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學生看見葉陽回來了又離開,都十分疑惑,不明白葉陽這樣來來回回是在做什麼。

0

大約一個時辰后,葉陽終於回到了之前宙荒船所在的地方,看到了讓他臉色一沉的一幕。

那之前被他停靠在千米高空雲層里的宙荒船,此時已經不見了蹤影。

「葉陽兄,你不是說船停靠在這裡么,怎麼什麼也沒有?」

寧飛翔三人有些疑惑,看見葉陽那陰沉的臉色,頓時咯噔一下,暗道不好。

「好,很好,這群妖族的人,居然敢對我的人動手,完全是在找死。」

葉陽將磅礴的靈識輻掃而出,頓時方圓二十里之內一切風吹草動,螞蟻打架都被他洞察的清清楚楚。

在靈識的感應里,他看見了怒火衝天的一幕,大概七八裡外,有一群妖族的人居然在半空把整艘宙荒船進行橫推,一路橫推了好幾里,橫推進了一個妖族聚集的宗門裡,似乎要把宙荒船放置在宗門裡,然後慢慢破陣。

「葉陽,發生什麼事了?」看著葉陽那陰沉的臉色,司徒沖三人不明所以。

「有一個妖族聚集的宗門把我停靠在這裡的船橫推進了它們的宗門,似乎想慢慢破開我布置在上面的陣法。」葉陽冷冷一笑,「我用鎮魔石布置的盤天大陣,整個中域沒有幾個人能破開,這個小小妖族宗門也想破開,真的是痴心妄想,走吧,我帶你們去殺人,正愁沒有地方安置宗門,現在有一個宗門主動送上門來,怎麼能放過?就把他們的風水寶地搶了吧。」

嗖嗖嗖!

四人先後飛掠而出,飛向了十裡外所在的巡妖門。

此時此刻,千丈大的宙荒船被一群巡妖門弟子橫推進了一個山谷,看著宙荒船上面人類難看的臉色,這些巡妖門弟子嘴裡發出了殘笑的聲音,「你們這群螻蟻,以為憑藉一座陣法就能將我們所有人擋住了?的確,這座陣法我們的確破不開,但等陣法的能量消耗完后,你們這群螻蟻還不是任我們宰割?所以奉勸你們一句,還是主動把陣法卸掉,否則到時候等陣法的能量消耗完,平白浪費我們的時間,你們所有人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死路一條的是你們。」宙荒船上面的炎陽宗弟子冷喝道:「居然敢把我們的戰船橫推到這裡,這下神仙下凡也救不了你們,等著吧,等著我們少宗主的怒火吧。」

「狗屁少宗主,我等著,我就看你們的少宗主敢不敢來,敢來這裡,我定然要他有來無回。』

一頭奪氣運的虎妖滿臉不屑,與他同樣不屑的人還有很多,看炎陽宗弟子和司徒家眾人的目光就好似看到手的魚肉一般,可以隨意宰割。

「要我有來無回?我現在來了,你讓我有來無回試試?」

唰唰唰唰!


就在那頭奪氣運的虎妖話音一落後,接連四道身影從天而降,是葉陽和司徒沖三人。

「少宗主!」

「二少爺!」

宙荒船上的炎陽宗弟子和司徒家的人看見葉陽和司徒沖,臉上都露出了欣喜的神色。

「哈哈,少宗主回來了,你們這群妖怪這下死定了。」

在葉陽出現后,炎陽宗弟子們徹底放下了心中懸著的石頭,一切擔心都如浮雲。

不久前他們親眼看見了葉陽如戰神般擊殺上千頭妖魔的場面,這群妖族又算得了什麼?

「少宗主?你們誰是這些人的少宗主?」

看著突然降臨的葉陽四人,一群妖獸頓時圍了上來,牢牢將四人圍住。

「我是。」葉陽道。

「原來你就是這什麼炎陽宗的少宗主?」

那頭奪氣運的虎妖冷冷笑了起來,「十息,我給你十息的時間,將這艘船上面的陣法卸掉,將這艘船獻給我們巡妖門,否則不僅你今天有來無回,這裡所有人都要葬身在這裡。」

「我們人類和你們妖族有協議,不能進行大量的屠殺,這裡有三千餘人,你敢違背協議把我們所有人全部殺死?」

司徒沖喝道。

「協議?什麼狗屁協議。」那頭奪氣運的虎妖神色不屑,「神不知鬼不覺的把你們殺死在這裡,誰會知道這裡發生的事情?這裡沒有你這個五次蛻凡的螻蟻說話的份。」

這頭虎妖對司徒沖喝了一聲,隨後又把目光看向葉陽,悠閑的打著響指道:「沒想到你這個少宗主,居然達到了奪造化的境界,的確是很不錯,可惜在我巡妖門面前什麼都不是,你考慮好了嗎,是把這艘船獻給我們活著離開,還是死在這裡?」

「死在這裡吧。」葉陽面無表情的道,「膽敢搶奪我的東西,還敢違背和人類的協議,你們這些妖族就全部死在這裡吧,我正愁沒地方安置宗門,就把你們這個風水寶地搶了,在這裡開宗立派。」

「你說什麼?你小子有點修為,的確是個人物,但在我們巡妖門還不夠瞧,你以為你那點修為能在我們巡妖門的人面前放肆?」

那頭奪氣運的虎妖勃然大怒,「你敢不敢把剛才的話再……」

「死。」葉陽懶得廢話,一口飛劍噴射而出,寒魄神劍化為一道劍光一晃,帶起一道血線,從那頭虎妖的脖頸處劃過,那頭虎妖話還沒說話,整顆頭顱便衝天而起,到死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死的。

「大膽,你小子竟敢動手!」

「連虎王的兒子也敢殺,你死定了,你們所有人都死定了!」

「飛劍,這個人類手裡居然有飛劍,看來是一件寶器。」

「發財了,這下發財了,沒想到我們巡妖門得到了一艘寶器級別的戰船,現在又得到一口寶劍,真是運氣來了擋也擋不住。」

「殺,先把這幾個人全部殺了,將他們身上的東西搶奪過來,再慢慢對付那艘船上的人。」

一群化成人形的妖獸在嘶吼聲中衝殺而出,眨眼之間葉陽四人就被各種火雨流星刀光劍影籠罩。

尤其是一頭虎王,衝殺在最前方,滿臉暴怒接近瘋狂,他正是之前那頭被葉陽一劍斬殺的虎妖的父親,是巡妖門的一位護法,達到了第三奪奪無極的境界,「小畜生,連我虎王的兒子也敢殺,給我死來!」

「要死的是你。」葉陽淡淡開口,身軀一震,以他身體為中心,一個十丈大的氣場出現了。

是龍神氣場。

龍神氣場一陣,那些成片的攻擊紛紛在巨龍的氣息下崩潰,被震碎,還沒接近葉陽四人,就全部冰消雪融。

「我們幾個也一起上,把這個巡妖門的人全部殺了。」

司徒沖手一揮,四頭飛天殭屍出現在了他的身前,旁邊的寧飛翔和楊武身旁也各自出現了三頭飛天殭屍。

三人之中司徒沖的修為最雄渾,控制四頭,寧飛翔和楊武的修為不相上下,分別控制三頭。

三人以飛天殭屍開路,一起衝殺而出,十頭飛天殭屍幾乎是所向無敵,走到哪裡哪裡的妖獸就要死傷一片。

「大膽!」虎王在內的幾頭奪無極的妖獸頓時大怒,猛然撲向司徒沖三人,要把三人擊殺,這樣十頭飛天殭屍就會自動被破解。


但是這幾頭妖獸還沒接近三人,就全部被射來的光明劍雨洞穿成了篩子。

「一群化成人形的妖獸,也敢搶奪我的東西,你們不死誰死?」

葉陽眸光冰冷,手裡寒魄神劍散發出來冰凍靈魂的寒意,讓在場的巡妖門弟子一個個膽戰心驚。

「啊,不可能,這個人類怎麼這麼強大,把虎王他們都殺死了。」

「虎王他們可是奪無極的境界啊,這個人類不是只有奪氣運的境界么,為什麼連虎王他們也能殺死?」

「寶器,肯定憑藉的是那口寶器。」

「小畜生,休要猖狂!」

就在眾多巡妖門弟子大驚失色的時候,一個震怒的聲音,突然從巡妖門的深處響起。

緊接著,一個獅頭人身的妖族出現了,轟隆隆而來,用陰冷到極點的目光看著葉陽,「竟敢屠殺我巡妖門弟子,人類,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要把你抽筋扒皮,我要用你的血肉煉製成血酒,以祭奠我巡妖門死去的亡靈。」 妖獸修鍊有兩條路徑,其一是蛻變人形,其二則是繼續以妖獸的身體修鍊。

選擇蛻變成人形的妖獸,便被稱為『妖族』。

巡妖門的弟子,就是妖族。

轟隆隆!

在葉陽大開殺戒的時候,一尊強大的妖族,從巡妖門的深處出現了,是一頭達到第四奪奪陰陽境界的強者,獅頭人身,是巡妖門的獅王,同時也是巡妖門的掌門。

「獅王,這個人類殺死了虎王和豹王他們,你一定要把他殺死為死去的同門報仇啊。」

「獅王出來了,哈哈哈,這些人類這下死定了。」

「人類,縱然你有寶器在手,在奪陰陽的獅王面前,又能翻起什麼風浪,還不趕緊自刎?」

「你想不被折磨,只有自刎,否則落到獅王的手裡,你不僅要被抽筋扒皮,碎屍萬段,還會被煉製成血酒,供我們吸食,桀桀桀…」

在奪陰陽的獅王出現后,巡妖門的弟子頓時鬆了口氣,他們的掌門人出現了,這下這個手持一口寒魄神劍的人類要被殺死了吧?

「狗屁獅王,想把我煉成血酒,你還不夠格。」

葉陽並沒有因獅王的出現而產生任何懼怕,反而冷笑一聲,率先發出了攻擊。

砰!他腳下一蹬,一團泥土被踩爆,整個人化為一道殘影衝殺而出,在衝出的同時,一道二十丈的亮麗劍光綻放出來,洋溢著光明氣息,只要是見到這道劍光的人,沒有一個不感到親切,但就是這樣的劍光,才越恐怖越危險。

「雕蟲小技。」獅王眼眸里充斥著明顯的不屑,大手一抓,轟隆隆,無盡的陰陽之力從體內噴發而出,好似潮汐,令得空氣都產生了扭曲,在那扭曲之中,射來的劍光沒有任何徵兆,突然就沒有了蹤影,被破解了。

「我已經能調動天地間的陰陽之力,你一個小小的奪氣運,拿什麼跟我斗,憑藉你手裡的那件中品寶器么?你的那口劍的確不錯,可惜你發揮不出什麼威力,還是交給我為好。」

獅王滿臉淡漠,好似高高在上的諸神之王,在說話間沒有任何徵兆,突然出手了,「雷獅!」

滋滋滋。

獅王的周身出現了噼里啪啦的雷霆,這些雷霆隨著獅王的大手一壓,匯聚成了一頭猙獰的雷獅,這雷獅能有十丈大,咚咚咚踐踏虛空,走到哪裡哪裡就是一片爆炸,都到哪裡哪裡就是一片焦黑,顯現出了毀天滅地的恐怖雷霆之力,衝殺向了葉陽,但在沖向葉陽的途中,一條來自地獄的魔神之手,突然從烏雲中探出,只一拍,當場將那頭十丈大的雷獅拍得爆炸而開,到處都是劇烈的雷弧掃射,把周圍一些躲閃不及的巡妖門弟子都電翻在地。

「什麼?」獅王大吃一驚,「連我的雷獅也能擋住,你的真氣為什麼會這麼雄渾?這不可能,你再接我這招天雷地網掌試試?」

砰!獅王突然大手一抓,噼里啪啦的雷弧再次出現,這些雷弧匯聚成了一條條粗如手臂的雷蛇,凝聚成了一張三丈大的雷霆巨網,宛如一個電碗從葉陽的頭頂扣下,要把葉陽扣在其中,活活電死。

轟隆隆!

就在雷霆巨網到達葉陽頭頂三尺的地方,一股山洪似的強大力量,從葉陽的體內爆發而出,這力量好似巨龍踐踏虛空,好似海底火山突然噴發,好似晝夜中的狂風暴雨,好似黑暗裡的群魔亂舞。

咔擦。

那雷霆巨網接觸到從葉陽體內噴發而出的力量,頓時被當場震碎,化為散亂的雷弧從天空撒落,這些散亂的雷弧還是足以把人電死,但葉陽並沒有躲開,反而張口一吸,把從頭頂灑落的雷弧紛紛如氣流般吸進了嘴裡。

雷霆之力一下流遍全身,在刺激葉陽的細胞,在壯大葉陽的生命力。

咔咔咔,又一枚微粒蘇醒了,達到了三十二頭遠古巨龍之力,距離奪無極的境界再進了一步。

「爽,真爽。」葉陽長嘯一聲,用嘲弄的目光看著對面大驚失色的獅王,「大概你不知道我有一道王者級別的雷霆武魂,你居然對我使用這種雷屬性元術,還送到我的身前,讓我怎麼拒絕?我也只好把你的這些雷霆之力收下,助我更進一步。多謝你的這些雷霆之力了,為了表達對你的感謝,就用你最擅長的雷霆術法送你上西天吧,讓你見識見識什麼才是真正的雷霆術法。」

砰砰砰砰砰!

五枚雷光閃爍的符印,出現在了葉陽的五個指尖上,被葉陽連連彈射而出,彈射到三丈外的時候,那五枚雷光符印全部產生了爆炸,炸得虛空都在搖晃,緊接著在五團雷光之中,五頭雷霆惡魔出現了。

雷戟惡魔,雷刀惡魔,雷矛惡魔,雷劍惡魔,雷盾惡魔。

大雷魔印。

本來像大雷魔印這種玄級武技,對葉陽現在的戰鬥幾乎沒什麼用,但剛才葉陽吸收了強烈的雷霆之力,加上融合了三十二頭遠古巨龍之力,打出去的大雷魔印威力立馬暴漲了不知道多少倍。

五頭雷霆惡魔封鎖虛空,帶著強烈的雷光衝殺而出,彷彿千軍萬馬都不能抵擋,光是氣勢就讓周圍的巡妖門弟子大驚失色。

「獅王雷神拳!」獅王大吼一聲,猛然打出來了一拳,這拳雷光綻放,引得虛空都在震蕩,要以暴制暴,以雷制雷,「米粒之光也敢跟皓月爭輝,小畜生,給我死!」

轟隆隆!

獅王這一拳打出,天地都為之變色,好似來到了雷霆地獄,在那雷霆地獄,有一尊獅頭人身的雷神,獅王就是雷神,現在獅王怒了,打出來含怒一拳,就是雷神之怒。

雷神一怒,眾生顫抖,雷光繚繞的拳頭一轟,魔鬼呼嘯的拳風一撞,那劈來的五尊雷霆惡魔,頓時被撞了個粉碎,被獅王的拳頭一拳瓦解。

「哈哈哈,小畜生,你不是說要讓我見識見識什麼是真正的雷霆術法么,怎麼這麼輕鬆就被我破了?」


獅王得意的大笑起來,滿眼都是嘲弄,但下一刻他笑不出了,只見一道巨大的雷龍掌印突然向他轟了過來,且已經抵達他的身前,完全沒有躲閃的可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