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順利,拿到了鑰匙,打開鐵籠子出去。

0

隔壁小獅子低鳴了一聲,聲音很好聽,好像在慶祝好鄰居重獲自由。

林六六蹲下來,溫和地撫慰它,“獅和遠方,要乖哦,以後我一定會救你出去的。”

小獅子應了一聲,透藍的眸子裏彷彿若有光。

她起身,對着監控探頭瞅了一眼,不知道那傢伙有沒有在看她?

接下來解決密碼問題。

他修改了密碼。

之前是我的生日。

現在會是什麼密碼呢? 墨沉皓邁出房門後,做了一番最精密的安排。

他猜三叔被狠狠地砸了一道傷痕後,這條毒蛇咬起人來會很致命。

不得已,他才把林六六關起來。

這小丫頭不知道花多久才能讀懂他的心思,解開密碼?

現在,他必須先去見父親。

看父親的神貌,應該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跟他說。

一間雅緻的中式風格套房內。

客廳的燈光很暗。

墨三叔跪在地毯上,痛哭流涕地講述他當年犯下的糊塗事。

“……那個女人要名分,我沒給他,她就騙我說孩子打掉了,轉身她就嫁給了我的小舅子,她這是存心報復我。”

墨雲濤聽罷,見過太多風浪的心並無半點起伏。

他平靜地說:“如此說來,葉美妍是你的親生女兒,難怪你偏心於葉家。這事大概也瞞不住了,你打算怎麼處理?”

墨三叔低頭,“請大哥放心,這件事我會妥善處理。”

“是我們墨家的血脈,儘量認祖歸宗吧。”

“是。可是大哥,我不明白,您爲什麼對林六六……”

“你只要記住林家於我們墨家有恩就行了,退下吧。”

三叔還想說什麼,被墨雲濤喝止,就緘口不語,趕緊退下。

大哥不處罰他已經很寬容了,別妄想再幹涉林六六的事。

但他怎麼能就此放過林六六?

他墨柏年的一世英明全毀在小丫頭片子那一張嘴上了。

今夜,就是林六六的死期!

墨沉皓從他身邊經過時,瞥了他一眼。

江湖中明槍暗箭經歷太多,敏銳的墨沉皓已經嗅到了三叔眼眸中隱藏的殺氣。

房門關上了,墨沉皓在側向的單人沙發上坐下。

他只坐了前三分之一的位置,身體稍微前傾,神態端正。

談正事時,他一貫這樣。

即使只有父子二人,也顯得非常有教養。

“爸,三叔說什麼?”

“葉美妍是你三叔的孩子。”

墨沉皓哦了一聲,在他的意料之中,所以並沒有太多驚訝。

“爸,您找我來是有其他重要的事情吧?”

墨雲濤微微頷首,目光十分深沉。


“皓兒,我得跟你說說你爺爺的事情。”

“爺爺?他不是在瑞士二叔家頤養天年嗎?”

“並沒有,爸騙你的,你消失了四年,剛回來我也不知道怎麼跟你說,所以就隨口胡謅了一句。”

從父親的話裏,墨沉皓聽出了事情的嚴重性。

他緊張起來,聲音微顫道:“爺爺怎麼了?”

爺爺一向是最疼他的,要是出點什麼事,他會非常傷心。

“失蹤了。”

墨沉皓心裏一揪,搖頭表示不信,憑墨家的勢力都找不到?

墨家的勢力遍佈全世界,如果找不着自家長輩,最尊貴的墨老爺子墨白山,那意味着此事有多麼嚴重!

“四年前,你說要將墨家和洛家的兩個系統拆分,然後忽然不見,老爺子急瘋了。

“他爲了遂你的心願,離家出走,去尋找一個人,至今未歸。

“這四年來,我們找遍了所有地方,都未能尋得老爺子的蹤影。”

墨沉皓認真地聽完父親的講述,胸口一腔熱流涌上來,眼淚霎時盈滿他的眼眶。

他低頭,雙手捂着臉,陷入深深的愧疚。

四年了,最疼他的爺爺已經失蹤四年了,全是因爲自己,而自己對此卻一無所知。

他抽泣了一下,讓自己平復心情。

“爸,您剛纔說爺爺去尋找一個人,那個人是誰?”

“系統老祖。”

“系統老祖?爲什麼我從來沒聽說過這麼一號人物?”


“那是因爲有些事情爸刻意隱瞞了你。


“之前爸告訴你說咱們家的R晶石和能源系統是祖傳的,其實並不是。”

那是爲了聽起來名正言順。

墨沉皓一愕,“不是祖傳的?”

“不是。”

“哪來的?”

“買來的。”

“什麼,這種東西可以買?”這似乎突破了墨沉皓的認知範疇。

居然有人出售這麼玄幻的東西?

貴女難淑

“賣家是個傻瓜?”

墨雲濤笑了一聲,“他確實是頭號傻瓜!”

“他把另一套U晶石和系統賣給洛家,價格也是一個億。”

“所以,這一整套富可敵國的東西他居然只賣了兩個億?”

所以墨家和洛家都撿到寶了?

他們墨家之所以成爲世界首富,居然是因爲走了狗屎運?

墨沉皓覺得這事太天方夜譚了。

“這個頭號傻瓜是誰?”

墨雲濤喝了一口茶,慢慢說道:“首都生命科學潛意識開發研究員,米稻安博士。”

“居然是他!”

墨沉皓整個身體的汗毛都提了一下。

“你們打過交道?”墨雲濤驚奇地問。

隨後他露出瞭然的神態。

“哦,米稻安是林六六的同事,你知道他也不奇怪。”

見兒子很驚訝的表情,又補充道:“兩個小時前,我已經從仁冬那裏獲知了林六六的絕大部分信息。”

墨沉皓的內心:仁冬這傢伙,不會把那一次酒店裏的事也說了吧?

他很快回過神來,“系統老祖究竟是誰?爺爺的失蹤會不會跟米稻安有關?”

墨雲濤思慮着,彷彿在回憶某些場景。

“當初買系統的時候,聽米稻安博士提過,晶石和能源系統都來自於一個叫‘系統老祖’的人。

“據說系統老祖做系統信手拈來,靈感源源不斷,手法爐火純青,當世罕見,連米稻安博士都望塵莫及。

“不過,據我觀察,米稻安應該是竊取了系統老祖的研究成果,偷偷拿出來賣。

“並且他也不知道晶石和能源系統的真正價值,否則應該也不會傻到廉價賣掉巨大的財富。”

墨沉皓點點頭,有道理,那個米稻安人品卑劣,他是見識過的。

“我理解了,爺爺去尋找系統老祖,因爲只有系統老祖才能修改程序。”

一道雲光忽然閃入墨沉皓腦海,令他眼前一亮。

“爸,你懷疑係統老祖跟六六有關?”

所以才突然間對林六六刮目相看,敬爲上賓?

墨雲濤臉上劃過一襲華光,那是一種無上的崇敬。

一個讓他在數年時間內一躍成爲世界首富的人,那是天降貴人,神仙般的存在啊!

“當初老爺子去的地方叫做青雲省象玉縣,那裏正是林六六的故鄉。

“聽仁冬說,林六六有個爺爺在老家,退休前也是搞科研工作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