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顯然,這名杯具的圖騰隊長,被暗血有點纖細的小腳,一腳踏穿。

0

依靠着自身強大的力量,暗血甚至不需要像普通嘎嘎猿一樣,在拳頭上附上電流,以期給黑骨猿附加傷害;或者使用工具,來強化自身的攻擊力。

她的殺傷力,甚至比舉着骨錘的嘎嘎猿強大數倍。

“額,可惡,沒注意!”

所謂過猶不及,本打算做出連續動作,將身旁幾個圖騰隊長掃翻,以減弱西面壓力的暗血,突然鬱悶地發現,自己的腳,意外地被這名圖騰隊長的胸骨卡住,腳上帶着幾百斤重的屍體,她的動作頓時慢了一拍。

如此一來,旁邊反應過來的圖騰隊長,立刻對着暗血舉起了手中醜陋的圖騰棍。

“去死!”

大驚之下,顧及周圍的同類,不敢使用精神力衝擊的暗血,用盡全力擡起右腳,帶着那具黑骨猿屍體重重地砸入圖騰隊長羣中。

然後在對方投鼠忌器之際,雙手用力地將這具難纏的屍體,從卡住右腳的開口處撕成兩半。

大量散發着噁心氣味的鮮血,從撕裂的傷口中流出,而無論敵我雙方,似乎都被暗血這一彪悍的舉動給弄的目瞪口呆,戰場甚至出現了短時間的平靜。

不過,飛在空中的無辜恐龍們依然砸落大地,使得平靜並沒有持續多久。

認識到暗血的兇悍,這些聰明的圖騰隊長們,開始有意識地躲避暗血所在的地方,並以普通士兵來拖住暗血,其它人則全力突破嘎嘎猿的防線。

因爲,通道口快到了。

“給我閃開!”

再一次重重地一拳砸碎一頭黑骨猿腦袋,但這些黑骨猿卻像是毫無所覺一般,目露兇光向暗血撲來。

(這麼可能!再怎麼兇悍的生物,也不可能在這種明知必死的情況下衝擊吧。)

本打算看看圖騰隊長們的表現,但暗血這時候才發現,自己已經被黑骨猿給團團圍住,翅膀如果這時候張開,絕對會被第一時間撕成破布。

“果然還是沒有習慣蛹化體的戰鬥麼?”

苦笑一聲,暗血小心地看着周圍的黑骨猿,這種混戰的情況之下,即便自己實力強悍,也有可能栽在小錯誤之上。

但就在這時,她突然發覺這些狂熱的黑骨猿似乎恢復了清明,開始出現退縮的情緒。

“想跑,沒門!”

如此機會怎能放過,再次蓄力發出精神力衝擊,因爲不確定這些黑骨猿外面有沒有同類,暗血只是用較小的量讓這些黑骨猿有了眩暈的感覺,但這也足夠了。

機會轉瞬即逝,乘着黑骨猿們動作短暫的停頓,暗血沒有多做糾纏,高高躍起,然後展開翅膀飛了起來。

身旁的壓力立馬歸零,但這個時候,她所看見的,卻是西面黑骨猿已經衝出了通道。

趕緊查看西面的部隊,所幸沒有太大傷亡,看來是主動後退,但爲什麼?……

這時,暗血突然想起,自己一開始就分配了各面隊伍的指揮官,而剛剛並沒有說接手西面的話,因此,對方應該是在見到西面部隊再擋下去會傷亡過大,所以命令隊伍後退。

“全部到西面集合!”

深深地看了眼向西面亡命奔逃的黑骨猿,暗血止住了意圖追擊的西面部隊,通過精神力,通知到了幾位峽長。

黑骨猿在衝出通道之後沒有停歇,在僅剩的十一名圖騰隊長和那名大難不死的小boss帶領之下,帶着一百多人的黑骨猿部隊,沿着他們的來路衝去。

“暗血,爲什麼不追?這些黑骨猿已經只有這麼點了。”

不甘心地看着向遠處逃亡的黑骨猿,幾名峽長都向暗血詢問着。

“等等吧,大家戰鬥了這麼久也累了,先重新修整一下,然後再一起打回峽谷。現在黑骨猿的數量只有這麼點,我們很累,他們更累,所以我們也不需要太過擔心。”

雖然對於敵人逃掉很是不甘,但暗血看着雖然情緒亢奮,但難以疲憊的嘎嘎猿們,特別是西面的嘎嘎猿們,還是沒有讓衆人繼續追擊。

雖然現在追上去一定會獲得勝利,但傷亡卻會很大,而這些傷亡卻明明是可以避免的。

在通道後面的戰鬥中,西面的這些人,基本是靠着意志在支撐。

但同時,黑骨猿也不過是靠着求生意志在支持,這時候的黑骨猿就算逃也逃不了多遠,因爲他們也必須休息,否者就算跑死。

但即便休息,他們也會沉浸在之前大戰的恐懼中,等待着己方的收割。

而且,現在天快黑了,戰鬥起來容易被黑骨猿偷襲。

所以,暗血並不打算現在就追擊。

這時候己方已經佔據絕對優勢,就不需要靠奇來取勝了,只需要以正,一步步消滅對方就可以了。

然後,是通道戰鬥的總結。

看着向自己報上各自數據的峽長,雖然相比敵人的死傷人數而言,這已經很少了,但暗血卻還是有些黯然的低下頭。

“屍體都管理好了嗎?”

“87具嘎嘎猿屍體和24具蛹化體屍體都搬到了空地上,蛹化體的核心也已經取出來了。對了,黑骨猿有100多個沒死的……”

“重傷的殺掉,輕傷的找二十個最輕,最好是近衛兵以上級別的,綁好等回去拷問,剩下的殺掉。”

“好的。”說完,這名峽長轉身離去。

點了點頭,暗血轉頭看向楚昊,對方會意地彙報道:“因爲戰場太大,而且我還只是陰魂級巔峯,沒有達到靈魂級,所以只能救援到16人的亡魂,其中蛹化體12人。”

對着楚昊感激地笑了笑,暗血伸手揉了揉額頭,語氣平靜地說道:“沒什麼,能救回這麼多也不錯了,到時候修好神殿,就能保護好大家了。”

“神殿?”楚昊疑惑地看了看暗血,見到對方的表情,暗血雙眼一閃,熟門熟路地做出無辜的表情說道:“你之前說的啊,準祭司不是要建可以保護亡魂的神殿麼?”

“不可能!”

誰知這次楚昊的回答卻異常堅決,只見他搖了搖頭,然後對着暗血說道:“嘎山在前段時間,就已經停建所有高級以下的神殿了,而且,即便是高級神殿也是有規劃,不能隨便建立的。”

這是楚昊在離開最後一個嘎嘎猿部落時,收到的嘎山傳給各個部落,用於準祭司使用的信息。

當時他還嘆息了一段時間,因爲他本打算等靈魂級後,就去做個守護神,然後向正神努力的,而現在前路被堵,自那以後的他,就沒有想過要建立神殿,所以更不會向暗血說出這些東西。

如此一來,他看向暗血的眼神更加疑惑起來。

“誒!是嗎,不可能,一定是你說的!”在這種時候,暗血是死也不會承認。

但這種情況之下,說的越多隻會越容易出現問題,所以她直接轉移話題:“那亡魂就請你繼續照顧吧,精神力使用上我沒什麼經驗,而且先不要喚醒大家。對了,傷員怎麼樣呢?”

雖然很想從暗血處得出結論,但楚昊身爲準祭司也不是不知輕重的人,仔細回憶了一下,他有些黯然地說道:“這次死傷,大多是之後夾擊和堵截所造成的,傷員很多。”

“斷肢之類的重傷員有30多人,就算我學過治療也沒有辦法,畢竟帶着傷藥不多,六葉草這些草藥都是在建立穩固的領地之後,纔可以從族羣獲取的,現在我還沒有。”

“是嗎?”看了看不遠處按隊聚集的成員們,暗血情緒低落的晃了晃尾巴,然後深吸了口氣,體內幾絲電流流過,帶出一點點微光,然後,她重新擡頭看向楚昊。

“那麼,輕傷呢?”

“輕傷倒沒什麼,雖然有200多人,但因爲一下來,我就帶着你交給我的近衛隊隊員們,對輕傷員的傷口進行了清洗,部分嚴重的也用過藥了,所以沒什麼危險,只需要幾十天的休息就好了。不過我的藥已經用完了,希望之後沒什麼大戰。”

“是嗎,那就好。”聽到這兒,暗血勉強露出一個笑容。

透過昏暗的夜色,暗血看向黑骨猿逃亡的方向,眼中透露着不加任何掩飾的殺意,這也是此刻大部分嘎嘎猿和蛹化體們的眼神。

對於能否消滅這些黑骨猿,暗血等人已經沒有疑惑,圖騰隊長的威脅的確很大,但如果上百的蛹化體在高空投擲武器,也是能無損地消滅對方,當然,這種戰術在這裏並不怎麼可用。

如果放是在平原上,暗血甚至可以讓蛹化體們在空中,利用轟炸慢慢磨掉這些敵人,無論他們有多少,但這裏是丘陵山地,他們很容易躲嘗。

無論是岩石還是樹木,都可以讓這些黑骨猿,獲得躲避蛹化體高空突擊的能力,這纔是擁有蛹化體這種空中優勢的嘎嘎猿,爲什麼會和黑骨猿僵持的原因。

不過,圖騰隊長的攻擊也是有間隔的,一旦被憤怒的嘎嘎猿們近身,也只能被四分五裂了。

“好了,大家今晚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我們去把這些黑骨猿完全消滅。”

拍了拍手,暗血滿懷信心地說道,而這一刻,衆人對此也沒有了任何的擔憂,因爲,此刻嘎嘎猿還有800多人,有戰鬥力的也有600多人,而黑骨猿卻只剩下不到200人了。

從來都是黑骨猿以優勢數量攻擊嘎嘎猿,卻依然只是僵持。

如今終於有一天,嘎嘎猿對黑骨猿擁有了數量優勢,那麼失敗在這些人的眼中,幾乎是不可能的事了。

嬌妻入 夜幕一點點降臨,暗血躺在用恐龍皮鋪成的小牀上,看着有點昏暗的銀河,漸漸陷入夢境。

黑骨猿方

吃了打敗仗,甚至逃到精疲力盡,這對於現在這支隊伍的小boss顯然是個極大的打擊。

但看着周圍一臉疲憊,大多帶着小傷,面色恐懼的圖騰隊長們,這名小boss卻沒了發泄的心情。

他也是見過那些的,對於圖騰隊長,那些嘎嘎猿只要抓住就會極其殘忍地撕裂,這在這些好不容易逃出來的圖騰隊長心中,留下了很不好的記憶,甚至有些圖騰隊長面對嘎嘎猿產生了畏縮的情緒。

而逃了大半夜,只能在跑死和可能被追上殺死之中做出選擇的小boss,最終還是讓衆人停下休息。

不一會兒,稀稀落落的幾個火堆就點了起來,外出獵食的黑骨猿們,在留守營地的人們望眼欲穿的神情之下,終於帶着寥寥幾頭小恐龍回到了這片谷地。

事實上,如果用圖騰隊長的圖騰棍狩獵,他們狩獵的成功率顯然會高出無數倍,但絕對沒有哪個圖騰隊長敢這麼做,那可不是死能解決的。

疲憊地看了看東面,小boss早已沒了開始的意氣風發,此刻只是用複雜的神情回頭望向自己的來處。

回去,那裏能提供給自己安全感,也是自己這支部隊唯一能去的地方。

但回去之後,自己該如何面對大帳篷中的那位,該如何面對被自己譏笑嘲諷的對手。

這時候,小boss(二號)對自己那位對手(一號)的怨恨已經突破天際了。

對方一定是出於對自己的怨恨,才說出敵人只有兩百多點人,而且還有小孩這種情況的。

越想越是這樣,對方和自己同樣是一個千人部隊的指揮官,怎麼可能真的被幾百人衝出去。

這個魂淡!

如是想着,小boss的內心漸漸平靜下來。

這次遭遇的敵人數量,是自己所有手下有目共睹的,甚至還有一個帶路的,原屬對方手下的黑骨猿倖存下來。

到時候在大帳篷中的那位那兒一對峙,自己的失誤造成的責任顯然可以降到最低,雖然還是會因此受到處罰,但對方卻很可能被處以極刑。

嘿嘿

漸漸滴,小boss本來糟糕的心情也好了起來,周圍一堆殘兵敗將的手下,在他眼中似乎也順眼了不少。

此刻已經是凌晨時分,小boss看了看正抓着烤好的大腿,小心地遞到自己面前的圖騰隊長,滿意地點了點頭。

但就在他想咬上一口這香噴噴的食物,填補大半天沒有進食的胃部之時,隊伍中卻突然出現幾聲驚恐的吼叫。

“該死,叫什麼叫!”

雖然嘴上這麼怒吼着,但小boss卻瞬間丟掉了手中的食物,抓起圖騰棍,查看起四周的情況。

然後,他發現了造成驚恐的來源。

西面的天空中,由遠及近地出現了幾個蛹化體的黑點。

“西面?”

“難道西面也有敵人,這個魂淡到底隱藏了多少敵人數量啊!”

但很快,小boss就發現對方不過才八人,他的情緒也就漸漸地穩定了下來。

咆哮着讓猶如驚弓之鳥般的部下們平靜下來,而漸漸發現實際情況的士兵和隊長們,也爲自己之前行爲而羞愧的同時,顯露出了各自的兇悍。

面對上千敵人時幾乎不能反抗,但現在只不過八個蛹化體,只要對方降下來,到時候自己就能給對方好看。

所有圖騰隊長都是這麼想的,而黑骨猿士兵們,甚至也舉起了臨時製作的木矛,打算一雪前恥。

但看着那不斷接近的八名蛹化體,小boss的心中卻產生了一絲不好的感覺,他看了看四周,見所有人都專注地盯着天空,他自己則小心翼翼地握緊圖騰棍,向山谷邊的一個小洞靠了過去。

戰鬥什麼的,交給屬下就是了,如果太危險,我還肩負着回去替大家質問那個魂淡的職責了。 神級編曲江山邑,圈子裡的人都知道。

言昔最火的時候,都有不少人利誘言昔的助理,只想找到江山邑合作。

星娛老總怎麼可能不眼饞?

總裁的嗜血戀人 只是那時候星娛樂又內部消息,就算是星娛老總也不敢隨意動言昔,更別說他身後那尊大佛江山邑。

可現在情況不同。

秦苒江山邑的身份眾所周知,眼下雲光財團公開diss秦苒,這消息在網上已經傳得沸沸揚揚,輿論都被雲光財團控制了。

微博上到處都是拉踩秦苒的消息。

億萬水軍控評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

京城別說徐家,就算是四個家族加起來也不夠雲光財團玩兒。

娛樂圈就是這樣的存在,趨炎附勢世態炎涼。

言昔已經把綜藝的合同簽完了,他情商不是很高,卻也知道這時候汪老大是對的,他不想給汪老大還有秦苒添麻煩。

綜藝簽就簽。

可星娛老總提到秦苒,他拿著筆的手不由緊了緊,他抬頭,因為接連幾天不睡,精神不是很好:「不可能。」

「這件事容不得你拒絕!你不要忘了,你當初是怎麼火起來的,要不是公司舉辦的選秀節目,你能有今天?只讓你讓江山邑給江絮譜曲而已!你還給我擺起譜來了?!」星娛老總一拍桌子。

「總裁,你彆氣,我跟言昔好好聊……」汪老大笑著安撫星語老總,然後把言昔拉到外面。

細細對他說了兩句。

辦公室裡面。

秘書看向星娛老總,「總裁,這麼逼言昔沒事吧?江山邑那邊,雖然雲光財團跟她沒關係了,但徐家還有京大那邊……」

助理有些不安。

「能有什麼問題,她但凡有點能力,還能讓人全網黑,整個亞洲的It都掌握在雲光財團手裡,你看最近的網上的輿論就知道了。言昔你看他敢不敢反抗,要是反抗,毀約金都夠他十輩子了。」星娛老總點了一根煙,神秘兮兮的道:「雲光財團是有內部人給我透了消息,那秦苒確實不行了。」

然後看向江絮,「寶貝兒,你放心,我一定讓江山邑把你捧得同言昔一樣紅。」

兩人正說著。

外面,言昔跟汪老大已經商量好進來了。

「考慮得怎麼樣了?」星娛老總笑眯眯的看向言昔。

「考慮好了,」說話的是汪老大,言昔站在汪老大身後,沒有開口,「總裁,您也知道江山大神跟言昔畢竟沒有合約,我們強制不了大神。」

星娛老總臉瞬間黑下來。

情劫難逃 汪老大又繼續笑,「我知道你是想捧江絮,我跟言昔商量過,不一定要讓大神為她量身作曲,我們言昔可以帶江絮。以言昔師妹的身份出道,兩人捆綁炒作一番,您應該也知道言昔是娛樂圈的流量之王,僅次於秦影帝,有他在,用不著擔心江絮。當然,您不滿意,我們言昔還可以多接兩個綜藝節目。」

汪老大說這句話的時候,心都在滴血。

言昔確實是圈子裡少有靈氣的歌手。

身邊一直很乾凈。

這會兒跟女藝人不清不楚,不僅他的人氣會驟然下降,網友跟對家的黑粉肯定洶湧而來。

但汪老大也沒有辦法。

找秦苒?讓秦苒給江絮量身定做曲子?

那江絮要是有勢力就算了,一個連五線譜都不認識的人憑什麼?!

她也配?

更何況,秦苒本來就是無償給言昔編曲的。

退一萬步,這一次就算秦苒答應了,言昔也讓步了,誰知道星娛老總不會變本加厲,再去給他那個參差不齊的女團作曲?

汪老大這番話徹底戳動了星娛老總的癢處。

娛樂圈沒有哪個不是人精。

言昔肯主動配合,這確實比強制要求他更好。

很識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