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她頭上倒了一杯咖啡不成,竟然還讓她全部買單!簡直見鬼!

0

……

顧家。

顧玉明將一份資料甩在了顧珊珊和白鳳的面前。

「顧玉明,這是什麼?」白鳳問道。

「這是我給珊珊找的幾個合適的男子,他們的家庭還算不錯,你們自己挑一個吧!」

顧玉明說完,然後坐在沙發上面抽著煙。

「不是……顧玉明,你什麼意思,難道你要珊珊嫁人嗎?」白鳳問道。

「廢話!她今年都二十五了,不嫁人難道我要養她一輩子嗎?真是丟人現眼!」顧玉明非常憎惡地說道,然後瞥了一眼顧珊珊。

「媽,我不嫁,我不嫁……」顧珊珊立馬扯著白鳳的袖子。

「由不得你! 超神機械師 你丟盡了我的臉,還留在這家裡做什麼!天天看見你我就堵得慌!」顧玉明無情地說道。

「爸,我可是你的女兒啊,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顧珊珊兩眼淚汪汪,她不明白。

為什麼這件事情以後,自己的親生父親對她是另一番的態度。

這時候,白鳳拿著桌子上的資料看了看,然後氣的將資料一把給撕爛了。

「你這是幹什麼?」顧玉明問道。「幹什麼?顧玉明,你還是不是人,這就是你給珊珊找的好人家?那個姓劉的,死了兩個老婆,那個姓張的,都五十多歲了,和你我的年紀差不多,那個姓王的,居然還是個殘廢,你特么的是要把自己的

親生女兒往火坑裡面推么?」白鳳憤怒地說道。

顧珊珊聽后,更加的害怕了,她緊緊地抓著白鳳的衣服,「媽,我不嫁……我不嫁,我不要嫁給那些人……嗚嗚……嗚嗚……」「白鳳,你到底沒有搞清楚狀況啊,這個孽種現在名聲狼藉,她的醜事現在全國人民都知道了,難道你還奢望著她能夠加入蕭家嗎?別痴心妄想了!能夠有人娶她,已經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你還挑三揀四的

,現在由不得你們挑了,她再也不是從前的顧珊珊了。」

「顧玉明,別以為我不知道,這資料上的這些人給了你什麼好處,你是什麼德行,我還不知道嗎?除了賣女兒,你還能做什麼?」

啪!!顧玉明氣的狠狠地甩了白鳳一巴掌,「臭婆娘,老子的公司都快給她給整垮了,你還在這兒給我說著這些大道理,你以為我不想給她一個好前程嗎?沒用的,顧氏現在若是沒有新的資金注入,堅持不了多久

了,到時候子軒怎麼辦!他現在在國外上學,每天的花銷有多大,你又不是不知道!難道你要他回來以後,看到一個即將倒閉的公司嗎?」顧玉明厲聲說道。

白鳳啞然了。

對啊,她不知顧珊珊這麼一個孩子,她還有一個兒子啊!

顧子軒現在在國外留學,每一筆都是不小的花銷,她該怎麼辦。

顧氏若是垮了,她將來也過不上好日子了,還有顧子軒,他若是回來知道自己不是豪門少爺了,讓他如何接受啊!

他以後該怎麼辦……

「哼!你們自己掂量掂量吧,選好之後,儘快完婚。這幾個男人都是外省的,相對而言,外省的流言蜚語比海城要好很多,等風頭一過,珊珊去那邊,也沒人會認識的,這是最好的安排了。」

顧玉明說完,便離開了。

「媽……媽,你說句話啊,我不要嫁給那些歪瓜裂棗的臭男人,我不要啊!」顧珊珊抓著白鳳的手,一臉的祈求。

她顧珊珊從小就是天之驕女,一丁點委屈都沒有受過,而且她理想中的好丈夫,必須是蕭逸晗這樣的。

帥氣又多金,又是出生豪門世家,這樣的男人才配得上她顧珊珊。

可是現在……一切都沒了。

都是因為顧言馨,因為顧言馨的插手,搶走了原本屬於她的一切。

怎麼讓她不恨啊!「珊珊,你爸爸……說得對,你現在已經是名聲狼藉了,你那些照片,現在已經瘋傳了,我現在手機都不敢開機,不然全部都是那些威脅恐嚇的聲音,還有那些不堪入眼的簡訊,再加上你之前也被兩個男人

給……珊珊,你聽我的,還是選一個吧!」白鳳有些愧疚地說道。

顧珊珊抓著白鳳的手,然後一臉的震驚和不可思議。

現在,連自己的親生母親也不維護自己了。

她還有什麼呢?在白鳳和顧玉明的心裡,還是顧子軒是第一位,為了顧子軒,他們寧願將她給犧牲了…… 兩人離開以後,莫雅去洗手間處理了一下自己頭上的咖啡,這才好一點。

不然的話,她根本沒有辦法出門。

從來沒有這麼狼狽過的她,現在心情非常的糟糕,憑什麼!顧言馨這麼對她!

她不過就是一個被顧家逐出家門的女人,什麼背景也沒有,論學歷、論資歷、論家世,哪一樣是可以和她莫雅可以相比較的。

憤怒的她提著自己的香奈兒包包,便準備回家了。

「這位小姐,您等一下。」這時候,服務員叫住了她。

「什麼事情?」莫雅問道。

「這位小姐,剛才您和那位先生喝的咖啡還沒結賬呢。」服務員說道。

莫雅:「……」

她憤怒地望著蕭逸晗和顧言馨離開的地方,蕭逸晗合適變得這麼小氣了,居然兩倍咖啡的錢也不願意付!!

想罷,她咬著嘴唇,然後從包裡面拿了錢出來,放在櫃檯上面。

「對不起,小姐,您……」

「你特么的還有什麼事情?沒完沒了了是吧?」莫雅發怒了,然後怒吼這服務員。

「這位小姐,剛才那位小姐說了,她和您是朋友,他們那一桌的消費也是由你來付,所以您這不夠……」服務員再次說道。

莫雅:「……」

她這才意識到,自己被耍了!!

被顧言馨給耍了!

這根本就不是蕭逸晗的意思,按照一般情況,蕭逸晗肯定會將咖啡的錢付了。

想罷,她再次從包里掏出幾章毛爺爺,然後甩給了服務員,「不用找了!」

她倒不是在乎這點錢,她在乎的是,顧言馨竟然用這樣的方式來羞辱她。

往她頭上倒了一杯咖啡不成,竟然還讓她全部買單!簡直見鬼!

……

顧家。

顧玉明將一份資料甩在了顧珊珊和白鳳的面前。

「顧玉明,這是什麼?」白鳳問道。

「這是我給珊珊找的幾個合適的男子,他們的家庭還算不錯,你們自己挑一個吧!」

顧玉明說完,然後坐在沙發上面抽著煙。

「不是……顧玉明,你什麼意思,難道你要珊珊嫁人嗎?」白鳳問道。

「廢話!她今年都二十五了,不嫁人難道我要養她一輩子嗎?真是丟人現眼!」顧玉明非常憎惡地說道,然後瞥了一眼顧珊珊。

「媽,我不嫁,我不嫁……」顧珊珊立馬扯著白鳳的袖子。

「由不得你!你丟盡了我的臉,還留在這家裡做什麼!天天看見你我就堵得慌!」顧玉明無情地說道。

「爸,我可是你的女兒啊,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顧珊珊兩眼淚汪汪,她不明白。

此去經年 為什麼這件事情以後,自己的親生父親對她是另一番的態度。

這時候,白鳳拿著桌子上的資料看了看,然後氣的將資料一把給撕爛了。

「你這是幹什麼?」顧玉明問道。

「幹什麼?顧玉明,你還是不是人,這就是你給珊珊找的好人家?那個姓劉的,死了兩個老婆,那個姓張的,都五十多歲了,和你我的年紀差不多,那個姓王的,居然還是個殘廢,你特么的是要把自己的親生女兒往火坑裡面推么?」白鳳憤怒地說道。

顧珊珊聽后,更加的害怕了,她緊緊地抓著白鳳的衣服,「媽,我不嫁……我不嫁,我不要嫁給那些人……嗚嗚……嗚嗚……」

「白鳳,你到底沒有搞清楚狀況啊,這個孽種現在名聲狼藉,她的醜事現在全國人民都知道了,難道你還奢望著她能夠加入蕭家嗎?別痴心妄想了!能夠有人娶她,已經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你還挑三揀四的,現在由不得你們挑了,她再也不是從前的顧珊珊了。」

「顧玉明,別以為我不知道,這資料上的這些人給了你什麼好處,你是什麼德行,我還不知道嗎?除了賣女兒,你還能做什麼?」

啪!!

顧玉明氣的狠狠地甩了白鳳一巴掌,「臭婆娘,老子的公司都快給她給整垮了,你還在這兒給我說著這些大道理,你以為我不想給她一個好前程嗎?沒用的,顧氏現在若是沒有新的資金注入,堅持不了多久了,到時候子軒怎麼辦!他現在在國外上學,每天的花銷有多大,你又不是不知道!難道你要他回來以後,看到一個即將倒閉的公司嗎?」顧玉明厲聲說道。

白鳳啞然了。

對啊,她不知顧珊珊這麼一個孩子,她還有一個兒子啊!

顧子軒現在在國外留學,每一筆都是不小的花銷,她該怎麼辦。

顧氏若是垮了,她將來也過不上好日子了,還有顧子軒,他若是回來知道自己不是豪門少爺了,讓他如何接受啊!

他以後該怎麼辦……

「哼!你們自己掂量掂量吧,選好之後,儘快完婚。這幾個男人都是外省的,相對而言,外省的流言蜚語比海城要好很多,等風頭一過,珊珊去那邊,也沒人會認識的,這是最好的安排了。」

顧玉明說完,便離開了。

「媽……媽,你說句話啊,我不要嫁給那些歪瓜裂棗的臭男人,我不要啊!」顧珊珊抓著白鳳的手,一臉的祈求。

她顧珊珊從小就是天之驕女,一丁點委屈都沒有受過,而且她理想中的好丈夫,必須是蕭逸晗這樣的。

帥氣又多金,又是出生豪門世家,這樣的男人才配得上她顧珊珊。

可是現在……一切都沒了。

都是因為顧言馨,因為顧言馨的插手,搶走了原本屬於她的一切。

怎麼讓她不恨啊!

「珊珊,你爸爸……說得對,你現在已經是名聲狼藉了,你那些照片,現在已經瘋傳了,我現在手機都不敢開機,不然全部都是那些威脅恐嚇的聲音,還有那些不堪入眼的簡訊,再加上你之前也被兩個男人給……珊珊,你聽我的,還是選一個吧!」白鳳有些愧疚地說道。

顧珊珊抓著白鳳的手,然後一臉的震驚和不可思議。

現在,連自己的親生母親也不維護自己了。

她還有什麼呢?

在白鳳和顧玉明的心裡,還是顧子軒是第一位,為了顧子軒,他們寧願將她給犧牲了…… 「這個事情簡單,我聽說,你在鄉下不是還有個奶奶嗎?不如將她給接到城裡來吧!」莫雅淡淡地說道。

「奶奶……我奶奶……對啊,我怎麼沒想到,我奶奶從小就特別寵愛我,而且我父母也挺聽她的話的。如果我去找她的話,她一定會幫我的!」顧珊珊興奮地說道。

莫雅會意一笑。

她之所以知道得這麼清楚,那是因為她在接近顧珊珊的時候,就已經讓人調查顧家的事情。

這麼容易接解決的事情,顧珊珊都想不到,不是沒腦子是什麼!

上次顧言馨朝她倒咖啡的事情,莫雅還記在心裡。

所以,只要是能夠利用顧珊珊,她就一定會讓顧言馨付出代價的。

……

到了下午的時候,顧玉明回到了家裡。

白鳳立馬上前說道:「顧玉明,珊珊從早上出去到現在,還沒有回來!」

白鳳一臉的著急。

派去的人也尋找了,但就是沒有消息。

「死了最後,這個孽種。」顧玉明依然是冷漠無情的。

「顧玉明,你到底還有沒有良心,珊珊是你的兒女,那可是從你身上留下來的血,你怎麼這麼無情!」

「哼!沒用的東西,早知道當初她是這樣的,我就應該掐死她!」

白鳳震驚地望著顧玉明,一臉的不可思議。

這話太熟悉了,不久前還對顧言馨說過,她不是顧言馨的親生母親,當時覺得沒什麼。

可是現在放到顧珊珊的身上,她終於明白是怎麼滋味了。

顧玉明真的太無情了……

「先生,太太,大小姐回來了。」這時候,管家急急忙忙地跑進來了。

「什麼!珊珊回來了!」白鳳高興地說道。

白鳳高興地朝門口望去,果然看見了顧珊珊。

「奶奶,您慢點……」顧珊珊扶著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進來了。

白鳳傻眼兒了,這老太太怎麼來了海城。

顧玉明聽見了,立馬也從沙發上面起來。

「媽,你怎麼來了?」顧玉明上前問道。

「哼!」老太太狠狠地瞪了顧玉明一眼,冷哼一聲。

顧玉明心裡有些明白了,感情顧珊珊消失了一天,就去鄉下找老太太了。

什麼時候,自己的這個女人變得這麼聰明了!

「媽,你怎麼來了?」白鳳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