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她定睛一看,只看見武府的大管家呂文和抱著一個茶壺摔倒在地,嘴裡不住的發出哀嚎!

0

模樣之凄慘像是被人千刀萬剮了一般。

以柳無雙的智慧,她一下就猜到了,這個呂文和不會無緣無故的來到自己的房內,定然是姬昊交代了他什麼。

她趕忙上前兩步,來到呂文和的身前,蹲下身急聲詢問道。

「呂管家,你這是怎麼了?」

呂文和此時疼的連哀嚎的力氣都快沒有了,他知道定然是姬昊嫌他辦事不利,又在那個白蟲小人身上狠狠的給了自己一下。

這下聽到柳無雙的詢問也不敢再耽擱了。

將茶壺顫顫巍巍的推到了柳無雙的面前。

費力的說道:「公子被一個黑衣人給帶走了,臨走之前他吩咐我,讓我帶著這壺茶水來找柳姑娘和武公子,讓你們務必快些飲下這壺茶水!」

聽到這話的柳無雙大吃了一驚!

「黑衣人!?這黑衣人是不是黑布遮面只露出了兩隻眼睛!?」

呂文和點了點頭。

「糟了!這影殺怎麼那麼快尋到這裡來了!他們出去多久了?」

呂文和臉上露出一抹苦色,搖了搖頭道。

「我進入柳姑娘的房間,便失去了意識,方才清醒過來,實在不知過去了多久!」

柳無雙聞言一雙秀眉皺了起來,她看了看手中的茶壺,再次對著呂文和問道。

「姬昊可說這茶壺之中的水要飲用多少?」

呂文和聞言搖了搖頭!

柳無雙頓時急的蓮足輕跺,開口埋怨道。

「這姬昊,怎麼如此的粗心大意?算了不管了!」

只見她拿起茶壺對著壺嘴就狠狠的給自己灌了一大口。

然後她又將茶壺快速的塞進了呂文和的懷中急聲道。

「快將茶水給武大聖送去,讓他快些飲用!」

說完便就地盤腿而坐,開始瘋狂運轉功法,準備抵禦即將到來的衝擊!

呂文和也不敢耽誤,硬撐著從地上爬了起來,抱著茶壺搖搖晃晃的沖了出去。

姬昊此時已經與影殺二人來到了城外。

影殺特意選了一處開闊之地,以防姬昊再耍什麼手段。

站定之後他轉身看著姬昊,用一種調侃的語氣問道。

「姬公子?是準備將傳承交給我,還是準備和我打上一場?」

姬昊又不傻,靈玄九層一百個也打不過一個地玄一層的修士。

影殺都已經地玄三層了,和他打不是找虐嗎?

之所以開始那般硬氣是因為可以在柳無雙和武大聖的身上收割一波福利。

待他達到地玄境,要弄死這個影殺不是分分鐘的事嗎!

但這都快過去一個時辰了,還沒有任何訊息反饋回來。

姬昊有些慫了!

他哈哈一笑道:「打打殺殺的有什麼意思?您看這陵陽郊外景色宜人,要是真見血了,豈不是太煞風景了!?」

影殺聞言隱藏在黑布下的嘴角彎起了一個弧度。

現在他終於覺得自己可以吃定眼前的年輕人了。

「那便將你的傳承交出來吧!我可以保證不殺你!」

姬昊聞言腦筋急轉,思考著脫身之策。

但就在這時,那如天籟一般的系統提示音終於響了起來!

「叮,檢測到柳無雙修為暴漲,將觸發反哺。」

「叮,反哺倍數123。」

「叮,檢測到柳無雙修為暴漲,將觸發反哺。」

「叮,反哺倍數142。」 黃良面色慘白,顫聲道:「爸,這……這我不能去啊!」

「我要是去了,雪兒怎麼辦?」

「爸,我……我也是為了這個家啊……」

許建功冷聲道:「你既然為了這個家,那就更應該去了啊!」

「只有你和林漠承擔了這件事,咱家才能度過眼前這個難關。」

「黃良,我知道你很孝順,你也不想看着我和你媽流落街頭吧!」

黃良求助地看向許冬雪,而許冬雪則是直接把頭轉向一邊。

黃良懵了,毫無疑問,這一家人,都準備放棄他了。

林漠走到門口,輕笑道:「黃良,走啊,一起去自首啊!」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黃良身上,黃良的面色從白變為紅,又從紅變為紫。

突然,他直接蹦了起來,大聲道:「我不去自首!」

「我絕對不會去坐牢!」

「林漠,你想去你去,我……我絕對不會去的……」

許建功頓時惱了,拍案而起:「黃良,你什麼意思?」

「你整天口口聲聲說着多孝順我們,現在,讓你為家裏做點事,你就成這樣了?」

「你看看人家林漠,你再看看你!」

「同樣都是女婿,你怎麼一點擔當都沒有?」

「你這種人,有什麼資格當我許家的女婿啊?」

黃良面色脹紅,憤然道:「憑什麼讓我去坐牢?」

「這……這又不是我一個人的主意,爸,你這樣做事不公平?」

許半夏:「誰說你一個人坐牢了,我老公不也陪着你嘛!」

黃良急道:「他坐牢,那是應該的,我……我憑什麼去坐牢啊?」

許半夏面色一寒:「我老公憑什麼坐牢啊?」

「黃良,你還要不要臉啊?」

「這次的事,就是你弄出來的,我老公攔都攔不住你們!」

「要是真的算起來,這件事,跟我老公有什麼關係?」

「最應該坐牢的人,是你才對!」

「要不是你,這麼好的項目,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許建功連連點頭:「半夏說的沒錯!」

黃良梗著脖子,怒聲道:「那……那也不是我的錯!」【掌中雲文學】,更多章節,還有更多作者劇透。

「爸,這件事,是你和媽都同意的,我才這麼做的。」

「現在……現在憑什麼讓我去坐牢?」

許建功面色頓時寒了:「咋的,你意思,是讓我跟你媽也一起去坐牢?」

「黃良,你把話給我說清楚了,你是不是這個意思?」

黃良面色慘白,但還是咬着牙道:「爸,我……我要是真坐牢了,我怕你倆也跑不了!」

許建功勃然大怒,拍著桌子怒吼:「黃良,你什麼意思?」

「你是打算把我們也拖下水嗎?」

「我告訴你,沒門!」

「這件事,全都是你一個人做的,跟我們沒有任何關係!」

黃良突然笑了:「爸,你說跟你們沒關係,就真的沒關係了嗎?」

「你從建築公司挪走兩千萬,我媽從建築公司挪走一千萬。」

「還有,前兩天,我才給你轉了一個億,這些,都是建築公司的錢。」

「你那輛新車,你戴的手錶,我媽那首飾,都是從建築公司賬來的錢。」

「到時候真鬧上法庭,一旦查賬,你們倆,也跑不了!」

許建功面色一變,直接癱坐在沙發上。

他突然發現,這個情況,遠比自己想的還要複雜啊!

真要是鬧大了,他跟方慧,是真的擺脫不了關係了。

看到許建功的表情,黃良便知道他害怕了。【掌中雲文學】,無彈窗無廣告,更多好免費閱讀!

黃良連忙道:「爸,我……我不是不想承擔這件事。」

「問題是,如果我去承擔的話,肯定會波及到你們啊。」

「那邊肯定會查我的賬,到時候,這賬一查,不就查到你們了?」

「一旦事情鬧大,那……那可就麻煩了。」

「我進去住幾年沒什麼,但你和媽這身體,經不起折騰啊。」

「爸,要不,咱們……咱們還是換個辦法吧……」

許建功垂頭喪氣,整個人好像蒼老了許多似的。

前段時間,他還整天到處炫耀自己的新車自己的手錶,炫耀卡上那一個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