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昊天低頭看了兩眼,果然,那上面畫着的正是之前自己看到,又過度到自己手上的那道符!

0

只是那上面的文字自己根本就不認識,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意思。

“這,這,這是什麼意思?”張昊天心裏不禁有些嗔怪,真是的,有事兒就不能直接說嗎,爲什麼一定要讓自己看這些完全不認識的文字?

“唉,你不認識上面的文字也是正常的,因爲你父親覺得他可以解決這一切,不希望再把這件事兒連累到你身上,所以從小就拒絕教你這些文字。

我簡單的跟你說一下吧,這上面記載的是一個很老的符了,大概的用途就是放在屍體上,避免屍體被那些孤魂野鬼騷擾,不過……”

周瑩瑩的父親說到這又開始支支吾吾起來。

張昊天聽得着急,心說這什麼情況啊,就不能不這麼擠牙膏嗎,就不能竹筒倒豆子嗎?有什麼事兒是不能直接跟自己說的啊!

本想開口催着周瑩瑩的父親趕緊說的,只是這到了嘴邊上的話還沒等真的說出口呢,對方就再次開口了。

“哎,只不過,這東西邪門,要是在屍體身上就能防止,可如果在人的身上,就會正好相反,非但不會讓那些鬼離着遠遠的,甚至還會吸引一些鬼怪!也就是說,身上融合了這道符的人,在鬼怪的眼裏就是一座燈塔,他們會使勁兒朝着那個人的方向衝的。”

張昊天原本心裏就覺得不踏實了,聽完這話,心裏都開始發抖了。

蒼天啊!自己這到底是做的什麼事兒啊!

果然是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啊!

自己剛纔還在沾沾自喜,還覺得自己有了天大的本事,現在看來,自己真的是倒黴到家了!

“叔,這可怎麼辦?”張昊天焦急的問着,這會兒,要多虛心就有多虛心了,就算是周瑩瑩的父親再訓斥他幾句,也都不帶頂嘴的了。

“哎,這事兒啊,不好辦啊!”周瑩瑩的父親又一次嘆氣,這會兒光嘆氣都好幾次了。

“叔,你可得幫我啊!”張昊天趕緊上前一步,伸手抓住了周瑩瑩父親的胳膊,祈求着,都這種時候了,還是保命要緊啊!

“不是我不幫你,這事兒真的不好辦,要不這樣吧,在找到解決辦法之前,我讓瑩瑩一直跟着你,算是保護你。”周瑩瑩的父親實在是沒辦法了,不然也不會把自己的寶貝女兒交給張昊天。

雖說張家和周家不只是故交,但是張家男人的命運已經驗證了多少次了,不管什麼女人嫁過去,最後都會變成寡婦,自己這個寶貝女兒是玩玩不能嫁過去的!

“她?”張昊天下巴都差點兒驚掉了,那個不講理的要是跟着的自己,自己真的會生不如死的。

“沒錯,本來家裏這些本事都是傳男不傳女的,但是瑩瑩天生有陰陽眼,對鬼怪這些東西極其敏感,所以家裏決定把一些本事傳授給她,權當是自保,你可別小看她,要是沒有她,你現在早就被勾魂走了!”說到自己的女兒,周父臉上這纔出現了一絲安慰的神情。

張昊天心裏不爽,腦補着周瑩瑩敲自己腦袋的樣子,心裏還是十萬分的想要拒絕。

但是轉念又一想,和自己的小命比起來,這些委屈不算什麼,畢竟生命誠可貴!

“那,好吧。”張昊天勉強答應,但是心裏還是不爽。

周父看着張昊天答應了,合計着這事兒宜早不宜晚,趕緊從書房走出去,直接敲開了周瑩瑩的房門。

說明來意,周瑩瑩瞬間就炸了。

“不行!我堅決不跟他在一起,這事兒就是不行!”周瑩瑩說什麼也不肯,張昊天那個下流東西,還想讓自己來保護,想什麼呢?

張昊天沒進門,但是也聽到了周瑩瑩的咆哮,心裏原本就不高興了,這會兒直接更不高興了。

猛地衝進周瑩瑩的房間,想要找她理論理論,剛纔的事兒明明就是她先動手的,自己是無辜的好不好。

只是話還沒等說出去呢,周瑩瑩就已經一枕頭砸到張昊天腦袋上了!

“給我滾出去!”周瑩瑩也不客氣,力氣都用了十成十的。

張昊天被砸的腦袋嗡的一聲,之前想的那些,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三兩步衝上去,奪走了周瑩瑩手裏另外那個準備丟出去的枕頭。

周瑩瑩的被嚇的愣住了,因爲在她看來,張昊天是絕對不可能還手的!

“你,你,你想做什麼?”周瑩瑩因爲驚嚇,聲音都跟着有些顫抖了。

“我幹什麼?我現在就讓你知道知道我要幹什麼!”說着,張昊天直接把周瑩瑩朝着後面推了兩下,最終逼到了牆邊上。

周父看到這個情況,想着年輕人的事兒就應該讓年輕人自己解決,雖然張昊天着小子衝動了點兒,但是他一準兒做不出出格的事兒來,於是直接轉身,就這麼走了,還順帶着幫他們帶上了門!

張昊天聽到身後的關門聲,心裏竊喜,“很好,現在就我跟你了,我看你還能咋樣!有本事就來啊!”

這話說的咬牙切齒的,要是不知道的,還以爲是在對殺復仇人說話呢!

周瑩瑩心裏猛地一緊,距離張昊天這麼近,臉上騰地一下就又紅了起來,“你,你,你想做什麼?”

張昊天壞笑加重,冷哼了兩聲,“呵呵,你覺得,我會對你做什麼?”

話音剛落,張昊天直接一巴掌拍在了周瑩瑩的腦袋邊上,給她來了一個結結實實的壁咚!

周瑩瑩大腦原本就放空了,這會兒直接快要血液逆流了。

艱難的嚥了咽口水之後,周瑩瑩這才又結結巴巴的往下說,“你,你,孤男寡女的,你放尊重點!” 看到周瑩瑩這副受到驚嚇的樣子,張昊天瞬間心情一片大好!

真沒想到啊,這個看起來天不怕地不怕的周瑩瑩,居然還能害怕這事兒!

越想,張昊天越覺得這事兒好笑,瞬間玩兒心大起,開始把臉慢慢的朝着周瑩瑩的方向靠近。

周瑩瑩原本就已經心跳加速了,眼看着張昊天那張臉越來越近,周瑩瑩整個人都不好了,呼吸都幾乎要停止了。

瞪大了雙眼,眼睜睜的看着張昊天的那雙眼睛,周瑩瑩試圖掙扎着說些什麼,但是根本就掙扎無效了。

眼看着兩個人的距離越來越靠近,近的兩個人鼻子裏噴出來的熱氣都沒辦法迴避。

距離繼續接近,張昊天自己也不知道爲什麼,似乎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在兩個人中間環繞,自己是想嚇唬嚇唬她的,但是這會兒,事情貌似遊戲脫軌了。

就在張昊天腦子眼看着也要短路的時候,房間的門被人猛地從外面推開。

周瑩瑩的父親赫然出現在了門口!

張昊天和周瑩瑩全都被嚇了個哆嗦,張昊天還好,至少還知道趕緊把頭收回來,可週瑩瑩這會兒已經啓動了“防禦模式”了。

伸手先要把張昊天推離開自己,然而,她這麼一推,張昊天重心不穩,下意識的又朝着她身上抓,這下好了,到下去的時候又是兩個人一起,並且這一次,四片嘴脣還結結實實的黏在了一起!

周瑩瑩剛剛回過神來的大腦瞬間又一次清空了,張昊天的情況也不比她好上多少。

“你們……”,周瑩瑩的父親看到眼前這一幕,忽然很後悔自己進門沒敲門。

本來是自己想提醒着兩個孩子,讓他們好好看些那些書籍,興許能有所幫助,可這事兒鬧的,真是的!

回過神來的周父,淡定的轉身離開,順手還碰的一聲又一次關上了房間的門!

這一聲之後,周瑩瑩瞬間回過神來,手腳並用的想要從地上爬起來,也好離着張昊天要多遠就有多遠。

然而,張昊天也是這麼想的,自己本來只是打算開個玩笑的,現在好了,鬧成這樣,周瑩瑩不會覺得自己是流氓吧!

於是乎,兩個人一起掙扎,非但沒能全都從地上站起來,反倒是又摔了幾次,身體接觸也就越來也多。

周瑩瑩的臉上這會兒已經都不是紅色了,全都變成黑色了!

眼睛這會兒倒是有些發紅,儼然就是一頭要吃人的獸!

“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想開個玩笑,你看看,你還當真了!”張昊天先發制人,想要趕緊解釋一下,也好讓周瑩瑩趕緊消消氣,不然,自己這以後的日子恐怕就沒好兒了。

周瑩瑩咬牙切齒的盯着張昊天,“開玩笑?很好,接下來,我也跟你開個玩笑!”

說着,周瑩瑩右手猛地搭在張昊天的左肩上,瞬間,張昊天只覺得自己的胳膊疼的要命,“啊”的一聲,尖叫了出來。

尖叫聲很快引來了外面的人,這些人一進門,開着張昊天偏着身子,疼的滿頭大汗,瞬間就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兒了,肯定是周瑩瑩把張昊天的胳膊弄脫臼了。

於是這些人快速的分成兩撥,一部分人上前攔着周瑩瑩,各種跟她解釋,說不管發生什麼事兒,這當中肯定有誤會,不能下手這麼狠。

另外一些人則是上前搶救張昊天,把張昊天已經脫臼的胳膊重新裝回去,順便問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怎麼就惹的周瑩瑩發這麼大脾氣。

張昊天這會兒疼得半死,哪兒就還說的清楚啊!嘴上一直唸叨着周瑩瑩的不好,說的是要多難聽,就有多難聽。

周瑩瑩就距離他不到一米的地方,這些話聽的真真切切的。

聽着張昊天這麼說自己,周瑩瑩瞬間又爆發了,“你個流氓!是你先動手的!你卑鄙,無恥,下流!你個混蛋,我要掐死你!”

周圍的那些人狠命的先要拽住周瑩瑩,然而,這會兒周瑩瑩也確實是太生氣了,力氣根本一丁點兒都不藏着,能用出來的全都用出來了,那些人就算是拽,也幾乎快要拽不住了。

好在周瑩瑩的父親很快出現了,重重的咳嗽了兩聲,“咳咳!”

這兩聲之後,周瑩瑩猛地轉頭看向自己父親的方向,眼淚刷的一下就流了下來,“爸!你可要給我做主啊!”

看着這個架勢,就好像是張昊天真的把周瑩瑩“就地正法”了一般。

張昊天也氣不過,“誰欺負誰啊,我還沒找你負責呢,你倒是惡人先告狀!”

“行了,都少說一句!既然你們都找對方負責,從明天開始,就不要分開了!”周父這會兒也來了脾氣了,心裏默默的唸叨着,自己這閨女教育的啊,真是要多失敗就有多失敗,怎麼就一點兒也不文靜呢?

張昊天和周瑩瑩一聽這話,幾乎是異口同聲的反對,在張昊天看來,自己要是真的跟周瑩瑩在一起,不等鬼來捉自己呢,自己就先死了!

在周瑩瑩看來,自己是萬萬不能和這個卑鄙無恥的傢伙在一起的,他對自己意圖不軌啊!

然而,不管怎麼說,周瑩瑩的父親就是不肯開口,臨走之前還十分嚴肅的又丟出來一句話,“既然你們都看對方不順眼,那就互相折磨好了,但是我有言在先,你們兩個要是敢胡來,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這話說完,周瑩瑩的父親招呼着房間裏的其他人陸續離開,最終,房間裏又只剩下張昊天和周瑩瑩兩個人了。

張昊天看着周瑩瑩眼睛裏那股殺人的目光,心裏又開始發抖了。

想要趕緊離開這個房間,但是這會兒周瑩瑩偏偏就擋在門口,要想離開,就必須從周瑩瑩的身邊經過,一想到剛纔胳膊上的疼,張昊天決定求饒。

周瑩瑩這會兒也不想搭理周浩天了,反正山長水遠的,自己可以慢慢的折磨他!

“那個,周姐姐,你就大人不記小人過,放了我吧!”張昊天雙手合十,幾乎就是哀求了。

周瑩瑩咬着牙,裝出一副並不怎麼和善的神情,“好啊,你走吧!”姑奶奶我今天放過你,明天就開始折磨你!

張昊天看着周瑩瑩這麼痛快就答應了,心裏更害怕了,這傢伙不會又給自己來剛纔那麼一下子吧!

眼看着周瑩瑩讓出了門口的位置,張昊天慢慢的朝着門口的方向移動,儘量能離着周瑩瑩遠一些,也不想離着她稍稍近一點兒。

周瑩瑩眯着眼睛盯着張昊天,目送着他經過窗口,慢慢的挪動,可就在張昊天眼看着要離開窗口範圍的時候,窗外竟然出現了一抹紅色,轉瞬即逝! 周瑩瑩心裏一顫,根本顧不上和張昊天生氣了,瞪大了雙眼,死死地盯着窗口,想弄清楚那一抹紅色到底是什麼,是路過呢,還是有其他的什麼目的。

張昊天看着周瑩瑩不搭理自己了,只是看着窗口,心裏多少有些開心,太好了,這傢伙終於不盯着自己了,這簡直就是自己逃跑的絕佳機會!

想到這裏,張昊天猛的朝着房間的門衝了過去,根本就不管其他,反正先出門再說!

本以爲周瑩瑩會追出去的,可張昊天站在客廳裏好半天,也沒見到周瑩瑩從裏面出來,自己覺得沒意思,轉身回家。

周瑩瑩一直盯着窗口,但是並沒有等到那一抹紅色再次出現,想着那大概就是一隻路過這裏的鬼,不足以讓自己擔心。

可當周瑩瑩走到窗口,左右看着的時候,正巧看到樓下的張昊天,正朝着回家的方向走。

仔細一看,那一抹紅色竟然跟在了張昊天的身後!

“張昊天!你站住,你給我站住!”周瑩瑩衝着張昊天的方向大聲的呼喊着,希望他聽到之後趕緊回來。

雖然自己心裏十萬分的討厭張昊天這個人,但是他畢竟是老張家這一代唯一的繼承人,還是那個老道士的轉世,要是真的有個什麼三長兩短的,那這事兒可就麻煩了。

張昊天聽到周瑩瑩在喊自己,轉頭朝着窗口的方向看了兩眼,有一種勝利者的欣喜。

哼哼!這是什麼意思?還想追着自己打?不好意思,沒機會了!自己纔不會在這種時候回去呢,要回去的都是傻子!

張昊天衝着周瑩瑩的方向做了個鬼臉,轉身跑的更快了。

周瑩瑩看着張昊天越跑越遠,心裏開始擔心,那一抹紅色到底是什麼意思?爲什麼會跟在張昊天的後面?會不會意圖不軌?

思來想去,周瑩瑩覺得這事兒必須讓自己父親知道,不然,張昊天要是真的有個什麼閃失,自己也承擔不了後果!

周父一聽周瑩瑩這話,眉頭瞬間皺了起來了。

“哎,這小子啊,不讓他做什麼,他還就偏偏要做!估計就是那道符鬧騰的,興許還是一隻厲鬼!不然這樣,你帶點東西先過去找他,晚上這邊的事兒都處理好了,我再過去看看。”周父一邊說着,一邊開始翻箱倒櫃的尋找能用的上的東西。

不多會兒,不管是符啊,還是工具的,甚至就連鈴也都找出來了,一股腦兒的丟給周瑩瑩,“這些你全都拿去。”

周瑩瑩愣住了,“爸,你這是要做什麼啊!”這是讓自己去保護張昊天呢,還是讓自己開展覽會呢?

“廢什麼話,讓你拿着就都拿着,說不準哪個能用得上,到時候要是沒有啊,有你哭的!”周父丟下這麼一句話,轉身朝着外面走,想看看外面的情況如何了,早點結束,自己也好早點去盯着張昊天,至少要確保他的安全。

周瑩瑩抱着那些東西,心裏要多不痛快,就有多不痛快,在收拾的時候嘴裏還不停的嘟囔着,要不是看在老張家祖輩的份上,真的希望張昊天能被那些惡鬼給抓住,就算是不弄死他,至少也要給他一個教訓,省的他對誰都這麼輕薄!

張昊天在離開周家範圍之後,心情大好,看什麼都順眼的一塌糊塗。

平日裏看着小孩子在附近調皮搗蛋,他大多數時候都會把人趕走,今天不一樣,心情很好,於是,在經過的時候,張昊天故意走到那些孩子中間,甚至還主動打了招呼。

那些孩子本來玩兒的開心,看着張昊天出現了,臉上全都換上了驚喜的神情,哆哆嗦嗦的朝着圍牆的方向靠近。

“怎麼,剛纔不是膽子挺大的嗎,現在膽子怎麼就變小了?”張昊天慢慢的蹲下身子,笑呵呵的對那些孩子說。

那些孩子本來就夠害怕的了,一看到張昊天蹲下了,顯然更加害怕了。

“哥哥,你,你,你脖子上……”其中一個個頭較高的男孩,怯生生的指着張昊天的脖子,弱弱的說着。

張昊天擡手輕輕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我脖子怎麼了?好着呢!你要說什麼?”

這話說完,那些孩子明顯哆嗦了一下,轉身逃跑。

張昊天看着那些孩子離開的方向,心裏一陣莫名其妙,心說這些孩子真是沒禮貌,連個招呼都不打,說話還都說一半,真是的!

還什麼脖子,我脖子好着呢!

想到這兒,張昊天又一次摸了脖子一圈,這一次不知道爲什麼,脖子上竟然有些冰涼,還有些痠疼。

這是什麼情況?不會是自己頸椎出現了問題吧!貌似不對,應該是自己剛纔轉頭太着急了,所以扭到了脖子。

張昊天擡手又揉了揉脖子,想讓自己的脖子稍稍舒服一些,可效果並不明顯。

依稀記得三叔的藥箱里長期備有風溼貼膏,或許自己回去來上這麼一貼,也就藥到病除了!

張昊天一邊揉着脖子,一邊想着這些,邁步繼續朝着三叔家的方向走,剛一進門,一陣怪異的風就從腳底下慢慢的吹過了。

低頭看了一眼,張昊天覺得奇怪,但是也沒多想,關好門之後繼續朝着房子裏面走。

平日裏有三叔在,所以家裏處處都是生機,三叔現在不在了,張昊天只覺得家裏處處都是灰濛濛的,看的自己心裏難過。

嘆氣之後,張昊天從櫃子裏找到三叔的醫藥箱,在打開的時候,看到三叔平常吃的那些藥,心裏更加難過了。

三叔那身體啊,看着是好的,但是隱藏的疾病太多了,就不說別的,三叔這靜脈曲張就很嚴重,這些藥都是給他治療用的,平時自己實在是太忙了,好幾次三叔讓自己幫着買藥,自己都說沒時間,現在……

張昊天越想,心裏越是難受,一直忍住的眼淚開始在眼圈兒裏醞釀。

當滴一滴眼淚掉落下來的時候,張昊天突然看到一隻蒼老的手,慢慢的伸到自己面前,看着那個樣子,像是要把自己面前的那些藥拿走一般! 張昊天被嚇的一哆嗦,手上的藥箱猛地被丟到地上,嘩啦啦一聲,藥片四散。

擡頭朝着那隻蒼老的手看了一眼,張昊天心裏又是一緊,這不是三叔嗎,是三叔回來了啊!

眼淚終於止不住了,張昊天小孩子一樣,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三叔!三叔啊!你回來了,你可回來了!”哭着哭着,張昊天開始朝着“三叔”的方向靠近,像是要和從前一樣,跟他來個親密的擁抱。

可“三叔”這會兒根本就沒有要跟他擁抱的意思,眼看着地上的藥片,想都不想的衝上去,使勁兒的朝着地上扣,就好像是要把那些藥片從地上撿起來一般。

然而,不管“三叔”怎麼努力,根本就沒辦法碰到那些藥片似的。

張昊天抹掉眼淚,繼續瞪大了雙眼看着“三叔”的方向,想搞清楚三叔到底要做什麼,還有,三叔既然都回來了,爲什麼不跟自己說話,自己可是他最疼的昊天啊!

不等張昊天開口發問呢,“三叔”就已經消失不見了,就好像是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張昊天趕緊又抹了幾下眼睛,像是要確認一下,“三叔”到底是不是真的回來了。

可不管張昊天怎麼看,房間裏也就只有自己,根本沒有其他影子。

低頭看着地面上的那些藥片,張昊天重重的嘆氣,自己怕不是產生幻覺了吧!沒準兒真的是自己太思念三叔了,所以纔會這樣的。

再次嘆氣之後,張昊天決定去找到掃把,也好把地上那些藥片收拾乾淨,可這一轉身,張昊天再次看到了“三叔”,這一次“三叔”直接衝進了廚房!

“餓!好餓!我要吃東西,給我吃東西!”正在廚房裏的“三叔”不停的打開關閉那些櫃子,想要在裏面找到自己能抓得住,還能吃的下的東西。

張昊天連忙快走了兩步,衝到“三叔”跟前,也跟着十分着急的問着,“三叔,你想吃什麼,我拿給你。”既然是“三叔”想吃東西,自己沒理由不給吃,就算是明知道他已經不再是人了,也要給吃的!

“餓!我要吃東西!”正在翻看櫃子的“三叔”聽了張昊天的話,轉頭可憐巴巴的看着張昊天,並且臉頰以可見的速度慢慢癟下來。

眼看着三叔慢慢變瘦,張昊天心裏更加難受了,他不會是在那邊吃不到東西,所以纔回來的吧!

不管咋樣,張昊天還是慌亂的從櫃子裏找出能吃的東西,放在桌子上,等着“三叔”來吃。

可“三叔”還是和剛纔抓藥片的時候一樣,手是沒少揮舞,可東西一樣也沒抓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