穹。

幾名陰兵將軍,被“天師大手印”的威勢掃過,化作齏粉。

霞光絢爛,光雨密集鋪灑而落。

衆多陰兵,似是感受到李長生的威勢,同時舉起戰矛,朝天怒吼。

滾滾黑氣從他們的身軀之中發散而出,彙集成滔天的殺意,破山嶽江海,“天師大手印”還未衝來,便被這數不盡的殺意完全吞沒。

“走……”

李長生額頭之上冒出汗滴,不敢多做停留,攜帶起麥李澤三人,再次向後方飛退。

所佈下的無上陣法,再一次被這些陰兵所破,可是密密麻麻的陰兵,殺不不盡,簡直恐怖至極。 李長生帶着麥李澤三人,再退五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