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然驚變,讓古凡大驚失色,一切發生的太突然了,古凡都無法預料,等他想有所反抗的時候,那魔猴已經撲進了他的懷裏,那大嘴,離他的頸脖已經不到幾公分,眼看就要一口咬下。

0

在這一刻,古凡是真正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來臨,他毫不懷疑,如果被這畜生咬中脖子的話,整個脖子都會被咬斷,到時候,神仙都救不了他。

危險關頭,古凡的臉色彷彿都凝固了起來,他猛然大吼一聲,忽的,眼中閃現出金色的火茫,空前的璀璨,仿若要把人的眼睛都刺瞎一般,同時間,他周身激盪出及其炙熱的溫度,空氣頓時“嗤嗤”的冒起了一陣白煙,承受不住這徒然出現的炙熱,開始扭曲了起來。

而那魔猴也感覺到了從未有過的危險氣息,對它有着致命的威脅,讓它的動作也是不由自主的頓了頓,可緊接着,還是一口咬在了古凡的頸脖上。


“啊!”古凡吃痛的叫聲傳出,於此同時,“轟”的一聲,金色的魂焰終於顯現了出來,就出現在古凡和魔猴之間的空隙中,緊接着,毫不停滯的轟擊在了魔猴的胸膛上—

“轟!”的一聲巨響,變異魔猴那比古凡還要高大了一些的身軀如斷了線的風箏般倒飛了出去,帶起了一片片腥紅的血液在空中飛灑,綻放出一朵朵妖豔的花兒,煞是扎眼。

“轟!”又是一聲,那變異魔猴重重的砸在了地上,把地面都砸出了一個大坑,可見古凡那魂焰一擊是多麼的強悍,這一下,足以讓這魔猴受到重創。

古凡跌落在地,身上左半邊已經被鮮血浸溼,他雙手緊緊的捂着左邊的頸脖,那裏還在不斷的流淌着鮮血,他的臉色慘白一片,更多是被嚇的,想到剛纔那一幕,古凡現在都還心有餘悸,有些顫抖。

不敢想象,要是剛剛自己的反應再慢點,亦或是自己沒有魂焰這個底牌,恐怕此時就已經身首異處了—即便是自己及時出手,可頸脖還是被咬掉了一大塊肉。

確實,古凡剛纔真是驚險萬分,如果魂焰出擊哪怕再慢上一個呼吸的時間,恐怕他就沒有現在這麼好還能站着了,因爲就在他魂焰出擊的那一剎那,魔猴也正要發力一舉把他的頸脖咬斷,好在,古凡更勝一籌,速度更快一步!

快速運轉起了體內的靈氣,催動金色斑紋凝聚在頸脖之處,那“嘩嘩”流淌的血液,瞬間就止住了流淌,那森然的白肉還清晰可見,一塊皮肉已經被硬生生的撕咬掉了—

古凡忍着讓他眉頭直抽緒的疼痛,望着遠處那掩埋了變異魔猴的深坑,眼中的殺意爆耀而出,這是他這次進入黑魔森林中吃到的唯一一次大虧,他憤怒到了極點。

根本不想再給這個狡猾而又危險的畜生半點機會,當下,古凡的臉色再次凝氣,那金色的魂焰憑空閃現而出,沒有絲毫停頓,快速的向那深坑轟去。

這還不算完,古凡似乎是要把那魔猴擊殺成渣渣一般,手中的長劍緊接着揮舞了起來,平凡隨意的一劍,卻傾瀉出了一種詭異毀滅的氣息,那個弧度,是那般的清晰和自然,當他長劍定格在某處的時候,徒然,一陣淡銀色的光輝閃爍,一柄由靈氣凝聚而成的透明長劍,幾乎要穿透萬物般的緊跟着魂焰刺去。

仗劍三式第一式出!

“轟轟!”那魔猴根本連緩過氣來的機會都沒有,魂焰和那透明長劍就轟擊而去,兩道震耳欲聾的巨大轟鳴聲響起,一片塵煙紛飛,整個區域,彷彿都在晃動,真正的地動山搖了,更加可怖的是,以那一處爲原點,無數道猙獰的裂縫向四面八方蔓延而去。

古凡的這兩道攻擊,就像是要把大地都轟得崩塌了一般,那不遠處的閃避,都被震落了數塊巨大的石頭,重重的砸在地面上—

這動靜,足足持續了數個呼吸的時間才緩緩消停了下來,那塵煙飄散,眼前的場景清晰的出現在了古凡的視線當中,那是一個大坑,周圍一片狼藉,古凡走到大坑之前,遙遙向下方望去,除了碎石泥土外,已然空無一物,錯了,還有一顆白光閃閃的石頭在泥土的半遮掩下微微發亮—

看到這個情況,古凡臉上的殺意才收斂了起來,重重的喘了一口氣,他知道,那魔猴已經被自己轟成了渣渣,連全屍都未留下,就算有殘肢斷臂也已經被泥土掩埋,而那可白色光暈流轉的石頭,應該是那變異魔猴的晶核,這東西堅硬程度是不可想象的—

這就是憤怒下的古凡,一個恐怖而變態的存在,無限接近三級的魔獸,就在這瞬息之間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一聲已被轟得屍骨無存!

似乎,這還並不是古凡的全部實力,因爲,剛纔那金色魂焰並沒有蘊含金色斑紋,而那仗劍三式,他也沒動用威力強大了數倍的第二式!

“畜生,我古凡說過會送你去死,就一定會送你去死,我一向都是說到做到!”古凡冷冷的望着深坑內,隨後縱身而下,把那枚沾滿泥土的晶核撿了起來,這枚晶核即便自己不需要,也可以賣個好價錢。

“呸,這就是想要我命的下場。”躍出深坑回到地面,古凡最後看了眼坑中,摸了摸破爛的左邊頸脖,狠狠的吐了口口水說道,旋即,才向那湖泊走去。

順着湖泊的邊緣,古凡來到了湖泊另一邊的那處小空地上,五顆聚靈珠就傲立在眼前,古凡沒有猶豫,三下兩下的就全都收了起來,做完這些後,古凡的視線落在了遠處的山壁上,確確的說,是山壁上那個巨大的洞穴口。

這一刻,他的眼中充斥着好奇與期待,還有一絲絲掩飾不住的興奮,剛纔的驚險,似乎被他全都拋到了腦後,說實話,這次雖然是衝着這五顆聚靈珠來的,可是到現在,他的心思卻不在這五顆聚靈珠身上,而是在那洞穴之中。

古凡深信,這魔猴的變異,定然不會是空穴來風,這才十幾只魔猴的小羣體中就能出現這樣後天自然變異的魔猴那絕對是扯淡,鬼都不會相信,這其中必然有什麼隱祕,而一切的謎底,很有可能就藏在那洞穴當中!

(告訴大家一個消息,17K在22-23號這兩天,衝多少KB送多少KB,希望兄弟們可以沖沖,就算現在不用也可以留着以後訂閱用啊,這可是難得的機會,是平時的雙倍啊。省錢!今天是最後一天了。) 當古凡站到那山壁石洞之前時,才發現,原來這洞穴竟有如此大,比他遠處看到的還要大了許多,直徑恐怕最少有近十米長寬,而這洞穴更是深不見底,一眼根本無法看到裏面的情況,視線只能看清百米內的情景,再往裏,就是一片漆黑—

“一個這麼詭異的洞穴出現在這裏,肯定不會是那些魔猴有本事鑿得出來的,天然一說更是扯淡,這裏必定有着什麼古怪。”

古凡這個想法更加的確定起來,隨後一顆心漸漸警惕,深吸了口氣,擡起腿,邁入了那洞穴之中,這裏面的情況一切都是未知,有沒有危險誰也說不準,古凡不得不小心爲妙。

“沙沙—”腳步和地面輕微的摩擦聲在這寂靜到幾乎死寂的洞穴中響起,即便古凡的腳步已經放得很輕很輕了,可還是無法做到無聲,那微弱的聲音在這樣的空間中也顯得異常清晰,彷彿讓古凡的心都隨之快速跳動了起來。

古凡緊張了,但這緊張並不代表他感覺到了什麼危險,而是每個人對未知事物有一種仿若天性般的恐懼,這一點古凡也不例外,他握着長劍的右手心,在這百米的徒步間,不知不覺中已經沁滿了汗水,手中的劍更是握得緊緊。

靈魂感知力全力釋放,感受着前後百米之內的每一個細節,可也沒有發現任何可疑的事物和多餘的氣息—

隨着緩緩前行,古凡的能見度越來越低,周圍漆黑一片,適應了一會,古凡才勉強能看到周圍幾米內的情況。

直到古凡差不多深入了兩百米左右的距離時,徒然,他的心中一驚,他感覺到了一股微弱的氣息從深處傳出,那氣息很淡,淡到幾乎無法察覺,要不是古凡的靈魂感知太敏銳,他也感覺不到。

但,這微不可聞的淡淡氣息中,卻帶給古凡一種顫慄的感覺,明明很弱,卻似乎又強大到高不可攀,這是及其詭異的現象,讓古凡的表情都變得有些驚懼。就好像,那股淡淡的氣息給他一種非常大的壓迫感,不是能量的龐大與否,而是能量的等級高低。

就好比那微弱的氣息是一滴水,而古凡卻是一桶水,但無奈的是,古凡覺得他在這一滴水面前是那般的渺小,即便他本身的靈氣遠遠強大過這微弱的氣息!

“什麼東西?好邪門的氣息。明明沒我強,卻好像要把我壓得擡不起頭一般。”古凡心中驚駭的想到,同時他也知道,他的猜測必對無疑,這洞穴深處,真的隱藏着隱祕,而且恐怕還是一個足以驚人的隱祕!

古凡從來就不是個臨陣退縮的人,也不是個會被嚇住的人,當然,他同樣也不是一個只知道魯莽的傻子,他心裏快速對這氣息做出了一個猜測,一個古凡認爲八九不離十的猜測,那就是,這氣息的主人很強,強到他連仰望資格都沒有,可是,此時那氣息的主人,定然是強弩之末,就算一息尚存也是離死不遠苟且慘生狀態,要不然絕不會透露出這樣的氣息!

但有一點讓古凡很是奇怪,他竟然沒有感覺到一絲生命波動。不過這對古凡來說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心中有底,便可以大膽的繼續前行—


古凡速度很慢,走的很小心,足足前進了大約十分鐘的時間,也沒有遭遇到任何危險,忽的,他眼前多了一絲微微的光亮,那前方竟然有光暈閃閃而來。

看到這情況,古凡的臉色一喜,他知道,他走到頭了,同時那股淡淡而微弱的氣息,此時也強了不少,當然這是對比之下的,其實還是弱的有些可憐。

古凡加快速度,隨着接近,那光亮愈發強烈,古凡的眼前也變得開闊了起來,周圍的空間,變得更加的寬廣。

再接近了十數米,憑藉着那股銀色的光亮,古凡完全看清了眼前的場景,第一時間,一具龐然大物出現在古凡的視線中,古凡整個人頓時呆愣在了原地,滿臉震驚!

那—那寬闊的前方竟然有着一具骨架,一具大到讓古凡心生震撼的魔獸骨架,粗略的目測,那骨架竟足有七八米長,五六米高,一根根白森森的骨頭比古凡的大腿還要粗了一圈,緊緊的銜接組合在一起,構成了震懾力十足的龐大形狀。

古凡打量着那具龐然大物般的骨架,臉上的震驚不但沒有減少,反而更甚許多,因爲他越看,越覺得那骨架很是熟悉,似乎在哪裏見過這樣形狀的猛獸一般,不禁的皺眉深思了起來,逐漸的,一幅幅在書籍上所看到的粗略圖畫和描述浮現在腦海中,他的瞳孔劇烈的收縮看幾下,黑眸瞬間被驚駭所填滿,滿臉的不敢置信!

“龍類魔獸?!”古凡失聲驚呼,是的,這框架讓他聯想到了龍類魔獸,這龐大的體格,和那猙獰的頭骨,還有那長長的尾骨,再符合上這股高不可攀的微弱氣息,他確定這具骨架,十有八九就是那傳說中的巨龍骨架,但具體是巨龍中的哪一種古凡卻一點都看不出來。

可是,這已經讓古凡的腦袋當場當機了,這可是巨龍的骨架啊,傳說中的巨龍啊!在靈氣大陸上的人有誰不知道?巨龍二字代表着什麼?那是代表着至高無上,代表着強大,代表着魔獸中的王者種族,代表着食物鏈的頂端存在!

毫不誇張的說,只要和龍字沾邊的,就算是隻有一點點巨龍血脈的魔獸,都擁有強悍到恐怖的實力!何況,眼前這很有可能是純真巨龍的骨架?

“這裏怎麼會有一頭巨龍的骨架?而且看樣子,這巨龍似乎身死很多年了,要不然以巨龍那比精鐵還堅硬的皮肉如何會腐化得一乾二淨只剩下森森白骨?”古凡心中不敢置信的想到,生怕自己猜測錯誤,快步走到骨架近處,仔細的端詳打量起來,最後,得出的結論一般無二,這必定是巨龍骨架沒錯!要不然,古凡實在是想不出來還有什麼魔獸能長成這樣!

ωωω●TTκan●¢ o

“是什麼東西,居然能把巨龍殺死?要知道書籍上記載,就算是巨龍中最低等的種類,那也起碼是五級魔獸的存在啊,就相當於靈宗境界的狂人—翻遍整個皇甫帝國,這樣的強者是否能找得出來?又找得出幾個?”

古凡驚歎的道了一聲,咋舌不已,越深想越是覺得事情的震撼性,良久之後,古凡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也漸漸緩過神,只好努力壓下心中的震驚,再次打量起了眼前的巨龍骨架。


在這巨龍骨架胸口處的位置下方,有一枚閃着微弱光暈的白色石頭,光暈非常的微弱,忽明忽暗,彷彿隨時都可能泯滅一樣,而那種詭異的氣息,就是從這石頭上透露而出的。

這東西古凡早就看到了,只是剛纔被骨架所震撼住了,下意識的忽略了渺小的它而已,現在近距離的仔細端詳而去,古凡的身體又是猛然一怔,他知道,這肯定就是這巨龍的魔核,最少是五級以上的魔核!

只是,此時這顆本來能量浩瀚如海的高級魔核已經黯然無光,其上,還布着幾道猙獰的裂痕,好像要破碎成無數塊一樣。

“這巨龍應該是被某種存在打成重傷逃亡到這裏的,因爲傷勢太重而死在這裏。到底是什麼東西這般強大?連巨龍的晶核都能鬥裂了?不敢想象!”古凡臉上的震驚無以復加,忍不住又猜測了起來,同時,他也終於明白了那魔猴爲什麼會變異了。

是因爲常年吸收着巨龍晶核上的微弱能量,雖然這晶核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邊緣,可這裏面蘊含的那股龍威和微弱能量,足以讓一隻小小的二級魔獸受益匪淺了,形成變異,這不是沒有可能發生的事情!

(1點左右第二更!) 古凡望着那枚足有拳頭大小的魔核,無奈的嘆了口氣,這麼強大的一枚魔核,已然廢了,實在是太可惜了,若是完好的拿出去賣,乖乖,巨龍魔核,古凡不敢想象會是一個怎樣的天價,起碼夠他購買換取用之不盡的二三品靈珠了,想要什麼有什麼—

同時,得到了魔猴變異的來由,古凡心中難免有些失望,他本以爲會是什麼稀奇的天才地寶,卻沒想到只是一枚過氣到即將破碎的魔核,這可謂是滿盤期望瞬間化爲泡影。

“一無所獲?”古凡搖了搖頭,目光從那巨大骨架上移開,開始打量起了四周,一眼就望向了那光亮的來源處,在這洞穴底處的一個角落,堆積着一些亂七八糟的物品,在那物品最上頭,就是一顆嬰兒拳頭大小的白色圓珠,正散發着白色的光華,正是它,把這洞穴照亮!

“銀月珠!”古凡一口喊出了這珠子的名字,這珠子並不是什麼稀奇的物品,作用只是散發出光亮而已,但一般的銀月珠都是葡萄大小,像這麼大的一顆銀月珠還是及其少見的,倒也算得上實用,起碼在黑夜中能照亮一片區域,讓視線變得更清晰更長遠。

“這麼大一顆銀月珠,倒也算得上奢侈品了,賣個好價錢還是可以的,並且在這黑魔森林當中自己還不知道要過多少天才能走出去,它也能幫上自己一些忙。”

古凡快步走到銀月珠近前,伸手把銀月珠拿了起來,臉上終於露出了些許笑意,總算有些收穫了,不用想也知道,這樣的東西肯定不會是那羣魔猴能有本事找的來的,肯定是這巨龍逃命時所攜帶的寶貝,傳說巨龍本性就喜歡一些閃閃發亮的東西,果不其然。

古凡笑了笑想到,隨後他目的光落在了那堆雜亂的物品上,心中又升起一些期待,這應該全是巨龍留下來的寶物,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好東西呢?

頓時,入目眼簾的,全是一些金屬物件,竟是一柄柄的魔器,古凡把那堆積起來的數把魔器全都分散在地上,仔細打量了一下,讓他驚訝不已,這足足七把魔器中,竟有一把五級魔器、兩把四級魔器、四把三級魔器—三級以下的一把都沒用,看樣子巨龍是不屑要那種在它眼中垃圾一般的東西啊—

古凡的眼珠子都直了,盯着眼前那七把魔器用力的嚥了口口水,眼中閃現出狂熱的神色,到最後全變成了抓狂,他想罵娘啊,這七把魔器可都是寶物啊,特別是那五級魔器,更是價值連城的東西,可他奶奶的這寶物放在眼前,卻根本就形同廢物,都是有主的魔器!

“靠!肯定是這巨龍搶來的,七把魔器,沒一把有用,心都在滴血啊,還有什麼比這更痛苦的事情?”古凡懊惱的想到,都感覺到了心臟一陣絞痛,疼啊—

“沒事沒事,沒什麼了不起的,等大爺到了五級魂鍊師的時候也可以鍛造。”古凡在心中連連安慰着自己想到,旋即負氣的一腳把那幾柄魔器踢到一邊,眼不見心不煩,努力的不再去看它們一眼,越看越氣,不如不看。

繼續扒拉着那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都是一些稀奇古怪毫無用處的玩意,這不由的讓古凡開始懷疑起巨龍的品味來,收藏這麼多廢品幹什麼?難道就沒有一件有用的?

不死心的把這一堆東西全都扒散在地,一件件仔細的看過去,忽然,兩本沾滿灰塵的破舊書籍出現在古凡的視線當中,古凡的臉色頓時大喜往外,巨龍收藏的書籍,肯定不會太次纔對,當即連忙抓過其中一本書籍。

“洛雲靈訣!”拍去書籍上的灰塵,封面上四個透露着滄桑氣息的大字印入眼簾,古凡的心中頓時又是有些泄氣,原來是本靈氣功法,這—對他來說根本就沒什麼用處,就算再高級也沒用,難道還能神奇過他的金蓮焚天訣?

但失望歸失望,卻不能說靈氣功法不是好東西,這對別人來說可是絕對的寶物,就算自己不用,拿出去也能換到好東西啊,當然這要看這功法是什麼級別的了。


想到這裏,古凡翻開了第一頁,頓時,又是八個字出現在古凡的眼中,讓古凡的精神爲之大震,緊接着驚喜之色壓抑不住的洋溢出來。

玄級中階,靈氣功法!這竟然是玄級中階的靈氣功法,古凡激動地差點沒喊出來,瑰寶,絕對的瑰寶,可遇不可求的寶貝,這巨龍果然沒讓自己失望啊,連玄級中階的功法都有,要知道這個級別的東西在整個皇甫帝國可都是很難找到幾本的,並且都是鎮派之物、家族祕傳之類的東西!

懷揣着激動的情緒,古凡一頁頁翻看着洛雲靈訣,只是隨意的打量了幾眼並沒有去細看深究,這只是好奇看看罷了,古凡根本就沒有修煉的打算,玄級中階確實很高級,可和他修煉的功法比,似乎還是有着天地之別,雖然他不知道金蓮焚天訣的級別!

“嘿嘿,不錯,這算的一個意外的驚喜,大收穫啊。”古凡樂呵呵的把書籍收到了古樸指環當中,不由邪邪的想到:“如果林躍那幾個傢伙知道自己在這猴洞中有這樣的收穫恐怕臉都會氣綠了吧—”

嚐到甜頭,古凡對還剩下的一本古籍更是滿心的期望,迫不及待的抓了起來,拍去灰塵,同樣兩個字出現在他的眼中:“暴突!”

“暴突?”古凡微微一愣,有些疑惑:“好古怪的一個名字。”喃喃自語了一聲,古凡深深的吸了口氣,他萬分期待這會是什麼級別的書籍呢?如果自己猜的沒錯的話,看這名字,應該是本靈技。想着這些,古凡輕輕的翻開了第一頁,眼神一眨不眨的盯着慢慢出現的幾個大字!

玄級初階、速度型靈技!九個大字出現在古凡的視線當中,讓古凡的身體大震,激動,臉色瞬間被激動蔓延,比方纔看到那洛雲靈訣還要激動,因爲這是古凡最爲需要的靈技,更是古凡期望已久想得到的速度類靈技,古凡的弱點,就是速度不夠快!

古凡快速的翻開了書籍的每一頁,那每一行字,古凡都看的很仔細,書籍並不厚,字數也不多,在扉頁上還刻畫着一個人體圖案,有幾根顯眼的線條在人體上,那清晰標註了使用該靈技的靈氣輸出軌跡!

用了片刻鐘的時間,古凡看完了正本書籍,合上古籍,古凡臉上的喜色不減反增,激動、興奮,此時只能用這兩個詞語來形容他的心情,這次真是撿到寶了,他現在雖然沒有參悟那深奧的字眼,有很多地方甚至都看不明白,但這暴突靈技的作用,他卻是從古籍中瞭解得一清二楚了。

所謂暴突,就是用特殊的方法,在短時間內讓自己的速度瞬間提升到可怖的數倍,記住,這是在本身原有的速度上,也就是說,本身的速度越發快,那使用暴突後就越可怕!

想象一下,如果在戰鬥中突然催動,那能出現一個什麼樣的場景?絕對能起到一個出其不意讓對手難以顧及反應的效果!

這雖然只是玄級初階的靈技,但是其實用性和殺傷力太大了,如果用得好,絕對可以成爲必殺一擊最好的輔助!絕對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備最好的利器!

(額,又晚了,真是罪過,見諒見諒。。。) 古凡現在都有點恨不得就在這裏開始參悟‘暴突’的衝動,可他最終還是忍了下來,這裏不是地方而且他在時間上也耽誤不起,參悟一本玄級的靈技,就算悟性再高,也不是一時半會能搞定的,這些事,急不來。

小心翼翼的把古籍收入古樸指環中,古凡滿臉都堆着笑容,撫摸着古樸指環低聲唸叨:“暴突,夠霸氣的名字,名副其實!”

整理了一下心情,古凡再次打量起地上的物品,直到把所有東西都看完,也沒再發現什麼值得古凡去興奮的東西,不過好在有一些煉製魔器的材料,三、四級之間的,雖然算不得多麼珍貴難得,可古凡多少也算滿意,有總比沒有好。

這次得到兩本玄級的書籍,已經讓古凡收穫頗豐大喜往外了,對其他的,他也沒抱有太大的奢求,所以也沒有失望一說。

就在他站起身打算扭頭離開的時候,視線隨意的掃視過一邊的牆角,忽然,他表情一怔,輕咦了一聲,目光定格在那兒,只見那裏躺着一張土黃色的皮革,毫不起眼,顯得很是破舊,要是不注意的話,根本很難看到那裏還有東西。

古凡幾步走上前,彎腰把那皮革撿了起來,這才發現,這皮革很小,只有巴掌大小,並且還是殘缺的,從那皮革的邊際依稀還能看到斷痕,似乎是經過了無數個歲月的洗禮,那皮革透滿了一股滄桑古老的氣息。

古凡把皮革攤開,擺在手心上,皮革上有幾條清晰的金色紋路,但根本不成形,到那斷痕處就被切斷了,看不出任何形狀和頭緒,古凡滿臉好奇,左翻右翻的打量了良久,也沒看出個所以然來,最後只能嘆了口氣。

可他的心中,似乎是本能的直覺,認爲這皮革肯定不會是個普通的東西,或許又是對神祕事物的好奇。他捏了捏柔軟的皮革,這皮革的皮質很是怪異,摸着柔軟,可似乎又給人一種堅韌異常的感覺,好像利劍都無法切斷一般。

出於好奇心裏,古凡雙手捏着皮革的兩頭,輕輕的一拽,皮革毫不爲之所動,古凡的力度緩緩加大,可皮革依然無恙,直到最後,古凡的臉色憋得漲紅,吃奶的力氣都用上了,那皮革還是原來的樣子,給古凡軟軟的感覺,卻怎麼也扯不斷。

這一下,更讓古凡驚奇了,他更確定心中的猜測,這皮革肯定不是普通物品,要不然豈會堅韌到這個不可思議的地步?若是一般皮質,早就被他扯成幾片了。

再次把皮革攤開,仔細打量起來,一絲細節也沒放過,可依舊無果,上面只有那幾條可憐的金色紋路,即便是古凡想聯想也不知道往哪兒聯想纔好。

古凡還是有些不死心,皺着眉頭想了想,半響後,似乎想到了什麼,眼前一亮,從古樸戒指中取出一瓶清水,一股腦的倒在了那皮革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被浸溼的皮革,足足片刻的時間過去了,可皮革毫無動靜—

“沒用?水浸不行,那就用火試試。”古凡想到,他似乎深受上一世那武俠劇的荼毒,認爲這樣的奇物肯定要經過特殊的方式才能露出真面目—

“轟”一聲輕響,金色魂焰顯現,魂焰的熱量被古凡控制在很弱的程度,但即便這樣,整個洞穴的溫度也瞬間上升到了一個可怖的程度。

隨着魂焰慢慢接近皮革,皮革沒有絲毫動靜,在古凡的手心中甚至連發燙的感覺都沒有,還是那般的冰涼,古凡又是一陣詫異,當下也不再擔心魂焰會把這皮革燒燬,分出一絲靈魂力讓皮革懸浮在空中,魂焰瞬間把其包裹在內,熊熊焚燒。


可古凡清晰的感覺到,那皮革在魂焰的焚燒下,依然無恙,古凡震驚之餘,開始慢慢的增加熱量,魂焰的溫度一點點的升高,而皮革絲毫不變,直到良久後,古凡的魂焰熱量已經提到了極致,周圍的空氣一陣扭曲,整個洞穴金茫閃閃,火光四溢,彷彿變成了一個火山口一般,那四周的牆壁都在融化,幹到了一定的程度,石壁,都出現龜裂的情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