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裏不是個滋味兒,但是表面什麼也沒有講。

0

可是在各班的委員來向他報告的時候,李初元就找了那個院長兒子的麻煩。自己向來公私分明的,看來真的是越來越小孩子作風了。

越來越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了,爲什麼在她面前總做不到冷靜。如果你不冷靜離的遠點好了,但是又因爲她太迷糊了,總讓人放不下心。

做了這件事後李初元覺得自己有些不似是做大事的人了,於是就開始自動躲着點蘇琳琳免得做錯了事情。但是過了一段時間他又鬱悶了因爲那個校長的兒子竟然主動送她回家了,因爲她找不到家。

蘇琳琳這個女孩子對什麼人都是一個態度,清清淡淡的,有點嚴肅又板着臉辦迷糊的事情。任何男生在她身邊都會忍不住對她動心吧!

李初元看着他們的背景雙手握在一起,臉上雖然在笑可是他心裏卻感覺到冷嗖嗖的。從小被寵愛着長大,被家裏人保護着愛護着,從來就沒有過什麼黑暗的想法。

可是他現在覺得。自己好想將那個男人殺掉,或是打死。

奇怪,爲什麼知道虯龍要追自己妹妹的時候自己沒想過殺他,但現在他卻已經有了殺人的念頭呢?

好不容易壓抑住心底的想法。可是他卻不知道,鬼王的力量可以影響周圍的靈魂。

所以校長的兒子妥妥的被所有的靈魂討厭了,於是他過了一個很不愉快的送小美人旅程。

他也就怪了,爲什麼自己走個路也能被拌倒?頭上的廣告牌突然間的掉下來,砸的就是他,小美人明明和他並行,還是挨着樓的那一位,但是砸下來後受傷的就是他。

好不容易丟了無數的醜纔將小美人送回家,但那時自己已經摔的滿臉青腫,形象全部不見了。

而小美人倒仍是臉色不變,這個時候他覺得嚴肅面癱臉真的太好了,至少不會讓他過份緊張。

在完成這個任務後他剛一回頭,就見會長大人站在自己後面,手裏提着水果,看到他後還笑道:“真的謝謝你將琳琳送回家,辛苦了。”

“沒什麼。”不明白他們的身份,所以校長的兒子有點發怔。而李初元繞過他走到了蘇琳琳面前道:“叔叔在嗎,我找他有點兒事。”

蘇琳琳道:“在裏面,他最近沒上班。”

“是不是小孩子太鬧了?”

“是啊,我那個小弟簡直一天不哭都消停。從某方面說也真的是太厲害了。”蘇琳琳開了門讓了李初元進門,其實也挺奇怪學長爲什麼會突然間過來。

等進去後她發現了一件事,爸爸好像又對其投來了感激的目光,大概因爲他照顧孩子所以沒有空接她,所以對送她回來的人感覺到非常的有好感。

可是,好像送她回來的不是學長吧?

但是人家兩個人也沒向上提,她覺得似乎應該找機會說一說,哪知道學長如往常一下,只是坐了坐就離開了,然後走到門前道:“琳琳,明天叔叔似乎還無法去接你,那麼我送你回來了,否則你下了校車也很危險。”

“那多謝學長。”這樣爲什麼更好像今天是他送自己回來的啊?蘇琳琳送走了學長想向爸爸解釋一下,哪知道爸爸連她今天的事情都沒問,只是拿着奶瓶去喂自己的弟弟去了,看來挺忙的。

蘇琳琳也沒有在意。反正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

結果就這樣,校長的兒子雖然千辛萬苦的將蘇琳琳送回家,但是卻沒有得到什麼人的感謝。

倒是第二天蘇琳琳謝了他,但是發現這位同學的臉已經腫成了豬頭,尋問之下才知道是在來上課的時候在路上摔了,據說還一路的滾下來。結果,臉腫成了這種樣子連腿都瘸了。

蘇琳琳送了他進班級,結果他們的傳聞立刻被弄得撲天蓋地。

李初元知道後氣得直踹牆,他雖然沒有吩咐那些靈魂去傷害他,但卻知道那些幽靈一定不會放過他恨着的人的。這就是天性,就如同蜂巢裏的工蜂要保護自己的女王似的,絕對沒有什麼道理可言。

所以。他覺得那個校長的兒子能活着,他的耐力還挺讓人敬佩的,至少算是個很好的對手。

可是讓人沒想到的事情發生了,誰都不會想到這個小子竟然有收集症。這是一種極爲可怕的病症,是精神科的一種。這類人專門喜歡偷一些自己喜歡之人的衣服,貼身物品,屬性和癡漢有點相同。

當然,這些是他們後來才知道的。現在,學校在上游泳課,所以蘇琳琳將自己的衣服都脫下來,還有護身符,因爲怕沾水所以放在了自己的換衣箱裏。

高中教育之中國內也只有他們這一所有游泳課了。所以大有都還是挺期待的,等進了泳池蘇琳琳就覺得不對了,她的身體有些冷,似乎有什麼東西在泳池之中。但是她什麼也看不到也不知道是什麼,就在驚怔的時候,她覺得有什麼東西在背後撞向她,回過去時卻沒有發現任何人。

可是再轉過頭來的時候她就知道了自己發生了什麼事,剛剛她好像被附身了,只不過被附身的時候她還可以保持着清醒,那證明着這個人並沒有惡意,只是想做什麼事。

果然,這個身體中的幽靈也沒管別人在後面叫着就到了更衣室,他並沒有脫去泳衣,只是在外面披了一件外衣就走了出去,光着腳。

蘇琳琳擁有自己的意識,她正集中精力想將那個自己身上的靈魂趕出去,哪知道那個靈魂竟然在懇求着她。

她甚至有了不屬於自己的一些記憶,一個工人在修理游泳池的時候出了意外摔死了,但是他在臨死前極爲想見一見自己的懷了孕的妻子。可是一直以來沒有機會,他被鎖在死時輪時之中,沒有辦法走出去。 蘇琳琳本來可以抵抗的,但想着只不過是去見一個人也沒有什麼,再說她這樣走出來挺讓人鬱悶的,因爲在全校師生面前她的表現大概真的很奇怪吧?

李初元知道這件事的時候她已經走出去半個小時了,他馬上追了出來,然後讓小鬼找尋了她的下落,等到追上的時候天都已經黑了。

他怎麼也沒想到對方竟然選擇了小路在跑,而且跑的飛快。不過光着腳。他的眉頭緊皺着一邊跑一邊追。

因爲是小路所以他不能用出租車來追,只能跑着追,他一直覺得自己跑的很快還學過輕功,但是竟然沒有追上那個被附身的小學妹。

最重要的是,她跑的時候左轉右轉的,實在讓人摸不清門路,所以他就算讓小鬼跟着,但也不是馬上回話過來,這樣一來二去就跟到了晚上,這個時候他才發現蘇琳琳那個小姑娘竟然走到了另一個城市。

是的,她是徒步走到這裏的,而且還是光着腳。

等他追上來的時候看着她站在一個公寓門前發呆。他向前走了一步,她突然間回過頭來道:“不要過來,我只是想見一見她,只一面就好,求求你……”說完就要下跪。

“起來。”這要是讓蘇琳琳跪了,不知道她醒來之後會以什麼表情瞪他。

‘蘇琳琳’看來很高興,還微微的笑了出來。

李初元一怔,很想對着全世界大喊一聲。他有生之年竟然還能看到學妹在笑,雖然是被人附身後才現出的笑容。不過很真實,他竟然覺得原來學妹笑起來還挺好看的,很溫暖,和平時的她根本不相同。

如果她在清醒的時候對自己笑有多少,他在心裏嘆了口氣。

公寓的門在此時已經開了,然後看到一個小女孩站在門口奶聲奶氣的問道:“姐姐,你找誰啊?”

“我……你媽媽呢?”

“媽媽,有位姐姐找你。”

然後一個女人走了出來,她的旁邊還站着一個男人。男人抱起了小女孩兒道:“爸爸帶你去吃蛋糕好不。”

“好,爸爸最好了。”小女孩高興的拍手,而附身在蘇琳琳身上的幽靈竟然一怔,最後看了看那個女人道:“你又嫁人了?”

“什麼?這位小姐,我們認識嗎?”

“你竟然帶着孩子又嫁人了,你這個……唔……”

蘇琳琳的嘴被捂住了,然後李初元笑着向那個女人解釋道:“對不起。她夢遊了,就這樣先告辭了。”說完硬是將蘇琳琳給拖走了,等到了沒有人的地方突然間伸出一隻手將那隻附在蘇琳琳身上的幽靈給劈了出來,冷聲道:“你太過份了。竟然想用她的身體搗亂?”

“那個女人嫁人了,她竟然背叛了我,明明女兒是我的。”那個幽靈竟然縮在地上痛哭。

而李初元笑道:“那麼,你的意思是想讓你的妻子天天想着你痛苦着,一邊痛苦着還要一邊將你的女兒養大,最後下去找你嗎?”

“我,沒有那個意思。”幽靈怔了一下,似乎有些侷促起來。

這時蘇琳琳醒了過來,她聽到了學長在和一個淡淡的影子講話。她雖然容易被這些東西附身,但是平時看着他們卻是模模糊糊的。而爸爸雖然是個道士,但是這些東西他卻是看不到的。他只能感受到氣息而已,他講這個世界唯一能看到且還能與他們交流的。他只認識兩人。那麼,李初元學長會是這兩人中的其中一人嗎?

她躺在學長的懷裏,聽着他繼續道:“你已經死了,她卻要繼續活着照顧你的女兒。就算做爲男人或許會覺得氣憤,但是你應該更希望她幸福纔是。如果不想這種情況發生,那當初就應該好好保護自己。”

“可是,我是爲了家纔去做危險的事情。”

“少自以爲是了。你覺得如果你妻子知道你去做危險的工作她會同意嗎?你以爲,她不會傷心痛苦嗎?”

“她……她不會。”

那個模糊的身影竟然哭了起來,蘇琳琳第一次聽幽靈們講話這麼清楚。以前,她只是能感受到他們。或許是受委屈或是死時的恐懼,但是卻從來沒與他們交流過。

現在她突然間知道爲什麼那個姓李的叔叔讓學長照顧自己的了,也同時明白爲什麼在他身邊很安全了,因爲他對這些似乎很熟悉,甚至到了完全不將它們當回事兒的地步了。

自己雖然也已經習慣了,但是與他一比似乎還差了一層。

最終,那個幽靈似乎被勸服了,跪着向李初元行了個禮慢慢的消失了。

蘇琳琳感覺到自己的下巴都快掉在地上,沒想到幽靈還有挺講禮貌的一面,竟然跪着行禮才能離開。

“學長,謝謝你來救我。”

“你的護身符呢?”

“上游泳課的時候放在衣換衣室了。”

“是嗎?”一件外衣,修長的雙腿。光着腳,怎麼瞧怎麼曖昧。

他底頭將自己的鞋子脫下來,然後道:“穿上吧,我們還要走出這邊才能叫到出租車。”

“不用了,反正已經走這麼遠了……”蘇琳琳一動,覺得腳底針扎似的疼,她覺得非常的難受,不由得皺了下眉頭。

“快穿上,別總是拒絕別人的好意。”

“那,多謝學長。”

仍然是這麼客氣啊,她到是規矩的很。

“你要怎麼報答?”因爲她總是這種樣子惹怒了李初元,他跑了這麼久追上來救了她。並且還破了他這麼多年沒有翹課的記錄,但是沒想到她仍是那種淡然的模樣,這使得他有了想捉弄一下她的心理。

蘇琳琳竟然認真的想起來,然後道:“學長想要什麼樣的報答呢,我實在想不出來你會需要什麼東西。”

對於她這種極爲正經沒有半點邪念的想法李初元感覺到自己有點異常的挫敗感,於是竟然轉頭道:“走吧。”

話題就這麼結束了?

蘇琳琳小心臟卟嗵卟嗵的,還以爲學長要提出什麼不好的要求,電視裏不都是這麼演的嗎?

哪知道學長就是學長,轉身光着腳就走了,他那對腳可真好看,雖然大但是卻雪白雪白的。

蘇琳琳沒有辦法只得穿上了學長的鞋,然後踩着兩隻小船跟在了他的後面。但是因爲鞋子太不合腳。某人又因爲有點腦羞成怒所以走的快了一些,他們轉眼就拉開了一段的距離。

突然間李初元覺得不對,身後的感覺不對。

當他回過頭時,蘇琳琳竟然撲在了他的身上。然後將頭埋在他的胸口溫柔的道:“學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講那種話,其實,我知道報答你的辦法,只是不好意思說出口。”

“什麼……什麼辦法?”

李初元覺得自己一瞬間心跳異常,竟沒有馬上推開她。

自己真的是好笑了,明知道她又被附身了,而且是個相當厲害的靈魂,但竟然一時被迷惑沒有躲開。而對方竟然也是順着臺階向上爬,輕輕的在他的身上畫着圈圈,笑道:“當然是以身相許了?不知道,學長要不要這個身體?”說着她就將外衣的拉鍊給拉開了。

李初元這次完全清醒了,伸手將她的衣服歸攏好沒有露出裏面的泳衣才道:“好了,玩夠了就離開吧,我不想強行將你帶……”

“鬼王大人,你真的好萌。如果我不是妖魂只怕早就被你嚇死了,還好人家是有些修行的。”知道對方發現了自己妖魂也沒有急,只是手上一動力竟然將李初元撲倒了。

李初元本來是想將妖魂打出去的,但是妖魂與人類的靈魂不同。因爲她們是修煉過的,所以在附在人的身體上好如果太用力將她們弄出去很可能會傷到本體。

他這一猶豫,人就被妥妥的撲倒了。

長這麼大從沒有想過自己有被女人撲倒的一天,最重要的是學妹的身體雖然還稚嫩但裏面現在卻附着一位看起來非常有經驗的女人。她也沒有猶豫。先脫了自己的再猛的壓上來親吻起了李初元。

兩人的心裏同時震撼起來,因爲那是他們的初吻。

尤其是蘇琳琳,她從沒有想過自己的初吻會在這樣的情況下失去啊。雖然她知道自己的媽媽與爸爸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成爲夫妻的,但自己現在還小,而且也不想在這種地方丟掉第一次……

所以,學長你千萬要堅強啊。

但是她剛想到這裏就得到了一個信息,這是她能力中的一種,就是可以從附在自己身體中的靈魂身上探知她的身份。於是她竟然發覺,附在自己身上的妖怪竟然是媽媽和爸爸找了這麼多年的狐妖靈魂。

不好,據說這個妖魂身上帶着特殊的藥物,可以讓一個男人失去控制……

“學……長,快離開。”她費盡了力氣搶佔了身體,講出這一句後就被那妖靈給擠到了一邊。

李初元在聽到到這句話後就感覺到不對,可是剛要將她推開時事情發生了。他聞到了一股甜香,然後自己竟無法再平心靜氣下來了,不由得吸了一口氣,暗中猜想自己這是中招了,而且是非常厲害的招數。 做爲一個身體還是少年,就算有了很久的意識也沒有想到男女之間的相互吸引會這麼強烈,於是李初元自己都嚇了一跳。這種事情真的是太刺激了,他只感覺到全身的毛孔都打開,每一根汗毛都充滿着動人的情愫。

做爲鬼王,他第一次有這樣的感覺。整個人也不知道是好還是不好,總之是想逃走又不願意逃走。看着自己的小學妹很妖嬈的對自己做着各種不和諧的事情,他覺得很享受,決定等她實在做得太過份的時候自己再趁機畫符打出那個妖狐的靈。

但是好舒服,這感覺也十分的陌生,就好似有人在揉着他的心臟,非常的享受又非常的刺激危險。正覺得他感覺到了危險的時候。自己身上的一股先天陽剛之氣竟然被那個妖靈吸去了一些,他心中一驚,這才知道對方的厲害。

“不要躲啊小朋友,姐姐會讓你知道什麼叫真正的快樂。你不會有一點不舒服。只會覺得快樂。”妖狐靈輕輕的摸着李初元的臉,然後還想再用嘴對嘴的方式吸些陽氣,他的陽氣乃天地間的純陽,吸一口讓她受益匪淺。

這如果要是得到真正的陽氣,她只怕可以馬上成仙,上了這個小姑娘的身太好了,因爲這個小子竟然躲不開她的親密接觸。

明明是鬼王,如果不是爲了不傷害原身只怕自己還沒有辦法得手。

正在這時。她的臉捱了一耳光。

啪,一聲脆響讓她一怔,連蘇琳琳都怔住了。她其實是剛剛覺得十分對不起學長,因爲自己竟然將人家強吻了。不但強吻還做了一些比較不和諧的事情。但是沒想到前一刻他挺陶醉的後一刻竟然用手打了她一個耳光。

蘇琳琳捂着臉,竟然突然聽到學長道:“你想就這樣將自己交給我嗎?”

不想,誰會想這麼小將自己交給學長啊?

而且交給他的意思是,要做那種那種事?

“那就掙扎,保護自己,否則……”

李初元猛的一個轉身,將蘇琳琳壓在身下,然後雙手撐在她的頭部,道:“還是說,你很喜歡這樣?”

啪,報應來的就是這麼快,在李初元剛講完這句的時候蘇琳琳已經伸手打了他一耳光。而他沒有笑也沒有發怒,反而趁這個機會突然間挺起身結印,然後一隻手扣在了蘇琳琳的額頭之上。

原本,蘇琳琳的意志力就對妖靈造成了威脅,然後李初元再用符去打她馬上就被擊了出來。

可是李初元根本沒有力氣再去追她了。兩人之間的第三者出現,他突然間好想就這樣壓着她不起來,或者再做點什麼?但他知道不能,於是就想站起來。至少要找個地方自己先冷靜一下。

媚毒什麼的,真的不是誰都能控制的。

可是卻見蘇琳琳因爲用意志力去擺脫那個妖靈幾乎費盡了力氣,竟然有氣無力的躺在那裏。額邊髮絲已經被汗水打溼,那性感又可愛的小模樣兒讓他好一陣耳熱心跳,而且她現在一點防備也沒有,他實在沒忍住失控了。

這一吻就一發不可收拾,等到清醒時,自己的手竟然已經摸上了人家小姑娘的私密地方。然後看着對方正怔怔的看着他,滿臉通紅,眼圈中霧氣濛濛。

李初元嚇了一跳,然後慢慢的站了起來道:“清醒了嗎?”

“嗯……”學長剛剛在做什麼?他在吻自己嗎?可是爲什麼呢,那個妖魂不是走了嗎?

她承認。剛剛自己能清醒過來的原因是被學長刺激後才生生的將那妖魂擠出了自己的身體,本來以爲已經沒有事情了,沒想到學長還沉迷其中,他他他……不會是。

“從明天開始。你就是我的女朋友了。”

“什麼?”

腦子一時有些跟不上來的蘇琳琳整個人都不好了,她張了張嘴都不知道自己要說些什麼好。但是學長卻一直背對着她,也不追問道:“可以起來嗎?”

“可以。”

蘇琳琳硬生生的站了起來,感覺自己的身體好像被掏空了。突然間。一支木棍扔在了她的面前,道:“用這個堅持一下。”

不是他不去扶她,是他自己現在連走路都成問題。那個以前覺得很寬鬆的校服褲子如今真的是障礙一般的存在,他甚至不得不將衣服脫下來系在腰上。這樣才能可以正常走路而被別人發現。

蘇琳琳其實也瞧出來學長很怪了,尤其是走路的姿勢。 修仙從長生不老開始 以前是步子鏗鏘有力,現在卻是小步小步的在邁。而且,這是受了傷嗎,爲什麼連腰都有些稍彎了?

小姑娘還挺擔心,走一路就覺得剛剛學長的怪異一定與那個妖靈有關,但是至於爲什麼會連身體也受傷了呢?她覺得,肯定與自己失去意識的那一段時間有關。

可是因爲學長剛剛的那句話她有點不敢與他說什麼了,總覺得好似他們之間其實是已經做了什麼吧?但看着自己的泳衣又沒脫下來……

就這樣她和學長坐着車子回到了家裏,她雖然將李初元的話記在心裏,但是覺得其實兩人之間似乎也沒有做什麼太過份的事情,呃不。是自己其實也沒有對學長做太過份的事情,所以根本不需要負責任什麼的。如果真的需要負,那也是自己說那句話。

當然,這些要排除掉最後的那個吻。

這件事過去之後大概兩人都覺得很尷尬或許是事情比較忙。總之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單獨見面。直到蘇琳琳在玩電腦的時候竟然被意外彈出來的那啥網站圖給吸引了,一張很大的圖之中,女主角穿着和她之前在學校裏差不多樣子的連體泳衣,然後有一隻手伸出來。將她的泳衣……拉開了,拉開了。

完了!

怪不得學長要與她講那句話了,原來……

蘇琳琳第一次知道了什麼是慌張,她不得不跑去問了有此經驗的媽媽。

媽媽正在照顧自己的弟弟。她尋思了一下,道:“媽媽,我想問你一下……你當年真的是因爲那個妖靈的附身,然後才和爸爸結婚的?”

“呃。你怎麼突然間問起這件事來?”

“就是好奇啊。”

“嗯,因爲你爸爸是個負責的男人。”

“那個妖靈附在我們身上是爲了什麼呢?”

“你爸爸說,她是妖靈可以修行的,但是要留在陽間修行就得需要補充陽氣。所以。她會時不時的附上女人的身,這樣就可以吸收男人的陽氣。”

“這就對得上了。”怪不得學長之後會是那種虛弱的樣子,連腰都彎了。

“什麼對得上?”

“沒事,我是說她是有目地的,然後你和爸爸就在一起了?”

“是啊,現在想想還是要感謝她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